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暗恋对门的叔叔,我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7-10-1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认识他很多年了,爸妈和他关系很好,我总是在他们的谈话中听到h的名字,可我却一直和他不太熟。印象中他只是个长得不错的叔叔,完全没什么非份之想,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对他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毕业后没有顺从地走爸妈安排的阳光大路,反而是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小公司,目前才步入正轨,虽然创业不易,不过还好有我爸妈的支持与帮助,一切都还算顺利吧。

再来说h,三十七八的年纪,却并没有这个岁数该有的沧桑和老气横秋,气质儒雅温和,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平日里总是衣着得体,即使在家休息也是穿的清爽而舒服。至于长相,凭心而论很不错,但也不算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可他身上就是有种莫名的气质吸引我。对于他的过去我不甚了解,只是知道他曾经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婚姻,至于分开的原因我从未听别人提过。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比我大那么多并且还离过婚的男人,我并不是什么大叔控,反而更喜欢年轻男孩身上的蓬勃朝气,可每次见到他,就会被他身上那种清新淡雅的气质所吸引,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过去这些年我们是真的不太熟,甚至连第一次见他的场景都十分的模糊了。真正有交集还是在今年年底,那时我的小公司才刚刚起步,一切都需要我亲力亲为,所以每天早出晚归是家常便饭。父母虽然嘴上生气我自讨苦吃,可是看着我奔波劳累的样子也是心疼不已。所以他们想方设法的给我介绍客户,联络人脉。

当时我们小公司正在争取的一个项目,偶尔和爸妈提了一嘴,意外得知h和对方负责人是很好的朋友。h和我家关系历来不错,自然很愿意帮忙。

有了他的牵线搭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我不得不感叹还是有人好办事。签完合同后我们一家请了客户和h吃饭,感谢他们的照顾。因此我才有机会真正的了解到h。

那晚吃饭的人加起来也就这么几个人,因为都还算熟悉,彼此也就没有那么的拘谨。一顿饭推杯换盏,大家喝的十分尽兴。等到一切结束都快十一点多了,在饭店门口爸妈和客户寒暄着,交待了几次让对方在合作中对我多多关照。

告别对方后上车回家,由于我爸和h都开了车,所以只有我和妈妈开车回去了。爸妈的车率先开走了,而我上了车却发觉车座的距离有些不合适,想要调下距离却在黑暗的空间里摸索不到按钮。这时h想要帮我,他的身体想要探过来,却略微侧了下身就放弃了。随后在我的注视中下车,打开了主驾驶的车门在外面帮我调。他低着头专注的调好距离,然后柔声问我这样可以吗?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这个认识了很多年叔叔真的是个很温柔,很体贴的人。

因为当时公司焦头烂额的事情实在太多,我实在不甘心我的小公司被滚滚长江拍死在沙滩上,所以第二天早早的就起床了。匆忙做了三明治给公司的人带着便出门了,结果一出门发现h正在等电梯。

并不是第一次在早晨遇见他,可这次总觉得心态有点不一样。他见了我浅笑着说,这么早啊,真努力。我礼貌的笑着说,你不也一样早。他朝我扯了扯唇角说,习惯了。

电梯很快到了,出去时他忽然叫住我说,你没开车吧。我疑惑的看着他点头,他注视着我,眼里噙着笑,向我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说,我送你。我客套的推托说,太麻烦了。他不由分说的转头说,走吧,顺路。我也就不再客气了。

上了车,我有点忸怩的坐下,心态已不复往常的相处时的淡然。他打开了收音机,里面的正插播着无聊的广告。就这么一直静默着,忽然他朝我的方向瞟了一眼,感慨万千地说,不知不觉你已经长这么大了,谈起生意来有模有样的。

我自嘲一笑对他说,哪啊,说白了还不是靠关系,不过就是拼爹罢了,我根本就没做什么。这次要不是你帮忙根本就成不了。

我说完忽然空气静默了片刻,接着他缓缓开口说,这个社会的确是这样,可是你知道吗,最初我的朋友和我说,如果他觉得你的公司真的不靠谱,他谁的面子也不看,不行就是不行。本来我对你没有抱什么希望,可结果却让我这么意外。所以你看你还是很厉害的。

