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灰骨雕像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暴雨似黑色的血从破裂的天空涌出,伏龙峡谷密林深处,搜救队伍冒雨行进,人影如狼群奔袭。

“你们看这是什么?”一名搜救人员惊呼。在他头顶,是一黑一白两层石膏雕像。在手电光的照射下,白的一塵不染,黑的一片混沌,两块雕塑用麻绳悬挂在一棵梧桐枝干上。

这是鑫华集团13名董事失踪24小时之后,警察在森林中搜到的第一件可疑物品——用人的骨灰混合泥土、石膏粉、色素所塑造的白天与黑夜模样的雕塑。

远离伏龙峡的东部城市在暴雨之下,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化作模糊色彩,像印象派画作。

“李敏?”手机光照着曹荩忱的脸,“发生什么事了?你慢慢说。”

“南郊宾馆,峡谷西面森林找到了用骨灰做的雕塑,可能是失踪的鑫华集团董事!我现在在机场……”李敏已经泣不成声。

曹荩忱看了眼窗外的天气,这样恶劣的天气飞机也不可能起飞:“你等等,我和你一起过去。”

曹荩忱赶到机场,在候机室找到了落汤鸡一样的李敏。他替李敏点了一杯热牛奶,终于问清楚,凌晨1点李敏接到宜施市伏龙峡派出所的电话。

前日凌晨,在伏龙峡景区南郊宾馆参加董事会的13名鑫华集团董事与总经理全部失踪。宾馆只有两处大门有监控,下山路段监控并没有13名董事下山的录像,董事长秘书于是报了警。

派出所民警以及护林员和熟悉路况的搜救队一个小时之前,在距离南郊宾馆3公里远的西面山林中,发现了一黑一白悬挂在树枝上的两个雕塑。经鉴定,雕塑中含有部分骨屑,发现相当比例的人类骨灰。警方进而在宾馆一隅的垃圾焚化炉里,发现了尚未完全烧成灰的人体组织。

李敏捧着牛奶,坐立不安,每隔几分钟便看下表,平日里活泼的那个她不见了踪影。接近黎明,雨停了,舷窗外朝阳冉冉升起,机翼在气流的冲击下有些晃动。

曹荩忱见李敏双手环抱手臂,悲愁垂涕。李敏的心情他能理解,鑫华集团总经理李少辞是李敏的父亲,公安局通知李敏,正是为了确定焚化炉中尸体或者说多具尸体的身份。

伏龙峡是宜施市5A级自然风景区,沟壑纵横、山高谷深,仍保有大片原始森林。南郊宾馆位于伏龙峡风景区的最深处,建于伏龙峡旁,被高山峡谷分为云岫楼、云崖楼、云缈楼等五处别墅区,五处楼互不相通,云岫楼更与云缈楼隔峡谷相望。鑫华集团的董事们便住在东临伏龙峡谷最险峻的云缈楼里。

曹荩忱与李敏早上6点不到便到了伏龙峡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DNA检验技术人员,提取了李敏的生物检材。下午2点,DNA检验结果让李敏松了口气。

曹荩忱脑中却还绷着一根弦。焚化炉中有多具尸体残留,雕塑里却只发现了两个人的DNA,也就是说,或许还有其他雕塑尚未被发现。另外,如果李少辞尚在人世,他在这起谋杀案中又处在什么地位?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些告诉李敏。

下午,他们去了南郊宾馆。

“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半个月前因为暴雨滑坡,山上的人下不来,山下的人上不去,你说闹不闹心。”出租车司机笑道,将车停在南郊宾馆外。

曹荩忱和李敏刚下车,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哟!曹检,你俩这时候来度假,来得不巧呀!”刑警冯焕调侃道。

“我们这种穷鬼,怎么住得起这样的地方?”李敏回呛,“而且要来度假也不和师兄来。倒是你,怎么走到哪儿都有你,阴魂不散。”

“说得对呀,咱俩才是同门,你干吗总跟着忱哥跑?”冯焕说罢,悄悄说,“咱市第三看守所一名嫌疑人跑了,据分析就藏在这座山里。”

第三看守所羁押的均是存在精神障碍的嫌疑人,能让市里大动干戈的必定是大案。曹荩忱还没说话,李敏忽然道:“是5·17侮辱尸体的那个嫌疑人?”

