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农民刘保海的智慧人生

发布时间:2018-01-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忍辱负重
  
  前几年有个“别针换别墅”的故事在网上流传,很多“技术党”经过细致的分析后,认为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刘天明看到后,却不屑地笑了起来,不管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他都知道有人的确曾用三千元钱换到了这个一线城市的一套豪宅,而且这个人就是他的爸爸刘保海。
  
  在八岁之前,刘天明对刘保海没有一点印象,因为在他两岁时,刘保海就出去打工了。但是,别人的爸爸也出去打工,每年都会回来一两趟,他的爸爸为什么没回来过呢?对这个问题,妈妈高翠花照例是阴着脸回道:“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死在外面了!”那爸爸到底是死了,还是不要他们了?他不敢再问。
  
  后来刘天明才知道,刘保海没有死,而是在一个大城市打工。别人家的爸爸赚了钱都寄回家,不仅改善家里的伙食,还造起新楼房,可他一去七年,不仅没有回过家,而且连一分钱也没寄回来过,除了偶尔来一封“我很好,勿念”之类的信外,什么消息也没有。显然,爸爸确实是不要他们了,明白了这一点,刘天明也跟高翠花一样恨透了爸爸。
  
  奇迹总是出现在绝望之后,刘天明九岁时,刘保海突然回来了。他不仅回来了,还给他们母子俩带来了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他在城市里有了一套房子。
  
  刘保海到城市的第一份工是环卫工人。那天早上,他推着垃圾车去扫大街,看到有个老头倒在地上直哼哼,于是就把老头扛上垃圾车,一路推进了医院。但是,他刚要走,没想到老头揪住他不放,说自己是被垃圾车撞的。刘保海又气又急,可当时又没证人,真是百口莫辩,只得掏钱先让老头住了院。
  
  第二天,刘保海去了老头的家帮他拿换洗衣服,那是城郊的一个村子。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老头无儿无女,平日里就靠捡垃圾为生,偶尔也小偷小摸一下。村里人听说了这事,都有些同情他,这不是自己找上门让人家讹吗?刘保海当时就想撒手不管,反正往老家一跑,谁也找不着他。可他到了老头的家后,就突然改变了主意。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照顾起老头来。老头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再也不去捡破烂了,而且还让他住进了自己的家,反正离他干活的地方也近。村里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敢情,这不仅要讹上人家,还想人家给你打一辈子工啊!可不管怎么说,刘保海还是心甘情愿地给老头打工了。只是他赚得本来就少,现在要负担两人的吃住,哪还拿得出多余的钱寄回家?可又不敢跟高翠花直说,于是干脆就拖着不回家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有一天,老头突然提出要把房子以三千块钱的价格卖给他。这三千块钱是刘保海这八年来一分一厘抠出来的,本来是想寄回家的,但是,他还是果断地拿了出来。后来,老头死了,刘保海处理完丧事,这才回了家。
  
  家里的老婆孩子不去照顾,却八年如一日地照顾着一个讹他的老头,临到老头死了,还被讹去三千块钱。高翠花听完这故事后,把家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说:“这日子没法过了,离了吧。”
  
  后来,两人就真的离婚了。但很多知情人都知道,高翠花其实是早有预谋的,因为在刘保海出去的这八年里,她已经跟另一个男人好上了。同情刘保海的人都纷纷给他出主意,要让高翠花净身出户。可刘保海不仅没有赶走高翠花,反而把整个家都留给了她,自己带着儿子进城了。
  
  当刘天明奔赴千里,见到了自己的新居后,“哇”一声大哭起来:“爸,我不想住猪圈,我要回家!”这所谓的新房甚至是连老家也不多见的黄泥屋,上面盖的不是瓦而是稻草,里面散发着阵阵莫名的气味。刘保海呵呵一笑,拍着他的脑袋说:“儿子,这个家现在虽然有点破,但早晚会变漂亮的。”
  
  两年后,刘保海的预言成真了,城市扩建,全村拆迁。这个破房子加上刘保海这几年存的钱,换了一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新房,更重要的是,捎带着把户口问题给解决了。可刘天明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刘保海又果断将新房卖了,换了套八十多平方米的二手房。几年后,二手房所在位置成了黄金地段,房价暴涨,刘保海再次卖掉房子并在地段偏一点的地方换了套一百四十多平方米的豪宅,也就是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现在的市价已经是两百多万了。
  
  此时刘天明已经大学毕业,并考上了公务员。每当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喝茶看报之余,见到窗外马路上那些行色匆匆与他同龄的打工者,他都会不由得感慨,爸爸当年帮助老头,直接改变了他们父子的命运。
  
  二、雷霆之怒
  
  这天下班后,刘天明回到小区,大老远就看到周老顺站在自己家的楼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周老顺看到他,急奔过来:“刘科长,可等到你了……”刘天明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我跟你说,你那事我帮不了忙,你老找我有什么用呢?”
  
  周老顺的事儿并不大。这个区里最近开了个瓜果市场,把那些随地摆摊的贩子们集中起来管理。这个周老顺摆了二十多年的地摊,一直没交过什么管理费,想不通,一开始没理会,后来市政加大了查处地摊的力度,他这才想到市场占个位置,可这时好摊位早让人抢了,他不乐意了,就去管理处闹。闹得人家不耐烦了,就让他来找市政局,因为这是市政牵头搞的工程。可市政局也没人理他,也就是刘天明不懂事,关心了一下,没想到周老顺从此就认准了他,三天两头来找他。
  
  所有的摊位都是早来早定,你闹有什么用,难道要从先定的人手里拿回来再给你?你以为你谁呀!但就是这种三岁小孩都能想明白的道理,这个周老顺就是想不通。
  
  “领导啊,本来我好好摆地摊的,你们把我弄在那市场里,我也就认了,可不该把我放在最靠里的旮旯啊!人买水果又不是逛商场,没逛到我那早就买好水果走了,我都好几天没开张了……”
  
  刘天明再次打断他的话:“我再跟你说一次,这事你得找管理处,你老找我有什么用呢?”周老顺委屈地说:“找过了,可别人不理我啊!”刘天明气恼地说:“那你就找我啊?这什么逻辑嘛!”说着,他不再理会周老顺,气呼呼地回家了。
  
  刘天明回到家后,坐在沙发上喘了几口气,这才感觉心情好点了。刘保海并不住在家里,他虽然老了,但闲不住,又去帮人看大门了,那里管吃管住,偶尔才回来一趟。因此,这里更多的时候是刘天明和女朋友关小倩的爱巢。
  
  关小倩是这个城市的“土著”,有些看不起外地人,其中就包括刘保海。刘天明对她的感情也很复杂,一方面对她看不起外地人非常讨厌,一方面却又享受她带来的种种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