他的一番话让我心中一暖,感恩般对他说,h叔,谢谢你了。他依旧微笑着说,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是你自己厉害。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肯定我的能力。

h熟练的驾驶着车子一路缓缓行驶,因为当时正值严冬,车上开了空调,暖风徐徐拍在我的脸上,感觉很温暖,但温暖过后便感觉有一丝燥热。就在这时h伸手把空调关了,顺便随口说了句,外面太冷,待会下车温差太大会感冒。我嗯了一声,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心却因为他的体贴入微而微微荡漾。

终于到了公司,下车前我和他告别,还拿了份早餐给他,他笑着接过说了声谢谢,又问,嫂子(我妈)做的吗?我解释,是我做的。他又是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并没有回答。

之后便是一上午的忙碌,中午休息时我才有空看手机,发现了他的短信,内容简短:味道不错,谢谢。我心头微痒,没有回复他,却突然想到我连他的微信都没有。

其实想要他的微信很简单,他的手机号和微信绑定了,我想加随时可以,可我偏偏不想用这种方式,而是盘算着怎么更自然一点才好。

暗恋对门的叔叔,我该怎么办(2)

没过多久我就等到了这个机会,那是我的朋友结婚,因为h也和朋友父母认识所以他会到场,而我因为公司有事没有办法去。所以提前一天我就对着他感慨错过婚礼的遗憾,他安慰我心意到了就行,真正的朋友不会在意。我转过头问我妈,能不能给我拍些视频过来弥补一下遗憾,我妈懒懒的说,到时候再说吧,想起来就拍。

我顿时一脸的失落,这时h说,反正我也会去,我给你拍吧,别麻烦你妈了。我抓住了这个机会,利落的说,好,那你加我微信,到时候发给我。他点点头,拿出手机让我自己摆弄。

终于我成功的要到了他的微信,添加完的第一时间就是偷偷翻看他的朋友圈,以至于对他本人都十分敷衍。不出意料,他的朋友圈内容很少,仅仅只是分享的一些链接和生活中的感慨,不过我却莫名觉得这很符合h的性格,干净简单却又很舒服。

婚礼的当天,h果然信守承诺给我发了许多的视频。我回复他谢谢,麻烦你了。他回,小事,不客气。我回,好感慨,和她差不了几岁,转眼她就结婚了时间真快。他回,她看起来挺高兴的。我回,高兴就好。

过了会他发了张照片过来,画面是我妈看着台上眼中含着泪花,灯光打在她的身上看起来有点落寞。他说,你妈说突然就想起你了,有时间多陪陪她吧。我回复,我会的。

我们第一次的微信交流就这么结束了,聊天的内容有感慨,有伤感,就是其中掺杂着的东西让我越来越了解他。

真正让我觉得自己对他有好感是一次饭局上,因为现在自己开公司,总要积极的认识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所以每次爸妈去吃饭我也经常跟着,虽然对这些酒桌文化不太感冒,但这是在中国做生意当中必不可少的。

那天我跟着妈妈一起去的,当时包厢里人来的差不多了,进去后在妈妈的引荐下我各种甜甜的叫着叔叔阿姨好。坐下聊了会听见有个阿姨说小h怎么这么慢,不像他的风格。我妈回应,应该有事吧。正说着他就推门进来了,进来后先是对在座的众人扫视一圈,然后对大家说了声,不好意思,公司有事来晚了。这时就有几个叔叔起哄着让他罚酒,众人也都随声附和。他游刃有余的和大家寒暄,巧妙的躲避劝酒。

酒过几巡,觥筹交错间大家聊的开心,喝的尽兴。也不怎么,一个叔叔就说起了关于h的话题。他的胳膊搭在h的肩上,满脸酒色,一看就是喝多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和h攀谈着交情说,兄弟,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都俩了,你这老单着也不是个事啊。

他说完其他人也都附和着,劝他说赶紧找个合适,这期间我一直看着他,十分好奇他会怎么回答。就在这时他突然朝我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我在偷看他,我的脸顿时发烫。他看着我的窘迫打趣般笑了笑,然后回复大家,这事急不得,随缘吧。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碰了下那个叔叔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大家也不是不识时务,也就没有追问下去。而我却因为刚刚与他对视的那一眼心中久久无法平息。

