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酒神

发布时间:2018-03-1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0.

我叫陈小黑,江湖上人称酒神。

我之所以成为酒神,不是因为我酒量大。而是因为我有一个习惯:一边跟人比武,一边喝酒。

我师承白仙山上的白衣真人,练了一身比铁布衫金钟罩还要厉害的功夫。有此功护体,武林中的人皆无法伤我分毫。

是以我同人比武的时候,只要站在那里给他们打即可。没人能伤的了我,待他们打的内力耗尽之后,我过去轻踹两脚,胡砍几剑,就够他们在床上躺两个月的。

可惜这么厉害的功夫,师父却从未告诉过我它的名字。

我在同人比武时,觉得站在那里等着别人打太过无聊,只挨打不还手又不够帅气。所以每当比武,我都会提着一壶女儿红,一边挨打,一边豪饮。

如此三番,在一次同武林盟主比武之后,江湖人送了我个酒神的称号。

这两个字,也被写到了武林英雄榜的第一个位置上。

可惜这武林第一的称号对我来说没什么大用处。我依旧是个走街串巷,破衣烂衫的乞丐。想喝好酒依旧得偷。

我独步武林,只要是江湖中人,都会向我投来钦佩仰慕的目光,感叹人不可貌相,英雄不问出处。

就是没人给我几两银子,让我换身衣裳,再买套房。

哎,因此我颇为惆怅,也不愿见江湖中人。

我漫无目的地游走,一生的目标,都是找一个叫黄大黄的人。我要带他去极北之地漠河,告诉他他的爹没有死,然后再杀了他。

可惜,自从五年前我们分别之后,我再也没有他的音讯。

1.

我再听见黄大黄的名字,是在常去的那家醉红楼。据说杭州西湖边出了个侠士,将那为祸了武林十年的采花大盗生擒,不仅解救了杭州第一富商白家的女儿,还救了数十名年轻女子。

又据说那采花大盗秦飞是个武林高手,练了近十年的采阴补阳之功,内力惊人,可用内力抵住刀剑,达到刀枪不入的效果。

他的这门功夫倒是和我的功夫很相似。只是黄大黄抢先制服了他,我失去了和他比本事的机会。我心想着,复有听到旁边桌子上的二人对黄大黄赞不绝口。

“那位黄大侠可真是英勇,采花大盗的老巢机关重重,又有人把手。而那黄大侠只一人一剑,便闯了进去。”

“那黄大侠武功真是高强,采花大盗的刀枪不入之功几招便让他给破了,黄大侠还在他身上捅了几个窟窿眼。”

“那黄大侠长得真是英俊不凡,在采花大盗的窝点英雄救美之后,那白家女儿白眉眉便倾心于他。被黄大侠拒绝之后,还上了两回吊。”

“何止啊,黄大侠青年才俊,武功高强,他落魄时寄身华山,华山的千金追了他整整两年,现在还服侍在他的身侧……”

“啪!”不知不觉中,我捏碎了酒杯。原来这些年,黄大黄一直藏在华山。我寻他寻得好苦,他却过得很潇洒。思及当年他对我所做的种种,我胸中不由升起熊熊怒火。怒火慢炖着我的心肺,我仰头灌了一壶酒,方才勉强压住。旁桌的胖子扔在喋喋不休。

“说来也巧,那采花大盗秦飞所练的功夫和当今武林第一陈小黑的功夫极为相似,也是因为如此,数十年来一直无人能敌。此次黄大侠不费吹灰之力便破了秦飞的功。看来这英雄榜说不定要重写了。”

“说来那陈小黑不过是个臭乞丐,提名英雄榜之后,从未对武林做什么事情,倒是常常需要武林中的英雄接济。他如何当的起酒神这个称号,酒鬼罢了。”

“哈哈哈哈,我看他也是个醉鬼。听说昨日上县太爷家偷酒喝,被县太爷放狗撵了出来。”

“是吗?哈哈哈哈!还真是个摸样不堪的酒鬼。这样的人,怎么当的起天下第一!”

