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赎床垫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胡金在一家保健品公司做销售,最近跟随销售部在荷香小区蹲点儿,每天忙着给老人们发放礼物、体检、陪聊,甚至帮老人们做家务,辛苦了一个多月,终于盼到了收获果实的时刻,他一直追踪的顾客刘干爹终于有了签单的意向。

这天上午,胡金一大早就来到刘家,独居的刘干爹最近在闹胃病。胡金带来了一些养胃的中药,又给刘干爹熬了蔬菜肉粥,伺候老爷子吃饱喝足,他把话题很自然地聊到了自己经销的那款保健床垫,顺手拿出单子递过去。刘干爹犹豫一下,说:“孩子,我明天再签行不?”

胡金心里微微一沉,脸上却若无其事,担心急于签单会引起刘干爹的反感。他以退为进,改口说这款保健床垫快卖断货了,得抓紧,又聊了一会儿才告辞回家。

胡金骑着电动车进了自己居住的小区,打开一楼家门,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哥们,咱俩谈谈行吗?”

声音很陌生。胡金狐疑地回过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一脸倦怠。胡金不无戒备地问他是谁?有什么事?

“你是卖保健床垫的吧?我知道你们公司。”

胡金有点吃惊,脸上条件反射地先挂满了笑。他要干吗?难道是找自己买床垫的?这可怪了,自己做这行好几年了,目标顾客都是那些老年男女,还要经过长期跟踪才有可能签单,像这个年纪又是主动来咨询的顾客还是头一遭遇见呢。

男人清楚胡金在想什么,立刻摇手说:“你别误会,我不买床垫,是我爸要买。你最近不是认个刘干爹吗?我是他的儿子,我叫刘旺。”

这句话听在耳朵里,胡金的心猛地一跳,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刚刚卸掉的防范铠甲立刻武装上身。不好,他们干这行,向来最怕的就是和目标客户的子女们打交道,只要是子女们掺和进来,十有八九把生意搅黄了。有的钱都交了,产品也试用了,还大吵大闹地要求退货,甚至闹到警局也不稀奇。

胡金第一次进刘干爹家为他打扫卫生,刘干爹就详细地和他说过儿子刘旺。在刘干爹的眼里,儿子没啥能耐,媳妇没工作,身体还不咋好,三口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有时候还要刘干爹的退休金来贴補孙子的补课费。

自己家和荷香小区离得不远,这家伙是跟踪自己来的,肯定是不怀好意!

这些念头一闪即逝,胡金的脸上迅速恢复了职业微笑——

“哎呀,是旺哥啊,刘大伯常说起你们一家三口,说是可孝顺他呢,尤其是小孙子大宝!他说你工作累,总唠叨心疼呢!来,快到家坐坐吧。”胡金的声音透着那么的亲热和熟络。

“我就不进去坐了。我爸说得对,我老婆没工作,还总生病,我一个人的工资养家紧紧巴巴,下班只好去帮人开出租车,也没空常回家看我爸。听我爸说,你这个新认的干儿子对他可好了,陪他聊天干家务,还送他小礼物。谢谢你。”刘旺嘴里说着道谢的话,脸色却还是木木的,没什么表情。

胡金客套了几句,心里一边在思考,怎么能说服他别阻拦刘干爹的健康投资,不料刘旺忽然换了一副恳求的表情,说:“哥们,我找你的意思是,你就别缠着我爸了。你们那什么床垫,能有多大效果,你心里也不一定有底。我爸这八千块钱攒得不容易,省吃俭用,血压那么高都不舍得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在家吃点药硬挺……”

原来如此。以前刘大伯说过几次,儿子不愿意让他买保健品,为此父子俩还发生过严重争执,儿子一气之下好久不上门了,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刘大伯才那么快就接受了胡金。

“你不知道,我爸是老糊涂了,自从我妈走了以后,他就越来越糊涂,谁忽悠几句都信。家里什么理疗仪、按摩枕,这个药那个藻的,买了不少,他压根都没怎么用,买完就后悔,下一次还没记性……”

胡金当然知道,刘旺没夸大其词,他在刘大伯家里蹲了一个多月,他还没看见吗?

“好在他花的都是小钱,几百块,心疼一阵儿就过去了。可上次他买了一件磁疗背心,花了两千多,买完了发现也没啥效果,退货也找不到人,我爸一股急火,血压窜到220,当时就迷糊过去了,要不是那天我回家,可就出大事了。这次你推荐给他的那个床垫,八千块呢,这不得要我爸的命吗!我劝他是没用的,只好来求你,求你看在大家都不容易的份儿上,就放过我爸吧。你送他那些小礼物花的钱,我双倍给你。”说到最后几句,刘旺明显动情,冲着胡金拱了拱手。

胡金的心里一阵酸涩,正在想怎么回答刘旺合适,屋子里传出父亲的咳嗽声。他心里一惊,赶紧说,他马上和公司打报告,建议放弃这个客户,现在他还有点事儿要处理。刘旺连声道谢,告辞走了。

胡金目送刘旺骑着电动车的背影消失,回头看见父亲老胡摇着轮椅出现在自己身后,正横眉怒目地瞪着他。胡金知道,坏了,老爸一定是把这些话都听见了!

