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一念之善

发布时间:2018-02-0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好事不能乱做,闲事不能乱管,一念之善成了东郭先生的医生宋凯,有些困惑了……
  
  一、善心担保
  
  这天下午,市中心医院外科的医生宋凯正在办公室整理病历,忽听外面一阵喧哗声,他心中不由一紧,担心又是患者家属来医院闹事,急忙出去查看,却见隔壁内科诊室的门口围了一堆人,中间地上跪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汉,旁边排椅上还蜷缩着个妇女,脸色蜡黄,正在有气无力地呻吟。
  
  宋凯忙走进内科办公室,向王大夫打听门外那老汉怎么回事。王大夫苦笑道,没钱住院呗。原来这是一对外地夫妻,好像在城里做什么小生意,女的因为腹痛来求医,初步诊断为急性胰腺炎,需马上住院治疗,但他们身上只有几百块钱,本地也无亲无故,于是这老汉就在门外跪上了,央求允许他们先住院治病,以后再交钱。
  
  王大夫撇撇嘴说:“几百块钱连一天的治疗费用都不一定够,哪个敢做主让他们住院啊?到时候治好了病抬腿一走咱们找谁去?”
  
  宋凯点头道:“就是,现在赖账逃费的太多了,不过,他为什么不回去拿钱呀?”
  
  王大夫说,甭问,肯定是家里也没钱,所以就跪在这里赖上了。
  
  门外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王大夫皱皱眉,拉开门出去,对那老汉说:“我说大叔,你跪在这儿也没有用,没钱谁也不敢让你住院啊,你还是赶快回去想法凑钱吧,这病可不能拖的。”
  
  老汉哀求道:“大夫,求求你了,先让我老婆住上院,你们先给治着,我保证一分钱都不欠。我老家有猪有羊,实在不行还有房子,求你先给治病吧!”
  
  王大夫摊摊手,为难地说:“不是我不相信你,也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我们医院有规定,住院必须先交押金,没钱,你说破天也不行。好了,你快起来,再不起来我就叫保安了!”
  
  老汉双手合十,不住央求:“大夫,我求你了……”
  
  椅子上的女人双手捂着肚子,口里“哎哟、哎哟”,听来让人心酸。
  
  宋凯见两人实在可怜,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不过,同情归同情,他也没什么办法,当医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经常遇到住不起院的病人,但作为医生,却无能为力。因为以前医院发生多起病人欠费不还的事,为此,院领导明确规定,谁的病人谁负责,一旦发生病人逃费的情况,主治医生要负完全责任,病人欠多少医生就要补上多少。试想一下,在这种情况下,若不是自己熟悉的亲戚朋友,哪个医生敢在病人没交押金的情况下让其住院呢?
  
  他见老汉跪着不肯起身,就过去劝道:“大叔,大婶的病可拖不得,你还是赶快起来打电话让家里人给你汇钱吧。”说着,伸手要扶他起来。
  
  老汉推开他的手,无助地说:“我家里……只有我父母了,他们岁数大了,指望不上,我还有一个女儿在重庆上大学,我和她妈出来擦皮鞋,就是为了供她上学。上礼拜我刚把钱寄给了女儿,所以现在身上就这么点钱……大夫,求你通融一下,治病要紧啊!”
  
  宋凯想了想,说:“那只能这样了,你先用身上这点钱让大夫开点药,让大妈吃上,你们回家凑够钱再回来住院吧。”
  
  老汉转头看了一眼老婆,担心地问:“我老家距这里好几百里,回去的话……会不会耽误治病?”
  
  宋凯说:“耽误肯定会耽误,大妈这病真的拖不得,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这老汉大概是见宋凯态度和善,突然冲他磕了一个头,哀求道:“大夫,一看就知道你心善,好人有好报,你就行行好,帮帮我们吧。”
  
  宋凯措手不及,忙一闪身,说我可帮不了你。
  
  旁边看热闹的人忍不住帮腔说:“你们有点同情心好不好?人家多可怜啊,就先让他住院吧。”又一人说:“就是,医院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可不能眼里只有钱啊!”
  
  众目睽睽,都在看着自己,宋凯脸一红,摆手说:“你们别看我啊,我是外科大夫,我可没办法帮他。”
  
  那老汉也机灵,发现宋凯好像容易说话,竟然认准他了,继续冲他哀求:“小伙子,你是医生,帮我做个担保肯定能行,我向你保证,出院前我保证会把住院费交清,绝不会连累你的。”
  
  宋凯一个劲地摆手:“不行,这肯定不行,我又不认识你,怎么能替你做担保?真的不行。”情急之下,抽身就想走。
  
  就在这时,老汉竟然一伸手,抓救命稻草般一把抱住了宋凯的小腿:“大夫,求你救救我老婆吧。我把我的身份证押给你,你们先治病,我真的有钱,我老家养了一头猪、四只羊,卖了就有钱了,要是不够,我就卖房子……”边说,边伸手掏出身份证,硬往宋凯手里塞。
  
  宋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旁边王医生不住向他使眼色,示意他赶快脱身,可这种情况下,怎么能硬起心肠强行离开呢?他正在左右为难,就听旁边一个看热闹的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医生,心肠真是硬啊,人家身份证都押给你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怕什么呀?你们真的要见死不救呀?”
  
  宋凯听在耳里,大感羞愧,他看了看地上的老汉,再看看椅子上面无血色的病人,心说如果不抓紧时间治疗,真的可能会出人命,想到这里,把牙一咬,接过了身份证。他看了一下照片,的确是老汉本人,姓罗,他不放心,又问了一句:“罗大叔,你真的……不会欠钱不还吧?”
  
  老汉拍着胸脯赌咒发誓:“你放心,等我老婆的病好转,我马上回家卖猪卖羊,要是不还钱,我连猪羊都不如!”
  
  宋凯便对王大夫说:“王大夫,你安排病人住院吧,我来签字担保。”
  
  老汉大喜过望,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宋凯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王大夫颇感意外地看着宋凯,说:“宋凯,你确定?你可要想清楚了,到时候可别后悔!”
  
  宋凯点点头,说:“病人的情况有些危险,先治病吧。”
  
  接下来,宋凯就去住院处签了字,为病人做了住院担保,随后,罗妻被送进病房,王医生采取措施,马上展开了救治。
  
  过了两天,按照医院安排,宋凯要去北京的一家医院进行为期一周的交流学习,临走前,他专门去病房看了老罗两口子,见罗妻的治疗效果不错,病情已明显好转,便叮嘱他们好好配合医生治疗,别不舍得花钱,一定要把病治彻底。老罗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忙说宋大夫你放心,等我老婆病情稳定下来,我马上就回老家筹钱。宋凯佯装淡定,说不着急、不着急,治好病最重要。
  
  本来按照宋凯估计,罗妻起码要住院半个月以上,等他从北京回来完全来得及,但他在北京住到第五天的时候,却突然接到王大夫的电话,说老罗两口子不辞而别,私自出院走了。宋凯一听慌了神,忙问怎么回事。王大夫告诉他说,罗妻的病情一稳定,老罗就急着出院,我本来安排他们再治疗一周,巩固一下再出院,但今天早晨查房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偷偷溜走了。我可以肯定,他们绝对是恶意逃费。
  
  宋凯沮丧地问:“一共多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