“啪啪!”我手里的酒杯碎片飞出,插入旁边桌子上笑的正欢的两个人的肩膀。

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两声惊呼。

“你是什么人?敢伤我们吃喝双雄!今天就教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其中一人忍痛将瓷片从肩膀上拔下来,随后从身后取出一把菜刀。

我鼻中冷哼一声。“再多嘴就戳瞎你们的双眼!”继而又是两片碎片飞出,插入二人另外一侧的肩膀。

吃喝双雄的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互相对视片刻,双双逃走。

“啪啪啪!”一个圆头圆脑圆肚皮的和尚缓缓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傲慢而缓慢地鼓着掌。

“天下第一从来都是挨打,没想到你也有出手的时候。被你打伤,那两个胖子也算有福气。”和尚坐在我的对面,举起酒杯。“和尚三不敬你一杯。”

“和尚怎么能喝酒?”

“遇到酒神,总是要喝一杯的。”

“看来你是个假和尚。”

“但和尚带来的消息却是真的。”

“什么消息?”

“喝了这杯酒,交和尚个朋友,和尚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接过三不手中的酒,仰头一饮而尽。“说吧。”

“我知道黄大黄住在那儿,你有没有兴趣?”

酒神(2)

“在那儿?”我双眼放出光彩。和尚见我如此激动,不免又得意了三分。

“在杭州啊,那两个胖子刚刚不是说了吗?你真笨呐,哈哈哈。”

三不和尚指着我的鼻子嘲笑。我怒从心生,拍案而起。

一阵眩晕袭来,我又跌回座位。一瞬间我竟连抬起脖子的力气都没有。

好厉害的迷药,我感叹。

我趴在桌子上,费力地抬起眼。三不和尚笑呵呵的面容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从两个变成了三个,从三个变成了四个。

“睡吧。”三不的声音似乎是从天边传来,又似乎是在我耳边低语。

我听话地合上双眼。

2.

我再醒来,已是在马车上。十几根银针插在我的身上,封了我的内力。三不坐在我的对面,笑眯眯地看着我。

“醒了?”他道。

“这是要去那儿?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绑我。”

“你不是一直在找黄大黄么?这么多年,他也一直记得你。下了华山,第一个想找的就是你。”

“原来如此。他倒依旧同以前一样卑鄙,手段还是这么下三滥。”

三不和尚依旧面带笑容地看着我,在我身上又插了两根银针。剧痛顿时从我的胸前蔓延开,他手上力道猛然加重,我咳出一口血。

“你可知这银针正是你的克星?我的天下第一。”

我痛的头晕目眩,无力嘴硬。

而偏偏此时马车急停,随着一声马的嘶鸣,我的身体向前倾,最后跌在地板上。插在我胸前的针又没入我的身体三分。

我疼得汗流浃背,忍不住叫出了声。

“什么人,敢拦我和尚的马车?”三不揭开帐子,朝外喊道。

“救命啊……”我知外面有人,慌忙喊道。此刻,我只希望外面的人并不知我是天下第一。因为我如今这个样子着实有些难看。

“本姑娘不过借道,是你们挡了本姑娘的路。居然还是个绑票的匪和尚,光天化日竟如此大胆。看本姑娘如何收拾你!”

一声剑吟,几道剑光。这女子似乎使的是名家剑法。

再一道剑光,我乘的轿子被砍成了两半。

女子紫红色的衣带裹住我的腰,将我拉到她的身旁。

她身姿曼妙,朱唇紫衣,容颜姣好。身上还有股淡淡的花香味儿。左手持剑,右手搂着我的腰,在林间跃了三跃,便走出数十米之遥。

好身手,好女子,好一个美女救英雄。

她带我到一处竹轩居。称此地乃是她的闭关之所,被三不扰了清净,方才出来。没想到救下了我。

她叫秦薇薇,是这方圆百里竹林中唯一的居住者。

我多想给她个好印象。可惜我此刻疼的大汗淋漓,话都说不完整。

她看着我身体上的针,努了努嘴。“这个针拔起来很疼,你忍着点儿。”