虽然自从那次饭局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对h特殊的感觉,但尚且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不会过多的影响我的喜怒哀乐。面对他时最多会心跳加速一下,而我完全能掌控自如。

一转眼就到了年底,春节将至我的工作也终于能够暂时放下了。给自己放了假,在家睡了一上午,中午时我妈有事出门,和我交代了一声就走了。

感觉她刚走,外面就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我妈忘带了什么东西,心里抱怨着她打扰我睡觉。满脸不耐烦地开门,嘴里还嘟囔着,又忘了什么,记性真差。结果开门一看原来是h,他正面露微笑的看着我,让我一时窘迫不已。

因为在家睡觉还穿着睡衣,不过幸好款式还算保守,头发也没有太凌乱。可是h看了我这副样子,微笑敛去就是一脸的无措。在门口愣了几秒后对我说,你先去换衣服,我在门外等着,说完后退几步把门带上。

我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收拾好,然后打开门请他进来。这次他脸上的表情不复刚才的仓皇,终于敢直视我了。

我问他有什么事吗?他说昨天嫂子让我来家里吃饭。我一愣,随后了然,满脸无奈的对他说,我爸今天有事就安排在明天,可能是我妈忘记告诉你了吧。听完他眼里染了笑意,估计是对我妈丢三落四的毛病见怪不怪了,和我说,那就明天吧。

因为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h并没有以往那么随意,反而让人觉着拘谨,他静默的坐了片刻喝了口水就准备离开了。我送他到门口,他的身子还未完全出去,突然就转身问我,你也没吃饭吧?我点头,可怜兮兮的说,我妈就这样,亲生的也不管。他被我逗笑了,唇角上扬着说,那我们出去吃饭。我突然就笑了,注视着他的眼睛说,好啊。

彼此穿上外套,就搭了电梯出门了,刚出门口,h忽然低着头对我说,很少见你穿高跟鞋。我随着他的视线低下头,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他怎么知道我很少穿,却面色不改的说,嗯,公司男员工都抱怨和我站在一起没自信,穿高跟鞋就更没自信,我就顺应民意不穿了,反正平底鞋也舒服。

话音已落,他半晌没有回话,我疑惑的侧首看他,却见他用一副游移不定的目光打量着我。我好奇开口问他,我哪里不对吗?他的思绪被我声音拽了回来,眼睛里淬了些许笑意说,越来越觉得你和我印象中的不一样。我忍不住发问,那你印象中的我是什么样的呢。他迟疑着开口,大概是有些骄纵,高傲甚至……说到这他便停顿下来。我追问甚至什么,其实答案了然于心。他继续说,甚至有点目中无人。

暗恋对门的叔叔,我该怎么办(3)

我扭过头看他,他也停下脚步和我对视,忽然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笑了。我说,那现在呢?他语气轻松愉快的说,现在是,努力上进,体贴懂事。也许你一直是这样的,只是以前我对你也不怎么了解,被你的外表骗了。我调笑着对他说,既然了解了那就记住了,说完转头继续走,又想起来什么,补充道,不许忘了。他没有回话,留给我的只有温和如水的微笑。

我们就在小区附近随意找了家餐厅,没想到这么一随意就碰见h的熟人了。进去时我们找了个地方,还没有坐下就听见有人叫h的名字,我也随声望过去,是个中年男人,可惜我并不认识。

这时候他朋友已经走到我们的座位旁边,伸手向前拍了拍h的肩膀,相互寒暄着,然后又用打量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调笑着问h,这是弟妹吗?显然他是误会了。

h用无法言喻地表情迅速看了我一眼,接着解释道,这是我家亲戚。他没有说邻居,我想是害怕别人继续误会,急于澄清吧。听了解释,那人没有再调侃,又和h聊了几句便离开了。而我却被那句亲戚扰乱了思绪。