冯焕不置可否地眨了下眼睛,算是默认了。上个月17号,曹荩忱所在市抓获一名侮辱尸体的37岁中年男人,在2个月间疯狂作案,先后7次挖坟掘墓,与尸体发生关系,终于在17日被捕。男人自称张荣,但他使用的名为张荣的身份证系伪造,也没有犯罪前科,至今身份不明。

联系到眼下南郊宾馆的骨灰雕塑,案件似乎有了眉目。曹荩忱问:“你们怀疑董事失踪和这个张荣有关?”冯焕点了点头。

这时,搜救队打来电话,他们在距离南郊宾馆6公里的地方发现了第二尊骨灰雕塑。

第二尊骨灰雕塑是天空,它挂在一棵栎树顶端,蓝色天幕上缀着几朵白云,不仔细看,恍若真的天空般湛蓝。

“天空”被运回宾馆临时刑事技术室,里面残留的DNA仍与李敏没有亲缘关系。

冯焕组织参与搜查工作,只剩下李敏与曹荩忱在餐厅吃晚饭。“师兄,张荣做这些雕塑也算恋尸癖的一种吧?”李敏问曹荩忱。

宾馆提供管家式服务,晚饭前给曹荩忱送来一份伏龙峡和南郊宾馆的地图、直尺和圆规。此时,曹荩忱正比对两张地图,在地图上写写画画。他抬起头,把地图正面转到李敏面前。地图上用圆规画了两个圆圈,在圆圈线上标了两个黑色三角符号,那是发现骨灰雕塑的地方。

灰骨雕像(2)

“怎么都是三公里?”李敏惊讶地发现,从宾馆往西直到第一尊雕塑,以及第一尊雕塑与第二尊雕塑之间均是3公里的距离,“这是规律还是巧合?”

曹荩忱摇头:“现在还说不好。不过你看伏龙峡地形路况复杂,搜救队伍一天的搜救距离最大就是3公里。所以……”他说着以宾馆为圆心,以9公里为半径,画了一个更大的圈,“在明天之前,应该能发现第三尊雕塑。”

曹荩忱看出李敏的恐惧,说:“吃饭。我们一定会找到你爸爸的。”

当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时,曹荩忱的手机响了。在距离南郊宾馆直线约9公里的位置,发现了第三尊雕塑。这次的雕塑更像一个盆景,铺在地上,有山川河海更有花草树木,有平原盆地更有湖泊江流。曹荩忱似乎明白了雕塑者的意图。

“忱哥,还真和你说的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冯焕看着曹荩忱标出的那个地图问。

曹荩忱道:“因为搜救队每日工作最大的搜救范围只能达到3公里。”

“你的意思是,凶手想让我们每天发现一尊雕塑?”

曹荩忱点头。

“可目的是什么?”

“答案就在這些雕塑里头。看看凶手留下的雕塑都是什么,第一天是白天和黑夜,第二天是天空,第三天是地海草木……”

“这不是神话里头,上帝创造世界的顺序吗?”李敏惊讶道, “上帝用六天创造了这个世界,在第七天休息。第一天创造了白天和黑夜,第二天创造了空气和天,第三天是地、海、山川平原、花草树木,第四天创造了日月星辰,第五天创造了鱼鸟动物,第六天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分别在距离宾馆12公里、15公里、18公里的位置发现第四、第五、第六尊雕塑。”

“那还等什么?”冯焕大喊。

救援队按照地图上的大概位置,直奔12公里、15公里、18公里一线,果然分别在12公里和15公里一线发现了星辰、动物的雕塑。李敏与曹荩忱跟着救援队直接赶往18公里一线。如果不出意外,这里会两个心脏发现雕塑成人一样的雕塑。搜救人员用望远镜看见前方瀑布旁有一个人影,一动不动。

曹荩忱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上帝按照自己的模样塑造了亚当,那这最后一尊雕塑会是塑造这些雕塑的张荣的模样吗?

