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废柴捉妖师

发布时间:2018-03-1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

尘九被鸠妖抓着在九天中翱翔示众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潜伏了十多个时辰,又在天上布下数个结界,没想到她设置的那些结界根本困不住鸠妖,自己还因为提前暴露位置被逮住了。

丢人啊!

冷风簌簌地扑到脸上的时候,尘九绝望地捂住了脸:一是为了挡风,二是为了遮脸。好歹她也是天枢府的十八线捉妖师,如果被府内同僚们看到她现在这个挫样儿,一定会吐槽她有辱师门。

猖狂的鸠妖在九天中各种回旋转体,结果被一道突如其来的红光劈中了翅膀。它被击出数米才稳住身形,对着虚空中那道越来越强的红光嘶鸣示威。

红光之中,一个身影慢慢地显现了出来。来人一身玄色华袍,衬得那张无甚表情的脸更加俊美冰冷。他本就生的远山眉黛长,如今淡淡地朝尘九扫了一眼,让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毕竟,眼前的人可是天枢府的掌府、超一线流量捉妖师孟青一。

尘九也不好意思叫救命了,保持着捂脸的动作,尽量让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可怜一点儿。

孟青一根本没把这鸠妖放在眼里——事实上他也不需要。他连眉毛都没动,随手挥了挥袖袍,空中的红光便化成绳索,将鸠妖缠住。鸠妖吃痛,松了爪子。尘九簌的一下,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啊!”尘九知道现在惨叫的自己看起来一定很废柴,但是没办法啊,保命要紧。

身边一阵清风拂过,尘九感觉下坠的身体被一种温和的力量拥抱住。她抬起头一看,自己果然被孟青一拥住了。

孟青一还是一副被人欠了八百吊钱的模样,连正眼都不看她一下。

尘九认为自己还是要表达一下感谢的,于是极其狗腿地拍起马屁:“掌府师弟不愧是掌府师弟,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谁知那鸠妖并不死心,又卷土重来,抓住了孟青一的胳膊。孟青一身形一顿,将它甩了出去。红光化为利剑,顷刻间便刺穿鸠妖的身体。

尘九立刻噤若寒蝉。

“奉旨捉妖却被妖捉住的,师姐可谓是天枢府第一人。”

“若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只能去鸠洞中捡你的白骨。”

“你的术术和符咒都学到哪里去了?”

面对孟青一连珠炮一样的质问,尘九秉持着说多错多的原则,一直低眉顺眼,任他唠叨。

孟青一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早知道,就不该让你进天枢府。”

尘九瘪着嘴巴:“关于这点我也很纳闷,那些考题我明明答得一塌糊涂,阅卷的人一定是瞎了。”

孟青一弯了弯嘴角,当然他选择了一个尘九看不见的角度。发泄完情绪的尘九蔫了,悻悻地趴在孟青一胸前。

孟青一一边腾云,一边淡淡地说道:“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罢,若是被负责招生的大学士听见,我可保不住你。”

“是是是。”尘九连忙拍马屁,“掌府师弟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孟青一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腾起云雾,带她回府。

在天上飞的感觉是很拉风没错啦,殊不知,此刻尘九的心中早有一排弹幕刷过:

魂穿捉妖师还没开金手指,普天之下的这样状况的怕是只有她一人了。

2

按照天枢府的规矩,学艺不精是要被罚的。

尘九端坐在案前,案上铺满了她亲手抄写的符本。手已经酸到麻木了,尘九这才放下毛笔,看着满眼扭曲的鬼画符,自我嫌弃地撇了撇嘴。

所以说,她真的用不来毛笔啊!

她本来只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因为刚拿了年终奖,报了个旅行团,不想在参观天枢府遗址时莫名穿越来了这个时代。

穿就穿吧,她偏偏还穿到天枢府掌府孟青一的师姐尘九的身上。

天枢府世代镇魔辟邪,不少四方儿郎慕名前往天枢院学艺,只有个中佼佼者才能得到天枢府掌府授印,正式成为捉妖人。

据说,按资排辈,那一代的学生中最有天分、法术最为高强的的尘九本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掌府的人,不料三年前和师弟孟青一一起捉拿万妖之王赤魔时不慎受伤,一直昏迷。

毫无疑问,是她的到来才促使尘九的醒来。但是,饶是她花了一年的时间在天枢院刻苦学习术术和符咒,她还是个废柴!