本以为吃了饭一切都会安静下来,可是谁知我爸妈居然因为双筷子吵起来了,对于他们而言h也不是外人,所以肆无忌惮的吵起来了,h有些无奈,一直在旁边劝和。

我看着他们争吵,帮着我妈数落我爸,我爸向来宠我,也只是安静的听着。见我这样,我妈却不依不饶起来,开始帮着我爸说话,他们两个反而统一了战线。我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穿上外套就装作生气出门了。h不明就里的以为我真的生气了,见我跑出急忙跟在我身后。

出了家门我就敛去刚才的假装的怒意,笑着对h解释,我没生气。h疑惑不解的问我,那你刚才。我说,让他们团结起来欺负我,不就不吵架了吗,我常用这招,特别管用。他就用十分宠溺的目光看着我笑,领教了。凝神想了想又说,你打算去哪?我满脸无所谓的回答,不知道,大概外面溜达一圈就回来。

毕竟如果我不回来,少不得要被爸妈数落小没良心的之类的,耳朵都长了茧子了。

这时h抬手瞧了眼手表,又抬头和我说,本来准备下午出去买东西,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我问,带我方便吗,不会打扰你吧。他不由分说的拉着我的大衣衣袖将我拖到电梯里,嘴里说着,很方便,赶紧走吧。

和他一同下楼到了地下停车场,快到车前时他加快了脚步,率先过去帮我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我与他相视而笑,说了声谢谢就坐了进去。以前其实很少做他的车子,偶尔有过一两次也都是后面坐着别人,如今好不容易能和他单独相处一会,却反而无措仓惶起来。心中暗自埋怨着自己的不争气,只好拿了手机装模作样缓解一下紧张。

没过多久,h忽然开口和我聊天,问我“为什么没继续学舞蹈。”他的这个问题让我十分意外,我以为就算他找我聊天也会说关于爸妈的问题,心里想着,嘴上如实回答“因为打算以后自己做生意赚钱啊。”

显然他听完我的答案有些惊讶,缓过神来后笑着追问“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我答“小时候见多了我爸因为生意发愁,觉得他实在不容易,所以那时候就想着以后能够帮到他,减轻他的压力。”语落,他沉默了片刻,过了会才缓缓开口“越来越觉得你和印象中的不一样。”我追问“那比印象好还是坏。”又是一阵寂静,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是,他说“好很多。”我微笑侧首看着他的的侧脸说“看来你以前对我误解很大嘛。”他扯唇浅笑,回我“以后就不会了。”

我很好奇,以前我和他交集根本就不多,最多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可为什么他对我的看法这么差。想到这我实在忍不住开口“以前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好像你对我的印象很差。”

我说完他讪笑一下,底气不足的说“以前在楼下看到有男孩子和你表白,结果被你狠狠地嘲笑了一顿。”说到这我猛然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根本就是事出有因。我解释“其实那是我同学的男友,当时他们还没有分手。我觉得他这样的行为很可恶,所以才忍不住那样说他。”

我说着,他脸上的歉意越来越明显“是我自作聪明了。”语气十分诚恳。我洒脱一笑,满脸的不在乎。

之后真正值得写下来的大概是一起参加婚礼的那次吧。那是我堂姐结婚,我当伴娘,从小到大我们感情就很好,还在读高中时我们就约定好无论谁先结婚,对方一定要当自己的伴娘。而堂姐的爸爸和h很熟,所以他也在。堂姐本着良心为上的原则,给我安排了一个长得很帅的伴郎,虽然当时心中只有h,可看着帅哥还是觉得赏心悦目。

婚礼是在草坪举行,当时已是春末,天气还算和暖,只是偶尔会有淡淡春风拂面而过,穿着抹胸礼服总是免不了感觉到几分寒意,时间久了便觉得全身冰凉。总算从典礼坚持到结束,回去时由于我和h顺路,而我爸妈也要去公司,于是他自然而然的送我回家。因着之前的种种接触,我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彼此在一起独处时也十分自然。

在酒店门口和大家一一告别后,我转身准备上车,走了两步就觉得肩上忽然一重,是他将西服外套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回头看他,因为还没反应过来所以一脸茫然,只见他神色有些慌张的说着“你穿的太少,应该会冷吧。”说完也不等我回答就越过我上车了,车门也没有给我开,我突然觉得他这样的举动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害羞,当然也许是我会错意了。