救援人员赶到最后一尊雕塑旁,冯焕也赶了过去。雕塑靠着瀑布旁边的崖壁,雕塑的嘴大张,头骨塌陷,脑花混着血像啤酒杯口溢出的泡沫,脖子上插着一支钢笔,雕塑脚下有干涸的血迹,雕塑的确是张荣模样,但这是被塑成雕塑的张荣本人!

冯焕不知该怎么和李敏说,他看看曹荩忱,曹荩忱手里拿着鉴定报告复件再三确认。李少辞并不在这些雕塑之列,说明他很有可能还活着。这本是一件好事,但李少辞的处境却陷入更糟的境地,董事会所有董事全部遇难,唯独担任总经理的李少辞幸免。

“张荣是被人谋杀的。李少辞的秘书认出了那支钢笔,是李少辞的签名笔。”冯焕说。

“不过有几点说不通。”冯焕又补充道,“李少辞从何得知张荣逃到伏龙峡的消息?假设李少辞杀人后栽赃嫁祸,他就不应该让我们找到张荣的尸体。可按照雕塑3公里的排列规律,杀人凶手在向我们展示什么。这与李少辞栽赃嫁祸、需要隐藏尸体的假设存在矛盾。最后,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通过案情分析会上的讨论,专案组调整调查方向,开始调查鑫华集团的相关情况,并以伏龙峡为中心,搜查李少辞的下落。

冯焕和曹荩忱回到南郊宾馆,看见李敏正在电脑前忙活着什么。

“今天下午有发现?”曹荩忱翻了翻李敏收集的资料,问。

“张荣被杀不假,不过一个精神失常的人,逃出看守所,不远千里,直奔伏龙峡,不是很奇怪吗?”李敏放下资料,说道。

“这个南郊宾馆是鑫华集团投资修建的,我问了秘书,这次董事会正是讨论是否撤资的问题。”李敏抬头说,“董事长与大部分董事坚持反对撤资,并且要求扩建。4名董事反对,据我爸那个房间的管家反映,当天夜里有2名董事找过我爸,讨论撤资的问题。具体情况,秘书不愿意和我多说。”

“说来也奇怪。”冯焕道,“我看宾馆建在伏龙峡这样的景区,肯定是一本万利呀!”

“这就是你要解决的问题了。”曹荩忱笑道。

冯焕翻阅秘书提供的南郊宾馆财务报表,日均盈利上百万,这么丰厚的利润,董事会断没有撤资的道理。

“忱哥。”冯焕把报表递给曹荩忱。曹荩忱和李敏往前翻阅,忽然曹荩忱停在了5月7号这天。

“师兄怎么啦?”李敏问。

曹荩忱没有回答,又往后翻了两页,道:“冯焕,酒店入住登记能调来吗?”

“没问题。”

没多久,酒店前台送来5月入住登记记录。曹荩忱看后,忽然放下记录冷笑道:“记得我们来时滑坡的山道吗?5月7号到12号接连暴雨,南郊宾馆附近山道发生滑坡,这几名客人退房之后往哪里去?这几个人又是怎么上的山?”

灰骨雕像(3)

冯焕和李敏往登记记录上一看,5月7日至12日,南郊宾馆各别墅区均与往常一样,8日当天洪水封山时竟有20人登记入住,5人退房。

李敏惊讶地说:“有人在利用南郊宾馆洗钱!把非法收入,以南郊宾馆的收入入账。”

曹荩忱点头。冯焕立即通过系统对入住的宾客身份进行核实调查,发现大部分人的身份都是假的。

冯焕立即通知专案组,一一排查入住南郊宾馆的人。半天下来,半年前一个长期入住南郊宾馆的名字引起了冯焕的注意。他们立即调取了半年前的酒店监控。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人出现在监控画面中,正是潜逃的嫌疑犯张荣。

张荣与鑫华集团的联系不言自明,这个联系甚至致命。

曹荩忱随后又查看了张荣入住南郊宾馆时的出入路径,发现张荣每天开车离开宾馆之后,经过距离宾馆8.2公里的监控摄像头后,并未出现在下山必经的第二个摄像头的监控录像之中。傍晚,他又重新经过8.2公里处的摄像头回到宾馆。下山的公路只有一条,张荣消失在这段公路上,必定是进入山林做了什么事。