尘九长长地叹了口气,恰好这时同样被罚的宫二扛着两桶水进来。尘九双眼放光,招来宫二表示愿意和他交换刑罚。不等宫二拒绝,她已经挑着水桶冲出去了。

开玩笑,好歹尘九的这副身体身强体壮,她宁愿挑水也不愿意再抄经书了!

尘九挑着水桶,晃晃悠悠地前往天池。天池里的水是集天地精华而来的无根之水,每一任掌府都会注入法力,久而久之,这天池水就成了疗伤的圣水。

尘九打好了水,正欲离开,忽然听见一树之隔的药池中传来水声。她好奇地瞄了一眼,立刻瞪着眼睛迈不开腿了。

朦胧的雾气中,依稀可见一个男人的背影。柔顺的黑发披散在紧致结实的背肌上,麦色的皮肤上分布着扭曲蜿蜒的疤痕。他用手掬起一捧水,淋在肌肉分明的胳膊上,三道深深的抓痕结成暗红色的血痂。大约是被药性所噬,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废柴捉妖师(2)

那是孟青一。可是,他什么时候受伤的?

尘九一分神,不慎踩到一旁的木枝,发出嘎吱声。孟青一立刻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从一旁的岩石上扯过华袍披上,一路踏水,来到尘九面前。

腰带松松垮垮地系在腰上,倒是遮住了关键部位,却还是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

尘九立刻捂住鼻子,以防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從鼻孔里流出来。

孟青一看了她一眼,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会在这里?”视线顺着尘九的脸下移,看见她手中的担子,眉头更深,“谁让你挑水的?”

“是我主动要求的。”尘九怕他找宫二麻烦,立刻挺胸说道,“我自知败坏天枢府名望,抄几本书不足以抵罪,所以才领的重罚。”

孟青一眯着眼睛看她,似乎在心中分辨这话的可信度。

尘九赶忙岔开话题:“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孟青一不着痕迹地将受了伤的胳膊背到身后,说道:“没什么。”

他越是这么说,尘九越是不信,干脆将他的胳膊拽到自己面前,一把掀开衣袖。那三道爪痕触目惊心,从那形状来看,正和鸠妖的爪子如出一辙。难怪,孟青一要来天池疗伤。

“是为救我而受伤的吗?”尘九内疚起来,讷讷地说道,“都怪我没用,我……”

“与你无关。”孟青一大概觉得语气过于冰冷,缓和了语气温声解释道,“我执掌天枢府,保护府中安危,本就是我分内之事。”

尘九说不出话来。她想说可是我本不是天枢府之人,如果她是真的尘九,一定不会连累孟青一受伤。天枢府个个都是精英,她不知道如果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会给孟青一带来多少麻烦。

她忽然想起自己被授印的那天。

那时她跟在其他学生身后,排着队走到孟青一面前。

孟青一还是一身玄色长袍,头发高高束起。她在他身前半跪而下,朝她伸出手,孟青一屈起修长的手指,在她的掌心里轻叩了三下。

掌心的皮肤接触到温热的指尖,尘九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清风闯入大殿,正好撩起他披散在胸前的黑发。

孟青一一双眸子如繁星皓月,安定地看着她,眼底闪耀着无数的光辉。

跟着,尘九的掌心中生出一朵青莲,青莲周正生长,在她的手腕留下一个印。

那时尘九觉得进天枢府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有个养眼的人天天在自己面前晃荡也挺好的。

“你在看什么?”

尘九刚回过神,意识还不太清醒,答道:“看你。”

孟青一红了脸,几乎是咬着牙问道:“看我……做什么?”

“看你好看。”

孟青一完全招架不住,慌乱地避开了来自尘九的视线。向来表情稀缺的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极不自然的红晕。他笨拙地抖下衣袖遮住伤口,竟然只字不留地快步离开。

尘九惊讶地看着孟青一,清楚地在他的脸上看见一闪而过的羞赧。

孟青一害羞了?怎么可能呢?

