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7-10-1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故事的开始是因为我们大队那年的冬天和当地的一个部队合作训练半个月这个大队很有名气参加过很多演习和军事比赛,拿到过很多奖项,为什么要和他们合作?可能是我们体育局局长想杀杀我们的锐气,让我们体会一下什么苦才叫真正的苦,因为虽然我们平时训练强度很大,很辛苦。但是其它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吃的好,住的好,工资好,配备的队医,营养师都有但是依然有很多人生在福中不知福。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我依稀记得那年的冬天特别冷虽然部队的驻地就在同一个城市,但是非常的深山啊,路还不好,一直晃来晃去,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是我唯一一次坐大巴坐吐了的。开了2个多钟头终于到了,进大门就看到门口站岗拿枪的哨兵站的笔直,非常威严。

进大门后好像是个小班长把我们领到我们住的地方,男生一楼女生二楼,一进房间惊呆我了!这哪里是房间?完全是个大仓库啊。我们40个女孩子全部住在这个大仓库里,二十几张上下铺的床,当我们还在抱怨,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哨子声,然后就是班长的吼骂,非常凶的口气跟我们说,谁让你们动床了!谁让你们动了!让你们放行李是用嘴巴放的吗。给你们两分钟,行李放好楼下集合我们当时都惊呆了,两分钟哪里够啊!

我们几个大队员东西根本没理,直接把箱子塞到床底下,拿着帽子就往外冲,因为服装是之前好几天就发到队里的(那个兴奋劲儿,人还没来衣服就穿上身了)到了楼下一看,果然没几个人,绝对是属于前五名的,心里得意的来,不一会人齐了,那个刚刚骂人的班长讲话了,指着我,那个你,你你,还有你去操场跑五圈。我当时是蒙的,心想为什么呀?我不是最快下来的吗?但是从小接受军事化管理的我们对教练或者是教官的话还是很服从的,二话不说就像操场跑去了,跑完回来,和班长说跑完了,班长瞪了我们一眼,报告两个字会喊吗?会喊吗!那时候的我其实挺火了,很响亮的回了声会!班长淡淡的来了句,好的那你们就用这个音量喊10句报告,我……

后来班长让我们归队,整队的时候才知道骂我们的是排长,说让我们跑步是因为我们帽子不带好,没有军人的样子吧啦吧啦之类的忘记了。

然后就是分班,男队两个班女队两个班那个骂人的排长就分到我们班来带训练了,哎呦喂,倒霉的要死!第一天练的就是听他骂、站军姿、起立蹲下、齐步走、还有力量训练。其实一点点都不累,就是有点枯燥,练到一半的时候有一群士兵背着大背包,脸上涂着迷彩,头上绑着个什么东西,从我们面前唱着听不懂的口号整齐的跑过去,不过也有可能他们在唱歌。

然后我们就跟教官说,哇塞,这也太帅了吧那排长非常骄傲的说,那是的,这是我们的尖子兵,连长自己带的兵,然后他开始给我们讲他们连长的故事,连长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牛,拿过什么什么奖之类的,其实我当时是不敢兴趣的,我以为连长嘛,估计很老了……

然后练到了晚饭时间,我们依次小跑到食堂门口集合,这时候排长说要唱军歌,我们面面相觑。这这这哪会啊,排长看我们不会就问我们,那你们会什么吧?我们说国歌。排长……那就唱吧。一曲国歌结束开始要进去吃饭了,看到桌上的菜真的都饿得走不动路了,每个人都找到位置刚刚坐下,一个班长突然发飙了,谁让你们坐了,站好!我们站了很久,班长说坐下,我们坐下开始拿筷子准备吃饭,那个班长又吼起来了,谁让你们动筷子了!!全体都有起立!我的天啊,我心想这饭还吃不吃得了了呀。他说坐下,我们这次学乖了就坐着没人动,他说动筷,我们拿起筷子,但没有一个人是吃的。班长问你们怎么不吃啊,我们说,你说动筷,没喊动嘴,不敢吃……

正当我们吃的开心的时候陆陆续续进来一些刚训练完穿着作战迷彩的士兵,一个个进来并没有向我们这样苦逼等吃饭还有那么多规矩,就只是有序的排着队打饭打菜,然后找位置就坐着吃饭了,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给那班长翻了2百多个白眼,突然之间食堂安静了很多,看到两个人并排的走进来,我那桌有个队友就犯花痴了,快看快看,那个兵好帅!我向着她嘴弩的地方望去,一眼就看到了A先生,A先生确实长得不错,184的个,皮肤黝黑,但不是特别黑,他的帅不是小鲜肉的帅,很有男人味,很立体,噗……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他,自行脑补吧。

从他们两进来开始,食堂明显安静了很多,总感觉那些士兵挺怕和他们说话似的,我们吃的很慢,他们吃完了要走的时候经过我们这里,和他一起来的另外一位军官笑眯眯的问我们,我们这里条件不比你们吧,能多吃的时候就多吃点吧,呵呵。

他在一旁没有说话,就淡淡的朝我们笑一笑,两人就走了。我在队里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叫2姐一个叫8姐吧,2姐突然问我们,能多吃点就多吃点吧是什么意思??我说管他呢,难道还要饿我们不成!

吃完饭,还要自己洗碗,排长把水阀给关了整我们之类的这些琐事我就不写了,我们去的那天是周一他们安排了1357晚上让我们政治学习,每次7点开始,6点半左右排长就在吹哨了集合完毕步行至会议室,那个会议室就是个大教室,前面有领导席下面就是一张张小桌子小椅子,我们每个人找到位置准备坐下的时候,排长还是班长又喊了,我说坐了吗?我让你们坐了吗!我心想哎……一天要被骂800遍啊喊我们坐下以后又被骂了好几遍大致就是没让我们脱帽我们自己脱了,没让我们凳子调整我们却自己调整了,反正各种骂。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2)

7点左右进来3个人,然后我看各班班长都站得笔直,我们排长瞬间怂和我们说:快快快,坐好坐好。我看到3个人里有那个A先生,本来已经无精打采的我一下子满血复活。后来听他们报告来报告去的才知道那个A先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连长,我们排长班听过连长故事的20个女的都惊呆了,互相看来看去,我确实没有想到原来连长这么年轻,因为我们以前谁都没了解过部队,以为连长营长的都是老头当的。

前面那些人讲什么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最后讲话的时候我听的好认真,大致讲的就是冠冕堂皇的那些话,什么感谢我们大队对他们的信任之类的,最后给我们排长派了任务,从第二天开始要正式进入部队训练模式。说除了武器装备训练以外一切都要统一,没有特殊照顾,包括站哨和巡逻!(站哨的时间给我们是这样安排的早上6点到晚上6点是一个士兵带一个队员我们每3个小时换一个人。我从来没被分到过)我们到晚上就不用站了士兵们却要站整夜(巡逻是晚上6点到第二天凌晨6点,两个士兵带两个队员,我们每2个小时换一批)我苦逼的被排到过3次。

