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赤脚游医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刘老爷身染怪病,求医榜文一贴就是三个月。这天,一名赤脚乞丐揭下榜文,而他开出的药方竟是一只奇丑无比的癞蛤蟆!
  
  一乞丐揭下救命榜
  
  明朝宣德年间,一天,长安县贴出了一张榜文,引来众人围观。榜文写道:本县首富刘老爷,身染奇病,今出榜求医,凡能妙手回春者,无论三教九流、身份尊卑,一律重赏良田百亩,黄金千两。榜文贴出三月有余,却无人揭榜。原来这刘老爷染的病很怪,几乎是命悬一线,鬼门关前来回打转。他不惜重金聘请了诸多名医,都未能见效,刘老爷一怒之下,大打出手,重伤了好几个名医,如今谁还敢再去揭这榜文?
  
  哪知这天一早,城墙下张贴的榜文却不翼而飞了。看守的管事急忙四下查找,远远见墙角缩着一个赤脚乞丐,衣衫褴褛,脸色饥黄,手里正拿着那张求医榜文。管事大步上前问道:“赤脚要饭的,是你揭榜的?”乞丐耷拉着脑袋点点头:“啰嗦,你只管带我去见你家老爷,到时我自会手到擒来,药到病除。”管事听他是外地口音,又见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半信半疑,只得带他上路。
  
  刘老爷一看揭榜的是个乞丐,脸就拉了下来,可是迫于病痛,只得闭上眼,示意乞丐上前诊治。乞丐也不含糊,围着刘老爷转了几圈,突然伸手一压刘老爷的肚皮,顿时疼得他嗷嗷乱叫,乞丐一摆手,“嘘”了一声,吓得刘老爷再也不敢出声。乞丐伸手一摸他的肚子,发现鼓胀如同气囊,气囊中还有肿瘤;再听刘老爷出气,时有时无,时长时短,气若游丝。一番查看后,乞丐突然问刘府少爷刘胡:府上靠什么发财起家?刘胡一愣,一指内堂挂的一个金丝藤条编笼,乞丐上前一看说道:“这就对了,果然是因果报应啊!”刘府上下人员听得糊里糊涂。原来编笼里养着只蛐蛐,这玩意可别小瞧,当今皇帝宣宗,喜好蛐蛐,不惜万金求购,人称“蛐蛐皇帝”。刘府依仗终南山天然优势,大肆派人进山,捕捉蛐蛐,就是靠这一啄之物,成就了万贯家财。
  
  乞丐一番了解之后,命人取来笔墨,开好药方交给刘胡,刘胡接过一看,见单子上只是画了一只奇丑无比的癞蛤蟆,并无其他,不由大怒,命人毒打乞丐。乞丐哈哈笑道:“报应啊,你们刘府杀生无数,害死蛐蛐不说,殊不知饿死了多少没蛐蛐吃的蟾蜍,现在蟾蜍来索命了。刘老爷所患之病,就叫‘蟾蜍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给你画了一只蟾蜍来化解,你不谢我倒也罢了,还要打我,也罢,我这就走,不出三日,刘老爷就会气胀爆肚而亡。”说完就往外走。刘家父子一听大惊,急忙上前好言安抚,乞丐才不再恼怒。刘胡急忙问他如何抓药治病,乞丐倒也爽快,他告诉刘胡,刘老爷这病,需新鲜蛤蟆油一碗,外加两千张新鲜蟾衣,再用一清二红三根肉为药引,分五天煎服即可。刘胡一听急忙命人外出抓药。可直到傍晚,抓药的下人才满头大汗回来报告:长安县、西安府大小药铺都跑遍了,药店老板都说压根就没有这两味药。刘家父子顿时觉得被乞丐戏弄了,容不得乞丐辩解,当下就叫下人将乞丐一顿毒打,扔出了刘府。
  
  第二天,刘府又贴出了求医榜文,晌午时候,榜文突然被人揭下,管事的一看又是昨天那个乞丐,让他吃惊的是,这乞丐明明曾被一顿毒打,遍体带伤,可一夜之间,他竟然伤势痊愈。管事暗想此人必定是个高人,又带着他二次来到刘府。管事、刘氏父子几人一顿耳语后,态度马上来了个大转弯,乞丐也不计前嫌,说他自有妙方,就看刘老爷肯不肯花钱。刘氏父子急忙说肯。乞丐告诉两人:此药不用去药铺采办,就是去了也买不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四处张贴出榜文,收购蟾蜍,而且一只一两金。父子两人一听,眼珠子都瞪大了,直说太贵了。乞丐笑道:“千金换一命,贵是不贵?况且,原本刘府就夺了蟾蜍的口粮蛐蛐,如今抓蟾蜍散财,不过是一报还一报。”刘氏父子听完,只得硬着头皮,照乞丐之意贴出告示,重金求购蟾蜍。
  
