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战斗着的老头最给力

发布时间:2018-01-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奇怪的老头奇怪的店
  
  两年前,安静了几辈子的猫眼胡同,突然开了家名叫娇妹的洗头房,一下子搅得巷子里人不得安宁。这家洗头店挂的是粉红色招牌,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是什么好地方。开业的第一天,胡同里的居民就看见,几个妖娆妩媚的女人趁着夜色招揽生意,光顾的也尽是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弄得整个胡同一片乌烟瘴气。
  
  刚开始,有几个居民打了报警电话报警,警察也来了几回,可什么也没查到,反倒是那几个报警的居民,不是家里的窗户玻璃被砸了,就是锁眼被人堵了,大家都明白了,这家店有点来头,警察都管不了,时间一长,大家敢怒不敢言,任凭这个毒瘤疯狂地滋长。
  
  这天一大早,猫眼胡同突然响起了一阵鞭炮声,胡同里的人觉得奇怪,纷纷跑出来看热闹。让大家没想到的是,鞭炮声是从娇妹洗头房边上传来的,更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放炮的是个陌生的老头,看样子有六十多岁的年纪,又瘦又黑,佝偻着腰,手里举着一根同他一样瘦的竹竿,挑着一挂长长的鞭炮,嘴里咬着一根老烟袋,喜滋滋地看着笑着。
  
  大伙一看,还有更奇怪的事呢,老头身后有一间二十来平米的小房子,这间房子紧挨着娇妹洗头房,因为洗头房做那种生意,所以紧挨在旁边的那间房子一直空着,可没想到,现在那间小房子的门上,已经挂上了一块简陋的木板,上面写着四个字“回心饭店”。看样子,这老头是准备在这里开个饭店啊!可大伙无论怎么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老头为何会选这个地方开饭店,谁愿意跑到这种地方来吃饭呢?而更多的人开始为老头担心,毕竟,这家洗头房的老板可不是什么好人,光保镖就有两三个。
  
  果然,老头的鞭炮刚放完,洗头店的门开了。那个顶着一头狐狸毛,脸上白粉涂得像僵尸一样的老板娘出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她穿着粉红色吊带睡衣,端着一盆脏水,猛地朝老头身后一泼。老头没提防,裤子全部被泼湿了。没想到,老头转头就笑了:“没事,没事,我这裤子正好有段时间没洗了,谢谢大妹子了。”
  
  老板娘完全没想到,老头会这么对她说,愣了一下,嘴唇哆嗦了一下,居然很温和地说:“这位大爷,巷子这么深,你在这开饭店,谁来吃啊?我劝你还是早点挪个地方。”
  
  老头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买卖不一样,你给人洗头,我卖菜卖饭,不碍事的。”
  
  老头一番话惹得大家笑开了,老板娘气得脸色发白,一扭头,钻进了屋里。一家饭店和一家洗头房开到了一起,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当天上午,巷子里的人算是弄清了老头的一些来历,这老头来自西部某省的山区,饭店里唯一的帮手是他的老婆,来这开饭店就是图个乐子,想过过城里人的生活。虽然老头嘴里这么说,可大家心里却始终想不通,两位老人都是年过六十的人了,而且老太太身体不大好,整天只能在屋里闲坐着,干吗还要背井离乡,出来开饭店呢?关键是——还选了这样一个地方开饭店,这不是明摆着要赔本吗?
  
  2。锤不烂砸不扁的铜豌豆
  
  开业第一天,老头的饭店就遇到了麻烦。十点多钟,老头正在门口扫炮皮,饭店里就来了四五个年轻人,几个人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律板寸头,四肢发达,满脸横肉,穿着背心,露出的胳膊文着龙腾虎跃。
  
  老头赶紧放下扫帚迎上去:“哥几个,吃点啥?”
  
  这几个人根本不搭理老头,进了门后,每人各占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老头一愣,赶紧问:“哥几个不是一起的啊?”
  
  一个三角眼的男人不耐烦地一拍桌子:“靠,谁告诉你我们是一起来的,给大爷我来盘花生米,一壶白开水。”
  
  没等老头回答,其他几个异口同声道:“我们一样。”
  
  老头立刻明白了,这是来闹事的,根本不是食客,老头没敢耽搁,赶紧一桌上了一盘花生米,一壶白开水。这几个人,吃着花生米,喝着白开水,慢慢悠悠,占着桌子不走,就这样,一盘花生米吃到晚上八点,结果开业第一天,老头的饭店只卖出了五盘花生米,二十块钱,还倒贴了几大壶白开水。
  
  等几个小伙子一走,老头就把店门口的路灯点着了,这一点不要紧,把旁边的洗头房给点急了,老头的门面不大,可气派不小,门口两盏两百瓦的灯泡,弄得半个胡同灯火通明。几个野汉子本想到洗头房乐呵一把,可远远探头一看,门口雪亮一片,赶紧走了,逛这种地方的人都像老鼠,怕光怕亮,偷偷摸摸地来,偷偷摸摸地走。这天晚上,那个老板娘急得是搓手又跺脚,脏水成盆往饭店门前泼,对老人骂骂咧咧,有几次,骂急了,老板娘恨不得冲上去打老头、老太太一顿。
  
  可老两口不急不躁,泼了污水,他们就赶紧拿拖把拖干净,被骂了,就装聋作哑,光是门口的那两个灯泡就换了几十次,最让人揪心的不止这些,开业好几个月了,除了第一天卖出五盘花生米后,再也没有一个客人光顾回心饭店。
  