言归正传,会议结束以后是自由活动时间,说是自由活动,其实也没多自由,不能大声喧哗不能离开宿舍楼下操场的范围,不过我们也没时间玩耍天特别特别冷,本来就是冬天,又是在深山里面,我们那个大仓库宿舍完全和冷库一样,我真的特别后悔没带热水袋这种东西,在队里的时候我们每个房间都有空调。根本用不到热水袋的,所以我们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带。宿舍楼下有个小卖部,我们在里面碰到了1班的班长,2姐问他:班长你们这里难道就没有空调的吗?太冷了实在。班长说有呀,连长宿舍,你要不去取取暖?这个寸头班长边说边笑,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晚上9点半就要全部上床准备熄灯了,对了白天的时候各班班长们教了怎么叠被子,反正我们叠完了以后都说这么复杂,那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就不盖了,这样第二天就不用叠了。结果,冷的真是别说盖被子了,我们都想到一楼男队那里去抢被子盖了我的天。一直以来因为训练压力大,我从15岁开始就老是失眠,晚上很晚才能睡着,有时候整晚都合不了眼。来了部队第一天,破天荒的10点前就睡着了,连想一想我家男神的机会都没有,真是。

早上起来听到了很熟悉的起床号,听了十几年了,说实话好反感啊,因为每次出早操都是6点放起床号叫早!所以当听到这个声音我还以为在大队里呢,慢吞吞梦游似的起床,刚掀开被子,瞬间被冷醒!完全清醒~拿着洗漱盆打仗似的开始往洗漱池那边跑,洗漱池是在一楼宿舍的平地上,也就是说我们几十个姑娘要当着所有男队员以及刚起床的士兵士官军官的面洗脸刷牙!故意的,绝对故意的,我刚跑下楼,披散着头发,眼睛都没怎么睁开,突然迎面看到我男神从我这个方向走过来,我看到了他,他肯定也看到了我,我非常心虚的用头发把脸给挡住了,只露两个眼睛,快速的从他边上走过去,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看到他笑了一下,不知道他是在笑我还是看到了别的好笑的事情,反正这一笑,让我小鹿乱撞的好久。

第二天的训练确实累了很多,除了常规的站军姿,踢正步,上午让我们跑了一个4000米说是测测我们体能,练体育的不一定跑步都快,但是练我们这个项目的我觉得不管是长跑,还是爆发力跑,或者力量协调性训练都不会差的,就是这么自信,耶。女队里面我是属于第一第二快的人4000米那天跑了16分30秒,惊呆了我们排长,男队员最快的那天跑了14分25秒,再一次惊呆了我们排长。然后我们排长说明天约个步,你们出4个人我们出4个人比个400米如何?我们当然是爽快的答应啦。然后这个约400的事情在部队里就传开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到男神来了,看到排长走过去不知道说点什么,可能是汇报工作之类的,老是往我们这里看,然后男神说了句:哪个?然后排长大声的喊道xxx。xxx!我听到我名字饭都差点喷出来,急忙站起来喊:到!排长招手叫我和我们男队的那个队员过去,走到男神面前,我紧张的不行,A先生说:听说你们明天约了400米,我说是的,A先生说:嗯,跑的挺快,明天加油,下午跟着你们排长好好训练,去吧。我满脑子问号????什么鬼,我走过来是干嘛的?这么简单明了?

下午练了力量训练,我怀疑我们排长是故意的,别的班都练得比较轻松,因为明天要比400,他居然给我们练力量,故意把我们练练累,让肌肉紧张,我们谁都知道400米不像长跑,对肌肉的要求非常高,前一天把肌肉韧带练紧了,明天万一抽筋了怎么办真是。他坏我也精啊真是,队友给我掩护,我和明天要参赛的姑娘两个人力量训练各种偷懒哈哈哈。第二天晚上我没有见到我男神,1班班长说听说他出任务去了,其实不光是对我们,他和他那个尖子班很多任务对其他的士兵都是保密的,这让我对他又加深了一丝崇拜,可能是因为神秘感吧。

第二天一早,前面准备工作做好我们在训练操场上集合其它不参赛的队员和不知道哪里来的别的班都来凑热闹,有序的坐在操场中间,反正好多人,唯独不见他。我心里其实好失落啊。先比的是男队两名选手和2班班长及一名士兵,四个人是一起跑的,比赛一开始我们两位男队员就领先了,不过4个人差距不大,一直到250米左右2班班长开始追上去了,我们一名队员被超过了,另外一名可能是知道后面有人再追了,他也加快了步子,跑的更快了,完全和后面3个拉开了距离。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3)

最后男队以52秒赢了,男队在跑的时候我就看到A先生带着十几个人朝我们这里走过来了,我当时在想,咦?他任务回来了?一晚上没睡吗?我想的真的挺多的,轮到了我们了,昨天其实说好的是让我们70米的,但是后来看我们男队跑的那么快,小班长耍赖了,说70米的线找不到的,只找到了50米的起点,哈哈哈哈哈也是可爱。

后来是让50米开始跑的,一开始我们是一直领先的,其实我们也挺快,他们在最后100米还没追上我们,最后60米左右一个不认识的小班长从我身边超过去了,我很努力的和他拼搏了,最后还是他跑了第一,我和队友第二第三名,另外一个士兵第四,排长说男队胜女队负的话1比1打平,我就有点不服气啦,因为男队两位都是赢的,我直接忘了规矩了,跑到连长A先生面前我说,报告连长,我们女队的成绩你也看到了第二第三名你们第一第四,顶多算打平,这样的话应该只算男队的成绩,所以我们赢了对吗?我问他的语气不是询问的口气,而是质问的语气。

他叉着腰,看着我愣了三四秒,我以为他要说什么了,没想到他笑着说:对,你们赢了,我听完以后,没有很兴奋的感觉,就是会心的朝他笑了笑,他也站在那里对我笑了笑,相视而笑5秒,我感觉尴尬了,扭头就走了,刚走了两步,听到后面喊了声xxx,我愣住了,他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我说:到!他说你们赢了奖励点你们什么好呢?他那么问,我当时心里就想,奖励个热水袋?不行不行,太没志气了,想着想着,他说:这样吧,下午带你们参观一下尖子兵的训练。我当时心想,什么嘛,谁要这么没有意义的奖励。不过心想,看尖子兵训练,不就可以看到他了吗?瞬间好开心。

因为我越级汇报的事情好像激怒了我们排长,因为连长没说什么,所以他也不好在说什么,但是从这之后感觉他特别针对我,不过我也是真的不喜欢他,从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不喜欢他,在我们面前在小班长们面前牛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连长一来马上变小狗腿,所以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瞬间怂!

