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梁祝再世之谜

发布时间:2018-03-2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化蝶奇闻
  
  褚鹤出任凤南县知县的时候,正是国泰民安之时。一日,褚鹤正在府中看书,好友闵渊来访。闵渊是褚鹤在凤南县的同窗,此番听说褚鹤当了知县,特来拜访。故友重逢,两人斟上美酒,聊得不亦乐乎。
  
  聊着聊着,闵渊突然问:“褚兄,你相信人死后会变成蝴蝶吗?”
  
  褚鹤被问得一愣,忙笑道,倒是听说过,世间不是有梁山伯和祝英台的传说嘛。
  
  闵渊说:“这个传说在本地重演了,难道褚兄没有听说过吗?”
  
  褚鹤摇摇头:“我初来乍到,真没听说过。”
  
  闵渊忙将这段奇闻告诉了褚鹤:凤南有个读书人,叫黎宗,在外出书院读书的途中结识了女扮男装的罗淑清,两人一见如故,遂结拜为兄弟,后同到孔府书院就读。在书院两人朝夕相处,感情日深。后来淑清回家,黎宗到罗家求婚遭拒,遂一病不起,不治身亡。淑清闻黎宗为自己而死,悲痛欲绝。罗家却将淑清许配给了知府的儿子杨进文,不久,杨家前来迎娶,淑清被迫含泪上轿。行至黎宗墓前,淑清执意下轿,哭拜亡灵,那黎宗的墓室突然裂开,将罗淑清吞噬,尔后,墓中突然飞出两只蝴蝶,相依相伴,怕是跟梁祝一样……
  
  褚鹤一愣,问这不是和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如出一辙吗?他自幼熟读诗书,对鬼神之说向来不信,梁祝的故事也只是个传说而已,听闵渊这么一说,不由得一皱眉,问道:“这可是有人亲眼所见?”闵渊说:“确实是那日迎亲的人亲眼所见。因此事实在离奇,故而迅速传播开来了。”
  
  褚鹤忙问这两家是何背景,闵渊说:“这黎宗家并非大户人家,也非书香门第,其父是凤南县一个知名的木匠,手艺出众,皆传其有鲁班之能。这一点跟书香门第的梁山伯确实是有区别了。”
  
  褚鹤又问罗淑清的身世,闵渊说,罗淑清家境不错,其父罗元德乃是个大户人家主人,当年便是因为嫌贫爱富,看中了知府之子杨进文,便不顾女儿罗淑清的反对自作主张将其许配给他,才有了后来化蝶的那段故事。
  
  褚鹤听了不免有些愤怒,心中抱怨罗家不该嫌贫爱富,破坏了这段姻缘。
  
  闵渊也说是,这杨知府恶名在外,想必罗小姐真的嫁过去也未必幸福。
  
  褚鹤想起化蝶之事,心中甚是好奇,便跟闵渊说想拜访一下黎宗与罗淑清当初求学的孔府书院。
  
  二、孔府书院
  
  孔府书院离凤南县有七八十里,褚鹤二人坐了半天的马车才赶到那里。掌管书院的是一个老者,叫莫先生,正是当年黎宗和罗淑清的老师。此时,去年赶考未中的一些书生仍在书院攻读,不少也是黎宗和罗淑清的同窗。
  
  提到黎宗和罗淑清二人,莫先生便感慨万分,因为二人的故事也早已传到了孔府书院。莫先生告诉褚鹤,黎罗二人是去年来到孔府书院求学的,呆了有半年光景,当初在书院的时候二人便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想不到竟然是一对恋人。
  
  褚鹤问:“这黎宗相貌如何?”莫先生说:“相貌只能说一般,皮肤稍黑,有点像庄稼人。”褚鹤又问:“黎宗才学如何?”莫先生说:“才学尚可,不过却不是才华横溢之人,平时吟诗作对也较为迟钝,只是倘若给他足够时间,拿出来的文章倒是像模像样的。”
  
  “那么罗淑清呢?”莫先生说,罗淑清才学倒是了得,虽不是很张扬,她平素喜欢桃花,做得桃花诗文多句,我这边还珍藏着一副呢。褚鹤问能否给他看看,不一会儿,一个学生拿出一张宣纸,上面龙飞凤舞写着诗句,褚鹤一看,果然字体娟秀,文采不凡。
  
  莫先生叹道,可惜后来听说她竟然是个女人,要是男子,必然金榜题名。
  
  不一会儿,书院中有几个和黎宗他们认识的,也凑上前来。
  
  褚鹤问他们:“你们与罗淑清同窗半载,有没有发现她是个女人?”一个叫公孙颜的书生说,他平日倒是话不多,只是动作有点扭扭捏捏,像个妇人,倒也有人看他白白净净,没有胡须,眉心又有一颗朱砂痣,和他开玩笑说要做夫妻的,遇到这种玩笑,罗淑清便很敏感地躲开了。
  
  有个书生说:“这罗淑清行踪也甚是诡异,衣服从来穿得严严实实的,夏天也是如此,按我们书院的规矩,两人同处一室,他便和黎宗一个房间,平日从未见他如厕和洗澡,甚至连洗脸也不曾见过。”
  
  不过这一切的蹊跷,在罗淑清的女子身份暴露后,不难解释了。
  
  回凤南的马车上,褚鹤说,这黎宗才学不算出众,相貌也一般,却是如何赢得罗淑清的芳心的。闵渊说,他们是在求学的路上遇到的,那罗淑清一个女子,平日深居简出,头回遇到青年男子,便有了好感,估计是黎宗先入为主的缘故吧。
  
  褚鹤摇摇头,说出了心中的疑问:“黎宗若和罗淑清共处一室,难道发现不了罗淑清是个女的?此中难道有什么隐情?”
  
  三、黎宗之墓
  
  黎家在凤南县里的梁庄,黎宗的父亲黎世琼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工匠,听说县太爷来了,手脚便听不得使唤了。
  
  褚鹤让他不必紧张,说只是听闻黎宗的故事,前来拜望,黎家一共就三间砖房,褚鹤二人在房子中转了转,见房中很多未做完的木工活计,个个巧夺天工,可见黎世琼手艺非凡。
  
  褚鹤便问道:“俗话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你的木工本领也算是数一数二了,足以养活一家,黎宗为什么未子承父业,不学木工,而去读书了呢?”
  
  黎世琼叹了口气,说:“犬子自幼喜爱读书,教他木匠活他也不肯学,只顾读书,后来我想,读书可以求取功名,也不用像我这样靠干活为生了,便应允了。”
  
  突然,褚鹤发现堂屋中供着一个中年男人,点着香火。便问道:“这可是令尊大人?”黎世琼一愣,忙说:“我自幼便是个孤儿,父母是什么样子我都不记得了,这个人乃是我的恩公淳于坤。”
  
  褚鹤不免赞道:“你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黎世琼说:“没有恩公便没有我的今日,我那日病倒街头,身无分文,是淳于恩公给我治好了病,并介绍我做了些木匠生意,我后来靠手艺逐渐在本地有了名望,赚了点银两,最后娶妻生子,方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