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推着父亲的轮椅往屋里走,一边说:“这小子真是影帝级的,还挺会演戏。对自己亲爹不闻不问,一年半年都不回家看一次,就知道惦记老爹手里那点钱儿!老人想找个后老伴儿,也让他给搅和散了。这也就是我这些天过去陪着老人家说说话,老人才有了点生活乐趣。”

赎床垫(2)

老胡的脸色不那么黑着了,还是沉着脸问道:“那床垫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床垫卖那么贵!你说是在干销售,一会卖这个,一会卖那个,到底你卖的都是啥呀,怎么让人找家来了?”

胡金没回答,扎上围裙进了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告诉老爹,他这个月工资能开九千多。他已经联系好治疗股骨头坏死的权威医院,只等凑够十万块费用做了手术,老爸就能站起来,慢慢走路了。

老胡看儿子忙碌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不再逼问了。

几天后的一天上午,天气晴好,荷香小区的小广场里,老人们都在大树下休闲娱乐,老胡摇着轮椅进了小区。

进了小广场以后,老胡把轮椅停在一伙在聊天的老人们跟前,他们正在说前几天买保健品的事,有人说好使,有人说没用,众说纷纭。老胡有一搭没一搭地凑活搭话,一边猜测其中哪个是老刘。这时,远远地一个驼背老头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过来。老人们中有人小声说:“都别说了,这次老刘花的最多,七千块买个床垫,还是那个干儿子给优惠了一千,那玩意买到手就后悔,再找人就找不到了。老刘两天没起床,他那老高血压,可真够他熬的。”

老胡心里一紧,见老刘眼神呆滞,胡子拉碴,十分憔悴。有老人喊他过来一起坐坐,别在家里闷着,看闷出毛病。老刘慢慢走过来,坐下,大家伙儿一时间没人说话。老刘突然自言自语地说:“那孩子孝顺,说他爹股骨头坏死坐轮椅好几年了,要攒钱给他爹手术,不是坏人。”

其他老人们附和他的话,说那小伙子一看就靠谱。老刘一听眼睛就亮了,说:“是吧,你们也看那孩子不是坏人对吧?床垫质量一定也没的说,我一狠心花这么多钱买下它,就是寻思一睡上去我这全身的病就都好了,儿子不就减轻负担了吗?”

老胡再也忍不住了,探头说道:“老哥哥,你买的床垫,是不是帝王牌的?八千块钱?”

见一个陌生老头跟自己搭话,老刘有点吃惊,纠正说:“是七千。我干儿子说,打完折是八千,他掏腰包搭上一千,就算是孝顺我了。”

老胡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太好了,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老胡,老胡不理会他们,只顾和老刘说:“老哥哥,不瞒你说,我这腿是风湿病,早就听说帝王牌的床垫管用,一直想买,到处买不到。你要是用着不习惯,干脆匀给我得了。不过,我可只能给你出七千块啊,你干儿子给你掏的那一千,你可别冲我要。”

大伙儿面面相觑,老刘呆呆地说不出话。有人狠狠在他腰上杵了一下:“这位老哥要买你的床垫,原价,你赶紧答应啊,傻啦?”

刘老如梦方醒,连连点头答应。有人指点他,马上喊他儿子刘旺来家帮着处理送货,老刘忙掏出电话拨打。很快刘旺就赶到了,租了一辆面包车过来。只是当老胡指挥面包车进了小区,停留在自家门前时,刘旺才大吃一惊。

老胡让刘旺把床垫送进屋,拉着他的手说:“生活再不易,年轻人也比老人好过一些。尽量抽出时间回家看看老爸,老人也减少点生病的风险,于情于理于钱,都有好处是吧?我相信你是个孝顺儿子,一定能做得更好。”

老刘的儿子紧紧握住老胡的手,使劲儿点了点头。

胡金在外忙活一天,晚上回到家,进屋先看见一张硕大的床垫立在墙边,正是他最近推销的那一款。他正在云里雾里,老胡淡淡地说:“我把你卖的床垫赎回來了,希望这次损失的钱能让你长点记性。爸知道你孝顺,希望爸早点站起来。可是到啥时候咱也得记住了,不做好事咱也别造孽,否则爸就算能站起来,心也得掉进冰窟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