尘九的心莫名其妙地鼓动起来,让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3

“掌府暗恋你很久了。”

尘九挖了挖耳朵,又掐了掐自己的脸,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才有了反应:“哈?”

被她选作咨询对象的宫二老神在在地说:“听说在天枢院时孟青一那双眼睛恨不得天天长在你身上,你去哪儿他就跟去哪儿,偏偏只有你看不出来。”

尘九捧着逐渐发烫的脸,又问了声:“真的?”

宫二翻了个白眼,说道:“不然呢?否则就你现在的质素,他能放你进天枢府?唉,说到底,这是以权谋私啊。”

尘九茅塞顿开。怪不得,她答题答成那样,也能顺顺利利地成为天枢府的捉妖师;怪不得,孟青一总会在她性命垂危的时候脚踩五色祥云出现,做她的大英雄。

可她转念又意识到不对——孟青一暗恋的那个人,并不是她。

这个想法,让她急速膨胀加快的心跳迅速沉了下来,并如泡进醋缸里一样酸涩。

孟青一喜欢的以前那个尘九,而并非是现在的她。

不知天气是不是受尘九心情的影响,自打她发现孟青一的秘密以来,终日的阴雨天气让尘九的心头好像压了个千斤坠似的沉闷,连带着也没有精力大声说笑,开大会时也一副蔫蔫的样子。

有妖探汇报,说山下有妖物频繁作乱,请孟青一派人去降。

孟青一还未说话,尘九忽然高举双手主动请缨。被颇为意外的孟青一看了一眼,尘九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无论如何,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应该离孟青一远一点儿。

孟青一斟酌良久,说道:“尘九领命!”

尘九一惊,大声道:“是!”

“此次降妖重任,就交托于你,如何?”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许是她答得狗腿,又或是她的错觉,孟青一的眼中似乎有一抹笑意一闪而过。

废柴捉妖师(3)

“可是你技艺不精,本府着实不放心派你一人出府,败坏本府名声。”

尘九的笑容僵在脸上,她隐约听见周围传来憋笑声。

“所以……”孟青一慢悠悠地说道,“本次捉妖,本府与你一起去。”

尘九傻了眼,心中一排弹幕再次刷过:这厮,果然是以权谋私!

其实,她第一次见孟青一并不是在入府大典上,而是在天枢院的一棵长生树下。

那时她因为默不出符咒,被师父罚擦干净天枢院的所有地板。尘九推着抹布苦兮兮地穿行的时候,余光瞥见一个人影。她趴在窗户上悄悄往外看,孟青一动也不动地站在树下,仰着头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就那么定定地站着,时间在他周围流动,什么都带不来,什么也都带不走。

孟青一就那么站了有一个下午,她也就那么看了他一个下午。好不容易找到她的师父扯着嗓门喊她的名字的时候,孟青一直直地朝她看了过来。尘九来不及逃,一屁股跌坐在地,第一次对上那双眼睛。

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仿佛她注定要追随着他的身影,仿佛她来到这里仅仅是为了他。

后来,她进入天枢府,时常要在孟青一的监督下上课。她总是通过书简的缝隙偷偷打量着那个端坐在大殿上的男人,看他清冷的眉目,却再也没有看见过他露出那天在树下的表情。

她天资愚钝,总是被留堂到最晚,独自回寮舍的时候总能和孟青一不期而遇。她的掛名师弟总会挑着一盏灯,站在她回去时必定经过的拐角。起初她以为是偶然,次数多了才意识到,孟青一只是等在那里,确认她回来了才会转身离开。

府中也不是没有人欺负她。昔日最负盛名的天才捉妖师如今沦落成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傻大姐,来看她笑话的人不少。她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可那些恶意挑衅她的人总会被孟青一小惩大诫。

这让尘九觉得,恐怕不会有人再像孟青一这样待她。至少在她二十二年的成长历程中,这是她第一次彻彻底底地被光包围着。

如果说师姐尘九是孟青一的光,那孟青一就是她的光。

她喜欢他。

4

人间,遍地都是烟火气。

听弟子汇报,说人间持续有狼妖作祟,连续伤及好些人命。尘九本来跃跃欲试,可孟青一在她身边坐镇,哪里有她出手的机会?

