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曾以为能大战外星人

发布时间:2018-03-1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惟念问我,2015年迄今为止对你来说,发生的最好的事是什么?我想了想,竟然没什么多好的事发生。我反问她,那你呢?

她说去了上海,那里很大很繁荣,让自己觉得自己很渺小。我说,挺好的,年轻就该看看自己有多渺小,因为小时候我们总是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会是宇宙超人,会拯救地球,会大战外星人。

01.说走就走其实是蓄谋已久

贾亚亚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睡午觉,嘴角还残留着口水,想来应该是个美梦。我口齿不清地对着电话小声地问道:“什……么事啊?”

“鹿小茜,我们学校突然放了3天假,我们一起去长沙吧。”贾亚亚一定猜到去哪里我都有可能是拒绝的,但是唯独长沙我不会,于是干脆连疑问句都省略了。

我在电话的这端还有点发蒙,不知是在做梦还是现实,我只听见自己略微地思考了一下就回答了:“好啊。”

周五的课,我索性逃了,一大早起来简单地收拾了行李,然后和贾亚亚在武昌火车站汇合。火车发动后,朝着长沙的方向行驶着,我突然盯着对面的贾亚亚有些不敢置信:“我们真的要去长沙了吗?”

“是的是的,昨晚都和管博简通过电话了,他当我们这次长沙之旅的导游。”贾亚亚说着开了一罐加多宝递给我,笑得像只小狐狸,“降降火。”

一路上,我都有点忐忑不安。管博简是我初恋,我们大一上学期在一起,大一下学期分手,时至今日已经过了一个年头了,我却还是想不起来,我们当初究竟为什么决定不在一起了。

火车到达长沙站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车站里熙熙攘攘,人多得看不清脚下的路,贾亚亚走在前面牵着我,我跟在后面牵着我的小行李箱。

我们的行李并不多,我只是单纯地觉得拖着行李箱就有一种旅行的感觉,好像可以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见任何想见的人。

管博简站在人群里,我一眼便看到了他。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外面套了件藏蓝色的针织衫,宽松的牛仔裤下配了双暗绿色的运动鞋。

一如既往的闷骚。

管博简特别瘦,瘦得让人看了有点心疼,但好歹脸上总是挂着笑,让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是贾亚亚叫了他,管博简才在人群中发现了我们,走上前接过了我手里的行李箱,脸上并没有任何尴尬的表情:“你们打算长住呀?”

贾亚亚半开玩笑地问:“那你可得收留我们,你愿意吗?”

“好啊。”管博简一边应着一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从见面到坐上出租车,管博简只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是和贾亚亚长达近半个小时的谈笑风生,我坐在一旁竟没有一丝的违和感。

4月的天气,忽冷忽热,刚刚还存在的太阳一下子便躲到了乌云身后,天阴了下来,到达管博简住的地方时,天空居然下起了大雨。

02.黑面娃娃只是有点忘不掉叉叉熊

从出租车下来到管博简住的小区并不远,可是大家都没有带伞,最后每个人都淋成了落汤鸡。我和贾亚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整理着狼狈的自己,管博简翻箱倒柜地给我们找来了两件T恤衫,递给我一件蓝色的哆啦A梦。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男生衣服本来就不多。”

我愣了一下,这件衣服是大一情人节的时候,我送给他的情人节礼物,本想着分手后他该是丢掉了。我接过衣服去卫生间换。

出来的时候,我隐约听见管博简对贾亚亚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不是说好你一个人过来玩吗?你带着她是想我们可以旧情复燃吗?”

“旧情复燃?旧情复燃的结果就是重蹈覆辙。”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走了出来,看着站在客厅里争吵的两个人,按我的性子,我应该是假装没有听见的。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贾亚亚欲解释,管博简站在原地不说话。我简单收拾了行李,拿了管博简之前给我们办的房卡出了门,声音冷静得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我先去宾馆了。”

到了宾馆,我就哭了,我发疯似地脱了那件哆啦A梦的T恤衫,换上了自己湿掉的衣服。我打开行李箱,里面满满的都是管博简最喜欢吃的武汉鸭脖。

我眼里心里只有他,居然出门都忘记带一件自己换洗的衣服。

手机突然响了,我猜应该是管博简或者贾亚亚打来的,他们应该编好了一大堆理由说服我,所以我干脆连看都懒得看。打电话的人一定超级有耐心,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打过来,我最后哭累了,妥协似地接起了电话。电话里是闫书凉气急败坏的吼声:“鹿小茜,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只要你没死,就不要不接电话。你不是说到了长沙联系我吗?你人呢?别告诉我是被外星人绑架到火星去了。”

闫书凉是我高中开始写文时遇到的知音,我们互相看对方的文字,互相吐槽,互相攻击,最后互相成长。我们打过电话,开过视频,只是从没真的见过一面。

我在武汉,他在长沙,我们都置身于火炉之中,惺惺相惜。

我一开口,细软的嘤嘤声便暴露了我的情绪:“闫书凉,你说叉叉熊那样的人能和黑面娃娃那样的人在一起吗?”