暗恋对门的叔叔,我该怎么办(4)

伴着满窗春色回家,一路上他都比较沉默,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而我累了一天也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寻找话题和他聊天。这么相顾无言的走了一路,气氛不仅不尴尬,甚至有点出奇的和谐。

到了家门口我们自此分开各自回家,我准备拿钥匙时忽然回头和他说,我忘记带钥匙了。他即刻换上好笑的表情,指了指他家门口的方向,要是不介意来我家坐坐吧。我面露窘迫的点头,朝他家的方向走去,边走边把家门钥匙偷偷在包里藏好,刚刚找到钥匙时突发奇想,想看看他家,没想到谎话说的那么自然,连自已都感慨自己的好演技。

虽然住对门,两家距离仅有数步之遥,可这些年我真的很少去他家,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也都是行色匆匆,还从未细细的参观。

跟在他身后进了门,他边从鞋柜里拿了双男士拖鞋给我,边说“只有这个,你凑合一下,放心是新的。”我低头换着鞋子对他说“这个挺好的。”他对我轻轻一笑便带着我向客厅走去。招呼我坐在沙发上,询问我想喝什么,我急忙说“不用麻烦。”他浅浅一笑,嘴角抿起好看的弧度,说了句“不麻烦,那我给你决定了。”说完不再问我的意见,自顾地去了厨房方向。等他的间隙,我刚好仔细打量一下房子。他家的色调偏昏暗,家具装饰简单,细节却十分精致,只是看起来没有烟火气,这点我倒觉得和h还挺搭的。

这时h端了两杯咖啡过来,我连忙站起身从他手中接过一杯来。他将手里的那杯放在桌上,又用手指了我拿的那杯说“尝尝看,我觉得还不错。”我应声浅尝了一口,味道果然香醇浓厚,我语露惊喜的说“是很好喝。”他笑说“喜欢就好。”

喝着咖啡,我们时不时的闲聊两句,气氛很和谐。我指着书柜问他“那些书我能看看吗?”他无所谓的说着“随意,书房还有,你慢慢看吧。”我走到书柜前将门打开,手指在每本上慢慢划过,仔细挑选,他涉猎很广,但大致瞧得出他对明史很感兴趣,这倒是挺意外的,总觉得与他商人的身份不搭调。挑来拣去,找到一本东野圭吾的恶意,转身回头问他,你也看过这本书啊。闻言他起身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手里的书说,“喜欢这本吗”我点头“他的书我最喜欢这本。”说完他的目光直视着我,眼中情绪明朗,声音清润的说“真巧,我也是。”

接着我们就围着这本书的内容侃侃而谈,我惊讶于他的见解竟然与我不谋而合,我想他也有着和我相同的想法吧。那天我们聊了不少,到我离开时他说“希望你以后常来玩。”当时没有觉得,后来想想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他很喜欢和我独处,意味着他对我有那么一丝好感呢。

不久前参加了一次高中同学聚会,自从毕业后都是各忙各的,好不容易有空聚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从饭店一路到ktv,大家玩的欢畅淋漓。包厢里有几个同学在抽烟,烟雾蔓延在空气中,本来有点咳嗽的我更加难受,实在忍不住便自己出去透透气。

在外面溜达一圈正准备回去,一抬头就瞧见h的身影。见他正和别人站在一起攀谈,我没打算和他说话,装作没看见继续往前走。谁知他却看见我了,隔着大厅叫了我一声。我不能再装作没看见,于是大方朝他走去,他也向我走了几步。到了他面前,他眼里带着关怀,问我:“跟谁来的?”我老老实实回答:“和同学。”他“嗯”了一声,又说:“别太晚,待会回家小心点。”对于他的关心我满心欢喜,语气轻快地说:“放心,我待会就回家了。”说话时他身后的朋友已到了他身边,看见我脸上充满了暧昧不明的打探,调侃的问他:“这位美女是。”h看了我一眼,眼睛在耀眼灯光下带着夺目的光彩,他回答那人说:“朋友。”

