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鸟告密

发布时间:2018-02-1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琵琶湖位于滋贺县,是日本最古老的淡水湖,也是冬季最大的候鸟栖息地,加上湛蓝的湖水、白色的沙滩和星罗棋布的岛屿,吸引着众多的游客前来观光、度假。
  
  琵琶湖周围的许多行业被带动起来,林林总总的旅馆便是其中之一。琵琶湖畔有一家造型独特的旅馆,如同两只栖息在巢穴里的白枕鹤,这就是著名的“鹤之巢”。
  
  一天上午,风和日丽,一对男女来到了“鹤之巢”旅馆,他们是著名的侦探小说作家北岛俊男和他的妻子美子。
  
  美子在和北岛结婚之前是《最侦探》杂志的编辑,去年,也是这个季节,美子赶到琵琶湖“鹤之巢”,敦促北岛限期完成《鸟告密》。
  
  《鸟告密》是北岛的一部新小说,大意是说凶手为了证明自己不在死亡现场,提供了一张身在外地的照片,但是,照片上有一只鸟儿戳破了凶手的谎言,原来那是一只迁徙鸟,在案发时的季节,它不应该出现在那个地方。
  
  这时,北岛夫妇春风满面地走进了旅馆的大堂,一名男保安殷勤地从北岛手里接过行李箱,满脸期待地打着招呼:“欢迎光临,北岛先生,您给我带来了亲笔签名的最新小说《鸟告密》吗?”
  
  “哦,是叶村啊,我没有食言,签名小说在美子手里。”北岛右手指了指身后的妻子,自己径直去服务台办理入住手续。
  
  美子从手提包里拿出《鸟告密》,递给叶村,娇嗔道:“叶村,你可真是位侦探小说迷啊,去年为了让北岛签名,你还踩坏了我的高跟鞋。”
  
  美子这么一说,叶村想起来了,那一天,北岛和美子同时出现在“鹤之巢”大堂,叶村是侦探小说迷,他急着让北岛签名,慌乱中踩到了美子的高跟鞋。如今,美子成了北岛夫人,叶村回想起去年的糗事,尴尬地笑了起来。
  
  办理完登记手续,女服务员雪子举着房卡,故意大声对北岛说:“您的房间在9楼912,这是去年美子小姐入住的房间。”
  
  北岛一听,笑了。去年,他和美子分别住在9楼911和912,两人经常在一个房间里促膝长谈至深夜。雪子经常开他们的玩笑——没有结婚证,男女不得住在同一个房间。想到这些,大家又一次心知肚明地笑了起来。美子走上前去,送给了雪子一个小礼物——俄罗斯套娃,她开玩笑地说:“雪子小姐,非常感谢你今天允许我们住在同一个房间。”
  
  北岛让叶村把他们的东西拿到912房间,自己带着拍立得相机,和美子冲出“鹤之巢”,奔向琵琶湖。看得出来,这对坠入爱河的男女,已经急不可待地要去重温去年的浪漫之旅了。
  
  叶村走进912房间,放下行李箱,拉开天鹅绒窗帘,透过落地窗玻璃,俯瞰着琵琶湖。
  
  “鹤之巢”的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三脚架望远镜,方便客人观看琵琶湖景色。这是根据叶村的提议增设的观光器材,备受客人青睐,去年还受到北岛的大力称赞,其他旅馆得知之后都纷纷效仿呢。
  
  琵琶湖尽收眼底,万顷湖面上波光粼粼。叶村调整着三脚架上的望远镜焦距,很快就发现了北岛夫妇。他们的游艇漂浮在浅水区和深水区交界处,那里地形复杂,岛屿、暗礁星罗棋布,裂隙、峡谷纵横交错,而且水草丛生,暗流涌动。
  
  北岛夫妇兴致正高,美子站在游艇上,双臂伸展,恰似一只振翅高飞的白枕鹤;北岛手持相机,抓拍着镜头。突然,游艇晃动起来,美子一个跟斗栽入水中,像一只折断了羽翼的鸟儿,她拼命扑腾着,水花四溅,但很快就在水面上消失了。北岛似乎在大声疾呼,周围的游艇聚拢过去,有人纵身跃入水中,四处寻找着。
  
  叶村不顾一切地冲到湖边,驾驶快艇赶到出事地点,但是,一切为时已晚,美子早如泥牛入海,杳无踪迹了。随后赶来的警察和蛙人也无济于事,没有找到美子的尸体。
  
  美子的父亲千树三郎在S大学担任动物学教授,他闻讯赶来,跪在沙滩上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夜色降临,打捞工作暂停了。大家坐在“鹤之巢”大堂里,嘴巴闭得像蛤蜊,谁也不说一句话。
  