事实上,孟青一带她来到那个闹狼患的村子后,不过是布了几个符阵,隔日便看到阵中囚禁着数匹狼妖。这祸患,不过是眨眼的工夫,便摆平了。

“厉害厉害。”尘九拍起马屁。

“都是你的功劳。”

尘九干笑:“掌府师弟,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所言非虚。”孟青一平静地说道,“三年前,若不是你舍命封印赤魔,这天下将还会有不少靠它精血为生的妖魔。”

尘九张了张嘴巴,笑容僵在脸上,尴尬了起来。

这些感谢,这些殊荣,其实通通都与她无关。

孟青一好像没有看出她的异样,而且也完全没有要回府的打算。他竟然背着手,在街市上逛了起来。领导都没有要走,尘九自然也不敢先开溜,只要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偏生孟青一这人生了一副好皮囊,走到大街上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不多时,他们身后便汇聚了不少男男女女。有些胆大的姑娘上前想打听孟青一的来历,都被尘九避开了。

“有主了,有主了。”尘九像个小厮似的,不断地重复着这两句话。

怎么说呢,就算是为了孟青一的真女神尘九,她也得捍卫好他的贞操,不,是尊严。

再抬起头时,竟然没有了孟青一的踪迹。尘九一下慌了起来,把掌府大人弄丢这个锅,她着实是背不起。可她再定睛仔细一找,赫然发现孟青一哪里是不见了,而是端着一副仙人之姿挤在人群里买肉包子。

喂喂,掌府师弟,你昂贵的华袍被路人踩了。

喂喂,掌府师弟,你右边的女人在偷偷摸你。

尘九简直没眼看下去。

片刻之后,一身凌乱的孟青一重新回到她的面前,手里还捧着两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

“给。”孟青一的脑袋上翘起一撮呆毛,一副“我知道我很厉害,所以你不用夸我”的模样。

“……哈?”

“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孟青一困惑地看着她。

又来了。尘九捏紧拳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你不是说,只要来人间,就要来这里吃这里的肉包子吗?”

尘九捏紧拳头。她不能一直这样欺骗他。这世上,人人都将孟青一当成是大英雄,那些妖魔鬼怪可以伤他,她却不能。

“我不是尘九。”尘九猛地抬起头,看着孟青一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方才眼中还荡漾着温柔的男人,脸上的温度和表情仿佛瞬间凝固了一般。他静静地看着她,眼底的冷淡让尘九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是尘九。”尘九咽了一口口水,道,“我不过只是和她同名而已。我不是什么天资聪颖的捉妖师,我来自未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可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她的身体里了。”

废柴捉妖师(4)

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因为找到了一个出口,无论如何都收不住了。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适应这个身份,可是根本没有用。我什么都不会,也学不会。所以,我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拖累你。我……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在我的那个时代,我就算扎进人堆里都不会有人注意到。人生中第一次旅游,还穿越了……对不起,你想要怎么处置我都可以,你……”

打断尘九话的并不是孟青一的举动,而是天边的一声惊雷。本就阴暗的天色里,雷猛地炸起,如同忽然撕开黑暗阴霾的白昼。

尘九吓了一跳,打了个哆嗦以后还欲说话,却被孟青一用手堵住了嘴巴。

她只得大睁着眼睛,和孟青一一起朝天边看去。

乌云压顶,云波诡谲。饶是她只是个半吊子捉妖师,都能感觉到冲天的妖气。

孟青一的眉头拧成了结,道:“不好。”

“什么不好?”

尘九还没反应过来,孟青一已经摇身一晃,化作一抹霞光而去,只留给她一句话。

“速速通知天枢府众往北邙支援。”

这就走了?!尘九傻了眼,她话还没说完呢!是死是活,孟青一居然连个准信都不给她!

