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真假牧师

发布时间:2018-02-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鲁恩越狱后,阴差阳错地成了一名小镇牧师。不明就里的村妇将他请进家中做祷告,会不会是引狼入室呢?
  
  逃犯成了小镇的牧师
  
  一个月朗星稀的夏夜,鲁恩终于逃出了监狱。在路上的一个废弃的棚屋里,他找了件衣服换上,又幸运地发现了一把匕首。汗水和泥水将他弄得狼狈不堪,终于,他再也支持不住,躺在草丛里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欢快的口哨声将他惊醒,已经是中午时分。循声望去,一个行色匆匆的男子正向这个方向走来。他也许是走累了,坐在一棵树下休息,并从包里掏出一块洋葱披萨嚼了起来。
  
  “嗨!”鲁恩跟那个男子打了声招呼,男人吓了一跳,瞧见鲁恩,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友好地问:“老兄,你这是去哪儿?难道也去法拿小镇?”鲁恩点头“嗯”了一声,眼睛看着男人手里的披萨。
  
  男人笑了,慷慨地从包里又拿出一张披萨,递给鲁恩说:“我也去那儿,看来,我们可以搭伴了。”鲁恩毫不客气地拿过来,大口地吃着,瞬间就只剩下了一小半。那男人似乎很爱聊天:“昨天,我正赶路,竟有许多警察包围了我,他们将我误认作一个越狱的犯人,你看看,我哪有那本事!”他说着,还将脸凑了过来。
  
  要是没有越狱这件事,鲁恩也许不会讨厌这种没大脑的男人,可现在,他瞪大了眼睛,勉强笑了笑。后来,他索性干咳了几声,说:“我想,我还是先走一步了。”
  
  “啊,为啥?”男人盯着鲁恩的脸,忽然,眼睛里闪出一丝惊恐,又不由自主地向他的胳膊望去,鲁恩的胳膊上刺有文身,一定是警察描述了逃犯的特征。
  
  刹那间,鲁恩脑门充血,动作飞快,迅速从腰间拿出匕首猛地刺去,男人被刺中要害,一声不吭地咽了气。
  
  凌晨4点来钟,鲁恩来到了法拿小镇,小镇真小,依山住着十来户人家,每家隔得很远。镇子上有个废弃的不大的教堂。
  
  鲁恩决定躲在这里停留一天。本想找点吃的,可教堂里连个土豆都没有。他正考虑是否该去庄稼地里碰碰运气,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他掀起窗帘的一角,看见一位端庄的女人朝教堂走来。他急忙环视室内,见有个忏悔室,忙钻了进去。这时女人已经推门进了教堂,他通过缝隙望去,只见她在神像前祷告了一番,便来到了忏悔室的前面,轻轻跪下。
  
  他和她隔着布帘,其实也就半米的距离,近得都能听见彼此心跳。鲁恩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女人开口说话了:“主啊,我忏悔今生的罪过,日夜难安,希望丈夫能早日回来。”声音轻柔,鲁恩听了觉得嗓子眼痒痒的,他已经有年头没碰女人了。通过缝隙,他看到少妇面色红润,身材饱满,紧贴的衣服将身体曲线暴露无遗,胸前膨胀的乳房仿佛要跳出来。
  
  她为什么来忏悔?难道有了情人?想到这儿,他嘴角一咧,差点笑出声来。这时,女人仿佛吓了一跳,显然,她已经听出忏悔室里有动静。
  
  鲁恩的手不自觉地伸向了腰间的匕首。可那女人并没有显得太惊慌,一口气地说道:“早就听说有位牧师要来这里。我们这个小镇因为地区太偏,没人爱来,看来,你真是位仁慈的牧师。”
  
  原来是这么回事,鲁恩稳了稳神,看来,昨天杀掉的那个男人是来小镇的牧师。这个时候不说话也不太好,他便压低了声音:“你经常来这里忏悔?”女人忙不迭地回答:“是啊,我几乎每天都来忏悔,尽管没有牧师,但我觉得神能听到,神会宽恕一切向他忏悔的人。”
  
  鲁恩听着她动人的声音,禁不住问:“你叫什么名字?”女人答道:“我叫玛佩尔。我的丈夫在外两年未归,不知道他的安危,希望得到神的力量,保佑他平安归来。”说完,用手在胸前画了十字,便起身离去了。
  
  鲁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看到女人在离教堂约一里开外的一间房子处停下,进了屋。他有了主意。
  
  傍晚的时分,夕阳十分美丽,阳光照耀在山峦间,有一种奇异的光环。鲁恩穿着牧师的衣服出现在玛佩尔的房前。他在教堂里用废弃的刀片修整了半天胡子,整个人焕然一新。他对玛佩尔道:“我是新来的牧师,还没准备粮食,如果方便的话,能否给点吃的?”玛佩尔望着眼前这位身材魁梧的牧师,眼睛里都是崇敬之色,亲切地说:“请进,牧师先生,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正好做了晚餐,您吃完再走吧。”
  
  鲁恩冲她点点头,微笑着进了屋。室内摆设简单而又干净,桌旁有个安静的小女孩在吃饭。墙上的画像引起了他的注意,画像是屋主人的肖像,女的自然是玛佩尔,而男的,正是那个在树林里给他披萨的那个男人。看来,这屋的男主人再也回不来了。
  
  想到此,他用眼睛瞟着玛佩尔,不动声色地在桌前坐下,玛佩尔已经勤快地倒了满满一杯的鲜牛奶,递给了他,旋即又去厨房端来香喷喷的新烤的面包。
  
  鲁恩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边吃边贪婪地看着玛佩尔,眼角里流露出邪恶之色。
  
  玛佩尔刚开始端坐在一旁,后来,觉得鲁恩的眼神不对,出于女人特有的敏感,她将女儿拉进卧室,并让她在床上自己玩。
  
  鲁恩吃饱后根本没有走的意思。不但没走,还迅速地将窗帘拉上,他知道,只要外面的大门一关上,即使这个女人喊破了喉咙,也没人会来救她。
  
  此刻的玛佩尔正收拾碗筷,见了鲁恩的举动,惊恐万分,双肩发抖,不知所措。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女人的叫声:“玛佩尔,玛佩尔,你在家吗?”
  
