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新闻黑洞

发布时间:2018-03-2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在服装厂工作的叶文青,偶然中听到环卫工人抱怨身上的工作服太闷热,出于职业敏感,她忍不住上前打听,这一打听,居然就牵扯出了一个——
  
  1。以次充好
  
  叶文青在一家服装公司工作,平日逛个街都会留意别人的衣着,久而久之,成了“衣痴”。这天,天气很热,她打天桥底下走过,老远就听到有人在抱怨:“唉,这什么破衣服啊,闷热不透气,好难受啊!”
  
  “衣服”两字顿时挑动了叶文青的神经。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环卫工人。她更来兴趣了,就走过去细看。只见他们身上的衣服是粗布料子的,外面裹了一层胶似的,这天气穿在身上,就像密不透风的雨衣,难怪他们使劲地抱怨呢。
  
  叶文青感到事有蹊跷:“怎么会用这种布料?你们环卫局的服装,前不久不是统一招标了吗?”那大叔叹了口气:“我怎么知道,不招标还好,这衣服就是招标后发的,听说还订了什么协议,以后可能都得穿这破东西了!”
  
  叶文青似乎想到了什么,说:“是不是‘雷威公司’的服装?我看看。”翻到衣领,看到那熟悉的标志,叶文青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下班后,叶文青约了表哥何昊到咖啡厅见面。何昊是晚报的著名记者,她把环卫工人服装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补充说:“你也知道,我所在的‘龙翔’公司和‘雷威’是对头。上次环卫局招标,我们也去了,当时‘雷威’展示的根本不是这种衣服,质量好得不得了。你看这其中会不会有猫腻?”
  
  何昊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你怀疑雷威公司以次充好,偷工减料?”叶文青说:“比这个还严重呢,你想想,这种质量的衣服怎能过关呢?环卫局的领导不是瞎子吧?”
  
  何昊说:“嗯,说不准环卫局的人受贿了。如果是真的,那就有意思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问:“你能把那次招标的资料给我找来吗?越多越好。”对叶文青而言,这是举手之劳,当然没问题。
  
  走的时候何昊还特意叮嘱说:“这事你要保密,泄露了,就没有新闻价值了。”
  
  叶文青回到公司后,找到了很多招标会的资料,拿给了何昊。何昊又经过多方明查暗访,没多久,一篇爆炸性的新闻出炉了。晚报以题为《招标服装货不对板,环卫工人苦不堪言》的头条新闻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矛头直指环卫局和雷威公司。
  
  2。新闻爆料
  
  雷威公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龙翔公司的人大都幸灾乐祸,老总谢标还专门开会通报此事,鼓励大家一鼓作气,干掉对方。
  
  叶文青打开电视,镜头前的环卫局钟局长正在申辩:“媒体的报道不实……雷威公司以次充好我们根本不知情……”可他的发言只引来了大家的嘘声。
  
  这时,何昊打电话过来了:“想不想知道新闻的后续?到上次那家咖啡厅来吧。”叶文青赶到那里,只见何昊正拿着一份资料,跟一个人千恩万谢地说着什么。那人走了后,叶文青问:“这是谁啊?”
  
  何昊说:“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动用了好多关系,才帮我从环卫局里弄到了这个。”叶文青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份报销单,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环卫工人服装,数量是五百套,报销总额是十万多元。叶文青心里一算,叫了起来:“那不是一套要两百多元了?那种破衣服这么值钱?”
  
  何昊笑了:“还有更震撼的呢!”他拿出另一份单子,那是雷威公司的出货单,货单上写着货物是环卫工人服装,可价格一栏上,却明明白白写着每套服装价三十元。
  
  “这两百多的差价……”叶文青有点发愣,看看何昊,何昊笑了:“这差价当然是两边的头儿给分了呗。据我所知,这服装只是第一批,他们招标时签约三年,每年买两次,这么算下来,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叶文青咬了咬牙:“这群硕鼠,非得治治他们不可!”何昊笑了:“放心吧,这事有我在,一定能水落石出!”
  
  二人结了账,走出咖啡厅。何昊看看时间还早,就说:“我送你回公司吧。”二人并肩走着,来到一条小巷时,后面突然冲出一伙人,为首的大汉长得五大三粗,盯着何昊说:“你就是晚报的记者何昊?”
  
  何昊见势不妙,赶紧挡在文青面前,说:“我是。你想干什么?”大汉冷哼一声:“干什么?教训教训你,让你甭多管闲事!”说着,抽出粗大的铁管,率先冲了上来。叶文青吓得两脚发软,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幸好那些人的目标并不是她,他们围着何昊拳打脚踢,直把他打得趴下了,这才罢休。
  
  “以后再敢乱写报道,小心你的狗命!”那大汉留下一句警告,走了。
  
  叶文青扶着何昊去医院检查,还报了警。何昊虽然被围殴,但幸好伤得不重,都是些皮外伤。警察来录口供,问何昊最近招惹过什么人,何昊想了想,说:“也没有谁,要说有,只能是雷威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