5

也是和宫二及天樞府众汇合,尘九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北方大乱,原本被镇压在玄武岩下的赤魔不知被谁放了出来,祸事从北方一路蔓延至中原大陆。天枢城里的连日阴雨,也正是因此而起。那声惊雷,便是前兆。

孟青一怕是感应到了,才先去镇压赤魔。

尘九问宫二,那赤魔厉害吗?宫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这你都忘了,赤魔可是群妖之首啊!”

听了这话的尘九讷讷的,如果当年的赤魔要孟青一和尘九联手才能封印,那现在孟青一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呢?

如果,如果真正的尘九在他身边就好了。

他们赶到那片树林时,空气中还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所见之处寸草不生,满是烧焦的痕迹。孟青一盘腿坐在原地,勉力支撑着一方小小的结界。结界之中,一团黑色的雾气庞大又狰狞,黑雾不断撞击着结界的壁沿,每撞一下,孟青一的嘴角便渗出血迹。

天枢府众一见掌府受伤,哪里按捺得住,当下排开阵法,朝赤魔攻去。

尘九从来没有学会阵法,如今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孟青一!你想凭一人之力将我封印,简直是痴心妄想!”

赤魔厉声尖笑,终于,孟青一的法力再也不足以支撑那结界,赤魔很快从结界中的缝隙钻出。霎时间,黑暗遮天蔽日,杀气四溢。黑雾在空中盘踞成一条巨龙的形状,嘶吼着朝孟青一呼啸而去。

不!

尘九几欲抠破自己掌心,她一个健步挡在孟青一的身前。

“尘九?!”

尘九不顾身后孟青一气急败坏的惊呼,用手结印,圣洁的金光从她背后迸裂而出,如烈日骄阳,撕破了黑暗的阴霾。

尘九只觉得一阵暖流从自己的脚底腾起,还不等她反应,就感觉到背上传来钻心的疼。一束金莲在她身后悄然绽放,如佛祖座前盛放千年的圣莲。腕上的青莲仿佛也感应到了召唤,欲破茧而出。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那感觉似曾相识,却又如同远隔万水千山,让她什么都抓不到。

她看到一束白光。

白光过后,尘九发现自己躺在树枝上,一条腿悠闲地在空中晃荡。她伸出手,立刻有小鳥儿停在她的手指上。

树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低下头,发现披着一身术士长袍的孟青一站在树下,仰着头看她。

“师弟,你怎么来了?”

“师父让我喊你去吃饭。”

“又吃饭。”她嘟囔道,“每天睁开眼睛就是早课、吃饭、午课、晚饭、晚课、睡觉。”

身边的树枝忽然一颤,原来是孟青一也跳了上来,坐在她身边。树枝颤巍巍地抖动起来,尘九连忙坐起身子,慌道:“你慢点儿,我可不想掉下去。”

孟青一却答非所问道:“你不喜欢天枢院的生活吗?”

“也不是啦……”尘九想了想,说道,“只是,我更喜欢无拘无束而已。”

她的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抬头从枝叶中凝视天空的时候,明亮的眼睛中满是无奈。

“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是个普通人就好了”尘九说着扬了扬手,那只小鸟儿振翅飞走了。她看着渐渐没了踪迹的鸟儿,露出淡淡的笑容,“像它这样,去看看人间百态,去吃人间的肉包子,喝人间的百花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用降魔除妖,不用打打杀杀。就做一个普通人,被妖怪抓走也行,杀死也行。”

孟青一忽然抓住她的手。尘九惊讶地看着他,她的师弟不知什么时候起,变得挺拔英气,眉梢眼角已是男子汉的神态。

这神态,忽然让她不自在起来。她的心跳得很快,却不敢表露出丝毫羞赧。

“不要不喜欢这里。”孟青一闷声说道,“不要,不喜欢我。”

废柴捉妖师(5)

尘九愣了愣,笑着摸摸他的头,说道:“傻师弟,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孟青一看着她笑了笑,笑容里却尽是她看不懂的东西。

笑容慢慢放大,又变成了黑洞,将尘九吞噬。

白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仍是眼前狰狞的赤魔。

尘九忽然笑了起来,带着不可一世的洒脱与张扬。她低声说话,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她转过头,轻抚着孟青一的头发,说道:“师弟,别怕。”