  很快到了年三十,两个老人连老家都没回,就在那间小饭店里过了年。年三十的中午,老头在老太太的帮助下,一大副红红的春联贴在了饭店的旁边,胡同里的居民看了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老头毛笔字写得这么好,更为重要的是,那副对联写的实在太好了:“烟熏火燎皮煎肉熬人前人后不是好滋味,正人君子贤妻良母相夫教子方为好时光”,横批是“红与黑”。
  
  老头平时又耍勺子又拾破烂的,没想到他肚子里还真有点墨水,居然能巧妙地用对联把那家洗头房里不知廉耻的狐狸妖精们,给狠狠挖苦一番。
  
  洗头房的老板娘探头出来看了看那副对联,脸上顿时像结了一层霜,赶紧退回屋去,“咣当”一声关上门,一下午都没有出来。
  
  除夕夜的晚上,那副对联就被人撕掉了,红纸被卷成一大团,扔到垃圾堆里。老头很倔强,大年初一又写了一副贴上,怕再被人撕掉,他还让老太婆坐在对联下看着,年初一的晚上,两个人搬着板凳,门旁一边一个,像门神一样,简直把开洗头房的老板娘气得肺都要炸了。胡同里的人看出来了,这老头老太太不简单,简直就是颗锤不烂、砸不扁的铜豌豆啊!
  
  春节过后,老头的饭店有点撑不住了,没办法,老头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老头白天蹬着个三轮出去拾破烂,老太太坐在店门口缝鞋垫,顺便在店门口摆了个卖鞋垫的小摊。与此同时,洗头房的生意被饭店搅和得越来越差,渐渐就很少有人再来了。到了这个时候,巷子里的人都看出来了,老两口开饭店是假,和那间洗头房对着干才是真,可为什么他们要跑来和洗头房对着干,这可谁也不知道。
  
  3。冬去春来换了人间
  
  新年刚过的一个深夜,老头和老太太正在熟睡中,突然,店门咣当一声被人砸开了。老头吓了一跳,刚想起身,几束强烈的手电光照得老头睁不开眼,上来两个人,把老头死死摁在床上。
  
  紧接着,其他几个人,抡着钢管木棍,把饭店里的盘子碗、桌子板凳砸得稀巴烂,就连老头捡破烂的三轮车也没放过,屋里一片狼藉。
  
  第二天一大早,老头、老太太像没事人一样,把饭店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又去添置了一些盘子碗,桌子椅子简单修修,居然一天没耽搁,回心饭店仍然继续营业。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小饭店隔三岔五,门就会被人砸开,然后猛砸一通,两位老人隔段时间就得去买些盘子碗回来。有一次,来砸店的人还朝老头动了手,弄得老头住进了医院。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下附近的居民就看不下去了,天天往派出所打电话。过了几个月,巷子里这两间房的事情越闹越大,上面最后动真格的了。一天夜里,几个小混混正砸得起劲,被事先埋伏在周围的警察一网打尽,一审问,果然是洗头房雇来的,接着,派出所把那家洗头房连窝给端掉了。
  
  警察采取行动,把洗头房取缔的那一天,老太婆哭个没完,见了谁都说:“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政府为我们做主了。”直到这时,胡同里的居民才明白两个外乡的老人为啥要跑到这里来开饭店。
  
  老头是贵州山区的一个老民办教师,他们唯一的孙女来到南方这座城市打工,没想到就被骗到这家店来给人按摩。孙女用自己的身子挣了钱,回山村想资助几个孩子读书,却被那几个孩子的家长取笑了一番,说他们的孩子宁愿不读书,也不使这个脏钱,可怜的孙女一时想不通,就跳进山后的龙潭湖里自杀了。老太太哭得死去活来,到最后,老头横下一条心,把孙女挣的那些钱带上,找到这家洗头店,在它旁边开了一家小饭店,要生生把它挤垮……
  
  洗头房倒闭的这一天,老头拎着个大勺,呵呵笑个不停,结果,胡同里的许多人破天荒地去光顾了老头的饭店,那天去吃饭的,他统统给打了八折,而且喝啤酒还免费。洗头房被取缔之后,老头的饭店就火了起来,巷子里的人去他那里吃饭,多半是为了报恩:多亏了老头的饭店,把那家开了两年多没倒的洗头房给挤走了。老头的生意越来越好,他又花钱把洗头房的那间大屋子也给租了过来,中间墙壁打通,两家店变成了一家店,营业规模扩大了两倍,让整个巷子里的人都刮目相看。
  
  转眼到了冬天,一个雨夜,老太太起夜的时候不小心感染了风寒,没想到一病不起,在市医院住院没几天,就去世了,老头只好把店关了,带着老太婆的骨灰回老家去了,饭店就这样关了门。冬天,巷子里的居民路过饭店,见紧闭着的门,不由感叹:“老太太死了,怕是老头再也不回来了。”
  
  又是一年年三十,大早上的,还没到吃团圆饭的时候,巷子深处突然响起了鞭炮声,巷子里的居民有几个过去一看,傻了,开饭店的老头又回来了!这次,他穿着一件褐红色的唐装,依然用那根竹竿,挑着一挂鞭炮,他笑嘻嘻地对巷子里的人说:“我回来了!”
  
  在他旁边,两个小伙子一个大姑娘腼腆地站在那里,好奇地看着巷子里的居民,一看就知道是老头从家乡带来的。老头一吆喝,两个小伙子赶紧跑到屋里,拿出一副写好的对联贴在门两边,那是一副用楷书工工整整写的对联:“夏别秋去山明水秀霜消雪净辞了旧岁,冬去春来柳绿桃红鸟语花香换了人间”,大家一看,眼角就湿润了。是啊,过去一年这巷子真的是换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