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男科女医生

发布时间:2018-03-1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

最近我很开心,因为有一本以我为原型的小说就要出版了。而书的作者,便是我的男朋友,吴秦。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擅长写情感类的都市小说,而且每本书中女主角的职业不尽相同,比如医生、护士、老师等。他对这些职业的描写是如此真实深刻,以至于我都怀疑他是否从事过这些职业了。

新书的内容则与会计师相关,那是我以前的职业。我为了能让他在家好好写书,辞职在家当家庭主妇,在悉心照顾他的同时,解答他关于会计职业的困惑,为他收集相关素材并提供灵感。毫不夸张地说,他的新书能够面世,至少有我一半的功劳了。

我很享受这一段在家陪伴他写作的时光,也不后悔自己辞职。当他对着电脑快速敲打键盘,抑或是眉头紧皱构思情节时,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魅力,令我痴迷不已。

然而,随着他写作的完成,他呆在家里的时间变短了,反倒是经常往外边跑,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有时候甚至夜不归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带着满身的酒气,问他干嘛去了,他说和出版社谈事情去了。我感到奇怪,谈事情至于喝醉成这样?该不会瞒着我干别的事了吧?

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他。

2、

直到某一天,我的微信好友列表,突然出现了一个呢称为“芳芳”的陌生人,验证内容写着“我是吴秦的前任”。

为什么他的前任会突然加我呢?

我感到好奇,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她立马给我发来了消息。

芳芳:真快啊。

我:你真的是吴秦的前任?有证据吗?

芳芳:等会,我给你发照片。

过了一会,她给我发来了一张图片,我打开后,看到照片上的吴秦正亲密地搂着一个小姑娘。我顿时信了七八分。

我:有什么事吗?

芳芳:他的新书写完了吧?

我:你怎么知道的?

芳芳:那你可得小心了,估计他过几天就会抛弃你了。

我:什么?

芳芳:其实我是吴秦上一本书《男科女医生》的女主角。

我:不是吧?那个女医生是你?

芳芳:对。不过那本书出版半个月后,吴秦就跟我分手了。后来我才意识到,他和我在一起,只不过为了收集素材。等利用完我,就把我抛弃了。

我:骗人的吧?吴秦才不是这种人,他不可能会这么做。

芳芳:你要是不信,我先拉你进一个群,呆会你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我被拉进了一个名为“吴秦前任复仇者联盟”的群聊。群里还有另外两位女生,通过交流,我得知她们分别是吴秦另外两本小说的女主角,圆圆(画师)和玲玲(幼教)。

我一进群,似乎原本安静的群就吵闹起来了。

圆圆:新的受害者吧?

芳芳:娟娟现在还是吴秦的女票。

娟娟正是我的微信呢称。

玲玲:默默心疼。

圆圆:又有一个姑娘要被糟蹋了。

我:难道你们都是吴秦的前任吗?

……

接着,圆圆和玲玲跟我讲述了她们被吴秦抛弃的经历,内容和芳芳所讲的并无太大差别,大概就是吴秦接近她们只是为了深入了解她们的职业,收集写作素材。而每次新书出版后,吴秦就会跟她们提出分手。

倾听着她们对吴秦的控诉,我渐渐失去了底气,我感到害怕,吴秦是否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我呢?

芳芳:吴秦最近频繁外出吗?

我:他说是在忙新书的出版事项,经常很晚才回家。

芳芳:娟娟,你被骗了。他的新书早就和出版社谈好了,不然你亲自去问问。

芳芳随后给了我一家出版社的名字,我上网搜索到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对方告诉我,吴秦的新书早在半个月前就定好出版计划了,预计将在下个月初上市。

我失魂落魄地挂断了电话,并在群里发泄着我的不满。

我:好生气!吴秦这个混蛋,没想到真的骗了我……

玲玲:唉,又一个苦命人。

圆圆:算了,你还是别生气了,为这种男人不值得。

芳芳:娟娟,这样下去,吴秦迟早会提出分手,我劝你还是早作打算。

玲玲:唉,吴秦真是个禽兽,老是玩弄别人的感情,他迟早会得到报应的。

圆圆:吴秦这个人渣!不能这么便宜他!我们要好好报复他!

玲玲:要怎么报复呢?

圆圆:这种臭男人,就该阄了他!

玲玲:对对对,看他以后还怎么勾搭女人!

……

看到她们在群里为我义愤填膺,我愤怒的情绪再次被煽动了。

我:这个渣男,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圆圆:要不杀了他吧!