我以为他会向上次那样告诉别人我是他的亲戚,全然没想到他会说我是他的朋友,这是不是代表在他心里不在拿我当孩子看了。

之前我和朋友逛街,她给她爸买礼物,挑来选去还是打算买对袖扣,我陪她在一旁挑着,目光不经意搭上其中一对,设计得高贵大方,莫名觉得和h气质很相配。几乎是没过脑子就买下来了。买完才想起来,我根本就没有机会送给他。

一直到我前几天我从香港出差回来,回家时正好遇见他,他见我拖着行李,很自然的接过去,问我“不是说明天回来吗?”我一副轻松自在的表情说“都挺顺利就提前回来了。”说到这我从包里拿出早就买好的袖扣送给他,装作随意洒脱的样子说:“h叔,我带了好多礼物,这个是给你的。”这番话是我提前反复思忖许久才想好的,乍一说出来却还免不了紧张。

显然他很意外,目光盯着我许久未语,等到电梯到了他才把礼物接过去,轻声对我说了谢。我如释重负,生怕自己莽撞的行为会让他觉得我很轻浮。出了电梯我接回刚刚他给我拿的行李,和他说了声先回家了就准备进门。这时候他叫住我,让我等他一会,我疑惑的看着他快步走进他家,没过多长时间就拿着一个小盒子出来。他递到我面前说:“之前别人送的,我也用不到,给你吧,别嫌弃我借花献佛就好。”我回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说:“怎么会呢。”

暗恋对门的叔叔,我该怎么办(5)

回了家我打开盒子,是一条很漂亮的手链,然后我看了一眼朋友圈,原来刚好是情人节。

自从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情意绵绵的样子我就觉得心中烦闷,伤感之余还觉得自己实在太笨,太自作多情,整个下午都闷闷不乐。

晚上回家,正好遇见他出门扔垃圾,目光瞬间对上,他对我温和一笑,我敷衍的扯了扯嘴角,有些冷漠的叫了声:“h叔”就毫不留恋的回家了。既然他和前妻余情未了,那我便会与他保持距离,不想因为我的一厢情愿让别人为难。

在家吃完晚饭,爸妈在客厅看电视,我在屋里觉得烦闷,干脆出门去小区花园走走。在外面溜达了一圈,被夜晚清爽舒适的秋风一吹,整个人都清明起来。走累了便在秋千上坐下歇会,看着周围孩子们玩耍的笑颜自己也会跟着开心。没多久就感觉秋千被人轻推了下,还以为是我妈在故意作弄我,一回头原来是他。

他见我回头,也踱步走到我前面来,边走边问我:“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嗯”了一声,态度极其冷淡。他十分敏锐的察觉出我的冷漠,也很知趣的没有继续搭话。空气仿佛凝固了许久,我们一直保持沉默。初秋的夜晚风虽然凉爽,可时间久了便会感到寒意,尤其是小风一起,我穿着短袖的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意识的就双手抱臂,试图抵抗寒意。

他十分细心的看出我冷,问我要不要回去,我点头没有说话,起身准备越过他独自回去。经过他身边时,他轻轻抓住我的胳膊,我看了他一眼,他立刻放下,眼神闪烁的说了声:“对不起,又问我,你是怎么了。”我故作不知反问他:“什么怎么了?”他没回答,只是目光灼灼看了我许久。然后忽然叹了口气说:“没什么,天太冷,你快进去吧。”

第二天一早刚出门,对面他也正好出来,巧合的有点刻意,我朝他点了点头就进了电梯继续看手机。他的声音打断了我:“小榆,是不是我哪里惹到你了?”我茫然看着我,故作不知问:“干嘛突然这样问?”他自嘲一笑,说了句:“没什么。”看着他那副样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明明他什么都不知道,明明全是我自己会错意了。心忽然软了下来,朝他灿然一笑打趣说:“h叔,你今天好奇怪。”他也被我的笑容感染,也忍不住扯了唇角,笑了起来。

出了电梯,我们彼此朝着自己的车前走去,这时我突然问了他一句:“h叔,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显然他十分意外,不过还是考虑了一下回答:“我以前做错过许多事,可都不后悔。”“那你最遗憾的事是什么?”我继续追问。这次他没有回答,而是朝我凝视了许久,又叹了口气说:“时间不早了,去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