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酒驾撞出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8-01-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杨大武是个出租车司机,最大的乐子就是每晚收工后,到一家小饭店点两个小菜,再叫上一瓶啤酒,花不了几个钱,可也十分惬意。
  
  这家小饭店名叫“的哥之家”,杨大武每天只到这一家来,一来这里离家不远,开上一小段路就到了家,路上没有警察,即使喝点啤酒也能安全到家;二来这家店的老板是个女人,名叫徐莉,丈夫也是个出租车司机,两年前,她男人出车时从高架桥上冲了下来,当场就死了。杨大武一直没结婚,这两年多,他对徐莉的感觉越来越好,而他感觉徐莉对自己多少也有那么点意思,但两人毕竟是人到中年了,谁也不愿意主动戳破那层窗户纸。
  
  这一天,杨大武拉的客人中突然多了许多年轻人,都面带喜色,有几个还抱着各种漂亮的花束,他问了一个小伙子,才知道原来是情人节到了,这一天是男女表白的最好机会。
  
  听到小伙子这么一说,杨大武突然想到了徐莉,心不由怦怦跳起来。他一直想向徐莉敞开心扉,可两年过去了,他也没拉下个脸皮,今天不正是向徐莉表达心意的大好机会吗?想到这里,他直奔最近的一家花店,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提前收了工,开着车朝徐莉的小饭店而去。
  
  很快到了小饭店门口,杨大武坐在车里,握着那束花,鼓了好大勇气也没敢下车,想来想去,最后,他见四下无人,快速溜下车,迅速把花塞到后备箱里,这才转身走进小饭店。
  
  进屋刚坐下,徐莉就拎着已经打开的啤酒,迎上来问:“大武,你今天怎么收工这么早?
  
  杨大武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今天不是过节吗?”
  
  徐莉愣了一下,问道:“过节,过什么节啊?这年不是刚过不久吗?”
  
  听徐莉这么问,杨大武的脸刷地红了,连忙支吾着把话题扯到别的上面去了。等徐莉一走,杨大武又恨不得拿手抽自己的嘴,刚才多好的机会啊,既然连过节都说出来了,加个情人会让自己掉块肉啊?杨大武越想越懊恼,拿起面前的那瓶啤酒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半瓶。
  
  等徐莉把第一个小菜端上来,杨大武一瓶啤酒也快见底了。杨大武见小饭店没有别人,憋了好大的劲儿,说了句:“徐莉,今天其实我想……”
  
  徐莉见杨大武吞吞吐吐的傻样子,觉得十分好笑,打断他说:“大武,你今天咋了,好像跟往日不大一样啊?你想说啥,是要加热菜还是要加凉菜,说吧,我去给你弄。”
  
  徐莉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杨大武反而张不开嘴了,他看到啤酒见了底,连忙转弯说:“我想再来瓶啤酒。”
  
  一听这话,徐莉脸就拉了下来:“你一会儿还要开车,每天一瓶其实都不应该,再喝一瓶绝对不行!”
  
  杨大武见徐莉一脸怒色,就想放弃再要酒的念头,但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话,酒壮怂人胆,对,壮胆!关键时刻,这酒还得要,再喝一瓶,估计该说的话就能自动从嘴里往外冒了。他举了举手中的空瓶,一副祈求的语气:“徐莉,今天我心情真的不错,你就破个例,再给我一瓶,喝完了你要是觉得我有醉意,我就把车扔你饭店门口,我自个儿走回去。”
  
  徐莉不由有点生气:“大武,你待会儿还要开车,干吗喝这么多酒?”说完,不高兴地走了。
  
  杨大武看着徐莉一脸的不高兴,好嘛,气氛全被自己给搅乱了,他想再要一瓶酒,但瞧这架势,徐莉肯定是不会给自己的。就在这时,小饭店里又来了几位的哥,徐莉忙着去招呼别人,杨大武更觉得冷清,两个小菜吃完,徐莉过来收拾盘子,冷冷地来了句:“吃完了还不回去,你咋的,还真想再喝瓶酒?”
  
  一听这话,杨大武很不高兴,他气冲冲地站起来,说了句:“你的酒多珍贵啊,我就是想喝你会卖给我吗?”说完,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徐莉本就是故意把脸拉下来,规劝一下杨大武不要贪杯,哪想到杨大武又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眼泪刷地就落了下来,她怕杨大武看见,赶紧扭头背对着门口。
  
  杨大武发了火,立刻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到了门口,他扭头想看看徐莉的表情,恰巧徐莉脸朝着酒水台,根本没再看自己,杨大武顿时觉得十分悲凉,快步走到车前,点了火一脚油门,车子就蹿了出去。
  
  手握着方向盘,杨大武心里是百感交集,既气自己脾气大,又气徐莉不近人情,就在这时,车后面咣当一声响,杨大武赶紧踩了脚刹车。下了车,杨大武发现后面有辆车撞到了自己的侧后方,后备箱都被撞开了。
  
  杨大武是个老司机,他看了看路上的行驶线,又看了看两车刹车的痕迹,就知道这是对方追了自己的尾,应该负全责。
  
  那辆车的司机是个光头,长着一脸横肉,他上来就扯着杨大武的衣服领子骂了句:“你他妈的,眼瞎了!你是怎么开的车?”
  
  杨大武急了:“兄弟,这明显是你的不是,怎么说起我了?我看咱们还是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好了。”
  
  光头没说话,他把鼻子伸到杨大武脸前嗅了嗅,接着皱了皱眉头,盯着杨大武死命看,看得杨大武心里起毛。突然,光头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手掌说:“我就说嘛,你自己车子开得不好,还敢赖到别人头上,敢情你是酒后驾车啊?”
  
  一句酒后驾车,把杨大武吓得差点坐在了地上,可不是嘛,自己刚刚喝了瓶啤酒,警察要是来了,自己铁定跑不了干系,弄不好,还会把驾驶证给吊销,那就意味着自己要失业了。
  
  想到这里,杨大武口气立刻软了许多:“兄弟,看样子你也是个老司机了,今天这事怪谁你比我还清楚,你看这样处理行不行,你撞了我的车白撞,我自己找人修,咱们就当没发生撞车这事?”
  
  光头脖子一梗:“那怎么行,我看还是叫警察来处理,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
  
  杨大武哀求了半天,光头反而脾气越来越硬,最后,杨大武实在没招了,问了句:“兄弟,只要不叫警察,你说吧,这事怎么处理合适?”
  
  光头一听这话,口气温和了许多:“兄弟,我知道你跑出租也不容易,我这车不是什么好车,这么的吧,你就拿五千块钱给我,这事就算没发生。”
  
  杨大武一听,顿时傻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个碰瓷的主儿,可谁让自己喝了酒呢,没招了,认栽吧!说到赔钱,光头又提了个要求,那五千块钱必须要现金,而且得让杨大武的家里人送来,他怕杨大武车一挪,就跑了不认账了。
  
  杨大武在这个城市里就一个人生活,哪里有啥亲人呢,想来想去就只能给徐莉打电话求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