曾以为能大战外星人(2)

几米的漫画恰好是我们共同的最爱,我们明明已经长大,却对童话依旧爱不释手。我常常和闫书凉说我就是《童年下雪了》里的黑面娃娃,虽然有过惨痛的过往,但我已经选择了遗忘。

而管博简就像是叉叉熊,童年布满了阴暗的恐惧忘都忘不掉。我曾乐观地告诉他,永远不要记住悲惨的一面,否则悲惨就会一直跟着你。

可管博简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我。

当房门被敲响的时候,闫书凉在电话里说:“为什么不去帮助绷带马?”

03.我最想去的地方并不是长沙

我挂了电话,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打开房门的时候只看到了贾亚亚只身一人。她还是像从前一样拉着我的手,拼命给我解释:“小茜,事情真的不是你听到的那样,管博簡他大一是喜欢过我没错,但是现在……”

“亚亚。”我把手指放在贾亚亚性感的嘴唇上,打断了她想要继续说下去的事情,我冲她努力地扯起嘴角:“我就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两天,闫书凉说担任我这次长沙之旅的导游,我就暂时不和你们一起玩了,回去的时候车站见。”

“闫书凉只是个陌生人,而且是个陌生男人。”贾亚亚完全不赞同我独自离开,伸手死拽着我的衣服。我没好气地提高了分贝:“他的确只是我网络上的朋友,可是现实中朝夕相处的朋友又怎么样?背叛我的时候也不曾想过我的感受吧……”

贾亚亚终于放了手。

我拖着我的行李箱离开了宾馆,按照闫书凉说的地址搭了公交车。雨已经停了,窗外闪出一道明媚的彩虹。

其实,我最想去的地方并不是长沙。

我想去乌镇,想去苏州,想去南京,想去台湾,想去新加坡,想去天南地北。直到遇见管博简,我才知道,和他呆在一起,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但是管博简一定不这么想。他在大二的时候,突然辍学离开了武汉,留我一人在一座城市。后来我只是听说他去了长沙,我便在心里对长沙这座城市心生向往。

公交车到站后,闫书凉已经等在那里了,我见过他的照片,一眼便认出来了。虽然网上我们已经熟悉得不得了了,但是第一次见到他,我却还是小小地惊艳了一把。闫书凉真的是像故事里才会有的少年那样,高挑的身材,清秀的五官,一副看起来就无害的笑容。

“鹿小茜,原来你长得比照片里的还要呆萌啊!”闫书凉一句话,我便收起了所有的尴尬,像是现实里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凑上前去调侃道:“你觉得我哭成这样是不是更加呆萌?”

“没错没错,女生哭成你这样还能好看真心不太容易呢。”闫书凉就活生生的一个偶像剧男主角,嘴里像抹了蜜似的,每句话都是女生的好,好像在他眼里,所有女生都应该得到公主般待遇才是正确的事情。

我咂咂嘴,跟在闫书凉的旁边,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已经和我形成了传说中的最萌身高差。他问我晚上想吃什么,我摇了摇头示意没什么胃口。

“口味虾如何?长沙的特色小吃。”闫书凉问完我,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好像是公司打给他说周末有个很好的广告拍摄,但是他拒绝了。

哦对了,闫书凉除了会写文章给杂志以外,更是凭借着傲娇的容貌和模特的身材进了一家广告公司,成为一名御用模特,平时给杂志拍拍封面,给淘宝拍拍美照,都是为了宣传用,公司最终目的是把他推向广告界。

闫书凉以前在电话里偶尔还会跟我抱怨下怀才不遇的心情,而这次他不负众望地得到了广告拍摄的机会却拒绝了,我实在是不能理解。我问他:“现在有什么比这个拍摄还重要的呢?”

闫书凉笑而不语。

04.绷带马的记忆不曾丢失

我们到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口味虾店之后,闫书凉给我倒了一杯白开水。口味虾上桌之后,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尝了一个发现味道棒极了,虾肉焦嫩,辣味入料七分不腻,有种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闫书凉看着我吃得不亦乐乎,问我心情有没有好一点,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多了。”

晚饭过后,闫书凉送我回了在他家附近给我开的宾馆里,然后他嘱托我一个人注意安全之类的,最后独自一人回家了。

我躺在宾馆陌生的大床上时,想起了闫书凉回答我的话:广告拍摄固然重要,可鹿小茜失恋更重要。我不能让这个女孩子在最脆弱的时候,连我这个知己也不能陪伴左右。

于是,闫导游安排了第二天的行程,上午我们一起去爬岳麓山,下午游览橘子洲。

翌日,我打开手机后,发现全是管博简和贾亚亚的未接来电。我给贾亚亚回了条短信:“我很好。”

闫书凉换了一身休闲服带着我去吃早餐,长沙米粉,一口辣劲足以让我瞬间清醒,睡意荡然無存。闫导说得对,长沙确实是一座无辣不欢的城市。

好在,我喜欢这样的辛辣。

清晨的岳麓山,从山脚一眼望上去,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绿意盎然的树木鳞次栉比地排开,雾在其中更是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闫书凉说:“你要是看了岳麓山的夜景,怕是舍不得回你的武汉啦。”

曾以为能大战外星人(3)

我笑:“怎么会,再美的景色没有喜欢的人一起分享,怕也是孤独欣赏吧。”说到这,我突然想起了管博简,真不知道他现在和贾亚亚在干什么?

