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第三不幸

发布时间:2018-02-1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村里有个刘老汉,今年七十六。前段时间他日夜咳嗽不停,在邻居的帮助下,去县医院一查,肺癌晚期,只一个来月的活头,医生建议回家静养。邻居赶忙偷着给刘老汉的两个儿子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实情。刘老汉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两天后,老大、老二两家人陆续赶回家。老二一回家就冲着刘老汉嚷道:“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抽烟没好处,你始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好像我心疼你花钱似的。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
  
  刘老汉见亲儿子一进门就冲自己发脾气,也不满地回击说:“知道什么厉害了,不就是肺炎吗?再说我抽烟花的是你的钱吗?这些年一直是你哥给我零花钱的!”
  
  老二这才住了嘴,暗自嘀咕刚才差点说漏了嘴。他和老大一商量,觉得一定要把保密工作做好,千万别在老爹面前说漏了嘴。再就是人多反而不好,两家人成天在病人面前晃来晃去,反倒会让病人起疑心,于是决定两家轮流照顾老爹。
  
  老二对老大说:“哥,你是老大,你先伺候咱爹。”老大听了,爽快地答应了。
  
  老二又说:“我寻思着咱俩每家先伺候咱爹一个月,你伺候了一个月,我立马接上,亲兄弟明算账嘛。”老大吞吞吐吐地提醒老二:“可……可是,医生说咱爹顶多也就一个月的寿限了……”老二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说:“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咱爹难道就不能多活一年半载?越是这时候,我们越要有信心,相信咱爹能活得长!”
  
  这天,又来了几个亲戚、朋友带着礼品看望刘老汉,老二八岁的儿子一看这么多好吃的,一高兴,就奔到刘老汉跟前没话找话地问道:“爷爷,人家说你得了肺癌,啥叫肺癌?”
  
  老二一听,赶忙“啪”地给了儿子一个响亮的嘴巴子,小孩嘴角流了点血,疼得他号啕大哭。刘老汉刚才听孙子一讲,脸沉了一会儿,立刻又恢复了淡定状,看到孙子嘴角有血,就一边给他擦拭,一边责怪道:“打我孙子干啥?我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啦,只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嘿嘿,这下我倒放心了!”
  
  来探望的亲戚、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地劝慰着刘老汉,刘老汉长长地叹了口气,感慨地说:“我这辈子,人生三大不幸让我占了俩,我十岁时,爹娘先后患病去世,少年丧父母,这是一不幸;四十不到,老婆又得了鼻咽癌撒手而去,中年丧妻,这是二不幸;老婆一走,我最最担心的就是第三不幸——老年丧子!所以,这么多年来,别人多次劝我续弦,我都没有,要知道,蝎子尾黄蜂针,鹤顶红后娘心,这是世上最毒的四样东西,我就怕两个儿子落入后娘手里,带来第三不幸!唉,现在老天照顾我,没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死而无憾,到了那边,我也好对爹娘、老婆有个交代了!”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泪流满面。
  
  再说定下老大伺候刘老汉后,老二就在镇上找了个活:开着土方车给工地拉沙石料。这天下午,老二在大坝上开车送料时,一不小心汽车翻下了大坝。好在老二反应及时,早早地跳下了车,但还是把脚崴了,到县医院一拍片,韧带拉伤外加骨裂,得住院半个月。老二在外打了很多年工,懂点“劳动法”,他知道,这叫“工伤”,住院期间工资照发,吃喝拉撒的开支全都报销,于是,他打起了小九九,想在医院里多赖些日子。
  
  老二出了这事,十天半月肯定和刘老汉见不上面,家里人怕刘老汉想多了,就商量着瞒住刘老汉。
  
  刘老汉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进食明显困难。这天中午,刘老汉和老二的儿子两人在屋里,刘老汉伸手拿了串葡萄给孙子,问道:“你爸爸呢,这好几天怎么没见他?”孙子伸手接葡萄,说:“俺妈不让我说。”
  
  刘老汉一听,拿着葡萄的手往后一缩,做了个不想给孙子的动作,孙子一看将要到手的葡萄要黄了,一急,脱口而出:“俺爸爸在开车拉石头时翻了车……”没等他把话说完整,老二的老婆从外面飞一般地蹿进来,又一巴掌打在儿子嘴上,夺过葡萄,把儿子一把推了出去:“我让你满嘴胡咧咧!”
  
  刘老汉两眼惊恐地瞪着,不顾“哇哇”大哭的孙子,着急地问老二的老婆:“老二怎么了?快告诉我呀!”这时,老大一家也闻讯赶进屋来,大家一看实在瞒不住了,只得如实相告,老二的老婆说:“他不要紧的,从车上往下跳时崴了下脚,再住十天半月院就回来了。”刘老汉听后将信将疑。
  
  十天后,刘老汉迟迟不见老二,心情不好,病情愈加重了,已滴水不进,气若游丝:“你们……是不是……骗我?老二……到底……怎么了?”老二的老婆一看这情形,忙跑到外面给老二打电话,说了刘老汉的病情。老二在电话里说:“我想过了,我得在医院里多住上些日子,我就一直说我脚痛。一天二百五,这钱挣得多轻松呀,这是‘劳动法’规定的。现在的医院巴不得你天天住院,建筑隊想强赶我出院,我就和他们动官司!”
  
  老二的老婆提醒道:“你爹快不行了,你就不怕村里人笑话咱?”老二一听,“哈哈”一笑,教训老婆道:“别天真了,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笑话多少钱一斤?笑话能影响咱吃还是能影响咱喝?还是能影响咱赚钱?再说,我回去咱爹的病就好了?”说完,他就挂了手机。
  
  晚上,老大给老二打电话:“兄弟,咱爹滴水不进已经三天了,天天念叨你,你回来让他看看吧!”
  
  老二说:“哥,我一回去,就说明我已经完全康复了,再回到医院来,人家就说我没病装病了。我在这里风刮不着,雨淋不着,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每天老板还给我开二百五工钱,这样的好事哪里找?昨天工头来看我,问起咱爹的事,我如实相告,工头对一起来的一个人说:‘他家老爷子都那样了,他还在医院里住着,看来他不像装病。’哥,咱爹大局已定,必死无疑,你光着急有啥用?”
  
  老大生气地吼道:“你良心给狗叼走了?咱爹把咱拉扯大容易吗?钱重要还是亲情重要?现在咱爹眼睛不闭,就是不放心你呀!”
  
  老二反唇相讥:“你可别忘了,咱俩定的是一个月一轮,现在才二十七天。哎,对了,你刚才说咱爹见不到我眼睛不闭,吊着口气,那正好啊,他越这样我越不回去,这样还能延长咱爹的寿命哪!”
  
  老大一听,气得说不出话来,气呼呼地把电话挂了。
  
  这天,是老大照顾刘老汉第三十天,晚上十一点时,有人想出了个办法:老二不回家,打个电话给他,让老二给他爹报个平安,说不定刘老汉听到老二的声音会放心的。老大一听,忙拨老二的电话,电话里语音提示道:“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下被刘老汉听到了,只见他“腾”地坐起来,颤抖着右手,伸出了三个指头……
  
  刘老汉已确定老二出了事,老年丧子,第三不幸啊!刘老汉无力地颓然躺下,眼睛瞪得大大的,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