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惊魂一小时

发布时间:2018-01-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被困
  
  张山咋都没料到,自己的固执之举,几乎断送了自己和老婆小丽的性命!
  
  张山性格固执,为这小丽没少跟他吵架。这天一早,夫妻俩都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于是两人开着新买不久的小车,一起去民政局办离婚。
  
  刚出门天空就像他们俩的心情一样乌云密布,紧接着豆大的雨滴砸下来。雨越下越猛,能见度也越来越低。
  
  刚走到环城路立交桥下,前面堵车了,立交桥下全是积水。开始有车子调头,也有胆大的车主缓慢地趟了过去。张山观察了一下,水刚好淹到轮胎的一半,他开的是一辆SUV,底盘比较高,于是便试着开了过去。
  
  “张山你疯了!”小丽叫起来,“那么深的水根本过不去的!”听她这一吼,张山的犟脾气又上来了,你不让我过,我偏过去给你膲瞧!张山一脚油门,车子蹿了出去,径直驶进水里。
  
  刚走一半,咔嚓,车子熄火了。无论张山如何捣鼓就是一动不动。“这下满意了吧?”小丽冷冷地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我愿呆在这儿呀,要不是跟你办离婚,才不会急着过去呢!”张山气呼呼地说。听他这么一说,小丽也生气地扭过头去。
  
  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张山知道没戏了,只能等雨停了再试着点火将车开出去。他看了眼手表,9点整。
  
  雨还在下个不停。突然车窗响起了敲击声,一名落汤鸡般的男子在用力拍张山的车:“我是前面的车主,别在车里呆了,不安全!”对方指指水位,再指指汽车,示意快离开,说罢便涉水离开了。
  
  张山望了望窗外,犹豫了,如果下车肯定会淋成落汤鸡,再说把车丢在这里被人偷了咋办?雨再大,总不至于把车冲走吧?小丽本想下去的,但看到水已涨到齐腰了,她也缩了回去。
  
  张山用耳塞听起了手机里的音乐,小丽则索性眼睛一闭,斜靠着座椅打盹。两人都没想到,此时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
  
  2。遇险
  
  20分钟后,张山突然感到脚下不对劲,睁眼一看,积水已经渗入车内。“你快醒醒!”张山拍醒了双脚蜷缩在座椅上的小丽,小丽睁开眼,顿时脸色煞白——外面的水已涨到车窗了!
  
  两人顿时慌张起来,赶忙去掰车门,然而中控锁按键却毫无反应,被水一泡,解锁装置失灵了!张山惊恐地望了眼窗外,水还在继续上涨。
  
  “该死,快点开门呀!”张山暗骂道。叭,门锁总算解开了。张山抹去额头的汗水,伸手去推门:车门纹丝不动!原来水一旦将车淹没,将会产生巨大的压力,根本无法打开车门逃生!
  
  张山拼命用身子撞车门,折腾了好一会儿仍无济于事。“老公,我不想死!”小丽哇地哭开了。“没事,不会有事的。”张山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不让小丽发现他内心的恐惧。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了手机上,对了,报警求救。然而报警电话根本打不进去!此时这个城市已经汪洋一片,无数求救电话早挤破了报警台的电话线路。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张山的母亲。母亲一直为两人闹离婚的事担心呢。张山如同抓到了根救命的稻草:“妈,您快帮我报警,我跟小丽被困在车里,水就要把车淹没了!”张山几乎是带着绝望的语气求救道。
  
  “好,我马上去派出所,你别急!对了,你爸说,看身边有没有东西可以把玻璃砸碎?”电话那头传来了父母不安的声音。
  
  砸玻璃?一句话提醒了张山,可以用方向盘的防盗锁砸玻璃呀!张山似乎看到了希望,购车时4S店送了一把T字形的铁锁,用它可以把玻璃砸碎。张山猫下身子摸索了一会儿,接着他的心又沉下去了,没有锁头!由于他嫌4S店送的锁不好使,便找4S店退了钱。为了这事,他跟店里吵了一架。当时小丽还劝过他,但固执的张山还是把锁退掉了。
  
