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雾霾长寿茶

发布时间:2018-02-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高价长寿茶
  
  又到了新茶飘香时节,梵音山茶乡紫竹林村的男男女女又忙碌起来了。这两年,紫竹林村出的观音茶因为一项医学鉴定而变得身价百倍。多年来,梵音山下的几个村子因为长寿老人特别多而引起医学界的关注。专家们经过考察后认为,梵音山上远古的火山灰富含几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老人们因常饮此地出产的观音茶而延年益寿。所以,省老龄委把梵音山出产的观音茶定为长寿饮品。
  
  随之而来,省农科所和县茶叶公司的专家们研究出一种特别的制茶工艺,就像碧螺春把每一粒茶叶都制成一个个小螺蛳一样,他们把每一粒茶叶都做成一个个小小的观音菩萨模样,开水冲泡进玻璃杯后,在清波荡漾中,小观音慢慢舒展水袖,把一缕清香送进你的鼻子里,饮者还没开饮就已三分醉了。
  
  观音茶还被从里到外做了全新的包装,然后由县茶叶公司专门宣传推广经销,清明前出的特级紫竹林观音茶要卖到两千多元一斤。
  
  当然,茶叶盒子上还是印着梵音山紫竹林茶厂出品。可是你到了紫竹林村根本就找不到这爿茶厂,茶厂实际上在县城的茶叶公司里面。紫竹林村只负责把鲜茶叶一车车往县城送就是。可是,春分一过,紫竹林村委会的电话还是一天到晚响个不停,各路神仙纷纷向村里的老支书杨在炎大伯要观音茶,弄得老杨支书有一百张口也辨不清。
  
  就在这时候,县两会结束了,县委书记陈明一头扎到紫竹林村。这个村是他的联系点,今年中央的一号文件是加强农业科技,紫竹林村开发的观音茶靠的就是科技,要加强农业科技工作,再没有比紫竹林村更合适的点了。可是,陈书记还没有进村,他的小车就被几个小伙子拦住了。
  
  为首的大汉嗓门特别粗:“你就是县委陈书记吧?我们对你有意见哩,你每次来我们紫竹林村,住在杨在炎家、吃在杨在炎家,有你这个大书记包着个小书记,杨在炎什么事都敢做,村集体的钱,就挪用了十几万,这还是白纸黑字有账可查的,查不出的不知有多少。这样下去,我们村民日子还过不过?”
  
  “有这样的事?”陈明书记的眉皱起来了。
  
  “要有怎么办?”其他几个后生也围上来了。
  
  “我一定会严查,要真有这样的事,一定会严肃处理。”
  
  “好,我们就等你这句话,就等着看你怎么个严肃处理了!”那些小伙子这才把路让开。
  
  有问题就要撤办
  
  因为这一次拦车告状,陈明书记心头笼罩着一片雾霾。他跟杨在炎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当年他还是县组织部长的时候,他就带领工作组到紫竹林村蹲过点,发现当年的紫竹林村党的基层组织严重老化,于是,他就在村里的中青年村民中培养积极分子,杨在炎就是他选择的第一个对象。他亲自当了杨在炎的入党介绍人,两年后,杨在炎成了村支部书记了。
  
  算起来,杨在炎的支部书记当了十年了。在他的印象里,杨在炎不抽烟、不喝酒,从来没有揩过集体经济的油,怎么一下子挪用了那么多的钱?于是,进村后,陈明破例第一次不在杨在炎家吃住。
  
  驻村第一天的晚上,他就向借宿的村委老李旁敲侧击:“听说老杨短了村集体不少钱?”老李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
  
  看此情形,陈明还以为要费点精力来查这事,没想到紫竹林村的村财务公示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杨在炎短欠16万3千8百元。可是,看看杨在炎家的房子,还是泥墙土瓦,也没见他翻修成眼下时兴的三层小楼。
  
  陈明实在弄不明白。于是,他决定跟杨在炎正面接触一下。第二天一早,村委会办公室里,只有他和杨在炎两个人。他极为严肃地对在炎说:“我看过你们的财务公示牌了,你怎么会捅下这么大一个窟窿?”
  
  杨在炎只是哼哼,一句话也不说。
  
  “你一没有修房子,家里人也没听说生什么大病,这钱怎么花的?你去搞女人了?”
  
  “瞧你说的,我会有那花花肠子?”杨在炎脸上也是一脸的无奈,“陈书记,你别问了,你知道,我爹妈死得早,我可以说是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没有紫竹林村这三百多家乡亲,就没有我杨在炎。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不起乡亲们的事……到合适的时候,我会向领导做一个详详细细的汇报。”
  
  话说到这分上,陈明书记还能说什么?三天后,他回到了县里,给纪委的余书记打了个电话,叫他在合适的时间,派个人下去查一查,杨在炎短欠村集体16万多,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要没有正当理由、不把钱尽快地退赔出来,支部书记就不能再当下去了。
  
  礼品回收
  
  当天傍晚,陈明回到家,看到茶几下放着一盒包装精美的观音茶。女儿陈娜告诉他,是农业局的一个人送来的。那人说,去年八月,农业局把一笔国家拨下来的30万元农田基本建设补助款给了紫竹林村,并让下属的农机站的推土机去帮助紫竹林村开辟新茶园。为了表示谢意,紫竹林村给农业局编制内的干部每人送来一斤特级观音新茶,农业局局长特意多要了份送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