下午简单的午间休息后,个班班长就在楼下叫哨集队了,集完队让我们小跑向尖子兵训练点出发,我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跑的特别久,可能太想见到他了哈哈。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他们训练场,看到他们在障碍跑,那个障碍跑可真的不是随随便便设的小障碍,而是什么2米的墙拉,好多米的挂网,泥坑之类的。远处连长向我们走来,他带着帽子,扎着腰带,穿着作战迷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装扮,真的特别的帅,队里好几个姑娘都小声的在喊哇塞!我是那种比较矜持的虽然表面非常平静,但内心波涛汹涌,哈哈哈。

他走到1班2班班长那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12班的班长回头问男队,现在士兵们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这中间有没有人想去试试障碍跑的?男队一开始好多人举手喊要去,因为时间关系,班长们挑了几个平时训练成绩比较好的,去试了试,然而真的是那句,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没有一个人能完成的,特别是那个挂网,我看士兵们3下两下就过去了,我们男队的怎么就这么难呢,跟个咸鱼一样挂在网上,倒腾来倒腾去,弄了好久。然后那些士兵士官小哥哥们就在边上笑眯眯的,我们8姐站在队伍的最边上,她问边上的小哥哥,你们平时就每天练这个呀?小哥哥向左看了一眼远处的A先生,他说:哪能呀,这个算是轻松的,要是天天练这个就好了呢,这连我们平时训练强度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呢……

我们听完其实还是特别崇拜的,我心想军人真的不容易,我们平时训练是为了比赛,非常有目标性,有时候比赛日程近了,训练就特别认真,有时候没比赛,训练就有点松散了,但是他们训练那么拼那么认真,应该是有很高的目标性吧,要不然谁会坚持的下去?他们的目标就是保卫祖国,保卫所谓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和平年代,只因我们生在中国而已。

之后连长让士兵们为我们展示了军体拳,刺杀操,格斗术,迅速翻高墙,移动射击之类的,反正我全程基本都在看A先生,有两次都和他对视对住了,但他很快就闪开视线了。

其实我本来对他从没有过非分之想,就是纯属欣赏,心里默默暗暗地喜欢而已,不只是我,队里好多姑娘都是这样,因为我们平时在房间里都会聊到,我也以为我和他不可能会有交集,最多就是吃饭的时候有时看到两眼,自由活动的时候在宿舍附近人群中看到两眼,经此而已了,但有时候缘分总是很奇妙的,周三的晚上,也就是第三天晚上,不准确的说是周四的凌晨2点到凌晨4点是排的我和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姑娘巡逻,因为名单是贴在宿舍楼下的,还有两个士兵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谁谁。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问了昨天去巡逻的几个人,他们说巡逻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到处走走,有一个女孩说,他那班的有个士官还蛮好的巡逻一圈后,让他们两个女孩提早回去休息了,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摇我,我一下子就惊醒了,看看四周黑的可见范围只有半米感觉,上一班值班的人看到我们醒了,就赶紧上床睡觉了,凌晨的冬天真的好冷,真的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冷的时候了,推开门,风刮过来,牙床冻的直打哆嗦,我两迅速的下了楼和兵哥哥们汇合,一到楼下一看,居然看到了A先生和1班长站在那里,我又惊又喜,超级开心,简直都不敢相信了,值班表上写着名字,而我们平时都是班长,排长,连长的叫,其实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4)

看到我们下来了,A先生说走吧,我走最后面你们走中间吧,他们俩穿着军大衣,很厚的那种军大衣,我们两个冻的实在受不了,但又不敢说,我走在他前面,一直低着头走,头不敢抬啊,一抬就有风钻到脖子里啊,哎,走了没多久,我听到他在后面咳了两声,突然他就把大衣披在我身上了,我转头看着他,他没和我对视,就说衣服穿着吧,我说那你怎么办,他笑笑说我一个男人怕什么,他一边说一边嘴边还在冒白气,那个时候我挺感动的,然后他对前面的班长说:xx你把衣服给人家小姑娘。

1班班长转头看到连长的衣服已经在我身上了,他连忙说哦哦哦,感觉把外套脱了给了另一个女孩。其实巡逻很简单,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走走看看,休息休息,走了一圈以后,我们在会议室楼下休息了一会,那里没有风,也比较暖和,然后我就问一班班长,哪里人啊之类的,闲扯了半天,A先生全程就听听笑笑,看看四周,都没和我们搭话,然后我话锋急转,看向A先生,问道:那连长你呢?A先生估计没想到我会和他闲聊,他说一直听我们讲挺没劲,说说你们吧,然后他问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我当时就觉得,他这个人还挺谨慎,担忧的事情好多,又很有礼貌,不会让我们难堪,讲的话题,问的问题都是很好回答,恰到好处,不知不觉就要到换班时间了,我们走到楼下,我把衣服还给他,他说不用了,你们后面还有值班,又没有外套,先拿着吧,然后他笑笑摆摆手说,快上去再睡一会吧,马上要起床号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温柔,没有领导的架子,好像刚刚约会完要分开的男朋友嘱咐的话一样,我开心的拿着外套上楼补觉去了,上去以后还有两个钟头,我根本睡不着,脑子里都是他,不一会起床号就响了。

因为昨晚睡得晚2点起了床以后又没有在睡了,我第二天状态特别不好上午各班班长教了我们怎么打背包,就是把你睡觉的被子打成个背包,三横压两竖,看看班长排长打打好简单,速度好快,但我们学半天,倒腾了半个钟头左右,我们还是不能在规定的两分钟里打完背上身,这时候排长火了,开始骂我们了,骂的挺难听的,说我们是他带过兵里面最蠢的,就我们的智商怎么去练我们这个项目!说国家养了我们这群废物。

我们是3班,排长带的班,4班的20个姑娘是个蛮温柔的小班长带的,因为我们同住在大仓库里,打背包也是在自个儿床上打的,所以排长骂我们,他们都听得见,都在偷偷的看我们,我们觉得特别丢脸,然后我这暴脾气就来了!但我还是很克制的说,报告。排长说有话快讲!我说,排长您能有点耐心吗?人家的124班的班长都不带这样骂人的!你越骂,我们越打不好。排长说,哟,你们打不好还怪到我头上了?行!你行!说完他就走了,留下我们自己干瞪眼,我队友都对着我笑,我说,完了,好像要害了你们了,我们转头问4班班长:他去哪了?四班班长说不知道啊,你们赶紧把背包打紧实了,估计要吹哨了。

果然这边班长刚讲完没多久,就出现了短促的紧急集合哨音,我们那个慌张啊,我们稀里糊涂的冲下楼,排长说,现在我们要上山拉练,给你们两分钟打好背包下来排队,从下一次开始,只要紧急集合必须让我看到你们的背包一起带下来,计时开始!然后我们一哄而散,其实本来2分钟是不够的,还好刚刚4班的小班长让我们把背包打紧实了,所以我们上去就拿了背包下来,全部完成任务,然后我们开始像大队外跑去,开始的时候比较好跑,全是平地,就是坑坑洼洼,后来有了坡度,慢慢这坡度越来越高,我们还背着那么个大被子,累的实在是想手脚并用了,加上我昨晚没有休息好,那时候我特别特别累,头也晕,跑了很久大概到了山顶,这个山是黄土山,没什么草木的,山顶都是车轮开过的痕迹,还有几个堡垒,估计这是士兵们常年训练的地方,我到了山顶以后头晕的更厉害了,睡得少,加上又没得吃中饭可能是有点低血糖加缺氧了,排长让我们原地休息5分钟。

我们在休息的时候看到A先生和兵哥哥们几十个人满头大汗背着枪从远方小跑过来,原来他们也在这跑步,排长看到连长他们来了,就主动迎上去了,切!我们一堆人,我估计他也没看到我,我们当时都坐在地上,5分钟很快到了,各班班长起来叫我们准备第二轮跑了,我一站起来眼前黑了一片,但我没有晕,只是往后坐倒了,队友把我扶了起来这样一弄,他看到了我,走过来问我,你怎么了?还能跑吗?我说能的,他说实在不行就走着下去吧,我没接话,就笔直的向前跑了,他们尖子班整个都跟在我们后面,一起下的山,跑了没5分钟,我实在是想吐的厉害,没吃东西,胃是空的,我急忙离开大路跑到一边开始吐起来了,我8姐2姐一直和我跑在一起,看我吐了赶紧来找我了,给我递水。