  “我真浑呀,为那几个破钱把锁退了,这下等死吧!”张山后悔地拿拳头直捶脑袋。小丽用幽怨的眼光剜了一眼张山,嘴唇动了动,却始终什么都没说。
  
  水已经漫过了车窗,车子完全淹没在水中了。更糟的是,水正不断地从底盘渗进来,不用多久,它就会灌满车厢。
  
  张山抑制不住痛哭起来。他奋力拍打窗户,但暴风雨中,又有谁能发现困在车厢里的张山和小丽呢?
  
  手机又响了,是母亲打来的,两人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快,快接电话!”小丽催促道。然而慌乱中,张山的手机扑通掉进水里,顿时成了一坨废铁。看到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夫妻俩瘫在座椅上。
  
  “也许我们根本就不该去民政局。”小丽喃喃地说。张山叹着气摇摇头,都是自己不好,如果不是自己那么固执的话,也不至于被困在水里。
  
  9点35分,水还在涨……
  
  3。自救
  
  不,我不能这样等死!想到这里,张山抹去眼泪,弯着身子站起来冲车窗玻璃踹过去,一脚,两脚……但玻璃还是丝毫不动。车内,水已经涨到胸口位置了,车厢里的氧气越来越少,不用多久两人便会昏迷过去,然后窒息而死。
  
  张山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突然,他眼光落在了座椅的头枕上,头枕下端是粗大的钢骨,头枕是可以拆下来的。张山抽出头枕,把钢管插进了玻璃与车门的缝隙中,如果方法得当,钢管可以起到杠杆作用把玻璃撬开。
  
  然而张山撬一次,车门靠着玻璃的塑料壳就碎一次:里面内饰太软了,没法支撑钢管。
  
  混蛋!张山咆哮着,绝望地将头枕砸向车窗玻璃,随后无力地瘫在椅子上直喘粗气。这时,水已经涨到下巴了。
  
  “老公,你看!”小丽忽然大叫起来。奇迹发生了,车窗玻璃竟出现了一条裂缝。原来在撬门时,玻璃被钢管压出了一条细缝,这一砸裂缝变大了。见到这,张山顾不得疲惫,抱住头枕用尽力气将钢架砸向玻璃。一次,两次……哗啦啦,玻璃碎了!一股强大的水流涌进车厢,两人冷不防重重地被撞到副驾驶室门板上。张山强忍着剧痛,屏着呼吸先把小丽从车窗塞了出去,然后自己扒拉着车子攀到车顶,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暴雨仍下个不停,整条街变成了汪洋,尽管站在车顶,但水已经淹没到了膝盖处,而且水还在涨。
  
  “快游过来!”一些站在路基上的群众向张山招呼,路基地势高,只有在那儿才安全。
  
  望着浑浊的深不见底的积水,张山蒙了。一根枯枝漂过来,他退后一步想避开枯枝,一不留神掉进水里。“救命!”张山是个旱鸭子,刚才全靠求生的本能才爬到了车顶的。
  
  情急中小丽跳进水里向他游去,虽然小丽会游泳,但身材娇小的她却架不住张山的体重。“甭管我,你快走!”张山吼道,但小丽却紧紧拽住他,死活不松开,挣扎中,张山感到两人正往下慢慢沉去,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把他拉出水面,是消防救援人员及时赶来了。
  
  “你傻啊,自己只会几下狗刨,却跳进水里救我!”张山既感激又生气地冲小丽骂道。
  
  “不拉你上来,谁陪我去民政局?”
  
  听小丽这一说,张山愣住了,夫妻俩生与死都经历过了,还要上民政局办离婚?
  
  “结婚证都在水里泡坏了,去民政局补办呀!”小丽嗔怪道,顿了顿,“你要是再那么固执,我还会跟你离!”张山咧嘴笑了,这个毛病他一定要改,必须改!
  
  这时鼓楼传来钟声,10点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