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太监也玩PS

发布时间:2018-01-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张被PS过的照片,既能让人掉脑袋,也能换来白花花的银子,就看你怎么玩了!
  
  1。祸起相片
  
  光绪三十三年的一天,慈禧闲来无事,在太监李莲英的陪同下到御花园游玩。进入一个小园子,只见几个小太监蹲在花丛后面,正聚精会神看着报纸,根本没发现慈禧的到来。
  
  李莲英沉着脸哼了一声,小太监们发现老佛爷来了,慌忙将报纸藏到身后。“在看什么?”慈禧冷冷地问。小太监颤抖着将报纸递上,慈禧一看,顿时大怒:“这可是真的?”李莲英伸长脖子一瞧,不由大吃一惊——这是份《京华日报》,头条刊登了两广总督岑春煊的相片,他身边站着两个人,乖乖,这两位是梁启超、麦孟华,他们可是维新党人,慈禧太后的死敌!
  
  “报纸哪来的?”慈禧黑着脸问。小太监们哆嗦着说,报纸是在宫外买的,如今各大报纸都刊登了这条消息,他们也不敢相信,堂堂总督大人,竟跟梁启超他们是一伙的。
  
  果然,慈禧命人一找,不仅《京华日报》,而且天津、上海等各地出版的报刊都登有这张岑春煊与维新党人亲密接触的私照!“传我旨意,革掉两广总督岑春煊的官职,马上羁押进京待审!”望着报纸,慈禧怒不可遏地喊道。
  
  “太后,据说岑春煊这人为官清廉,嫉恶如仇,对那些贪官污吏恨之入骨,敢于直面弹劾。奴才听闻,当初岑春煊任四川总督时,就一下子弹劾了三百名地方官员。后来他到两广任总督,又罢免了一千多名不称职的官员。以致朝中皆称岑为‘官屠’,会不会是他树敌太多,这才招致仇家的报复?”李莲英低声劝道。
  
  慈禧一听也犯难了,她也知道岑春煊是个忠心的官员,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仓皇出逃,还是岑春煊首先率部勤王保驾,因此后来慈禧钦命岑春煊为两广总督。但眼见为实,各大报纸头条都把相片印出来了,这还能有假?除非能找到更好的证据,否则他就是乱党。听这么一说,李莲英也不便再说什么了。
  
  “来,各位昔日同僚们,为岑春煊的落马干一杯!”岑春煊被革职,押往京城的消息转眼传遍全国,那帮曾被弹劾过的官员此时聚集一堂,正庆祝畅饮。这些官员不甘罢休,于是想到联合出钱,请人把仇家岑春煊拉下马来。要知道,慈禧最痛恨的就是康梁这些维新派,岑春煊跟他们扯上关系,这下就算有九颗脑袋也难保小命。
  
  几天后,岑春煊便被押到北京,关在地牢里。“岑兄还好吧?”是夜,李莲英买通守卫,悄悄进来了。“李兄救我!”一见是好友李莲英,岑春煊连忙起来喊道。岑春煊原是朝中重臣,跟大内总管李莲英有交往,两人关系不错,一直以兄弟相称。
  
  “知道是谁害你的吗?”李莲英问。岑春煊点点头,他得罪过的人多,本以为自己为官清廉,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想到仇家竟然来这一手,把他跟梁启超的相片嫁接到一块,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对太后可是从无二心,也没跟逆党有过半点来往,还请李兄在太后面前为我开罪呀!”
  
  李莲英面带难色,此事有相片为证,各大报刊竞相转载,太后已认定了岑春煊跟逆党有关联,贸然劝说,搞不好连自己的脑袋都会不保。
  
  “那该怎么办?”岑春煊急得快哭出来。“这样吧,”李莲英想了想,说,“我可以利用自己的关系,拉上亲王们一同劝说,或许能让太后改变主意。只是,打点费是断不能少的。”
  
  听这么一说,岑春煊为难地低下头,为官多年他并无多少积蓄,只能把祖上留下的房产和田地卖掉,再加上妻子的首饰,总算凑到了一万两银子。
  
  2。保全性命
  
  几天后,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李莲英卖力地给慈禧捶了半天腿,太后心情不错,伸了伸懒腰:“小李子,岑春煊勾结逆党这事,你怎么看?”
  
  “太后吉祥,奴才认为,岑春煊乃是受人陷害。”李莲英忙不迭地说道。“哦,可有证据?”慈禧望着李莲英道。见时机成熟,李莲英使个眼色,一个小太监带上一个人,这人是城北照相馆的黄老板,黄老板跪拜在地,手里举着一张相片。
  
  “恭喜太后,贺喜太后,太后与观音齐寿,与观音一样慈悲为怀。”李莲英一番话,说得慈禧可是一头雾水。李莲英说罢,将黄老板手中的相片递上来,慈禧一看,愣住了:相片中,她跟观音娘娘并排出现在云端中,仿佛仙人一般,而李莲英则侍奉在两人身后。
  
  怎么回事,自己啥时照过这样的相片?“这相片是假的吧?”但是看到自己跟观音并驾云端,慈禧心里还是乐滋滋的,微笑着问。
  
  “太后英明。”李莲英接着说,“相片是剪接过的。”
  
