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魂断九龙帐

发布时间:2018-04-1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贵妃娘娘跑到大街上传起了圣旨,听完圣旨的人们不禁纳闷了:为何坐拥江山的堂堂帝王,竟连一顶普通的锦帐都用不起呢?
  
  一、街头传旨
  
  公元935年冬季的一天,闽国都城大街上突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的鞋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赤着冻得通红的双脚,不顾一切地边跑边喊:“圣上有旨,进献九龙帐者,即刻加官进爵!”
  
  很快,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上来了,有的说:“这女人疯得够厉害。”有的说:“看她细皮嫩肉,长得真漂亮。谁家小妾跑出来了吧?”有个地痞过去,伸手掐了她脸一把,嬉皮笑脸地说:“圣上有旨,叫你给我做老婆!”女人慌忙躲闪,地痞紧随其后,拉住女人胳膊,使劲往人群外拖。
  
  突然,地痞的后腰被人狠狠踹了一脚,他一回头,脸上又啪、啪、啪挨了一串巴掌,打得他晕头转向,抱着头跑出了人群。打人的是京城守备吴大人,他见地痞跑了,转身跪在女人面前,恭恭敬敬地说:“娘娘,臣接驾来迟,罪该万死。臣这就派人去杀了那小子!”
  
  围观的人一听,吓得纷纷往后退去,但好奇心又让他们驻足周围,想把这稀奇事看个究竟。
  
  这女人正是宫里出来的金娘娘,她叹了口气说:“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这次就放过他吧。”
  
  这条街是官员们的必经之路,不少路过的大臣听说金娘娘在此,纷纷下马参拜。也有心眼活的,听说金娘娘已被打入冷宫,这个样子跑出来,还不知惹了什么祸。因此并不急着见礼,而是躲在人群中观望。只听吴大人问:“方才娘娘传旨,说宫中在寻找九龙帐,请问,是何等宝物?”
  
  这也正是大家想问的问题,都竖起了耳朵听,金娘娘回答:“不是宝物,就是宫中日常用的锦龙帐,只不过宽大些,需得宽两丈,长六丈六尺。”
  
  吴大人不解地问:“据娘娘说来,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难道宫里的锦工不能做吗?”
  
  金贵妃听他这么一问,眼睛突然湿润了,颤抖着嘴唇说:“圣上的日子苦啊!没有人给他做。”
  
  啊!群臣相互对望,心说金娘娘是在说疯话吧?身为堂堂一国之君,做个床帐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金娘娘见他们不信,猛地拽开袍服,露出雪白的内衣,面向大家高声喊道:“众臣接旨!”
  
  只见她脱下外衣,迎着寒风张开双臂,风吹开她那宽大的袍袖,展现出一幅密密麻麻的血书。前面三个大字:罪己诏。下面小字,开头写道:朕泣泪含血,罪己下诏……从头到尾,共罗列出皇帝七大罪状,其中第一条就检讨自己,不该色迷心窍,立错了皇后。
  
  二、册立皇后
  
  闽国皇帝王延钧一登上宝座,立马册封大儿子王继鹏为太子。按照惯例,应该是按辈分大小,由上到下顺序册封,无奈王延钧最宠这个儿子,所以万事以太子为先。接着,才册封自己的老妈为皇太后。下面,轮到册封皇后了,可是他却迟迟不下旨意。大臣们纳闷,皇帝只有一个金氏夫人,论长相,那叫国色天香;论性格,那叫温柔贤惠;论见识,那叫知书达理;封为皇后,那叫顺理成章。为什么皇帝就不下旨呢?于是一天在朝会上,大臣们启奏道:“六宫不可无主,国家不可无后,请圣上早日举行封后大典。”
  
  王延钧听了,沉吟半晌问:“众爱卿,朕该立谁呢?”
  
  大臣们都愣了,心想当然是你的夫人呀。没想到王延钧突然说:“我打算立原福建观察使陈岩之女,陈金凤为后。”
  
  大殿里嗡的一声,大臣们开始交头接耳,相互打听陈金凤是何许人也。忽然,有人大声质问:“陈金凤是先帝的贴身侍妾,如何能做本朝皇后?”
  
  原来王延钧做太子的时候,陈金凤是他爹身边第一红人,这女人虽然长相平平,但嘴甜心蜜,特能察言观色,把他爹服侍得舒舒服服,因此深得信任。陈金凤当年十七岁,比王延钧还小,时常有意无意对王延钧暗送秋波,撩逗得他欲火难耐,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女人。不久,他爹病死,王延钧的大哥王延翰接任闽王,却只派给王延钧一个泉州刺史的职务。王延钧愤愤不平,官大官小还是另一说,关键是这一走就看不到日思夜想的陈金凤了,可是王命难违,只好忍着气火速去上任。
  
  一天,他接到陈金凤的来信,说延翰终日淫乱,到处强抢美女,自己也被抓进皇宫了,请求王延钧赶快前来搭救。这次,王延钧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马上和三弟联手,带兵杀入都城,亲自处决了大哥,自立国号,当上了皇帝。
  
  王延钧终于圆了和陈金凤同床共忱之梦,一夜过后,王延钧才知道,原来男女之间的事是可以如此疯狂,如此销魂。从此,别的女人在他眼里就如同草木了。
  
  在皇帝坚持下,陈金凤被册封为皇后,金娘娘做了贵妃。这金娘娘本已遭到冷遇,现在越发靠边站了。到后来,皇帝嫌她碍手碍脚,干脆把她打入了冷宫。
  
  三、乐极生悲
  
  陈金凤没了障碍,更加肆无忌惮地和皇上荒淫放纵,日日饮宴,夜夜欢歌,耗尽民脂民膏,建起奢华宫殿,每到晚上,便点燃几百支金龙烛,照得大殿如同白昼。殿中不摆桌子,几百道菜,全由光着身子的宫女用手端着,皇帝看哪个好看,就点手叫过来品尝。两人喝到半醉不醉,便脱光衣服上床,他们的特制御床六丈六尺长,两丈余宽,陈金凤让撤去床帐,两人交欢时,必须围满宫女观看,边看边唱,声音越大,陈金凤情绪越高,随即做出各种淫荡的姿势来勾引皇帝。王延钧觉得这样太有趣,太刺激了,于是下令拆除宫中所有帐子,床铺上都不许挂幔帐。

  • 上一篇:断喉案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