  二三条件定下断指约
  
  时值隆冬,就算给钱,可哪里能抓到蟾蜍?一连过了几天,无人敢接招。刘氏父子急出了大汗,急忙求教乞丐再出良策,乞丐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加金一两,一只蟾蜍二两金。刘氏父子一听,心疼得如刀割一般。
  
  这天半夜,乞丐溜出刘府,突然来到林户张老爹家里,教他去终南山南麓,一片向阳的山林中,带领百姓抓蟾蜍。张老爹听完,急忙带上乡邻上山,果然在那里捉到两千只蟾蜍,第二天送到刘府,刘家父子忍痛兑现了酬金。
  
  蟾蜍这回有了,可如何取出新鲜的蛤蟆油来?乞丐却信心十足,他命人取来铜镜,打磨光滑,洗干擦亮,逐一抓来蟾蜍,夹住弄疼,蟾蜍受惊,突然睁开睡眼,正好看见铜镜里的自己,其丑无比,吓得顿时张开了嘴巴,“呱”一声尖叫,喷出满口的蛤蟆油,蛤蟆油顺着光滑的铜镜流下,积少成多,不一会儿,就积攒了一碗,这场景看得刘府一干人员目瞪口呆。“神医,有了蛤蟆油,如何取蟾衣?听老人说蟾衣从未有人见过。”刘胡在一旁说道。乞丐哈哈一笑说自有妙招,但眼下天机未到,只能先等着,到时自会取得。
  
  一连几日,乞丐都只是大吃大喝,独自逍遥快活,过了几日,一天夜里突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乞丐一见天气骤变,马上叫人取来事先准备好带有余温的草木灰,放于土炕之上,将两千只蟾蜍埋于草木灰之中,再铺上木板压住,同时加热土炕。只半晌工夫,土炕中的蟾蜍开始“呱呱”鸣叫,乞丐急忙命人取出,刘胡近前一看大惊,原来一只受惊的蟾蜍在受热之后,背部裂开,正在脱皮,可那蟾蜍前肢突然向后反转伸去,撕扯下自己的蟾衣,便脱边吃,脱完吃完。“原来如此,蟾蜍自己吃掉了自己的蟾衣,难怪少有人见过,都进它自己的肚子去了。”刘胡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想上前去抢蟾蜍口中的蟾衣,却怕中毒胆怯停步。乞丐见状一笑,命人取来几盆清水,将蟾蜍放于清水中,蟾蜍一到水中,只得靠四肢游动,防止下沉溺水,哪抽得出前肢去撕扯退下的蟾衣,就这样,一张完整的蟾衣就脱了下来,如法炮制,千张蟾衣不久便悉数取到。
  
  “果然是赤脚神医,如今蛤蟆油、蟾衣已齐备,可这一清、二红、三根肉到底是何物?如何入药做引?”刘胡欣喜若狂地问道。乞丐回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一清乃是无根之雨水,今夜下雨已经取到;二红和三根肉嘛,恐怕大少爷要出点力,受点委屈了。”刘氏父子一听,觉得莫名其妙,不知乞丐此话是什么意思,乞丐又笑道:“二红,即两滴鲜血;三根肉嘛,最为关键,若没有它做药引,只怕蛤蟆油和蟾衣的毒性太大,不能化解,喝下不但难有疗效,反而徒增剧毒啊!”刘老爷一听吓得半死,急忙问那三根肉到底是何物,自己愿意再出重金求购。乞丐摇头说道:“远在千里,近在眼前,只须取刘少爷的三根手指即可。”刘胡一听,吓得瞪大眼睛:“没有其他办法?他人的手指可不可以代替?”“当然可以,只不过刘少爷与老爷命脉相连,药效最好。”刘老爷一听,急忙示意儿子忍痛割舍手指,刘胡吓得腿一软就昏了过去。“刘老爷,少爷金蝉脱壳,也罢,我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就割舍自己的三根肉指为药引,不过,我有三个条件,不知刘老爷可否答应?”刘老爷一听乞丐愿意断指,急忙点头答应。乞丐一笑,从背后的葫芦中取出一块黑色油脂木头,咬碎服下,转头便斩下一根手指说道:“第一个条件,要你免去佃户十年租金。”刘老爷一咬牙点头答应。乞丐又斩下第二根手指说道:“第二,终南山南麓百亩山林归我所有。”刘老爷也点头答应。乞丐斩下最后一根手指说道:“第三,今日断指立约之事绝不可反悔。”乞丐说完,不顾流血突然补充道,“我也不要你立字据,写文书,断指立约之事,但凭良心,倘若你敢违反,我自有办法治你,到时后悔晚矣。”说完,又从葫芦里取出一粒黑色木头咬碎吞服下,神奇的是断指不再流血了,乞丐随即扬长而去。
  