这时候A先生从后面出现了,和2姐8姐说,你们先去跑吧,我在这,2姐8姐互相看看跑开之后,他的兵也已经跑远了,我那时候脸煞白,哪管得了那么多了,只记得他一只手给我拿着水,一只手在给我拍着背,吐了好久,我感觉好点了喝了口水,对他说,谢谢连长。这次他没有笑,问我:怎么?昨天没休息好?你体能不是很好的吗?我其实表面坚强内心听脆弱的感觉,他这么一问,我眼睛就红了,眼泪就下来了,各种委屈感全出来了,但我一个字也没提到排长,我说:没事儿状态不好哈哈。他看看我,然后拿起我的背包背在了自己背上又拉了我手肘一下,说:走吧,下山吧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5)

我们并排的走着,他话不多,一路也没怎么说话,到了山下就开始出现民房了下山右拐有一个老奶奶开了个小卖部,他说等他一下,他进去不一会出来了,手里拿着面包拿着饼干递给我,拿着吃吧!我看看他但不敢动,他嘴角一笑说怎么?还要我喂到你嘴里?在他看来这是一句玩笑话罢了在我看来这句话太暧昧了好吧我心术不正,我想歪了。

回到部队已经是快要吃晚饭时间,我那时候面包吃完基本已经完全缓过来了,他让我去军医那里看看,我说我好多了已经又可以活蹦乱跳了,他把我送到餐厅,让我在这里等大部队,然后他说他还有事情要办就走了,我在食堂门口等了十分钟,就听到我队孩儿们唱着军歌齐刷刷的向着食堂跑来了,但是4个班带队的只有一个班长,进了食堂我问2姐,怎么班长和排长都不见了?2姐说刚刚集队的时候有个士官过来和他们讲什么然后全部一起走了。

等到我们吃完他们还没有来,我们就回了寝室,在楼下的时候看到了从楼上下来的1班班长,班长看到我问我人怎么样了?我笑着说,好多了谢谢班长的关心,班长说:能贫了,说明好了。说着他就走了。其实我想说除了排长是个例外以外,其他的兵哥哥兵弟弟都是挺不错的。

周四晚上没有政治学习,自由活动,我们女生都下了楼,在楼下碰到男队队员,听他们说,今天排长被连长骂了,大概是说队里丢了一个人吐成这样都没有被发现,自己的兵自己没管住之类的。我那时候不懂,不知道我这样落队没被发现是严重还是不严重,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他关心我哈哈。我让8姐陪我去看值班表,因为已经知道了A先生的名字,我想看看之后还会不会和他排在一起。但结果是失望的,看到他周五晚上8点到10点值班,我灵机一动,找了那班的姑娘和她换班,姑娘起先是不愿意的,因为我的班在半夜,我说那不换了我明天帮你值吧,姑娘笑了,难道你……我说是的!我不想上政治课。姑娘说好吧。

周五的早上一起来就下雨了,暗暗高兴今天不用去室外练了,洗漱好,我们简单的做了力量训练,吃好早饭我们回了宿舍短暂休息,听到了集合的哨子声,我们下了楼,排长说,今天安排大家练习障碍跑。报告!这时候一男队员说话了,这下着雨怎么去室外障碍跑?排长反问,这下着雨为什么就不能跑了?你身上是长着金子怕雨淋坏?好了这下谁都没话了,还好雨下的不大,我们小跑着向训练场出发,说来也好笑,跑着跑着雨越来越小,到了场地上雨完全停了。

我感觉当时排长脸都黑了。然后就是各班分开训练了,可能是因为想让我们淋雨没淋成,所以那天排长火气挺大,一直让我们练那个高板墙,我们女孩子力气小,很多人都翻不过去,翻过去的也要用上吃奶得劲,没一会就筋疲力尽了,但他不管啊,一直练一直练,练到后来没人再有力气翻过去了,他才喊了集合。

集了队他开始骂我们,挑刺,他说你们看看你们一个个什么德性,训练训练练不好,衣服衣服穿不好,一点没有军人的样子!突然他拎住我们第一排一个女孩的衣领就拉出来了,非常粗暴的那种,我们吓一跳,当时都被他的这个举动给恼火了,他一边拉一边说你看看你们穿的什么东西,这时候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排长你自己不是也没有穿好!我们一看他自己脖子里的那颗扣子也没有扣好,其实我仔细看过其他班训练还有真正的军人士兵训练的时候没有人会把最上面那颗扣子扣上,所以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自己都没感觉,就在那里挑我们的刺!

他听到有人呛他,就说你们是个什么东西?别说你们就算是124班的班长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2姐不服突然她就爆了一句粗口:真是个傻x!这一骂我们都鸦雀无声了,排长一听整个都爆掉了!谁!我和2姐同时喊我!2姐惊讶的看着我,我和排长说:是我讲的怎么样?我替2姐担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那时候的我已经在队里已经打了退役报告了,要是真的闹出什么事情反正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了,而2姐她还很有前途,不想她因为一次军训而弄出点乱七八糟的事情。

排长一把把我拎出来,说:你给我滚到操场中间去站着!站到我叫你回为止!我刚转身要走,他突然说你给我站到大操场的中间去!我们当时处的位置是在障碍跑的场地,它也是一个圆的操场,但是它很偏僻,除了平时训练基本不会有人过来,让我到大操场站着是因为那操场的右边是宿舍,后面是食堂,来来往往都是人,想让我丢人来的。

他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向操场跑去,跑到了正中间站在那的时候就在想,万一这时候A先生出现那我多丢人呀,想着想着,天居然又下雨了,当时真是欲哭无泪了,在那里淋了十几分钟左右的小雨,头发和外套都湿了,我开始觉得有点冷了,慢慢的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我迷彩里面就穿着毛衣和训练短袖,等毛衣湿了以后我整个人都完全冻僵了,那时候已经到了中饭饭点,周边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了,我这样的情况可能他们见怪不怪了吧,或者是他们知道我是被罚的,士兵们想帮忙也没权利吧。

在暴雨里又是十几分钟,我感觉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主要是太冷太冷了,这时候来了两个中尉,让我先进去避会雨,我明明已经坚持的不行了,我还昂着头,很响亮的回答他们:不行!我要完成任务!两位军官互相看看后来就走了,又这样淋了几分钟,我用余光看到食堂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离我这里大概56十米吧,这时候我看到远远有人撑着把伞向我走来了,我看不清他的脸,但看他走路的样子我知道,我的A先生来了。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6)

他走到我面前,皱着眉头问我,你这是干什么?遇到他我语气就没有那么强硬了,我说我被排长罚站了,他说:下这么大雨,你非站在这里?!我说排长让我站大操场中间的,站到他喊我回为止。A先生看了我几秒没说话,突然他拉住我手腕就走,我被他拉了两步,一下子甩开了他的手,重新后退到我刚刚站的位置,我说:我不走,排长说了,要站到他喊我回为止,其实我是故意的,我就故意和排长卯着劲儿呢,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那么轻易放过他呀,要不然这几十分钟的雨不是白淋了!