“喂,鹿小茜,我花了那么大心思才让你的心情好一点,不要老想着叉叉熊嘛,绷带马也需要你的指引。”闫书凉加快了脚步,故意装作不满的样子,生气嘟嘴的时候像极了小孩子。他把自己也带入到《童年下雪了》的故事里,说自己就是那只丢失了记忆的绷带马。

其实,闫书凉有个正常美好的童年,什么都不缺。

“小凉,别闹!”我紧跟几步,抓住了闫书凉的双肩包,他回头给我一个得逞的奸笑,我无奈地也跟着笑了起来。

嬉笑间,我看到了正走在前面拐角拍照的管博简和贾亚亚,他们并没有看到身后的我们,似乎没有我,他们的氛围更加和谐。

我突然暗下脸,拉住闫书凉的衣角,小声地说:“不如我们不爬山了,我们直接去橘子洲吧,下午我想陪你去拍广告。”

闫书凉看了看前方,什么也没问,拉着我的手就下了山。

下山的路上,我强忍着眼泪,我感谢这个在我频临崩溃时,牵住我的手什么都没有问的绷带马。或许,黑面娃娃真的不该再坚持叉叉熊了。

这一瞬间,让我突然想起,我决定要守护管博简的那个瞬间,当时我们热恋中,管博简会给我讲很多小时候的故事,我们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童年生活在只有爷爷奶奶的世界里。

这样的世界,终究有很多悲伤的故事,我们同样不会写关于父母的作文,我们可能会被其他小朋友开着恶意的玩笑,我们很努力地生活却被告知这样的生活没有尽头。

同病相怜,所以我们彼此会喜欢上对方;可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却截然不同,所以我们终究不适合对方。

我想,大概这就是我们不在一起的理由了。

05.迄今为止发生的最好的事情

游完橘子洲,我陪着闫书凉去了他拍摄的广告公司。工作人员很赶时间,我们刚到,闫书凉就被拉去化妆间,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同为写手的惟念也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她突然在微信里问我,小小茜,2015年迄今为止对你来说,发生的最好的事是什么?

我想了想,竟然没什么多好的事发生。我反问她,那你呢?

她说去了上海,那里很大很繁荣,让自己觉得自己很渺小。

我说,挺好的,年轻就该看看自己有多渺小,因为小时候我们总是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会是宇宙超人,会拯救地球,会大战外星人。

惟念聊着聊着就想起了她的雨伞君,想起她的雨伞君就一阵感慨的唏嘘,然后就会肚子饿,然后就屁颠屁颠地跑去买吃的。

我安静地看着我们的聊天记录,字里行间都是长大后对生活的各种无奈,好像只有小时候,我们才相信,这世上所有的事情只要去努力就会有好结果的。

就像曾以为会大战外星人,曾以为在感情里只要坚持就会有好结果的。

半个钟头后,闫书凉已经化完妆换好了某品牌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这货就是为广告界而生的宠儿。

闫书凉对我调皮地眨了眨眼,便匆忙走进拍摄棚进行拍摄。我看着镁光灯下的他,就好像看到他已经在走向他自己的梦想里,而我,也仿佛重拾了勇气,要继续我的梦想。

或许,坚持才是对的,如果没有坚持过,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我们不需要大战外星人,其实叉叉熊只是黑面娃娃的人生过客。

第3天,闫书凉要正式上班开始忙碌起来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临走前,他还送我了一只绷带马的玩偶。我笑着问:“我回武汉后是不是也该快递给你一只黑面娃娃啊?”

“你说的哦,别忘了。”

回武汉的火车是下午5点的,临走前,我一个人去了一趟世界之窗,我想有些地方是不得不去的。

我没有告诉惟念的是,我刚刚才觉得2015年迄今为止,对我来说最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来到了长沙,我见到了闫书凉。

回武汉的火車开动了,贾亚亚依旧坐在我的对面。她告诉我,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这次就是和男朋友赌气才会带着我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至于管博简,她真的没想到,时隔一年他还会喜欢她。

贾亚亚说,鹿小茜,真的对不起。

我看着窗外的景色,夜幕一点点暗了下来,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贾亚亚,这次我真的一点都不怪你。

火车在夜色里缓缓前行,车内热闹非凡,而我也像来时路上的贾亚亚,有说有笑,我在给她讲,关于绷带马和黑面娃娃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