  千树三郎渐渐安静下来,他抚摸着美子的遗物,目光定格在一张照片上,他手持放大镜,雕塑般地陷入了沉思。
  
  叶村偷偷瞄了一眼,发现那是今天美子落水前的照片,她的头顶上盘旋着一只白枕鹤,黄绿色的嘴巴又长又直,双翼展开,如同两把精心打磨的扇面。白枕鹤与美子近在咫尺,纤毫可辨,甚至可以看清它脚环上的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
  
  北岛长叹一声,最先打破了僵局:“我们连美子的尸体都没有找到,想不到今天拍摄的照片,竟成了亲人观瞻的最后遗像。”
  
  千树三郎搁下放大镜,举着照片问道:“最后的遗像?如此说来,这张照片就是你今天在事故之前拍摄的?”
  
  “是的,没错。”
  
  千树三郎目光炯炯、咄咄逼人:“那么,今天溺水的女人真的是美子吗?”
  
  “啊——”北岛突然一惊,他避开千树三郎的眼睛,抬头望着叶村,求助似的说道:“溺水的人,真的是美子啊!”
  
  叶村说:“是啊,她记得我去年索要的北岛先生亲笔签名的新书,还记得我踩了她的高跟鞋。”
  
  一旁的服务员雪子也证实道:“对呀,她也记得我去年和她开的玩笑,并且赠送了我喜欢的礼物,以表谢意呢。”
  
  “可是,鸟儿不会说谎,它告诉了我真相。”千树三郎将照片推到一直没有说话的警察面前,和他小声耳语了片刻,于是,警察带走了北岛和叶村。
  
  几天后,叶村回到了“鹤之巢”,一见面,雪子就急不可待地问道:“咦,叶村,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叶村回答说:“发现美子被害,千树三郎情绪失常,破案之后,我送他回家了。”
  
  “什么,美子是被谋害的?”
  
  “嗯,尸体已经找到了。”
  
  原来,警察搜查了北岛的私人别墅,在花园鱼池的假山洞穴里找到了美子的尸体。据北岛交代,案发当日,他和情人洋子在花园幽会,被美子撞见,三人发生激烈争执和肢体冲突。北岛怕邻居听见,顺势将跌倒的美子按入花园鱼池的水里,美子不幸呛水死亡。美子和洋子外貌极其相像,而且洋子十分擅长化妆,于是,这一对情侣假扮夫妻重溫蜜月之旅,利用去年的情景误导叶村和雪子,让大家认为洋子就是美子,然后导演了溺水案,想造成美子“落水身亡”的假象。洋子是一名蛙人,落水后潜入附近的水域,借助早就准备好的工具逃离现场。
  
  叶村说:“洋子不仅和美子长得像,她的化妆技巧更是高明,在警察调查之前,大家都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雪子有点不明白:“洋子已经骗过了我们,北岛为什么还要用美子的照片欺骗千树三郎呢?”
  
  叶村想了想,说:“虽然两人长得像,但美子的父母还是能辨认出来的,洋子要蒙骗千树三郎,就只能用美子去年在这里拍的照片。”
  
  雪子随即又提出另一个疑问:“千树三郎是怎么从照片上发现北岛在撒谎的?”
  
  “是因为那只白枕鹤的脚环。”叶村卖了个关子,将千树三郎赠送的一张报纸推到雪子面前。
  
  报纸的显著位置刊登着一篇千树三郎撰写的文章——《脚环与迁徙鸟》,文章介绍了脚环的作用,它如同鸟类的身份证,字母和数字表明了迁徙鸟的原产地、种类、年龄等信息。文章还披露,今年春天,有一只来自中国的成年迁徙鸟被人猎杀,脚环就是千树三郎亲自寄给中国动物协会的。
  
  “我明白了,北岛给千树三郎看的那张照片上的白枕鹤,就是今年春天被人猎杀的那只迁徙鸟。”雪子拍案而起,以致手边的新书《鸟告密》掉落在地。
  
  “正是如此,那只迁徙鸟今年春天已经被人猎杀了,它怎么会出现在今天刚拍摄的照片上呢?”叶村俯身拾起《鸟告密》,将报纸夹入其中,“用自己的生命戳穿罪犯的谎言,我想,这应该是《鸟告密》的另一个版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