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改变历史的那把锁

发布时间:2018-04-1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一个约定
  
  清康熙年间,小牛村有两个手艺人,年长一点的叫赵高才,年轻一点的叫张家富,他俩都有一手绝活,赵高才是个制锁的高手,由他制出的锁,通常只有两种情况可以打得开:一是用这把锁的钥匙,至于二嘛,那就是把这把锁砸了。而张家富的绝活,则是开锁。甭管什么锁,到了张家富手中,他都能配出钥匙。
  
  这两人都有些怪,别看一个在村头支了一个铺子,靠给人制锁生活,一个在村尾支了一个铺子,靠给人配钥匙开锁生活,可两人的关系却亲如兄弟,隔三岔五聚在一起,为谁的手艺好,争得面红耳赤。
  
  这年冬天,两人的媳妇同时生下一个孩子,赵高才家生的是女孩,张家富家生的是男孩。来年春天,碰上当今皇上广招制锁高手进宫制锁,赵高才有幸被选中,三天后就要携家眷进京。这天晚上,赵高才拎着一坛酒来到了张家富家中,两人畅饮一番后,赵高才从怀里掏出一把新制作的小铜锁来。这小铜锁,制得非常精致,锁眼更是特殊,不是那种常见的扁形,而是圆形,张家富拿在手上爱不释手。
  
  “制这把锁可费了我不少心思,给你两天时间,看你能不能打开。”赵高才一口喝干杯中酒,哈哈大笑一声,拉开门也不打声招呼,自顾自就走了。张家富知道这又是赵高才和他较量手艺呢。当下,张家富摆开架势,研究起这把小铜锁来。不知不觉几个时辰过去了,张家富忙前忙后,就是打不开这把小铜锁。
  
  两天后,赵高才起身进京,张家富来送行,双手把小铜锁送回赵高才面前,惭愧地说道:“小弟不才,大哥制作的这把小铜锁,我用尽方法就是打不开。”赵高才接过小铜锁笑着说:“此番进京,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不如和兄弟结个儿女亲家如何?”
  
  张家富喜出望外,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不过,我将来可不是凭面孔来认你这个亲家,我只认定能打开这把小铜锁的人。”赵高才说道。“好,一言为定。”张家富爽快地应道,小铜锁的构造他已了然在胸,只要时间足够,他相信自己一定能给小铜锁配上一把钥匙。
  
  二、物是人非
  
  赵高才这一走就是十八年。十八年来,张家富通过各种方式打听赵高才一家的下落,甚至把铺子搬进了京城,却总是毫无结果。
  
  张家富岁数大了,铺子里的事务一般都是儿子张果而在料理。这张果而长得一表人才,书也没少读,对修锁配钥匙这门手艺更是情有独钟,岁数不大,却早已精通这门手艺。
  
  年轻就是气盛,这不,五月的一天,有个来修锁的顾客不放心张果而的手艺,非要躺在太师椅正眯着眼养神的张家富修。“我什么锁没见过?甭说你这种普通锁,就是皇家的锁,我也能修!”张果而拍着胸脯说道。
  
  说来也巧,正好有一顶小轿从铺子前经过,听到张果而放出的大话后,小轿上的帘子掀开了一角,露出一张姑娘的漂亮面容。
  
  “小青,那个后生是不是个修锁的?”轿子里的姑娘向轿前一个丫环装扮的姑娘问道。
  
  “回格格的话,是的。”丫环答道。
  
  轿子停了,姑娘在丫环的搀扶下走下了轿子,来到了张果而的铺子前。“你真的什么锁都会修吗?”姑娘问道。张果而看着眼前姑娘的衣着打扮、言谈举止,知道遇到了贵人,没敢造次,毕恭毕敬答道:“是的。”
  
  姑娘伸手从脖子上取出一把精致的小铜锁,递到张果而眼前问道:“这样的锁,你会开吗?”这边,躺在太师椅上的张家富听到动静一眼瞥来,这一瞥,人竟直直地站了起来。
  
  张果而看了看姑娘手中的小铜锁,迟疑了一下,正要用手接时,被张家富用手挡开了。“这位姑娘,真是对不起,我们父子手艺浅,这种锁我们没办法打开。”张家富恭敬地说道。“我说嘛,我阿玛找了许多手艺高超的锁匠都打不开,凭你们一个街头摆摊的也能开这种锁?”姑娘很不高兴,扭头就向轿子走去。
  
  “姑娘说得对,开这把小铜锁的,只能是一种特殊的钥匙,而一般钥匙插都插不进,就甭说打开了。”张家富冲着姑娘的背影,有意提高嗓音说道。
  
  姑娘哼了一下,没搭理张家富,坐上轿子走了。
  
  “锁还是那个锁,可人却不是当初的人,这是怎么了?”望着渐行渐远的轿子,张家富自言自语道。“爹,你锁都没看,怎么就知道打不开呢?”张果而愤愤不平。“这种锁你开不了,再说,京城之地是非多,我们要想站住脚,就得夹着尾巴做人。”说到这儿,张家富略一沉思,“如果我猜得没错,不出两天,定有贵人上门。”
  
  三、进入王府
  
  两天后,先前那个叫小青的丫环,领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来到了张家富的铺子前。“就是他。”小青指着张家富说道。“这位师傅,我们王爷有请。”管家还算客气,上前施了一礼说道。
  
  张家富笑了笑,这两天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先前的那个姑娘,是雍王府四阿哥从小认领的干女儿。该来的终于来了,张家富没推辞,交代张果而几句后,就拎着工具箱跟着管家向王府方向走去。
  
  进了王府后,管家领着张家富向四阿哥磕了头。“你说这把小铜锁,要用一种特殊的钥匙才能打开,这种特殊的钥匙你会制作吗?”四阿哥问道。“回王爷的话,我不是不会制作这种钥匙,但锁和人一样也是有灵性的,如果让我见见这把锁真正的主人,我一定能配出这把锁的钥匙,小的情愿拿身家性命担保。”张家富答道。
  
  四阿哥迟疑了一下,朝管家点了点头。管家领着张家富穿过大厅来到后院,后院的亭子里坐着一位中年贵妇和一个姑娘,张家富施礼完毕后一抬头,惊呆了。
  
  姑娘还是先前那个姑娘,可这位中年贵妇,张家富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赵高才的媳妇吗?中年贵妇看到张家富也是一愣,旋即眼中含起泪来。
  
  一番对话后,张家富才知道,十八年前赵高才携女带妻刚进京城,就被宫里人领走了,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赵高才的消息。就在赵高才妻女走投无路流落街头乞讨时,被偶然路过此处的四阿哥救下,四阿哥见赵高才女儿活泼可爱,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于是收留了赵高才妻女,并认赵高才之女为干女儿。后来经四阿哥打听,赵高才早死于宫里,尸首被太监胡乱埋了,已查不出具体地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