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以毒攻毒

发布时间:2018-02-1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牛伟在城里当包工头,事业有成。这天,他开着小轿车回老家。以往每次进村,他都要摁喇叭,好像他不摁喇叭,别人就不知道他开着豪华轿车回来了。这次也和往常一样,“嘀嘀——”一阵喇叭声响后,车子便停在村口的家门前。。。
  
  牛老汉从门里走了出来,看看儿子,眼皮便耷拉下来:“乖乖,你能耐了呀!”
  
  老爸这么说,是事出有因的:牛伟口袋里有了钱,看看外边的美女,再看看家里的黄脸婆,越看越不顺心,于是就在外边找了个小三,还在城里买了房子。这次回来就是和老婆离婚的,老婆在电话里也同意离了,他自己觉着对不起老婆,就给了她一大笔钱,因为家里俩孩子还得跟著老婆。
  
  这会儿,牛伟见老爸话里有话,便赔着笑脸说:“爸,这不是形势赶的嘛!您也知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
  
  牛老汉瞪了牛伟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啥事都别做绝了,回家看看去吧。”
  
  牛伟一进家门,迎面碰上了一个人,正往外拉羊圈里的粪。这人叫杨军旗,是个光棍汉,村里谁家有啥脏活、重活都找他干,一天管吃管喝,外加一百块钱。牛伟见了他,便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在杨军旗脸前晃了晃:“给,拿着!”平常时候,杨军旗都是爽快地接住,谁知道今儿个他却讪笑着,连连摆手:“咋能要你的钱?不要不要,自家的活儿,该干的……”杨军旗说着话,脸竟然红了。
  
  啥?自家的活儿?牛伟听罢,愣了,拿着钱的手也僵住了。
  
  这时,牛伟的老婆听到动静走出了屋,牛伟看了看她,穿戴得干净利落,脸上也化了淡妆。一瞬间,牛伟感觉老婆还真不怎么难看。正在这当儿,俩孩子慢慢走近牛伟,小女儿问他:“爸爸,是牛大还是羊大?”
  
  “傻瓜,当然牛大了。”
  
  小女儿又眨巴着眼睛说:“那——往后我要是改成姓羊了,是不是该长不大啦?”
  
  “你……你说啥傻话?”牛伟愣了,抬头问老婆:“咋回事?你想咋的?”
  
  老婆鼻子里“哼”了一声:“咱俩离了婚,你管得着吗?”
  
  大儿子摇着牛伟的胳膊:“爸,妈妈说你和她离了婚,她就和军旗爷爷结婚,我就得姓杨了……”
  
  牛伟这下可听明白了,怪不得小女儿刚才在说改成姓“羊”,敢情是姓“杨”啊!牛伟的头“嗡”地一下大了。论辈分,杨军旗比他高一辈。哦,怪不得一向邋邋遢遢的杨军旗今天穿得那么干净,还说“自家的活儿”!
  
  大儿子晃着牛伟的胳膊,说:“爸,我不想姓杨……”。
  
  突然间,牛伟像泥塑木雕般呆呆地站着,嘴里喘着粗气,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憋得紫红紫红,他猛地掏出手机,颤抖着手拨了一个号,电话通后,他扯着大嗓门,冲着手机吼道:“我、我不离了!你……你能照顾俺孩子不?你能伺候俺老爹不?你滚,滚远远的!”
  
  老婆听了,背转身,抹起泪来;俩孩子喜气洋洋的,拍着小手,叫道:“噢,不用改姓了!”
  
  过了一会儿,在村口杨军旗家里,杨军旗正陪着牛老汉说话:“唉,老哥啊,我只怕毁了侄媳妇的名誉啊!”
  
  牛老汉笑笑:“有得总有失,再说啦,对这样不要脸的人就得用这不要脸的法子,这叫以毒攻毒!”

  • 上一篇:葫芦缘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