  剪接?慈禧听了糊涂了。
  
  “就是黄老板先将城西观音庙中观音塑像拍下来,然后剪下来,与太后的相片合到一起,再次翻拍,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李莲英解释道,剪接翻拍技术,一般大型的照相馆都能做到。
  
  “这是真的吗?”慈禧问,黄老板如鸡啄食般直点头,表示不敢有半句谎言。“这么说来,报上刊登的岑春煊跟逆党的相片,也是假的喽?”慈禧又问。黄老板点点头:“小人仔细辨认过了,报纸上的相片都是假的。”
  
  “太后您看,报纸中岑春煊身着官服,逆党一直为朝廷所痛恨,倘若岑春煊跟逆党有染,他又岂敢穿着官服前去交往,这就有悖常理了。”李莲英又指着相片分析道,岑春煊的颜色鲜亮,而另外两位逆党分子身体颜色却发暗,人物光线不一,这说明相片中的人并非同时所拍,而是剪接翻拍的。岑的仇家众多,肯定是他们请相馆洗出假相片,再卖给报社;报纸为了制造噱头增加销量,最爱捕风捉影了,这类新闻正合报社心意,于是各报纸传得满天飞。“太后您难道忘了,上次维新党人落网后,各大报纸不也是变相攻击太后,他们的话又怎么可信呢?”李莲英又说道。
  
  就在头一年(1898年)光绪皇帝宣布变法,这就是史上有名的“戊戌变法”。9月21日,慈禧发动政变,将光绪皇帝软禁在中南海瀛台。变法失败后,戊戌六君子被斩于菜市,外界各报怜悯光绪,同情维新派,于是纷纷借古讽今诟骂慈禧,这让慈禧大为光火,从此她对报纸也没多少好感。
  
  听这一分析,慈禧拿起报纸仔细辨认,上面的相片确实如李莲英所言,于是命人传岑春煊上来。
  
  此时岑春煊心里可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抬头一看李莲英,见李莲英微微一笑,冲他使了个眼色,他心里明白,自己的老命也许能保住了。
  
  “岑春煊,哀家已经查过了,你确实是受奸人所害,念你为官清廉,你先回去等候,哀家自有定夺。”
  
  “谢太后明察。”听慈禧这么一说,岑春煊心里长舒一口气,正想退下,却又站住了。
  
  慈禧不解地望着他,李莲英忙解释道,为了给岑春煊讨要清白,其家人已经把祖产都卖了,换作盘缠,钱早就用得七七八八了,如今岑春煊哪里还有住的地方呀?
  
  3。只手遮天
  
  几天后一个夜里,岑春煊来到李莲英的府中拜访,如今他已经被慈禧重新起用为两广总督,即将上任。“李兄,这次全靠您的救命之恩。”一进门,岑春煊便抱拳道谢。李莲英摆摆手:“兄弟之间,岂能见死不救!”
  
  岑春煊掏出一张银票,慈禧听说他连家产都变卖了,特别赏赐了一大笔银两,让其购回祖宅。祖屋岑春煊已经买回来了,剩下的银子便送给李莲英,算是自己的一番谢意。
  
  “这怎么可以!”李莲英说什么也不肯接受。
  
  岑春煊扑通一声跪下:“要不是李兄出面,岑某早就成了刀下冤魂了,这点钱,无论如何也请收下,否则我一辈子都会不安的。”听这么一说,李莲英只好收下了。
  
  送别岑春煊后,李莲英命下人关好门户,自己进入厢房,拉开抽屉掏出一个檀木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沓银票。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两张被PS过的相片,都是李莲英一手所为!
  
  当初那些被革职下马的官员,想破脑袋要报复岑春煊,起初他们密谋刺杀,但总督府守卫森严,连只苍蝇也飞不进;联名上书告状更不靠谱,岑春煊为官正直,又是太后重用的大臣。其中有一个叫陈少白的人突发奇想:找到李莲英,让他出面将岑春煊拉下马!因为只有太后才能摘去岑的顶戴和脑袋,而能够左右太后意见的人,就是炙手可热的太监李莲英。
  
  这话一出,大伙儿都认为是陈少白疯了,事实上,陈少白押对了人。李莲英因权势过人,贪婪成性,只要给钱什么都肯干。望着陈少白奉上的十几万两的银票,李莲英心动了。李莲英深知太后平生最痛恨的就是维新党人,只要将岑春煊跟维新党人拉上关系,乌纱便会不保。于是李莲英偷偷找到一家照相馆,将岑春煊的相片跟梁启超、麦孟华PS到了一起,然后卖给各大报刊,待各大报纸转载遍了以后,他将报纸带入宫中,让小太监在慈禧面前演了一出,将岑春煊拉下了马。
  
  接下来,他又将慈禧相片和观音塑像PS到一块,又救下了“好友”岑春煊,在这翻手覆手之间,李莲英毫不费劲赚取了陈少白和岑春煊奉上的大堆银子,而且还得到了慈禧太后的赞赏。
  
  岑春煊心惊肉跳坐了一回过山车后,仍做回了两广总督;而陈少白为首的那伙官员,花了不少银子,只是白高兴了一场。收益最大的当属内务府大总管李莲英,一场闹剧就这样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