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绝世茶计

发布时间:2018-05-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天下名茶
  
  明朝的东南边陲太岳关外是戎朔国的领土。别看戎朔是个小国,可是戎朔国王黑图温却穷兵黩武,骁勇嗜战。
  
  黑图温只是个赳赳武夫,他原本对饮茶这等文雅之事不感兴趣,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近来忽然变了心性,命人在国都伊吾城的城门口贴上了布告,要高价收购天下的名茶!讲起他饮茶的经过,还得从他的一场胃病说起。
  
  黑图温两臂一晃,可以力分蛮牛,活劈狮虎,究其原因,就是他喜食生牛肉的缘故。生牛肉那东西可以增强体力不假,可是不好消化,一来二去,他的胃部就出了毛病,黑图温的右辅国夏九阳是一高人,他给黑图温开了个常饮雀羽黄芽茶的方子,才治好了他的胃病。雀羽黄芽茶茶质颇优,放水一泡,茶叶恰似一片片金黄色的雀羽,好看异常。
  
  黑图温这天领兵出城抢劫茶叶,却不想遇到了一个中原茶商,最后在茶商的身上发现了一包名茶,这包茶叶就是戴鳌山的猴魁茶。
  
  黑图温将它放进茶壶一泡,其汤色似金,其味若兰。嗅其茶香,品其茶味,竟然远胜雀羽黄芽。一包猴魁茶,三天时间就喝完了,黑图温吧嗒着鲶鱼嘴,觉得意犹未尽,他想了想,便将右辅国夏九阳传到了铁瓦殿上。
  
  夏九阳是个饱学之士,纵观天下,还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黑图温一问天下的名茶,夏九阳说道:“据微臣所知,天下名茶共有九九八十一种之多!”
  
  黑图温问:“雀羽黄芽在天下名茶榜中排多少位?”
  
  夏九阳嘿嘿一笑道:“在茶圣陆羽所作的《神茶经》中,雀羽黄芽排在第76位!戴鳌猴魁也只是排到了第53位。排在《神茶经》中的前三种名茶分别是——女儿茶,琴鱼茶和酶茶。”
  
  黑图温听罢,连问那三种顶级好茶怎么可以喝到。夏九阳这才感觉到自己失言了,他沉吟了一下,搪塞道:“茶圣陆羽著《神茶经》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排在最前面的三种神茶,我也是只闻其名,却无缘一尝啊!”
  
  黑图温动了几下喉结,然后猛地一拍桌子叫道:“朕一定要尝遍天下名茶!”
  
  二、绝茗来献
  
  黑图温传下圣旨,他要高价收罗天下的名茶。太岳关的总兵刘宓得到消息,命令东西城门洞开,凡有到伊吾城献茶的商人,不论昼夜,都可自由通过,一时间到戎朔国献茶的茶商纷至沓来。
  
  夏九阳后悔不迭,这股奢侈的风气一开,必将对戎朔国大大不利。他就和朝中几位掌权的大臣商量,最后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故意刁难献茶的茶商。一旦茶商们知难而退,那么黑图温尝遍天下名茶的愿望,也就彻底落空了。
  
  经过夏九阳的百般刁难,大部分茶商都被淘汰,只有八个茶商最后获得了向黑图温献茶的资格。
  
  黑图温看着夏九阳拟出的茶单,急切地道:“夏辅国,你就把那八个茶商直接宣到殿上,我倒要品一品这享誉天下的名茶是个什么滋味!”
  
  八个手捧茶盒子的茶商被宣到了殿上,他们献出的八样名茶分别是——云门苦茶,石亭涩绿,银丝铁券,金针雀舌,天山莲雾,椰岛玉叶,舍岩白眉和滇川大红袍。
  
  云门苦茶最先被泡在翡翠茶碗中,黑图温先是“咕咚”地喝了一口,随即便“噗”的一声,将苦如黄连的茶汤吐到了地上。夏九阳选择的这八种茶叶,全都是名茶中的异品,不是苦如黄连,就是涩若青李,再就是淡而无味,或是又酽又咸。他的目的就是叫黑图温打消品遍天下名茶的念头。黑图温品罢茶汤,懊丧地连连摆手说道:“这哪是名茶?味道还不如雀羽黄呢!”
  
  夏九阳心中暗自高兴,他正要摆手叫八名献茶的商人退下,就听铁瓦殿的门口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殿前将军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原来殿前来了三个献茶人,因为殿前将军的阻拦,故此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夏九阳见黑图温点头,他只得命人将三个献茶之人宣到了殿上。这三个人一老一少,中间还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村妇。
  
  那个老者手中捧着一块黑乎乎的砖头,那个青年腰间系着一片渔网,手里提着一个瓦罐,最可笑的就是那个中年的妇女,她的肩上横放着一条担柴用的扁担。
  
  这三个人就是村夫樵妇和打鱼的青年,他们怎么可能有好茶来献呢?
  
  夏九阳正要喝问,没想到那农夫大大咧咧地往龙书案前一站,对黑图温道:“于九前来献酶茶!”
  
  酶茶不是《神茶经》中所载的第三大名茶吗?夏九阳紧走几步,从于九的手中接过那块黑乎乎的砖头,仔细一看,不由愣住了。那块黑乎乎的砖头可是一块300年前密藏茶的茶砖啊!
  
