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阿P白帮忙

发布时间:2018-02-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天,阿P正在街上闲逛,突然接到老同学韩朋打来的求助电话。原来韩朋趁着假期,带老婆回老家的“海浪河”玩漂流。哪知道老婆不顾工作人员反对,说什么也要把宠物狗带上皮筏,并把它放在了铁笼子里。不料皮筏翻了,两口子倒是被救上来了,可那条狗沉底了。
  
  韩朋在电话里恳求道:“阿P,我知道这事有点难为人,可老家的同学,我就知道你水性好,你说什么也得帮我这个忙,把狗捞上来。我老婆在河边哭个不停,要死要活的,我是真没辙了!”
  
  阿P暗暗叫苦,在同学的微信群中,自己吹嘘过游泳技术高超,没想到韩朋信以为真了。一看阿P犹豫,韩朋又说,只要他把事情办妥,就用微信红包送给他三万块钱。
  
  阿P一听,心里亮堂了,捞条死狗就给三万!这钱够给小兰买件彩貂了!他马上拍胸脯打包票,肯定办利索。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阿P之所以答应得这么痛快,是因为海浪河边住着一位老邻居,外号张大吹,别看外号不好听,却是个打鱼摸虾的好手。
  
  一听阿P的来意,张大吹二话不说,摇着船载着阿P,顺流而下。果然,在海浪河漂流处,一个女人正在河边抹眼泪,韩朋正劝慰着,旁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阿P过去问了问那狗的落水位置,让韩朋带着老婆去换换衣服,捞狗的事包在自己身上。等韩朋走了,阿P脱下衣服就要下河,张大吹一把扯住他:“这里下不得!”
  
  张大吹告诉阿P,这里的河水深浅不一,有的地方只没膝盖,有的地方有七八米深。那条狗掉下去的地方,恰好就是最深的地方。
  
  阿P吃了一惊,看来这钱不好挣啊!
  
  张大吹又告诉他,除非找扎猛子的高手,憋住气,头朝下扎到河底,才有希望捞出来。
  
  扎猛子的高手?阿P只会两下狗刨,对这种高难度技术自然是望尘莫及。他挠挠头,看来得指望张大吹了,于是眼珠一转,编起了故事:“张大叔,这是我表姐的爱狗,这个忙我得帮啊!要说我阿P也是在这条河边长大的,扎猛子倒也行,就是最近身体不舒服。要不,您帮我这个忙怎么样?”
  
  张大吹看了看河水说:“岁数大了,扎猛子发怵了,要不我拿渔网给你捞捞?”
  
  阿P看张大吹抓起了船上的渔网,他脑子一转,一把拦住张大吹:“咱爷俩儿明算账,先得谈好价,这一网多少钱?”
  
  张大吹不高兴地说:“都是老邻居,帮个小忙要什么钱?”
  
  一听他不要钱,阿P心里打起了小算盘:现在是商品经济社会,出力怎么会不要钱?这张大吹也是老江湖了,他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发财机会。不会是想把狗弄到船上,他再漫天要价吧?
  
  想到这儿,阿P的声音哽咽了:“张大叔,这条狗对我表姐家有恩啊,那一年她家里进贼了,这条狗拼了命保护她,被贼捅了好几刀。为了给它治伤,表姐花了好多积蓄。现在表姐家的日子也不富裕,又赶上孩子要结婚,我们全是穷苦人,您老开个价,少要点钱,把狗捞上来行吗?”
  
  张大吹听得先是感动,后是激动,他瞪着眼睛说:“真不要钱啊,人不亲土亲,河不亲水亲,帮个忙能要钱吗?”他说得越是漂亮,阿P越不敢让他去捞。正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叫了起来:“这下好了,高峰来了!”
  
  高峰不到三十岁,身体壮实,是这一带有名的游泳高手。他过来问了问情况,对阿P伸出一个手指头说:“捞上来一万块钱,捞不上来给一百块钱辛苦费。”
  
  张大吹在旁边嘟囔了一句:“帮个小忙还要钱,还要一万!”
  