我费力地咧嘴一笑。“我陈小黑乃是堂堂七尺男儿,并不怕痛。”

她点点头,顷刻间便有一根针从我的身体里拔出。

“啊——疼疼疼疼疼……”

我在她的闺房内鬼哭狼嚎了几十声,彻底毁了天下第一的英雄气概。

她是个颇为冷漠的女子,见针已除,我的伤势似无大碍,便不再关怀我。给了我碗粥便出了房门。

我哆哆嗦嗦地端着粥,喝了一半,洒了一半。勉强糊弄了肚子。

秦薇薇一直在屋外练剑。从黄昏到深夜,一直未间断。直到子时,她才回来。

“练剑虽重要,可也要当心身体。”

“无妨,习惯了。”

她疲惫不堪,重重地关了门。她独居在此,并没有空房。闺房由我占着,她只能到外面的凳子上将就一晚。可惜我身体发虚,行不得路。

我愧疚地在屋内呆坐了一晚,看着明月,想着她。她如此努力练剑,是为了什么?是否是想打败什么人?

3.

好在我天下第一并非浪得虚名,几日后,功力已恢复了一二层。

我可以去山上抓些野兔山鸡,为她做些可口的饭食。

她颇喜欢我的厨艺,总会对她未听过的菜肴问东问西。偶尔她也会向我请教,我有机会握着她的手教她翻炒。如此三番,她对我温柔了几分。

一个月过去,我可以搂着她的腰,夜里同她在屋顶看星星。

她手掌粗糙,全都是练剑多年的痕迹。我颇心疼。我想我得为她做点儿什么。

“薇薇。”

“嗯?”

“我可以达成你的一个心愿,你可知你想要什么?”

她沉默半晌,随后笑着回我。“日后再说。不过你已经欠我一个心愿。”

“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萨利机长何止欠你一个心愿?”

“那……你这一生都欠我的。”

我多想就这样和她在林间过一生,可惜我有大仇未报。薇薇抱着我,说跟我一起走。

“你练了那么久的剑,为了我放弃吗?”

“我练剑不过为了报仇,我跟你走,仇你替我报。”她颇霸道,我却很欢喜。只是她要等我完成我的事情,才愿说出仇人名字。

酒神(3)

我顺利到了杭州。打听到黄大黄正住在首富白家的府上。江湖传言白家女儿白眉眉爱慕黄大黄,虽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黄大黄只要离开白眉眉半步,她便哭喊着自杀。是以黄大黄只得暂住白府。

这也是奇事一桩。

更为奇怪的是,采花大盗已除,却仍有年轻女子接二连三地失踪,失踪的数量比以前更甚。

直到有一天,薇薇也失踪了。我本是去为她采莲,回来后却不见了她的踪影。此后,我在西湖边等了她三日,没有等到她。却看到了泛舟西湖的黄大黄和白眉眉。

他在湖上与白眉眉郎情妾意,哪里有江湖上传闻那样被迫。我暗自将内力慢慢聚至掌心。

当年他框我弑父,害我妹妹惨死。这仇想来是该报了。

“黄大黄,还记得我吗!”我腾空而起,一掌打过去,人去船翻,湖面上激起层层水柱。

黄大黄抱着白眉眉落至岸上,方才看清楚我的面目。他颇为惊讶。“小黄,哦不小黑,你……”

“你不是派人去接我了吗?如你所愿我来了。不过你看起来倒有点不高兴。”

“我派人接你?你胡说什么?”黄大黄惊讶道。随后,他正了正脸色。“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吧?”