孟青一一双皓若星辰的眸子中闪现出难以置信,狂喜与思念藏在深深的痛苦之后,变成缱绻的悲伤。

尘九继续说道:“有师姐在,没人能伤害你。”

尘九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分不清,这声音到底是她的,还是这身体真正的主人尘九的。

尘九用那朵金莲,幻化成一把剑。她一跃而起,朝赤魔的头斩去。

6

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在一个山洞里,身边燃着篝火。尘九觉得自己脑下枕着一个软软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孟青一的腿。

“别动。”孟青一按住她,道,“你受了伤。”

他的声音太过温柔,身上的温度让人眷恋,这让尘九老实起来。她趴在他的腿上,用力汲取着他身上的味道。

“他们呢?”

“在林中继续布施结界。”

“赤魔没死?”

孟青一道:“它受了伤,将真身匿于林中,我们正在找。”

尘九看着自己的手,有点儿不敢相信:“是我……伤了它吗?”

孟青一却将话题岔开:“为何要挡在我身前?”

“那你呢?”尘九的鼻子忽然酸了起来,“我不是尘九,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孟青一顿了顿,忽然抬起手,一下一下地抚着尘九的头发。这亲昵的姿态让尘九的心都跟着颤动了起来。

“你说,你是从未来而来。”他问道,“可以和我说说,你在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吗?”

尘九愣了愣,犹豫着点了点头。她的人生经历着实寡淡无趣,自她记事起,她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像所有平凡人一样遵循着普通的轨迹长大,进入公司工作,领着够用的工资。父母对她不会有什么额外的要求,她也可以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要说起来的话,自由,是她对自己前半生的唯一总结。

尘九讲述自己故事的时间并不长,孟青一一直没有说话,摸着她头发的动作却是没有停

“那你呢?”

“我?”

尘九低声道:“我也想知道,你的事情。”

孟青一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慢慢说起来。他的故事比尘九更为简单,一个自幼便无父无母的孩子,有一天被长他三岁的师姐捡回了天枢院。从此,他就跟在师姐身后,她修习法术,他就跟着修习法术。她演练符咒,他就跟着演练符咒。

于他而言,师姐一直是高悬在天上的太阳,是他无法触及到的光。他追随着她的脚步,尽管他知道,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够不着她。

她是天枢院最聪明、最有天赋的学生,是在未来要带领天枢府守正辟邪的掌府。而他,不过是她的师弟,于她而言,自己和旁人恐怕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真喜欢她。”听到这里,尘九闷闷地说道,语气是止不住地泛酸。

孟青一抚摸着她头发的手顿了良久,才长长地叹了口气,答道:“是啊,我喜欢她。”

“所以,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一直用着她的身体吗?”

孟青一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很晚了,睡吧。”

尘九有些不甘心,追问道:“回答我,逃避问题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

她就保持着自下而上的姿态仰望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孟青一无奈地叹了口气,竟然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尘九傻了眼,这又是什么操作?

孟青一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替她掖好毯子才站起身来,看着她说道:“别想太多。”

说罢,他便走了出去。

别想太多,她怎么可能不想太多啊!

然而,情势并没有给尘九儿女情长的时间。那天的天还未亮,赤魔便又在封印上冲破了一个口子。孟青一率领部众与之苦战了三天三夜,斗了个两败俱伤,只能亲自上阵,以气血结成封印,与赤魔苦耗。

尘九忽然想起那日化莲为剑的自己和蕴藏在身体深处那股不知名的力量。难道,那是属于尘九身体的记忆吗?如果这个时候留在孟青一身邊的人是真正的尘九就好了,她一定能和他双剑合璧,再次将赤魔收服。

要是,她能把尘九还给孟青一就好了。

尘九又想起她因受罚终日混迹于天枢府和天枢院的书阁时,曾经在一本书简上看到过一条禁咒叫返魂大法。返魂大法意为以命换命,强行召回那些无主的亡灵。若是三年前的尘九真的已经香消玉殒,那她试着启用返魂大法,说不定真的能用自己把她换回来。

废柴捉妖师(6)