曹荩忱在地图上看了看第二个摄像头的位置,又看了看之前搜救地图上标出的雕塑的位置。六尊雕塑,五尊落在南郊宾馆西侧,按照每三公里一座的规律,从近到远隐约形成一条直线。第六尊雕塑,也就是张荣的尸体,却落在宾馆北面的位置,打乱了前五尊雕塑的排序。

“我们只当张荣有精神障碍,但他在做其他事的时候却逻辑清晰,目标明确。”曹荩忱以南郊宾馆到发现第六尊雕塑的位置为半径画了一个圈,这个圈的位置,恰恰在张荣视频消失点的范围之内。

“张荣利用雕塑在为我们指路,但在到达最终路径之前,他被杀了。所以第六尊雕像并不在张荣原来设计的位置。”曹荩忱在地图上重重一点,“这里才是张荣原来想要放置雕像的位置——他不远千里,不惜杀了董事会13人,也要让我们找到的位置。这里有什么东西,有人不想让我们看到,甚至不惜杀死张荣。”

伏龙峡公安局立即封锁现场,并对南郊宾馆人员进行了控制。曹荩忱与李敏随冯焕等人赶到了第六尊雕塑原来的位置。地上是一堆支离破碎的雕塑碎片,纤细的手臂、温柔的眼睛,这原本是一尊女人的雕塑,却不知被谁打碎了。

张荣将雕塑立在这里必定有其用意。既然打碎雕塑的人并没有将雕塑移走,说明雕塑在什么位置并非关键,关键是雕塑原来的样子。

女人雕塑中检测出残留的DNA仍不属于李少辞。随行的技术人员紧急将雕塑复原,一尊女人的雕塑立在众人面前。女人两眼望着西面的峡谷对岸,痛苦的脸上泪流满面。

他们向女人目光所望的地方看过去,在峡谷对岸树林中隐约有灯光闪烁。

抓捕的队伍在夜幕掩护下,向黑暗中的一点亮光逼近。

4个小时后,抓捕的队伍终于绕到灯光的位置。那是一座木材搭建的厂房,房屋里面有说话声,混着动物死亡前绝望低沉的嘶吼或哀鸣。厂房外堆放着大量带血皮毛和脏器,有工人正抬着木箱往路旁的卡车上搬运,自然保护区的人都看得明白,這是一个捕杀珍稀野生动物的贼窝!

曹荩忱终于明白鑫华集团董事长利用南郊宾馆洗的钱从哪里来的,那些钱正是走私贩卖珍稀野生动物或动物制品的赃款!

负责侦查的人员悄悄摸过去,弄清了厂房的情况。局长与冯焕商议,决定两路包抄,局长一个手势,实施抓捕的警察四下散开,冲进厂房,三下五除二控制了厂房中的人,救出了被困三天的李少辞。

在厂房的一张工作台上,曹荩忱发现了张荣与一个女人的合影。据被捕的人交代,张荣负责对动物尸体进行防腐处理,使他对尸体十分痴迷,甚至是爱。见惯了动物死亡的美丽,张荣转而把目标投向人类。张荣最爱的人便是自己的女友,但他最终亲手杀了她,并将她的尸体制成了木乃伊。女友死后,他精神失常,逃离了伏龙峡,逃到东部城市,却抑制不住自己恋尸的冲动,屡次犯案,最终被警方擒获。

他痛恨害他变成这般模样的伏龙峡,更痛恨鑫华集团董事长,因此趁董事会开会期间,绑了不知情的李少辞,杀了其余12个董事,将他们的尸身烧成灰,布置在通往这座厂房的路上,引人前来。最后那尊女人的雕塑正是张荣女友的模样。没想到他的计划被宾馆经理发现,最后自己也命丧黄泉。

南郊宾馆正如那两名良心发现的董事所愿,关门大吉。随着最后一辆车离开南郊宾馆,伏龙峡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恍如人类并未出现,世界初创那般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