我飞身而起,掌力化剑。用行动回答了他。他将白眉眉一把推开,侧身躲过了我这一剑。几缕发丝徐徐落下,缓缓飘到地上。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如今的你不止会挨打,学会了打人。”黄大黄的眼神中有几分欣赏。这欣赏让我心中的怒火更胜。我掌中复又化剑,又朝他砍去。这一剑,他未躲。

剑气从他的左肩划至右肋,深红色的鲜血藤曼般爬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脸色变的惨白。“你满意了吗?”他道。白眉眉跑到他的身旁,复又挡在他的身前。“你杀他,先杀我!”

我闭了闭眼,压抑了心中的怒火。“今日我不杀你,若是让你如此干脆地死了,岂不是给你痛快?”

我转过身,人群从两侧分开,让出一条道路。我知我明日又将会是江湖上的谈资。一个靠挨了五年打而提名英雄榜的天下第一,如今终于出手了,出手的对象竟是他们心目中的黄大英雄。

我不知走了多久,直到酒瘾犯了,我方停下来。黄昏已过,我站在陌生的街巷里,四周洋溢着饭菜香。我有些思念薇薇。

不知她去了哪里,身在何处,是否危险。我想找她,却不知去何处找她,如何去找。

我想折磨黄大黄,却不知如何折磨。

对面的屋顶突然掠过两条黑影,打破了我的思绪。其中一个的身形,像极了绑我的三不和尚。我随着他飞檐走壁,同他一起潜入了白家。

奇怪的是,他潜入的,竟是白眉眉的闺房。我担心三不对白眉眉不安好心,便跟过去看了两眼。闺房内,三不跪在白眉眉身前,口口声声唤着主人。

原来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我欲听个详细,身后却传来黄大黄的声音。

“小黑你竟也学会了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可惜我再努力学,也不及你万分之一卑鄙。”我道。

“你折磨我的方式就是对白眉眉下手吗?其实我并不喜欢她。”

我一掌拍在他的伤口上,趁机废了他的一只手。“我折磨你的方式,是让你求死不能。”我道。“此后,我见你一次,便拆你一段骨。”

4.

我从白家出来,遇到了一位故人。他是我爹当年的管家,胡成。胡成同我说,他在十三年前见过采花大盗秦飞。秦飞早在十三年前便被我爹废了武功,成了废人。筋骨已废,根本不可能在近十年间为祸武林。

那黄大黄擒的那个通过采阴补阳刀枪不入的秦飞又是谁?

胡成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将身上的银子连同玉佩等饰物皆给了胡成,希望他下半辈子不用再为人看家护院,寄人篱下。

我按照胡成的指示,找到了秦飞的老巢。秦飞被黄大黄擒了之后,这儿便一直由白家的人看管着。戒备很是森严。我为了不打草惊蛇,杀了一个送饭的家丁,化装蒙混了进去。

这是一个地牢结构的地方。四处皆是黑色的石头,油腻难闻的味道,和忽明忽暗的火把。十几个笼子里,装的皆是年轻女子。房顶上用铁链吊着一个大笼子,里面只装了一个女子。

“看什么看,赶快给她们分饭,分完了赶紧走!”身后有人催我。我只得照做。

看来,这采花大盗根本就不是秦飞。黄大黄所擒的,也根本不是那个练成了刀枪不入之功的采花大盗。而是一个戴了秦飞面具的替死鬼。

白家作为一个富商,能和采花大盗的案子扯上关系。这江湖,还真是险恶。白家老爷子白暮,还真是居心叵测。

房顶上的笼子被放下来,我得以见到里面女子的真容。看到她,我全身一颤。这不是我的薇薇么?她目光呆滞,似乎没有视力。我试探着同她说话,她亦不会发声。我的薇薇怎么变成了这幅摸样?

我既心疼,又生气。一掌拍烂了笼子,将她救出。一时间看守的家丁全围了过来。我掌心内力化剑,将他们尽数斩杀,只留了个问话的。

酒神(4)

“是谁把她弄成这样的?”