这个意识一旦产生,便在她心中蠢蠢欲动起来。

也许,孟青一说得对,她根本不应该想太多,让真正的尘九回来,是现在唯一能做到事。

赤魔之患得以解决,孟青一也得以迎回他的爱人。

所幸她的记忆力不错,稍加回忆便想起那禁咒的用法。尘九看着手中的符咒,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此一别后,怕是再无与孟青一见面的机会了。

7

冷月初上,尘九悄悄来到山林。

赤魔这几日没再反扑,孟青一不放心,吩咐部分部众休息,自己亲自守在封印旁。

尘九略施小咒,便让自己匿去了身形,顺便连声音也隐去。这小咒本是她用来躲避师父责罚时用的,一直被师父斥责是邪魔外道,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派上了用场。

尘九来到孟青一身边蹲下,安静地看着他。

“我要走了。”尘九隔空摸了摸孟青一的脸,小声地说道,“不过你放心,我走了以后,你的尘九就能回来了。”

她寻思着反正孟青一也看不见她,干脆大着胆子凑到他的唇前吻了上去。

如果她能有那么好的命回到她的世界,靠这一吻过完余生也是好的;如果她回不去,也算是赚了。

她的唇不偏不倚地落在孟青一的唇上,这么近的距离,让周围的空气迅速被对方身上的味道填满。孟青一的身上有着淡淡的草药香,那种香气,让她不由得恍惚了起来。

电光石火间,她的脑海中飞也似的闪现过一些画面——

她以血肉之躯挡在孟青一的身前,为他承受了来自赤魔的重重一击。

鲜血喷洒在地上,如莲花一般绽放。她听见孟青一撕心裂肺的喊她名字的声音,再然后,她听见自己在说话。

“师弟,我喜欢自由……”

不知从哪里卷来的风,将那半句话吞没。孟青一到底没听见那句话说的是什么,她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尘九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偷偷吻了孟青一好长时间。对方的脸颊似乎有些泛红,睫毛也轻微地抖动着。尘九连忙弹开,再三确认自己的咒法没有被破,孟青一不可能看得到。

谁知孟青一虚虚地看着她的方向,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好像能将她看穿一样。

“尘九。”他对着虚空问道,“你是不是在那里?”

尘九吓了一跳,咬紧下唇,生怕自己会被他的呼唤动摇。

她连忙连退数步,在一旁的小溪边盘腿而坐,将禁咒放在面前。如禁咒所说,新月之夜,以血为引,只要借助流水的力量,便能寻觅到找不到归家的亡魂。

尘九用狼牙制成的捉妖刀在小臂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立刻顺着伤口流下,争相涌入小溪里。很快,清澈的水流被血液染红,溪水像受了灵性指引,仿佛能穿越古今。

尘九忍着疼痛,合眼默念咒语。很快,原本平静的四周有风卷动,空中慢慢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强大的吸力从旋涡深处传来,随时要将她吸进漩涡里。

孟青一“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而她身上的隐身咒,居然消失了。

尘九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尖利而熟悉的笑声忽然自耳边响起,尘九回过头,发现宫二不知何时出现在孟青一身边,掐住了他的喉咙。

“宫二,你在做什么?!”尘九身陷咒语中心,根本分身乏术,只得大吼道,“放了他!”

“那可不行,我还要把他丢进你开启的时空大门里。只要这个世间没有天枢府的掌府,就再没有人能困得住我赤魔!”

宫二的脸慢慢发生变化,盘在头顶上的头发疯长,渐渐染成血红色。原本乖巧的模样狰狞起来,露出两根锋利的獠牙。

“三年前,我趁你们将我封印的时候送出一缕精魄,洗去他的魔性,让他附在宫二的身上,为的就是这一天。我故意制造狼妖的祸端,就是为了引孟青一下山。”

“混账!”尘九睚眦欲裂。

赤魔指着他们笑了起来:“你们真是我见过最可笑的人。三年前,他甘愿背负诅咒,送你进时空大门;三年后,你做了和他一样的事,却是为了帮我送他走。”

他在……说什么?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返魂大法,你看到的返魂大法只不过是我的障眼法。我故意让你看到的,其实是能开启时空大门的时空逆转大法。”赤魔双眼血红,直直地看着她,“想不到,你为了区区一个孟青一,居然会变得这么笨。”