  可阿P却乐了,这有价的到底让人放心,但他可不想这么轻易地掏出一万块,就随口胡吹起来:“要不是我身体不太舒服,我连扎几十个猛子都不在话下。都是本乡本土的,最多五千!”
  
  高峰扫了阿P两眼,点了点头,甩下了衣服游到深水处,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大约过了两分钟,他从水里探出了头,阿P急切地问:“找到没有啊?”
  
  高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寻找,反而游上岸来,告诉阿P:“没吃午饭,没力气,吃口饭再来。”说着,大摇大摆地走了。
  
  阿P没辙了,只好坐在河边等。张大吹也不回家,陪着阿P聊天,又提出要替他捞。可阿P就是不同意,这有价的才让人放心,没价的也许就是个无底洞。
  
  太阳最高的时候,高峰来了,还带了三个人。他对阿P说:“那里的水太深了,我一个人干不了,这活得四个人干,一人五千。”
  
  一人五千,四个人就是两万!阿P火了:“狮子大张口啊!敲竹杠啊!我自己下去捞得了。”
  
  可高峰却撇撇嘴笑了:“本地会扎猛子的四个人全在这儿,你要能下水,你早下去了。这钱要不给也行,等狗冲到下游去,就算你掏二十万,也没地方捞去!”
  
  一听这话,阿P蔫了,真要冲到下游去,自己不但挣不着钱,还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虽然这高峰要得狠,毕竟还能剩下一万,彩貂买不上了,买件皮衣还是够的。阿P无奈地点了点头。
  
  一看谈成了,几个人来了精神,脱了衣服就下了水,在水里嬉笑打闹,翻腾了半天。阿P在岸上直纳闷,也没看见几个人扎猛子呀,怎么还不捞呢?他悄悄问张大吹,高峰他们在搞什么鬼?
  
  张大吹压低声音说:“高峰第一个猛子就摸着了,狗就在下面,他们现在不着急,就怕一下子捞上来,你这掏钱的不高兴。他们故意折腾一会儿。阿P呀,这样,你给大叔五千块钱,大叔帮你捞一把。”
  
  阿P听了,心里暗骂高峰狡猾,多亏自己及时发现。他又听张大吹报了价,心里踏实了,跳上了船用手一指:“张大叔,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张大吹扯开缆绳,摇着船就奔着河中心去了,一看船过来了,高峰他们连忙闪避。张大吹站在船上把渔网抓起来,一下撒进了河里,随即他和阿P一起迅速收网,网越来越沉,收上来之后,阿P的心放了下来——网里有个铁笼子,笼子里正是那条淹死的宠物狗。
  
  张大吹把狗拖到岸上,韩朋两口子也回来了,韩朋老婆扑了上来,“心肝宝贝”地叫着,哭得天昏地暗。阿P大功告成,一看高峰等人垂头丧气地上了岸,他过去甩了四百块钱给高峰:“哥几个辛苦了,捞不上来一人一百,买包烟抽!”
  
  阿P还想给张大吹数钱,却见张大吹摇着船走了。听到阿P喊他,张大吹在河中心吼了一嗓子:“阿P呀,我刚才要说不要钱,你就不让我捞。老邻居帮个小忙咋好意思要钱呢?下回给大叔带瓶酒来,咱爷俩儿喝一壶!”
  
  阿P怔了一下,觉得手里的钱变得沉甸甸的。这时候韩朋过来了,向阿P道了声辛苦,随即他掏出手机点了两下,阿P的微信里立刻出现了一个红包。
  
  阿P一点红包,三万块钱在眼前闪亮了一下。他看了看越来越远的张大吹,不再迟疑,立刻把红包返还给了韩朋。韩朋接到红包愣住了,却见阿P潇洒地一摆手:“人不亲土亲,河不亲水亲,老同学帮个小忙咋能要钱呢?”
  
  韩朋两口子连声道谢地上了车。等车子走远了,阿P这才想起来,自己不但白忙活了一场,还倒贴了四百呢,不禁有点懊恼。忽然,他看到微信同学群里鲜花不断,大家赞不绝口,纷纷称赞阿P这事做得好,仗义轻财,弘扬了社会正气,是所有同学的骄傲!
  
  这下,阿P的心里一下子敞亮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不禁得意地吹起了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