  果然,刘老爷按方服药,一周后便气消喘止,囊肿消除,宛若新生。
  
  三生死沉香酿传奇
  
  乞丐离开刘府,直奔张老爹家中,告诉他那百亩山林,已经帮他要回。还告知张老爹断指立约之事,叫他传播于众佃户知道,说完便离去。
  
  次年,乞丐又来到长安县,张老爹一见他就哭了起来,说刘府违背断指立约,继续收租,抢回山林,派人上山,砍伐了大半木材,回去大造亭台宗祠不说,还故意砍断了余下的山林,这些都是刘胡因记恨乞丐叫他断指,指使下人干的。乞丐听完急忙和张老爹上山查看,果然,剩下的山林被刘胡刀劈斧砍,一片凄惨。“张老爹休要烦恼,他砍你一棵树,到时你会得一两金;他不守十年免租之约,且叫他快活十年,十年之后,就是他阳寿终了之时。”张老爹一听,将信将疑,急忙问他有何妙计,乞丐笑说天机不可泄露,便独自下了山。张老爹以为他单枪匹马去刘府讨要公道,怕他势单力薄,就远远跟在身后,以防不测。果然,乞丐下山直奔刘府,张老爹大惊。哪知乞丐来到刘府,却不曾敲门进去,而是围着刘府大宅转了几圈,突然在刘府新造的正堂外墙停了下来,从背后取来葫芦,拔下塞子,将葫芦嘴朝下,底朝天,不一会儿工夫,便收起葫芦,扬长而去。张老爹上前查看,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倏忽过去了十年。这一天,刘府上下一片欢天喜地。原来是刘老爷七十大寿,一时间刘府门庭若市。刘老爷在新建的正堂摆酒设宴。提起这正堂,正是十年前砍伐的木材所建,雕龙画凤,气势宏大;正堂内松香袅袅,热闹非凡。哪知正在兴头上,正堂的大梁突然断塌,刘氏父子当场被砸身亡。这夜,乞丐来到张老爹家里,叫他去取黄金,张老爹以为要去刘府,哪知乞丐却直奔山林。来到山林,只见乞丐俯身下去,在砍断树根断口上,慢慢取出一块黑色的油脂木块来,张老爹近前一看,一闻,失声叫道:“沉香!一两沉香一两金啊!这下有好日子过了。”
  
  原来,这乞丐是南方香县人,祖上世代种香行医,他自小就精通医术,善于种香采香,不料那年,父亲给巡抚治病,用药太猛,巡抚病好落下残疾,他家因此被查抄,满门充军,幸得族人打点,他才逃过一劫,从此流浪到了终南山,意外发现竟然在北方地段长有一片白木香林。恰好这时刘府出榜求医,他就揭榜救人——原来那刘老爷之病,乃是腹中囊肿导致,蟾衣、蛤蟆油能消肿化瘀,理气平喘。可蟾蜍通常在电闪雷鸣的夜间脱皮,且边脱边吃,故而天亮少有人见到蟾衣。乞丐就利用祖传秘方,取蛤蟆油和蟾衣入药,见刘家富庶,就与刘老爷断指立约,叫他散财济民——他早料到刘府父子虎狼之心,不可信任,又听说刘府准备大兴土木,为刘老爷七十大寿兴建祠堂,便将计就计,故意立约要他这百亩山林,而刘氏父子表面答应,可心里早就盘算好,准备砍伐这一片山林建造宅院,他们却不知道这一片山林,乃是白木香林。原来白木香产于南方,北方极其少见,所以北方人大多只知道这白木结实耐用,却极少有人知道它能结沉香,更没有人知道要结香,白木树必须被人为或自然破坏,有了断口伤疤,才能引来蚂蚁等传播细菌,慢慢结出香来,而那刘胡刀砍斧劈,正好破坏了白木树,留下了断口,这才有了十年后结出的沉香。
  
  张老爹一听,这才恍然大悟,急忙问他刘府坍塌又是怎么回事。乞丐告诉他,这白木树虽然能结沉香,也容易招惹白蚁。他得知刘府父子不守立约之后,就来到刘府新建造的祠堂墙下,从葫芦里倒出了成群结队的白蚁。白蚁喜食啃咬白木,且繁殖快,食量大,又极其聪明,善于隐藏,极难发现。十年工夫,刘府大宅梁柱,几乎被它啃噬掏空。白蚁最怕香薰,特别怕油脂含量高的松香等,那天刘府大寿,到处松香缭绕,土烟呛人,白蚁顿时受惊,四下逃命,蚁王一定会下令群蚁不顾一切奋力咬破房梁立柱逃生,这才砸死了刘氏父子。张老爹听完,笑道:“这可真是善恶有报啊!”说完,便下山叫四邻采收沉香去了。
  
  赤脚游医的奇闻,从此在终南山代代相传,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真名实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