赤魔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和你的宝贝师弟说再见吧,尘九。”

赤魔扣住孟青一的头,将他的脸陡然转向尘九。

孟青一这才朝她看了过来,他的眸子还是那么波澜不惊,只是这一次看她时,眼中没有那层薄雾。

他道:“三年前,我和你奉命捉拿赤魔,你为救我而身受重伤。我早知你向往自由,不喜欢被束缚,于是开启时空逆转大法,将你送去未来。你走之后,我一直勉力支撑着法阵,若不是宫二在背地里使些小手段暗算我,我也不会因为无力支撑法阵,而又让你回来。”

废柴捉妖师(7)

尘九张了张嘴巴,难怪,她一直不明白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这么普通而自由,原来这一切,都是孟青一有意为之;难怪,她经常会回想起有关尘九的事;难怪,孟青一会让她别想那么多。

她并不是什么替身。从开始到现在,她的师弟爱的人,一直是她。

尘九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难过地问道:“我回来以后,前尘旧事一无所知,你干脆就让我做来自未来的尘九,处处护着我,直到你觉得自己恢复了法力,便会再次开启禁阵,送我离开?”

“是。”这一次,孟青一答得倒是干脆。

“傻子,你这傻子……”尘九低声骂到,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孟青一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情度过这三年的呢?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看着终日出现在他身边的自己呢?

从小到大,他习惯了什么都不说,这让自己满腹的心事也无从开口了。

尘九终于想起来了,在她为孟青一挡下致命的一击时,她想对他说的话。

“师弟,我喜欢自由。但其实,我更喜欢你。”

只是,她还没将这句话说出口,便失去了意识。一门心思要还她自由的孟青一,也在那之后将她送去了一个他认为于她而言最好的地方。然后,在面对她的归来时苦苦压抑着自己的内心,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淡漠。

孟青一真是这天底下最傻的人了。

“告别够了,让我送你们去做亡命鸳鸯吧。”

赤魔说罢,正准备要将孟青一扔入门中,熟料几柄长剑横空飞来,化为锁链,将他紧紧缠住。赤魔难以置信,可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孟青一慢慢地站了起来,带着他一贯的骄傲与威严。

“你当我真没有发现你的雕虫小技吗?不过是要诱你现身,才好抓住你而已。”

赤魔瞪着孟青一,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忽地,他大聲笑了起来。赤魔扭头看向尘九,一字一顿地说道:“不如你问问他,开启时空逆转大法的人要受到什么诅咒?”

尘九不知为何,心凉了一半。

天枢府的众人很快上来,将赤魔押下。

虚幻的时空之门前,只剩下孟青一和尘九两人。

尘九死死地攥着孟青一的袖子,逼问:“诅咒是什么?”

孟青一低下头,半晌才说道:“天不假年。”

尘九一怔,随即笑了起来,“那正好,你开了一次,我开了一次,要死,我陪你一起死。”

孟青一摇摇头,说道:“每一个时空的时间都是独立的,不会受到另一个时空的影响。只要你回去未来,天不假年的诅咒就不会对你产生任何的影响。”

尘九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说道:“那我们一起走。”

孟青一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好。”

谁知下一秒,他竟在尘九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尘九便立刻被时空之门里的巨大吸力吸了进去。

她徒劳地向孟青一伸出手,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远。

她听见孟青一的声音。

他说:“既然我是这天枢府的掌府,就有我的责任。师姐,此生不再见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她露出一如初见时的微笑。

“在这个时空,我会用我的余生来爱你。”

尾声

陈久是被导游拍醒的。

她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在石桌上睡了很久,久到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可是梦中的内容她竟都不记得了。

导游朝她笑笑,继续讲解下一个景点。

她跟随旅游团里其他人的脚步,来到一座大殿参观。

大殿周正清冷,不见鼎盛的烟火,只有些后来装上的仿制幔帘,正在风中轻轻摆动。

大殿门前竖着一块讲解牌,上面记录着天枢府掌府的生平。

孟青一,卒于三十。

陈久的眼中,没来由地掉下一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