突然A先生把手上的雨伞一扔,我看到雨打在他头上他身上,我说连长你干嘛!他两只手叉着腰歪着头,嘴一边用舌头顶着,皱着眉头看着我,他说:等你们排长!我看着他他看着我谁都没再说话。其实从他扔掉雨伞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彻底沦陷了,他在我对面站着,看着我和我一起淋着雨,这时候的他估计没在想感情的东西,只是在想我这姑娘怎么会这么倔吧,短短的几分钟里我心里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连长的事情,有人跑去通知了“瞬间怂”不一会看到排长冲刺过来了,他来到A先生面前,A先生非常响亮的喊了他的名字:xxx!喊完转身就拉着我手腕拽着我走了

走了一小段他手松开了,我说谢谢你连长,他没有说话皱着眉头继续走,我一直跟着,突然他说:一个女孩子以后不要那么倔了,不会一直出现像我这样的人替你解围,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强硬的,生气的。我很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连长,以后不会了。他在前面停了下来,可能也没想到我会服软和他说对不起,然后他语气明显温柔了,算了,你赶紧洗个澡去吃饭吧,你要知道这里是部队,不会有人因为你的倔强而低头,我强忍着眼泪点着头。

洗完澡去了食堂,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他来吃饭,心里有点失落,怕他生我气了,怕他觉得我不懂事讨厌我了,中午午休时间,我们整个大仓库炸开了锅,全部都围着我,让我讲今天的故事,说着说着,听到门口有人敲门,我们以为是因为我们太吵了,影响了楼上班长们休息,下来骂人了,谁都没敢去开,一下子鸦雀无声,装没人,哈哈。

然而敲门声继续,听到门口一个男人再喊XXX在吗?开一下门,我听到叫我名字,心里一紧不会事情闹到营长那里去了吧,战战兢兢的去开了门,一开门看到1班班长,他拎着个保温壶眯着眼睛递给我,我问这是什么?他依然是笑的看不见眼,说:不知道,反正连长让我送来的。说完他对我伸了个大拇指,你太牛了!然后他转身走了,留我一人在风中凌乱……

进了门,八婆们都围了过来急忙要帮我打开那个保温壶,一打开浓浓的一股老姜味飘来,原来是姜茶,姐妹们开始起哄了,天啊,太暖了,暖男啊,暖死了,我脸当时应该是很红了,打发了他们喝完了姜茶,坐在小凳上就在想,连长应该也对我有点好感的吧,虽然也可以说是上级对下级的关心,但是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强的,特别是我对感情的第六感,因为从小到大追我的男生还挺多的,虽然我自己觉得我算不上什么大大美女,但是还是小美女一枚,队花这名也不是人家白取的不是。噗……所以我就想晚上试试要要号码什么的,要是他不愿给,那我也是自作多情了。

下午训练楼下集合的时候我没有看到排长,看到我班前面来了一位新班长,他做了自我介绍,说以后由他来带领我们班训练,我真的欣喜若狂,本来还在担心怎么面对这个排长呢,现在什么都不用想了,下午练完吃好晚饭,要准备去政治学习了,学到一半快八点的时候我从教室先出来了,准备换班,换班的地点还是在宿舍楼下,我跑去的时候看到A先生已经在那里了,他看我来了,问我你不好好上课怎么到这里来了?我调皮的说报告连长,我来值班呀。他说今天好像不是你值吧,我说对啊,我帮别人值呀,他说:还能这样的?什么特殊情况,那人怎么了?也不知道那天我哪犯抽了,哪来的勇气脱口而出,说到:她没怎么啊,我就是知道你值我才替她值得呀。

他愣了2秒,咳了一声,没在继续问下去了。又和上次一样4个人巡逻,一起的那个姑娘知道我和连长的故事,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和前面的班长说:班长,现在不是深夜我们四个分两队巡吧,我们都知道他们不可能让我们两个女孩子单独组队的,然后前面的小班长看了一眼连长,A先生说:行吧,那你们去xx,我们去xx然后他低头和我说走吧!我跟个跟屁虫似的跟着他走,然后他说:过来!我说恩??他说站到我边上来,等会你又要走没了。我开心的蹦到了他边上,一边走一边老看他,他知道我在看他,但他就是不转头啊,然后我就停住了,他转头问我,怎么了?我说连长…你手机号多少?他笑了,说:干嘛。我说那个我们宿舍有个女生想要。A先生听完说:哦,那让她自己来要吧,然后管自己往前走了,我赶紧后面喊到,是我要是我!他没停下来自管自走着,一边走一边说,我只报一遍,你自己记牢,xxxxxxxxxxx!

他号码很好记,我真的是一遍记住,后面我就一直跟着他再也没和他说话,因为我一直在心里默念那个号码,好怕和他说说话就忘记了,不知不觉走到了会议室楼下,这时候他们已经学习好了,都下来了,我们男队几个队员看到A先生还是很崇拜很尊敬的,老远就喊了连长好,A先生走过去笑眯眯的问,怎么样?这里还习惯吗?累吗?不知道那个不知死活的来了句,不累一点都不累,A先生很诧异,是吗?班长给你们的强度不够吗?这时我们男队年龄最大的一位开口了,他说连长,不瞒你说,我们来也是想向你们学习,加加强度的,这也5天要过去了,每天练的量都不及队里的3分之一,A先生若有所思的说,那我来练你们如何?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7)

哇那几个男队员简直兴奋的要喊起来啊,说太好了啊,那简直梦寐以求啊,这辈子做不了尖子兵,被尖子兵的指挥官训练那也是很有面子的,吧啦吧啦他们说点什么我后面都记不清了,反正我记住那个号码就行了A先生让我跟着大部队先回去休息,那个时候才8点40,其实离10点还早呢,我问他可以吗?他说当然,我就很不客气的和他说了再见跟着我队友回宿舍了,其实我也是故意的,欲情故纵我也会的,哈哈。

回到宿舍我打开我手机,存下了他号码我们手机来的第一天就上交的,我太知道这种套路,因为我们比赛前集训都要交手机,所以当时交的时候就交了一个备用机,偷偷箱子里藏着一个,基本大队员都带着两个,9点半左右我们熄灯了躺在床上我就在想,要不要发信息给他呢?他会不会把我手机没收或者告发我?不过要是他是这种人那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他了!左思右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不发了,这样显得我太主动了,手机关机,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好饭楼下集合的时候没有看到他,我心想原来说带我们训练是开开玩笑的,期待了一早上的心瞬间跌入谷底,上午不痛不痒的参加完训练小跑到食堂门口集队唱军歌,来了6天了我们已经成了军歌小能手了,比如说打靶归来,人家领唱的都是口号这么喊的:日落西山红霞飞预备唱!我们的奇葩班长是这样的:日落预备唱!但是难不倒我们军歌小能手啊,我们照样能唱出来哈哈哈进了食堂,吃到一半A先生进来了,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刚训练完,我和他对视对住了我故意马上扭头板着个脸管自己吃饭了,我余光看到他在往这里看呢,我就是不看他,也不和别人说话,就管自己夹菜吃饭!没想到他走了过来,两手撑在我桌边上,斜着嘴笑着问我,哟,怎么了?和新来的这个班长也闹别扭了?我刷的一下站起来报告!?A先生说:哎呦卧槽吓我一跳!我说报告连长!我不敢!我那桌都看着我们,A先生左右看看低头对我说快吃饭快吃饭!然后他就溜了哈哈我就是故意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他的气,或许是他说话没算话?希望越大所以失望也越大。

