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二代斗二代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飞扬跋扈的官二代和财大气粗的富二代因小事结下梁子,一场官、富二代的争斗由此展开,几番较量,最后的赢家会是谁呢?
  
  一、官赢富输
  
  宋朝年间,京城物阜民丰,繁华热闹。大街上的各种店铺鳞次栉比,路面上摆小摊儿的也不少。
  
  这天,在京城最繁华、人群最熙攘的大街上,两匹高头大马自东面疾驰而来,扬起一路尘土,行人纷纷避让。
  
  这时偏偏从路西面也飞奔来两匹骏马,四马险些撞在一起,马上乘客大惊,纷纷紧勒缰绳,马儿人立长嘶,但总算避开了一场马毁人亡的惨剧。
  
  西面马上的黄衣公子张口就骂:“好狗不挡道,你眼睛瞎啦!怎不早点避让?”
  
  东面头匹骏马上的白衣骑客登时大怒:“你好大的狗胆,竟敢辱骂本公子?”
  
  黄衣公子仔细一看,那白衣骑者虽然满面英气,但双耳耳垂上各有一个耳洞,顿时大笑:“什么公子?原来是个小娘们儿!”
  
  这一句话却是触到了白衣骑者的死穴,她果真是一名女子,而且大有来头,是当今刑部孔尚书的女儿孔令仪,因自幼胸怀大志,恨不得身为男儿,好做出一番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所以自憾为女,平日不喜女装,只爱做男装打扮。只因近日得了一匹好马,今日特地出来飙风一番,谁知不但险些撞马,还叫人一眼看穿了真面目!
  
  见对方油腔滑调地调笑,孔令仪怒极,她为人本来就蛮横偏激,此时玉手一挥马鞭,一鞭子就抽在了黄衣公子面如冠玉的俊脸上!
  
  黄衣公子脸上顿现一道血痕,不由得怒吼道:“你竟敢出手伤人,本公子跟你拼了!”他身后马上的一名青衣公子一把将他拉住,劝道:“庆玉,算了,好男不跟女斗!”然后低声道:“我看这女子似乎大有来头,还是别招惹为妙!”
  
  黄衣公子平日里最紧张自己的脸,他不听同伴的劝告,叫嚣道:“难道我的来头就小了?非教训教训她不可!”挥起马鞭没头没脑地朝孔令仪抽过去!
  
  孔令仪一没留神,左手着了一鞭子,她身后马上的灰衣人是她府中护卫,见状急忙纵马上前护主。四匹马撞在了一起,马鞭挥舞,马蹄胡乱践踏,路边的小摊子被踩坏不少,一个小男孩来不及避开,被一只马蹄踩断了右腿,痛得大哭。
  
  孔令仪和她的护卫马好,身手也好,痛打了黄衣公子一顿,然后纵马扬长而去!
  
  孔令仪回到家中,犹自怒气难消,忽觉左手隐隐作痛,现出一道血痕,那是被黄衣公子一鞭子抽的。孔令仪怒道:“路平,去给我查那个贱男人的底细,今天这事儿没完!”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那护卫路平匆匆赶回:“禀告小姐,那个黄衣男子叫黄庆玉彼得松和芬杜斯:小活宝-忘年交,父亲是京城首富黄文正,他那个朋友姓裴,也是个富家公子。”
  
  孔令仪略略一怔:“京城首富?怪不得那么嚣张呢!哼,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他家主要做什么生意?”
  
  路平回道:“黄家是京城最大的米商,城里有六七成的米铺都是他们黄家的。”
  
  “米铺?”孔令仪摸着左手的血痕想了想,“你去带几个心腹,弄批老鼠药,全给我掺到他家米铺的米里!”
  
  路平吓了一大跳,小心翼翼道:“小姐,老鼠药会吃死人的。不如,弄批砂子掺在米里,打击他们的商誉和诚信,再煽动买米的顾客闹事,这样既不会闹出人命,小姐的一口恶气也出了。”
  
  孔令仪的情绪略略平复了些,挥了挥手:“就照你说的办吧,干得利落点!”
  
  路平办事能力极高,带着几个手下,一夜之间就让黄家所有的米铺的大米都被掺上了砂子!
  
  买米的不仅有普通老百姓,也有不少富商和大官,吃出了米饭里有砂子,纷纷来找黄家算账,最惨的是大理寺卿贺大人八十岁的老娘,被米饭里的一粒砂子崩掉了“硕果仅存”的一颗大牙,气得贺大人派兵暂时封了黄家所有的米铺,要黄文正给大家一个交代!
  
  黄文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有先解决问题,又重金进了一批上等的新米,给所有顾客换回了砂米,再高薪雇了大批的人手把砂米里的砂子淘出来,最后又备下了一份极重的厚礼,亲自到贺大人府上去登门道歉,真是面子和里子都输光了。
  
  孔令仪见到黄府损失惨重,心中的恶气总算消了!
  
  二、富威官衰
  
  黄家书房里,黄老爷和儿子黄庆玉正在议事,黄庆玉烦躁道:“真见鬼了!这几日真不顺,先是我撞马挨了打,又是咱家米铺出了事儿,损失了那么一大笔钱,谁有那么大的本事一夜之间在所有米里都掺进砂子呢?”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书房门被推开了,裴公子走了进来,“庆玉,就是你那天撞马打架惹来的祸!原来那个白衣骑者是刑部孔尚书家的大小姐,我早上碰见了打更的林生,他说米铺出事头天深夜,他打更路过你们一家米铺,看见几个人正在撬米铺的门,他胆子小,不敢声张,但认出其中有一个人是孔府的一个家丁。”
  
  黄老爷听得莫名其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裴公子就把那天撞马打架的事儿说了,黄老爷听说得罪的是刑部尚书的女儿,心里凉了半截,直埋怨儿子:“自古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你怎么傻到去得罪官府的人,看来这个黑锅只有我们自认倒霉扛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