“是……是黄大侠。”

黄大黄,居然又是他。五年不见,他似是更加卑鄙无耻,令人发指。发怒间,我掐断了最后一个家丁的脖子。我将那些被困的女子全部救出,火烧了地下室。

我抱着薇薇,同她说话,她却丝毫都不理会我。我给她把过脉,她身体无大碍,不过受了些伤,却不至于如此严重。我知她是受了刺激,便每日都同她絮叨。

三日后,她终于会哭,紧紧地抱着我哭。

从此,她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我去那儿,她便去那儿。我上茅厕都颇为不方便。

我还未去找黄大黄,三不和尚先来找到了我。

他说黄大黄邀我去吃酒,叙叙旧。

我的确是有些旧要同他好好叙叙,有些新账要好好算算。

我同薇薇一起去了白府。多年后,我都因此而后悔,我明知是鸿门宴,却偏偏带着薇薇来。

白府聚集了十几个武林高手,皆是英雄榜前列的人物。白家给我安了个勾结采花大盗,重伤黄大英雄的罪名,召集他们来擒我。

贼喊捉贼,这出戏黄大黄唱的极好。我寡不敌众,让他们将薇薇捉了去。我使出浑身解数,大开杀戒,将那十几名高手全部斩杀。可惜还是没能保护得了薇薇。

我内力耗尽,跌在地上。黄大黄走了过来,俯视着我:你为了杀我,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值得吗?当年你爹害死了我爹,我复仇而已,并没什么欠你的。

“倘若你爹没有死呢?”

“什么?怎么可能。没有死他这二十几年为何不回来?”

“他在漠河有了新欢,不回来,不过是抛弃了你们母子。”我道。看着黄大黄脸色骤变,我异常兴奋。我拿出他爹给我的信物,扔给他。“你爹让你好生照顾你娘。”

黄大黄看了信物,突然大笑三声。复又开始哭泣。他爹没有死,他这么多年居心不良,潜心算计,算是白费了。

“你欠我的,更欠这江湖的。”我使出最后的力气,一掌打在他的心肺处。他口中的血喷洒在我的身上,继而他整个人都倒在了我的身上。

白眉眉提着剑走了过来。剑尖指着我的鼻子。“你杀我未婚夫,我要你偿命!”

“无妨,我大仇已报,只求能和薇薇做个苦命鸳鸯,你可愿意满足?”

“还真是个痴情人,那便满足你!”

薇薇被人带了过来,扔在我的身侧。“小黑……”她哭着。

“无妨,下辈子,你是否还愿意遇到我?”我轻抚她的发丝。

“你可还记得欠我的那个心愿?我要你活着,杀了白暮,替我报仇。”

“原来如此。”此刻,我放理清事情的所有脉络。可惜有些晚了。

薇薇的父亲该是十三年前被我爹废了武功的秦飞。而如今江湖上的采花大盗,该是白眉眉的父亲白暮。

那日绑我的三不和尚,受的是白眉眉的命。并非大黄。大黄是个英雄,不过擒了个假的坏人。

这江湖还真是险恶。

我突然觉得一股暖流传入身体,竟是有人为我输真气。我看了一眼趴在我身上死气沉沉的黄大黄,说道:大黄,我原谅你。

“时间到了,你们都去死吧!”白眉眉的剑刺向我。

大黄突然起身,拦住欲为我挡剑的薇薇,朝白眉眉扑了上去。剑穿过他的身体,他手中的匕首亦插入白眉眉的心脏。

“大黄,他要杀你,我是在为你报仇啊!”白眉眉惊讶而伤心。“你难道,就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没有。”

两声闷响,白眉眉和黄大黄双双倒地。

我借着大黄输给我的真气,勉强恢复了两成的功力。带着薇薇离开了白府。

待我功力全部恢复,带着薇薇来找白暮老头子报仇时,他早已离开。白府采花事迹暴露,已被江湖攻陷。深宅大院里,尽是萧条的景色。

“放心吧,我们会找到他的。”我站在白府前,搂着薇薇道。

武林英雄榜,从此抹去了酒神二字,换上了陈小黑三个字。

大黄死后,我戒了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