下午冲下楼集合的时候看到A先生穿着作战迷彩,带着帽子手里拿着秒表站在各班班长的中间,我们迅速的站好了队,然后又是报告来报告去,最后连长讲话了,他说今天上午没有来是因为他去那边做安排,安排好了商量好了才能安心的来带我们训练,从今天下午开始到你们最后的考核结束都有我及你们的班长来带领你们训练!我当时在想,他为什么要特别解释一下?这完全不像他冷酷的作风啊,难道他是解释给我听的?心里暗暗的开心嘻嘻解释完,他话锋急转,突然变得特别严肃的说:给你们1分钟上去换下体能作训服下来!1分钟以内集合完毕了那我们就跑一个山头,反之就跑2个山头!解散!

我们向沙丁鱼一样往楼梯上开始跑,到了宿舍一边脱衣服我一边在质疑,体能作训服?我没有听错吧刚刚,这么冷的天!(体能作训服就是一件军绿色什么图案都没有的短袖,对是短袖)换完衣服跑到楼下,我看到还有一大半的人还没到,A先生叉着腰皱着眉头看着秒表,全部到齐以后A先生拿着秒表举起来给我们看!拖个衣服都要2分钟??!你们是吃蜗牛长大的!?我感觉他好像有点生气。然后我们在他和4个班长的带领下开始往外跑,我以为还是上次跑的那座山,没想到他们把我们带的好远,出门跑了好久都还没上山,最起码跑了30分钟有了开始上山了,这座山不是上次跑的那个黄土坡,除了大路以外周边都是杂草大树,因为昨天刚好下过雨,不小心踩到树叶什么的还是很湿滑的,A先生全程带队跑在队伍的最前面,还时不时的跑到中间来吼吼我们,跑一座山的时间大概用了40分钟,第一座山头的时候,我们4个班基本都没有人落队,都跑的比较密集,下了山是平地,跑了一会又开始上山了,第二座山的时候,我们女的明显体能和能力有点跟不上了,队伍开始越拉越大。

这时候我已经看不见A先生的人了,其实他训练的时候还是很严格很认真的。连爬带摸的跑到了山顶,看到A先生和男队的班在等我们一起下山,那时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A先生朝我们这里走过来,和我们说这座山跑下去,下面就是部队了,让我们拿出点精神来!然后走到我这边用只有我和他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加油。下山的路比较滑,班长让我们女队两人一组并排跑,我和2姐一组,中间有一段路比较陡,我俩互相参扶着手脚并用的下着,突然2姐脚下一滑往后一倒,把我也一起拉下去了,我们两个就从山上摔下来了,其实就是一个蛮长的坡而已,但也把我摔得不清,2姐是自己摔的所以她有本能反应的抓住了些树啊草啊什么的,所以摔下来没多少,我是被动摔的,稀里糊涂被带下去,什么东西都没抓住,滑行了快十几米,因为只穿了一件短袖,我的手肘、胯部、背部被磨破了,特别是腰背上,我当时在下面躺着手往后一模,看到手指上都是血,吓得我眼泪要出来了。

我们摔下去的时候,其他女孩子有几个都尖叫起来了,可能她们的叫声引来了班长和连长,两个班长下来把2姐扶了上去,我们班长和连长从上面冲下来,他们俩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谁都没有先乱碰我,可能怕我伤了脑子之类的吧,连长问我伤到哪了?我当时还躺地上一下子就哭出来了,他半跪着低着头,把我脸上的头发拨开了,嘴里一直说着:没事了没事了,不用怕了。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8)

确认了我的伤口,班长想把我背上去,A先生拉住他手腕说:我来!我幻想的是他把我公主抱抱起,但毕竟是现实不是偶像剧啊,抱着我怎么爬坡啊。他蹲下拉着我两只手一下子就把我背起来了,班长断后。上去以后,他并没有把我放下,转头和班长说:天就要黑了你们快迅速撤离,他指着2姐,带她到医务室消毒,快!他全程背着我一直到部队,我中途和他说过,连长你这样太累了,我自己走吧,他说:你能消停点吗?我说你是不是生气了?他说:对!

进了部队,A先生直接带我去了医务室,里面是位男军医,看到A先生背我进来先是非常诧异,然后打趣的说道:呦!刚走一个又来一个,不愧是我们连长同志啊,这第一天就练伤了俩,要我说啊……行行行!别废话了!她挺严重的!A先生打断了他的调侃,那军医马上收起了笑脸像我走来检查伤口,他说哎哟,你这个后面伤的还挺深啊,来来来赶紧消毒我坐在凳子上,看他从柜子里拿了一桶酒精,对!是一桶。那种乳白色的,把手在上面的那种桶,桶上还写着75%浓度,他一边开桶一边说,没事儿这酒精不痛,然后看他又拿了一瓶碘酒,他说这个才痛呢,一会要忍着点,然后一切准备就绪,他看着A先生说,那这后背的伤衣服是脱呢还是剪呢?

A先生说:你说呢!军医笑眯眯的说,我剪我剪。当时后背的血已经干了和衣服还有泥混在一起,军医拿不下那块碎布,只能用酒精一边擦一边拿,我虽然痛,但我全程没吭一声,可能从小出来的原因,我挺能忍痛的。擦完了酒精,那军医说,小姑娘挺厉害啊,我看到A先生表情凝重的站在一边,可能是心疼我了。然后就是擦碘酒了,擦之前那军医又说了一遍,忍住啊,我心里想这个碘酒怎么可能这么疼,我小时候受伤老擦呀,一点不疼呀(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平时擦的叫碘伏医院打针擦的也是碘伏)那碘酒擦在我身上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太痛了实在,重点是我伤口深,真的是钻心的痛,然后我就叫停了我说:我说等下等下,让我缓缓,太痛了,我握着拳,手指甲都要欠进肉里了。A先生走过来,因为我坐着他站着,他用手把我头放在他腰部的位置抱着我,我先是一愣,然后一只手不客气的抓住了他的手臂,后来在擦的时候我都是很用力的扭着他的手臂,他一声没吭,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消毒完毕,纱布粘好,A先生拿了军医那里的一件外套披在我身上带着我走了,那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冬天就是这样不过才6点多而已,我说我饿了想去食堂吃饭了,A先生看看手表说:这个点了你去喝汤啊?别去了,今天周六,带你外面吃点吧,我心想,就我和他两个人?那不是会很尴尬麻,然后我说:那连长今天我们大家回来的都挺晚的,说不定班长他们2姐8姐他们也没吃上晚饭呢,要不要叫他们一起?

A先生说:你是不想和我一块儿?

我说怎么会呢!

他说:那就听我的!