玲玲:别,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芳芳: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我:什么方法?

芳芳:我这里有一种药,男人吃了后,就会肾功能衰竭,变成阳萎。

圆圆:这种药好,早就该喂他吃了。

玲玲:同意!看他萎了后还怎么找女人

我:医生,这种药叫什么?要去哪里买呢?

芳芳:不用麻烦了,我直接寄给你吧。

男科女医生(2)

……

之后我把家里地址发给她了,两天后收到了一个包裹。但有点奇怪的是,我在上面找不到发件人的信息,拆开后,里边有一个光秃秃的棕色药瓶。

其实我对吴秦还抱有一丝希望,相信自己也许能让他回心转意,毕竟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应该能感受到吧?

3、

当天晚上,吴秦又是醉熏熏地回到家。我把他扶到沙发上,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你今晚又干嘛去了?”

“唉,别提了,出版的事还没定下来,我又找他们吃饭去了。”

听到他的话,一股庞大的恨意充斥在我心头,我终于下定决心了。

够了,我再也不想听你欺骗我了。吴秦,我和你玩完了。

“渴了吧。我给你倒点水喝。”

关于那种药的正确用法,芳芳早就告诉我了,只要放到水里化开就好了。

我把杯子递给了他,看着他拿起杯子喝水的样子,我想象着他发现自己硬不起来的画面,感到了一阵报复的快感。

突然,他发出了一声尖叫,拼命掐着自己的喉咙,痛苦地挣扎着。

我有些慌了,药效的反应是这么大的吗?

过了一会后,他停止挣扎了,嘴巴里吐出白沫,瘫倒在沙发。我走上前,推了推他的身体,叫唤着他的名字,没有反应。我惊恐地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不会吧,没有呼吸?

死了吗?怎么回事?

我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啊,对了,一定是药物有问题。

我立马打开微信问芳芳。

我:医生,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药?

芳芳:你给他吃了吗?

我:给了。

芳芳:干得好啊!

我:哪里好啦,你的药有问题啊,吴秦死了!

芳芳:废话,他吃了毒药能不死吗?

我:臭婊子!你居然骗我!

然而,我的这句话却发不出去,因为系统提示芳芳把我拉黑了。我又打开那个群聊,还没来得及打字,就发现群聊已经解散了。

我终于意识到芳芳编织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而我却愚蠢地踏进了陷阱。

结局一

4、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都是那个臭女人骗了我,我才不想杀死吴秦啊。”

我来到了警察局,坦承发生的一切,并出示了聊天记录和芳芳的照片。作笔录的警察,不经意流露出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我知道他应该信了我的说辞,真是太好了。

我被暂时拘留了,希望他们能早点查出真相吧。

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我被传唤到了审讯室。只见那位曾给我作笔录的刑警,拿起了桌上的档案说道。

“照片上的女孩,真名叫方圆玲,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没有。”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

“她死了。”

“什么?”

“她早在去年8月份就跳楼自杀了。”

“不会吧?那她是医生吗?”

“不是,她还在读大学。”

“那她和吴秦是什么关系?”

“她曾经和吴秦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被甩了。”

“那么她是为情自杀了?”

张警官不理会我的猜测,继续补充道。

“另外,我们调查芳芳、圆圆、玲玲这三个人的微信号后,发现她们是同一个手机号注册的。”

“什么意思?”

“这三个人的微信号,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在使用。”

“那是谁的手机号呢?”

“手机号正好是那位死者方圆玲的。”

“那跟我聊天的芳芳到底是谁?”

我终于抛出了这个关键问题,希望能听到理想中的答案。

“不好意思,我们还没有查到这个人。”

“啊!”

我作出吃惊的表情后,又赶紧低下头,双手捶打着桌子。

查不到才好呢!最好永远都查不到!

5、

我其实在两年前就认识了方圆玲,那时候她还在上海读书,而我在深圳上班。可笑的是,我们能认识彼此,居然是因为吴秦的小说。我曾加了吴秦书友QQ群,但是经常潜水很少发言。直到有一次,我看到玲玲在群里发表的一番深刻书评,觉得这个人蛮有意思的,当时就加了她的QQ。

一开始我们还会讨论吴秦的作品,渐渐地,我们就无所不聊了,相互倾诉烦恼,成为了很要好的闺蜜。虽然我们都喜欢看吴秦的小说,但有所不同的是,我只对他的书感兴趣,而玲玲却连带着崇拜起吴秦这个人,像个狂热的追星族一样迷恋着他,不时跟我分享他的动态。