  这块茶砖曾归密藏教的高僧所有,可是佛寺被战火所毁,茶砖流落在外。于九赶骆驼远走塞外,夜宿荒寺,不经意间获得了这块历经300年的茶砖。他听说戎朔国国王高价收茶,就把这块密藏茶砖拿到了伊吾城。
  
  这茶砖经300年的存放,内部早已经霉变,这个霉变的茶砖,才叫酶茶。夏九阳用指甲在茶砖上掐了一下,果真比墙砖还要结实。最后还是殿前的武士用手中的武器金瓜将茶砖砸碎,指甲大小的一块茶砖被放到了翡翠杯里,可是泡出的茶汤却黑若浓墨,一股土腥味刺鼻难闻!
  
  黑图温指着翡翠茶杯吼道:“大胆于九,竟敢骗朕,将他推出殿外,乱刀砍死!”
  
  三、茶计亡国
  
  于九并不慌张,他反指着翡翠茶杯叫道:“这酶茶茶砖,怎是普通的茶砖可比?这杯里的茶水至少要倒掉三次,酶茶的妙味方才显现呢!”
  
  果然,杯中的茶汤被倒掉过三次后,一股浓烈的茶香这才从茶碗中飘了出来。黑图温猴急,仰头一口,将翡翠杯内的茶汤全部倒进了喉咙。
  
  这一杯酶茶入喉,黑图温的四肢百骸,竟有一种清爽如潜入九幽海底,畅快如上大罗仙境的奇妙感觉。黑图温竖起了大拇指,连声叫好。
  
  另外那个青年名叫张青,张青献出的茶更绝,竟是琴鱼茶。在陇西的泾县,有一条琴鱼河,河中就产这种寸许长的小琴鱼,鲜活的小琴鱼被张青放到陶罐里,他拎着陶罐一直来到了伊吾城。
  
  这种欢蹦乱跳的小琴鱼天生异相——阔口龙须,重唇四腮,鹄目鹭首。将它们用熊熊的木炭火烤成鱼干后,就是琴鱼茶。此茶不仅可以独饮,还可以和任何茶叶放在一起泡,琴鱼茶不仅可以帮百茶提鲜,更可以助众茶之味!
  
  那八杯味道各异的名茶全都被重新泡了一遍,只不过这次的茶杯中,都加入张青当殿烤好的琴鱼干。黑图温挨个尝饮了一口,果然一盏盏难喝的茶汤竟然变得鲜香无比,甘醇异常。黑图温的舌蕾间泛起一股直冲脑海的琴鱼鲜味,真有一种令人思饮若渴,欲罢不能的感觉。这天下第二大奇茶,果然盛名非虚!黑图温饮罢琴鱼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黑图温回宫休息。夏九阳将最后献茶的三个人安排到了驿馆。第二天一大早,戎朔国的满朝文武齐聚铁瓦殿,那个中年妇人不慌不忙地走出人群,自称齐氏,夫家是中原云雾山十八家茶厂的茶把头。
  
  齐氏今天献的就是女儿茶。女儿茶并非一种茶,它是把云雾山所产的十多种顶尖的名茶混到一起,然后压制成一根茶扁担,这根茶扁担要叫99名未婚的采茶女放在肩膀上一一扛过……经过了30年后,这根茶扁担吸收了采茶女身上的体香,女儿茶才算成功。
  
  听完齐氏的讲述,见多识广的夏九阳也愣住了,最后茶扁担被断成许多小段,一一放到了翡翠杯中,沸水一泡,果然一股勾魂摄魄的异香在铁瓦殿中弥漫开来……
  
  黑图温饮罢了女儿茶,竟然三天都没有上朝,他春心荡漾,每天都和后宫的妃子们厮混在一起。这女儿茶非常邪恶,它的始作俑者就是苏妲己,苏妲己当年为了迷倒殷纣王,就用99名未婚少女的体香来熏制茶叶……女儿茶可是声名狼藉的淫茶呀!
  
  夏九阳最先明白了过来,他硬闯皇宫,并将黑图温手中那女儿茶的茶杯摔到了地上。黑图温拥着三名爱妃,正在调情的兴头上,一见夏九阳不顾君臣之礼,竟摔烂了自己手中的杯子,气得他“嗷嗷”大叫道:“夏九阳,你想要造反吗?”
  
  夏九阳最后被罢了辅国的官职,如果不是满朝文武跪地求情,夏九阳的脑袋必然不保,就这样,他被关到了监狱里。
  
  黑图温连着三个月不理朝政,戎朔国大乱,刘宓派兵,最后一举攻下了伊吾大城。夏九阳被于九、张青和齐氏三个人从监狱里放了出来。他惊诧地看着一身甲胄的三个人说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三个并非什么农夫樵妇和渔郎,他们真实的身份是刘宓总兵手下最得力的三名军官。
  
  夏九阳这才真正明白了,所谓的“三大名茶”就是太岳关的总兵刘宓定的计策。黑图温糊里糊涂地钻到了套子里,他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无尽的欲望所害!
  
  夕阳西下,天空中只有一抹残红。蓬头乱发的夏九阳踉踉跄跄地出了伊吾城的城门,“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喷到了城门外的石板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