我没在说话,他看看我说:部队出门是要请假的,而且请假也不一定能批,我理直气壮的说,为什么不能批,谁还不能出门买点东西了!A先生看看我无奈的笑笑,他说:我们要讲在位率的,你这拉帮结伙的把班长们全部带走了万一有敌情谁来保护营地?靠你们那帮海瓜子??我当时心想:海瓜子?我们好歹也是国家之栋梁好不好,他才海瓜子呢!虽然他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一边走我一边问他,那我是不是也要请假?那万一不批怎么办?A先生说那你可以试试,我说那我向谁请假呀?他一边走一边说:我呀!

后来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因为我们只有两个人所以坐在大厅,A先生是背对着大门的,我们吃的过程中经常会看到,有两三个兵刚跨进大门看到了A先生,就扭头溜了,这样的情形看到好几次,但他不知道啊,我打趣他,我说:连长,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后脑勺特别吓人?他抬头用手摸了摸后脑,问我为什么?我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可能你们营长的后脑勺更吓人!我们吃完结完帐出来的时候,我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个老板娘很不喜欢你?他说没有啊,怎么可能!我说:可能!当然可能,你来她店吃饭,她客人要少好几桌呢!讲到这,他笑了,好像瞬间懂了,然后他说:行!那以后我们挑远一点的地方。我心里想:什么意思?还有下次?还要和我一起?

回去的路上我们慢慢走着,路上挺黑,乡下深山地方没有什么灯,偶尔会有车经过而已,当时我走在里面,他走在外面,随便聊了些话题,我知道了他是大学毕业以后才参的军,讲了一些他的经历,但是每次聊到他哪里人,家里什么的他就跳话题,从来不讲和家里有关的事情。这时候从后面开过来一辆车,他本能的往我这里靠了靠,他往我这里靠过来我也往后退了退,一个踉跄差点又踩空,他一把抓住我手腕(又是手腕哎…)。把我拉回正道,我站稳了以后这个这个动作还挺尴尬的,我们离得很近,他又抓着我手腕,他可能也感觉到了,赶紧转身把我手放了,他刚放了我就手伸过去牵住了他的手!(快表扬我勇气可嘉吧)他明显一愣,过了2秒,我感觉到他也握住了我的手,我们俩牵着手,手都没有在说话,就这样一直走到离部队200米的位置,他把手松开了,我手上全是汗,这大冬天也不知道是谁在出汗真是!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9)

他把我送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8点半了,明天是周日,虽然军人不讲放假,但是周日不训练,他问我明天准备做什么?我说能做什么?他说你想做什么?(他很厉害的地方就是总能把难题最后抛给你让你被动)

我说我想出去买点东西可以吗?必需品,比如热水袋什么的…他笑着说让他考虑考虑。嘱咐我不要在活蹦乱跳,小心伤口之类的,我就上去了。一回到宿舍八婆们就围上来八卦了,8姐说,好了,完了完了,有人要变军嫂了,我瞪了她一眼,说:好了好了,孩儿们快快散开,本宫要办正事了,然后我拿出了我的手机,想给他发信息,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就随便发了一条.

我:明天你干嘛?

他:你好,你是?

我:你猜!

他秒回:走个路都能摔下山那位?

我:再见!!

他说:明天我有点事要办,你晚饭前记得归队。

我心里有点失落,本来还想他和我们一起去的,想的太天真了

我回:哦,好吧……

他:怎么了?难道想我陪你去?

我:没有,只是想想而已,你有事就去办吧,今天谢谢连长请客,下回我请你,晚安!

我左等右等等了很久他的回复,最后他来一条:晚安!我极其郁闷的关了手机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打开手机,就收到一条A先生6点半发来的短信问我准备几点走,我回他20分钟后我们就出发了,他就没在回我,我们洗漱完毕,换了自己的衣服准备下楼,到了楼下看到A先生穿着休闲服站在那里,我问:连长你怎么在这?他手插在口袋里简单明了的回答我:等你!

2姐8姐看到连长赶忙和我说:那个……额,要么我们俩自己去吧,我还没开口A先生就说:不用了,一起走吧,省的走丢这个摔了那个!说完他就自己往前走了,我尴尬的看了她俩一眼,心想:这A先生真是专做这种杀人不见血让人恨的事!心里翻了他200多个白眼!8姐悄悄朝着连长做了一个参拜的手势,我们三屁颠屁颠的就跟着走了

我们走出部队就想着打的叫黑车之类的,A先生说:这种地方你们觉得会有的?他说跟着我走吧,我们跟着A先生走了一会,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民房聚集的地方左拐右拐的,来到一辆越野车面前,不知道从哪掏出个钥匙,开了车门让我们进去,我们很识相的一句话没问,从小出来的人,有点眼力见儿的都知道哪些话能问哪些不能问,就像我们小型比赛前明令禁止喝红牛,日加满之类的饮料,但我们还是会偷偷装在什么蒙牛酸奶,AD钙奶的瓶子里,因为那些瓶子不透明看不见里面什么东西,虽然都各自行动,但大家都懂,都心照不宣啊。

我们到了市区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赶紧找了个超市把要买的买了,以前我们不管是逛超市还是逛街都是磨磨蹭蹭的,自从军队里呆了一个礼拜,连超市买东西都跟打仗一样……军队真的是改造人的好地方!!!中午吃饭,我和A先生说:连长昨天你请我吃饭,今天我请你啊。他笑着说:不用了,我带你们出来可不是来蹭饭的啊。我说那不行,我要说到做到的呀他看看我说:走吧走吧,我开心的选了一家我爱吃的黑鱼馆,点了一桌菜,我们是包厢,吃到一半的时候,连长说他要去趟洗手间,过了好久他才回来,那天全程感觉他都没怎么吃,都在看我吃!吃饱喝足了,我们出了包厢到了前台我准备买单,服务员指着早就走出门口的A先生说:那位先生前面已经买过了。我:?????原来他刚刚去洗手间其实是来买单的,哇,完全加分!我出了门走到他面前,他像没事人一样说:走吧,还有5个钟头想想还要买什么。

2姐说去xx乐园怎么样?现在有嘉年华!因为那时候是孩子们寒假的时候,所以很多游乐园都有嘉年华,因为A先生比我们大7岁,而且他性格那么老陈,我想他这种地方一定嫌吵的,我就说:那地方人一定很多,算了吧算了吧。A先生问我:那你想去吗?我说你呢?他:你想去的地方我就会陪你去!我说:好!那走吧!开到了乐园门口果然人好多我们进了里面,8姐说我们分开行动,A先生交代2个小时后门口集合,然后她们走了,A先生拉着我的手向人群中走去,他问我要玩什么?我说你怕鬼吗?他说你要去鬼屋??我说答对了,走吧!然后拉着他大步流星的来到了鬼屋这里,果然鬼屋排队的人最少了,我们拿了牌子在门口等的时候看到了警告提示牌,有一条写着大概意思就是,内部的鬼啊什么的都是工作人员扮的,禁止殴打!我着重念了这条给A先生听,我说:你等会可不能因为人家吓你就揍人家啊,你这一拳那可是要进医院的啊!!他听了摸着我的头笑出了声:傻瓜!