之后,她居然要到了吴秦的联系方式,并开始交往起来,最终成为了他的女友,我对此很是高兴,希望她能够幸福。

然而,好景不长。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玲玲发来的QQ消息,她说吴秦骗了她,她不想活了。我赶紧追问她发生了什么,劝慰她别想不开,可是却再也没有收到她的回复了。

我当时觉得不对劲,立马拨打了她的手机号,却显示对方已关机,之后就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

男科女医生(3)

几天后,我在网上看到了关于玲玲的自杀报道,上面写着她不堪忍受学习压力而选择跳楼。但我知道真相并非如此,吴秦才是罪魁祸首。我心里充满着对吴秦的仇恨,一气之下将买来的吴秦小说都烧了,可依然不解恨,“替玲玲报仇”的念头根植在了我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我辞职了,离开深圳,来到了上海,去了一趟玲玲的家里,跟她父母讲明了真相,拿到了玲玲的手机卡。

最艰难的,其实是要隐藏起自己对吴秦的仇恨,努力取悦他,只为了能成为他的女友。每次看到他睡死在床上,我就忍不住想亲手掐死他,但我知道急不来。

就算和我在一起了,他也总是拈花惹草,经常瞒着我跟其他女生撩骚。我还试探过他对玲玲的印象,不能忍的是,他居然忘了!玲玲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居然为了这么一个渣男自杀呢?

我准备好了一切,当亲眼见到吴秦服下毒药抽搐的那一刻,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仿佛有一股电流穿过了我的身体。

“玲玲,我终于帮你报仇了!”

结局二

4、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都是那个臭女人骗了我,我才不想杀死吴秦啊。”

选择自首的我,向警方坦承了发生的一切,并给他们看了聊天记录,以及芳芳的那张合照。他们似乎相信了我的说辞,暂时将我拘留在看守所。

很快,调查结果出来了,我被传唤到了审讯室,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奇怪的搭档,一老一少。年老的姓王,一脸严肃,满头白发,似乎可以退休了。而年轻的姓张,则长着一张稚嫩的娃娃脸,给人感觉像是刚从警校毕业。

率先发言的是警官小张,他拿起桌上的档案。

“照片上的女孩,身份已经查出来了,真名叫方圆玲,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没有。”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

“她死了。”

“什么?”

“她早在去年8月份就跳楼自杀了。”

“不会吧?那她是医生吗?”

“不是,她还在读大学。”

“那她和吴秦是什么关系?”

“她曾经和吴秦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被甩了。”

“那么她是为情自杀了?”

小张不理会我的猜测,继续补充道。

“另外,我们调查芳芳、圆圆、玲玲这三个人的微信号后,发现她们是同一个手机号注册的。”

“什么意思?”

“这三个人的微信号,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在使用。”

“那是谁的手机号呢?”

“手机号正好是那位死者方圆玲的。”

“那跟我聊天的芳芳到底是谁?”

我终于抛出了这个关键问题,希望能听到理想中的答案。

在旁沉默多时的警官老王,突然开口了。

“那个人就是你!”

“你是说我在跟自己聊天?”

我极力保持冷静,不想让对方察觉到我的慌张。

老王盯着我的眼睛,仿佛看穿了一切。

“没错,这一切其实都是你自导自演的吧。”

“有什么证据吗?”

“我们调查了方圆玲所用过的通讯软件,发现她曾经用QQ加过吴秦小说的书友群,并与QQ群的一位群员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流,那个人正是你。”

“这又能说明什么?”

“聊天记录里显示,方圆玲死前曾向你传达过轻生的念头,你拼命劝诫却不起作用,最后你扬言要杀了吴秦。”

“那……那只是我一时的气话啊!”

“我们问过了方圆玲的爸妈,在圆玲死后,曾有一个陌生姑娘上门,拿走了她的手机卡,那个人就是你吧?”

“不,那个人不是我。”

我极力否认着,却瞥见小张推了推眼镜,替老王补充道。

“你一直都在使用那张手机卡。我们找运营商调查了你家周边的基站, 发现方圆玲的手机卡前几天还和基站进行过通信,同时还查到了和号码发生关联手机的ID。”

小张拿出了一部手机放在桌子,那正是我的另一部备用机。

“我们在你家里找到了这部手机,虽然里边的数据已经被清空,但它曾经用过方圆玲的SIM卡注册过网络。”

哎,还以为把手机卡烧掉了就没事,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我瘫软在椅子上,再也没有底气狡辩了,也许这才是我应得的结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