  杀机中的意外来客
  
  听到外面的叫声,鲁恩也吓了一跳,玛佩尔像得了救星,外面的女人已经走了进来,一把将玛佩尔抱住,大声说:“玛佩尔,没想到吧,我来了。我还是小时候在你这儿住过一段日子,那真是一生难忘啊!”
  
  玛佩尔此刻也高兴地大叫着:“啊,我的丽莎表妹!前些日子接到你的来信,说你要给我个惊喜,原来……原来你是要来看我,真是天大的惊喜啊!”高兴之余,她回头看了眼鲁恩。心想,他应该知难而退了吧?
  
  丽莎这时也发现了屋里的鲁恩,看着他的装扮,好奇地问:“玛佩尔,这位是……”
  
  “他是新来的牧师,今天刚到小镇的,说是来要点面包。”玛佩尔表情有些冷漠了,其实,也是对鲁恩下了逐客令。
  
  而丽莎听了,却对鲁恩很感兴趣,热情地跟鲁恩打招呼:“牧师是个神圣的职业,我从小就很敬仰这样的人,您是哪个神学院毕业的?”
  
  鲁恩心想,两个女人对付起来有点困难,还是离开的好,便不想多聊,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敷衍道:“啊,我……我在约翰堡神学院毕业,两位女士,时间很晚了,不便打扰,告辞。”
  
  玛佩尔巴不得他快点走,也就不再挽留。而丽莎听了他的回答,好像更来了兴致,对鲁恩说:“亲爱的牧师,如果方便的话,请再多留一会儿,因为我来的路上,听说有个逃犯,并且说很可能已经跑到了这一带,难道您就不想保护我们吗?”
  
  “啊?”在一旁的玛佩尔听了惊讶地张大了嘴。
  
  丽莎的话让鲁恩进退为难,为了不至于引起怀疑,他打着哈哈,又坐了下来,而心里在盘算如何离开为好。
  
  这时,丽莎对玛佩尔聊起天来,说起她俩儿时的事,只听丽莎问:“玛佩尔,你还记得小时候在你家院子里玩,那里有个仓库,装满了好吃的东西吗?”
  
  玛佩尔回答:“是啊,记得记得。每年秋天我都将那儿堆得满满的,昨天,我刚打扫干净,空着呢!”玛佩尔觉得丽莎也许是高兴过了头,总提小时候的那点事儿。她越瞧鲁恩越觉得有点不对劲,觉得家里不能再留这个牧师了,便拿起装有面包的口袋,对鲁恩说:“牧师,时候不早了,请您也回去休息吧!”鲁恩巴不得离开这里,便拿起口袋,抬腿就走。
  
  丽莎此刻很热情地送鲁恩,边走边说:“牧师,以后还要常来啊。”说着,走到了鲁恩的前边,最后面是玛佩尔。
  
  鲁恩本想奔大山方向逃窜,无奈前边有个丽莎,只好跟着她走。他发现丽莎带的路是斜穿院子,不禁纳闷。只听丽莎对他解释:“我知道去教堂的近路,你跟着我从这儿走,我送你到大路上。”
  
  有这位热心的信徒,还真是没办法!鲁恩心里想着,跟在了后边。忽然,只见丽莎身子一扭,好像被什么绊住了,跌倒在一米之外。他忙下意识地跟了过去,却不料一脚踏空,顿时,他“啊”的一声,掉进了大约两米多深的洞里。鲁恩只听见自己的肋骨“嘎吧”一声,断了。他差点昏死过去,恼怒地冲上面骂道:“臭女人,原来你们俩说的仓库,竟是地下仓库!没想到,我竟落到你这个妞手里!”
  
  上面传来了丽莎爽朗的声音:“嗨,你听着,你就是那个逃犯吧,当我看到你穿着牧师的衣服,站在玛佩尔家里,我就怀疑你了。”鲁恩在下面听得真切,不解道:“为什么?”
  
  “因为我才是真正的牧师。”丽莎语气变得庄重起来,转身对已经有点被吓傻的玛佩尔说,“玛佩尔,幸亏你还保留着这个地下仓库,我清楚记得地面上有个环,一拉,盖子就会移开。没想到,今天竟用上了。我在信中说要给你惊喜,其实就是想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神学院学习,直到上个月毕业。当主教问我想去哪儿做牧师时,我第一就选择了来法拿小镇。”
  
  玛佩尔听了早已经惊呆在那儿:“那现在怎么办?我去教堂敲钟吧,把人们都召集来?”
  
  丽莎抬头望了望远处,说:“不用了。”玛佩尔顺着她看去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的路上已经是灯火通明,一些骑着高头大马,举着火把的警察正向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