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道路与梦想

发布时间:2018-02-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想,也许由我来谈一下道路和梦想还稍为合适。因为我曾一路曲折,在看不到希望的泥泞幽深隧道里,仍然没有放弃,相信黑暗尽头终会有一抹微光照亮。
  
  我曾辍学两年有余,在江苏和南方的代工厂产线上,为了生存,把青春零售给各条流水线,这样有近两年,其间,知这人世的深浅,体味人心的冷暖。每日下工之后,都疲惫至极,在工友的喧嚣里,却还想翻出床头的书籍,哪怕看上一两页,在书页边角写上几个字,不去想那些琐碎事,才觉得一天中此时自己才是一个人,可以短暂支配自己的身心。稍后,辗转多处,北京、武汉、苏州、西安……无不是底层挣扎的心酸,心有不甘,而面对高高天空,缄默无言,没有任何希望会光顾到我头上。当年漂泊困居京城的沈从文先生曾在一篇文字里说:北京的天真蓝,蓝得想让人下跪……我读此,泪下难禁。这是多么绝望和悲凉在完全无助之境地下才会说出的话,何况还是自尊骄傲之人。每对此语,慨然流涕。
  
  那时候,在大兴的一处建筑工地,一个要好工友对我下工后蜷缩在铁板床上看书的行径很是看不上,好几次当我在床上支起昏黄的小灯摊开一本书,他都很鄙夷地说,依我看,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找个女孩去玩玩,看书看书,有个屁用,难不成你还能看成个质检员?——大家知道,工地上的甲方质检员是最牛的,至少在我们光着膀子出大汗的打工仔看来,那是高高在云端的精英。我攒下零花钱去地摊上买书的时候,工友还嘲讽地说,傻货,花钱买那些破书烂卷儿,真不知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成天看,有啥看的啊?——他当然不会理解,打开一本书就如打开一个世界,超越这狭窄的现实空间和逼仄灰暗的人生,看到翩跹的蝴蝶,闻到芬芳的花香,聆听深美的思想……尘世多么苦,多么脏,好在读书时的灵魂还有一方安静的净土。这就足够了。
  
  我想,我要理直气壮的继续去读书。然后,从北京回来,硬是在撂荒的情况下,拾起课本,跟在别人的复读班里苦读了一年,考上了我们省城的一所师范,是专科,想有一个文凭,想开始一段有些尊严的人生。大学,我打工的时候以为很圣神,自己真的入了校门,便认识到不值几钱。于是,一边半工半读一边自考本科,同时由朋友点拨,自学公文写作,算是有点一技之长,可以凭本事找份工作。因是所学中文,不费力气也可学的很好。之前,我已经在各种嘲讽和不解中看了太多的书了。
  
  用功了,所以工作找起来相对顺利,都做得能得到领导认可。在北京的时候,做企业策划和宣传之类,挣点工资,算是能尽一点为人子人夫的责任。现在,在做一名文学编辑,虽然工资很低,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觉得很幸运。周末的时候,一直写作,心很安静,作品便也有了些柔软的力量。作品陆续发表在《北京文学》《青年文学》《长城》《莽原》等期刊上,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甘肃日报》等选载。道路很长,而这也不过是一个微小的开始。
  
  在这里,我似乎说得很轻松,但现实里,许多年的时间里,写作对于我们这样一群一边要工作一边要写作的人来说,其实,是很艰辛的。来自生活的压力使我们不得不每天早起、赶公交、转地铁、打卡、上班、努力工作,在一份高速强压的工作上耗尽精力;另一方面,来自内心的需要和倾诉的欲望,又使得我们难以割舍心中的文学梦想,正如一个文友所说“几天不写,心里便如荒草疯长,空空落落的,丢了魂一样”。尽管艰难,我们都会快乐的自嘲着熬着坚持下去的,只因文学所带来的丰富和开阔,在电脑前敲击键盘的那一片刻所带来的那种灵魂的美好感觉,足以抵消现实里低矮扁平的工作和生活。文学,已融入血液,成为生命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在北京,我也结识了许许多多对文学怀抱纯真热爱的人,在他们一起,总觉得这个蝇营狗苟的世界还是有温暖和美好的一面,在欲望喧嚷中谈起文学,觉得低伏的灵魂忽然端然而坐,在这一刻,正如文友所说,我们只谈论和文学、艺术有关的事,恢复本心,在文学的沐浴下,让我们成为有尊严有心灵光辉的人。我想,文学最好意义,也就在此了。
  
  回顾自己的经历,我只想说一句话,即便深陷沟壑的时候,我也依旧知道,在我的渺小和卑微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高远的天空、一种更为辽阔的生活,我也许拼尽力气也不能到达,但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世界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