很快轮到了我们,进去以后漆黑一片,他拉着我的手,我走在他后面,时不时的就有人突然冒出来吓你一下,其实我胆子在女孩子里算挺大的,这种吓你一下的小把戏,我还是不放在眼里的,我们俩应该是所有进来的人里面最沉默的……走着走着,突然踩了个什么软东西人一下子陷进去了,这一下把我吓得,一下喊了他的大名!他一把搂住我腰,把我扶稳了,说:没事儿,海绵坑而已!然后后面他都是这个姿势抱着我走完全程离开了鬼屋,我说那些大型游乐项目排队的人太多,我们时间不够了,我们去嘉年华抓娃娃吧,他说:娃娃??……诶!还没等他质疑完,我就拉着他走了,走到一个射击的地方看到一个超大的维尼,我就走不过了,询问了老板,10发子弹90环以上就是特等奖就能拿到那个维尼熊,于是我就选了一把AK47那个靶还挺远的,看看好像是瞄准的打过去其实没那么简单,我只打了69环安慰奖,一个手掌大小的娃娃,我问A先生你枪法如何?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10)

A先生说:凑合吧,我说那你试试?他看看那个靶子然后选了一把步枪,当时边上几个靶子也有人在玩,反正我看没人能上80环的,A先生第一枪打了个8环,我已经觉得很不错了,他好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把枪转过来看了看枪头,看了一会然后又准备第二次射击,第二次9环,第3次9环第四次开始就是10环了我还记得他打到10环的时候老板都走过来看了边上也有人过来看,后来好像又打了几次10环反正就没出过9了最后93分,边上的人都给他鼓掌,我那时候好自豪啊,脸上倍有面儿!

老板拿着我的熊有点不情愿的走过来,我拿着熊咧着嘴故意和老板说:老板我下次还来!老板脸都要绿了。走出了人群,我用手指戳了戳A先生的手臂,我说看不出你还挺厉害嘛!他说:你以为我这连长这么好当的?我朝他耸耸肩,他说:这枪上做了手脚,我说你怎么知道?他无奈的朝我笑了笑,说:算了你不用知道得那么多,傻开心就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到集合时间了,我抱着熊,A先生说我帮你拿吧!我知道他要帮我拿是因为怕我抱累了,我说:不要!我喜都喜欢死了,我要自己抱着!其实我挺累的,我不让他抱是因为,他那么男人那么有自尊的一个人,怕他抱着熊丢脸。我们到了大门口,看到2姐8姐已经在等我们了,她们知道了这熊的来历,佩服都赔服死了,我们一路有说有笑的回去了,哦不是我们仨有说有笑,A先生全程司机,听我们笑,看我们闹,这是我最喜欢他性格的一部分,不张扬,话不多。车子还是开进了居民区,停在了老地方,我和A先生说:可以让我的熊在你车里住一阵子吗?这么大的熊拿进部队也太高调了,玩的太光明正大了,A先生说:想住多久都行!

回了部队正是饭点,我们回去放了东西就去了食堂吃饭,A先生又去办事情了,其实我觉得他今天应该挺忙的。吃好饭回了宿舍,发了一条信息给A先生,问他还顺利吗?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事情。他一直没有回复,到了6点40楼下吹哨集合了,我们去了会议室政治学习,那天晚上A先生没有来,他的通讯员也没有来,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上完课,回到宿舍打开手机,依然没有他的短信,这时候我就有点担心了,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怎么回事,他是去出任务了还是有饭局什么的?要是是出任务会不会中枪了?受伤了?也不知道我胡乱想了多久,大概9点半的样子,他回了。

他:一切安好,睡了吗?

我:嗯。安好就好!

他:?我当然好了,你以为我干嘛去了

我:不管你干什么,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他:傻瓜……

不知不觉一周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周的周一还是在起床号中醒来,早上出操我依然没有见到他,一直到吃完早饭回到宿舍,才在楼下碰到他,他没有看到我我悄悄走过去一步跨到他面前:报告!他一看是我左右看了看说到:调皮鬼!我说:连长你今天还带我们训练吗?他说当然!我看看周围没什么人就轻轻的说:今天可以不跑山吗?我伤口好痛!其实这点外伤在他眼里真的不算什么,他看着我笑笑说:那昨天玩的时候不痛?我马上说:连长再见!然后赶紧跑上了楼。

过了没多久,集合了,看到他依然站在前面的最中间,与刚刚10分钟前的他神情判若两人,非常严肃。他说到:今天组织大家进行力量训练,训练时间90分钟训练内容由各班班长安排,我听了好开心,因为力量训练对我来说是体能训练里最轻松的了,因为可以偷懒哈哈哈哈,不知道他是早有计划,还是因为我临时改的主意?那个运动器械房并不是特别大,所以基本都是男队队员进去练,我们女队在器械房外练俯卧撑,半蹲,波比跳之类的小力量训练,他也是在里面训练,过了一会我们听到里面有起哄叫喊的声音,我们围过去,看到1班班长和我们一个男队员在比俯卧撑,两个人光着膀子,远远望去一群光着膀子的,不过我们也见怪不怪了,平时队里训练的时候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一到体能素质训练了,他们就要开始脱衣服了……1班班长虽然也做的很快很好,但是还是输给了我们队的俯卧撑之王哈哈,因为我们平时一周有3次的力量训练,其实一点不比部队练的少,而且我们力量训练的时候还有专门的外教,因该说是更专业更到位。班长代表队输了,他们还是很不服气的,嚷嚷着再比别的,A先生全程围观者,拍拍手笑一笑加加油而已,然后我们班班长说比引体向上吧。

这时候不知道男队的谁说了句:连长来吧连长来吧,然后我们那些班长也鼓掌起哄了(其实他们内心早就这么想了吧)A先生本来是吃瓜群众的,没想到一下子变成了焦点,部队就是有个很神奇的口号,基本上一喊你想推都推不掉,然后他们所有男队们喊:连长!来一个!来一个!连长!然后没办法呀,A先生只能上了呀,我们男队派了一个又是引体向上最好的,反正有四十多号人,每个项目总能选一个好的,上场前,A先生说:这样吧,我们换一种比法,不比时间,我们就比个数,没有时间上限,看谁坚持的最久。敢吗?(其实这样更累)我们男队当然是同意的,这时我们男队员把短袖给脱了,赤身上阵,然后A先生把左手上的手表摘了,把衣服也脱了!!我们门口的几个女生不约而同的都喊着哇哇哇!!A先生简直帅死了那时候,身上的胸肌唉呀妈呀,2姐拍拍我肩:哎哎哎口水不要掉口水不要掉!

我与男神那开花结果的爱情(23)

说实话我有时候还是挺喜欢他的霸道的,很男人,可能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压得住我的性子。那个周末A先生和我说他下礼拜要去执行一个任务,我问他几天,他说不知道还没法说,我说:那会有什么危险吗?A先生笑着说:想什么呢,没事儿。之后我的心情一直就不是太好了,做什么事都没劲,A先生说:和你说了没事的,算啦,以后还是都不和你说了吧,看你那么担心。我说:不要!你一定要和我说,虽然我没权利也没能力替你去分担任务,但最起码我的思想会跟着你一起到达战场,知道远方的你在努力奋斗着!A先生听完握紧我的手,他凝视着我说道:xx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好,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