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疯狂高利贷

发布时间:2018-02-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六千万的银行贷款已经到期,厂里的工人也是欠薪难发,内忧外患的家具厂厂长乔阳四处借贷无门,几近绝望的他不得不求助于——
  
  1。催债
  
  乔阳这些天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城市信用社的信贷科长刘武前天一天给他来了十个电话,都是要求还款的。昨天刘武还上了门,态度冷冰冰的,那张长得像是弥勒佛似的肉脸上,再也找不到往日的笑容。
  
  乔阳热情地把刘武迎进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下来,给他泡了杯好茶,亲手送到了刘武的手中。
  
  刘武却没有接,而是仰头说道:“我说乔厂长,这款你必须尽快还上。”
  
  乔阳把茶杯放在刘武的手边,赔着笑脸答道:“领导,你说这不是为难我吗?厂里的存货积压着,外面的货款又没有收齐,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先把利息付了?”
  
  乔阳开了个实木家具厂,专门生产仿红木家具。真正的红木家具,价格高得离谱,根本不是普罗大众所能消费得起的。而刘武的仿红木家具呢,就像市场上的山寨手机,式样新潮,价格低档,所以很快打开了市场。十年前,乔阳就成了本市响当当的私营企业家,他和刘武的关系,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因此,乔阳满心希望刘武可以点头同意。
  
  谁知道刘武根本不理这一茬,他冷哼了一声道:“乔厂长,年底就要到了,你难我也难。这一回贷款收不回来,我不仅仅是丢帽子的问题,而且要被开除公职!”
  
  乔阳听到这里,心里一激灵。刘武待他不薄,乔阳十年前向城市信用社贷款时,刘武只是个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信贷员。到现在,乔阳都能记得刘武为了办成自己的贷款,亲自到自己的企业来实地调研,最后写了十多页纸的调查报告,正是因为那份调查报告,行长才批了那次贷款。
  
  由于连续两年乔阳还款及时,信誉度很高,城市信用社给他评了A级,还发了贷款证。这样一来,乔阳再去贷款时,就用不着求爷爷告奶奶的,去了直接就可以办理贷款。这个功劳,还是得记在刘武的头上。要是没有刘武,乔阳根本不可能购地置办厂房,扩大生产规模。
  
  “刘科长,你放心,这钱我一定还上。不过接下来我等着急用,可不可以还了之后再贷出来?”乔阳问道,说话时,乔阳已坐回到自己的老板桌后,他打开抽屉,取出了一沓现金,放进一个信封里,然后将信封顺着平滑的桌面向刘武推了过去,“这里是我的一个报告,请刘科长回去查看。”
  
  刘武嗯了一声,阴沉的脸色终于好看些了,他将鼓鼓的信封塞进包里,然后叹了口气道:“乔阳,论年龄,我得叫你一声大哥。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发生,只是银监会管得太紧了,郑行长都顶不住了。我们的贷款额,已经远远超出国家规定了。”
  
  乔阳心里直骂娘,可是他脸上还得堆满笑容,“我理解,我理解。不容易啊。”说到后面,乔阳已经是在说自己了,他手头的现金不超过1000万,想还6000万贷款,还有5000万的缺口。另外,厂里那一百多名工人,已经有两个月没开工资了。
  
  中午乔阳请刘武去了家酒店,酒足饭饱之后,刘武打了两个响亮的饱嗝,向乔阳说道:“下周一,我在办公室等你。”然后抹了抹嘴离开了。
  
  乔阳呆呆地坐在办公室里,他想到这6000万贷款,心里很不是滋味。凭他的实力,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多贷款,算起来,这笔贷款的始作俑者正是刘武和郑行长。年初,刘武陪着郑行长到乔阳这里来了,劝他扩大再生产。
  
  乔阳先是不肯,说市场就这么大,搞得再大,销售局面打不开也不行。郑行长笑了笑没出声,刘武却直接骂开了,说乔阳空长了一个大脑,却舍不得拿来转。
  
  “现在土地资源多紧张,以办企业的名义征一块地,到时候企业办不起来,上政府部门找找关系,将土地性质一改,转手就能把地抛出去,这样的钱不赚,你傻呀?”刘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乔阳身边的生意伙伴有炒房的,有炒地的,他当然知道其中的利润空间。说实话,他一听刘武这话就动心了,于是一咬牙,贷了六千万,在高新技术开发区拍了十亩地,又将地的外围打了围墙,钱就花光了。
  
  此时,距离乔阳贷款刚刚半年。乔阳正想再贷点款,盖两幢楼,这时候央行连续两次提高了存款准备金率。乔阳知道,贷款肯定不容易了。还没有等他和刘武联系,刘武已经来要债了。
  
  乔阳叫来了财务室的小周,问自己的账面上还有多少现金。小周想也没想答道:“扣除要汇出去的材料款,也就是实木材料费和油漆费,只有800万。另外,两个月工人工资加一块儿,要付出去500万。”
  
  乔阳沉默了一会儿,向小周嘱咐道:“把应付款暂且都扣下来。告诉工人们,下个月底,肯定发工资。这段时间厂里的资金紧张。”
  
  小周点点头,出去了。
  
  半个时辰不到,有几个工人来到了乔阳办公室,一进门就嚷嚷着要乔阳发工资。乔阳恼了,骂道:“刚才我不是让财务通知你们了,下个月月底肯定发工资。你们想想,我乔阳什么时候欠过工资?只不过这段时间厂里资金周转困难嘛。”
  
  几个工人相互对望了几眼,没敢吭声,可是也没出去。
  
  乔阳愣了愣,吼了起来:“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工资,还是想乘这个机会把厂折腾倒了,换个地方打工?”
  
  有个胆大的工人答道:“厂长,不是我们信不过你,只是我们听到外面风言风语,说你把厂里的钱拿出去放高利贷了,所以没钱发工资。”
  
  乔阳更火了,骂道:“你胡扯什么?是谁说的,你让他找到证据来,如果有证据,我加倍发工资。要是没有证据,你们赶紧去上班!”
  
  2。借贷
  
  乔阳连着给他的几个生意伙伴打了电话,刚刚表达了借钱的愿望,对方就连连告饶了:“乔厂长,我们也是一样啊。这到了年底,到处都要钱,别说借钱给你,我倒是想向你开口呢。”
  
  乔阳连续碰了几个软钉子,心情委实糟透了。他驾着车,出去联系担保公司。城市信用社要还钱,那就用自己手头的东西向别的银行质押,再贷款还他们。拆东墙补西墙,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担保公司认真地审查了乔阳带来的资料,却纷纷表示由于银行收缩了放贷规模,现在想贷款很难。等到乔阳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时,几家担保公司却又表示,他们可以为乔阳提供高利贷。
  
  乔阳先是拒绝,走到最后一家担保公司时,天已经黑了,这一次的经历和前面一模一样,乔阳算了算,今天已经是周四了,到下周一,不过三天时间。在三天内筹到5000万,根本不可能。
  
  高利贷,能贷吗?
  
  乔阳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害怕高利贷这个词,小时候上学时读到的驴打滚利滚利这样的词一起涌上了心头。
  
  乔阳闭了会儿眼睛,这才涩声问道:“利息怎么算?”
  
  “五分!”对方急急地答道,满怀希望地等着乔阳签合同拿钱。
  
  “不借!”乔阳心一横,拒绝了。
  
  乔阳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妻子小琪迎了上来,接过他的包,又看了看他的脸色,关切地问道:“乔阳,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银行的事?”
  
  乔阳点了点头。
  
  “把开发区的那块地卖了吧?”小琪出了个主意。
  
  “卖?谁买呢?”乔阳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