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爱在枪林弹雨中

发布时间:2018-03-1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些天首都的报纸电视上反复报道这样一则寻人启事:一位叫伊布的老头寻找数十年前的初恋情人萝莎。
  
  事情是这样的:老伊布年轻时深爱着萝莎,可因为一次不算激烈的口角,年少气盛的伊布一气之下远走他乡,等他冷静后回来,却再也找不到萝莎了。就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萝莎搬家了,谁也不知她搬去了哪里。时光荏苒,如今伊布已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至今独身,在风烛残年来日屈指可数之际,越发思念起初恋情人来,他要当面向她说声抱歉,才能安心面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
  
  全城的人都被这个爱情故事深深感动,根据老伊布提供的线索和萝莎年轻时的照片,人们热切寻找着,幸运的是奇迹发生了!有人真的找到了萝莎,她还活着!
  
  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颤颤巍巍的萝莎和老伊布通上了电话,电视台又对双方的通话作了现场直播。萝莎老泪纵横,在电话里她告诉老伊布,当初搬家是因为她父母不同意她和伊布相恋,搬家后又千方百计阻挠她去寻找。后来父母死了,她却再也找不到她的伊布了,再后来也就渐渐死了心,她以为伊布早已另寻新欢了。
  
  感人的事还在后面。萝莎最后说:“伊布,我接受你的道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接受你迟来的求婚,因为我也始终独身,除了你,这世上我谁也看不上!”
  
  老伊布热泪盈眶,哽咽得不能成声:“萝莎,后天就是我们相识的纪念日,那天早上我一定带着红玫瑰,当着全世界的面向你求婚,天啊,我一刻都不能等了!”
  
  全城为之轰动,街头巷尾人们都在热烈议论着,急切盼望着那天的到来!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时,一场内战毫无征兆地爆发。起因是军队内部突生哗变,短暂而又激烈的交火过后,一条大街把整个首都一分为二,双方军队荷枪实弹各守一边,严阵以待暂不进攻,而这平静的表象背后是各方政治力量拉锯式的博弈。
  
  谁也不敢踏上大街一步,有只倒霉的野猫不小心踏上这条死亡大街,一声枪响,野猫倒于血泊之中。这边军队说了,即使一只蟑螂也不许爬过去;而那边更是放出狠话来:若有飞鸟飞过也立即射杀。各种通信包括电话全部中断,首都笼罩在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中。
  
  第三天到了,大街上难得地平静,可谁都知道这平静的背后暗藏着汹涌波涛,谈判一旦破裂,这地方立即会成为人间地狱。可就在这时,这边的大街上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老头,身着笔挺的西服,乌亮的皮鞋泛出光泽,格外引人注目的是,他的上衣口袋里还别着一朵艳红的玫瑰,脸上更是像初次恋爱的年轻人一样泛出红晕。躲在战壕里的双方士兵立即认出来了,这不正是老伊布吗?这位不老爱情的代言人谁不认识呢?难道他不怕死?
  
  老伊布吃力地举起手里的喇叭喊道:“各位,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我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而战,我只知道今天是我向我的萝莎求婚的日子,为了这个日子我已等了几十年,我曾经错失我的最爱,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了,即便是死!”说着老伊布大步走上那条危机四伏的大街。
  
  老伊布的喊话不仅惊动了双方士兵,还惊动了两边的市民,大多数人只敢躲在家里提心吊胆地伸出头,可还是有许多胆大的人陆续走出来,躲在各色掩体后看着。
  
  一步、两步……老伊布快要走到街中心了,那边还是没有开枪。那边就是叛军,但是每颗被战火磨砺得粗硬如铁的心此刻竟如此柔软,这世上又有谁不向往美好的爱情呢?他们又有点不知所措,不开枪的话就违反了上司的命令,可是,能对这样的老人开枪吗?
  
  就在这时,一名叛军军官走了过来,初来乍到的他显然对眼前这一幕并不知情。他粗野地对士兵吼道:“那么大的一个大活人没看见,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
  
  军官说着拔枪就射,千钧一发之际,身边有个士兵一跃而起,猛地把军官的手腕往下一压,可是,枪还是响了。
  
  正缓缓走着的老伊布一头栽倒在地,两边几乎同时响起一片惊呼声,然后这边愤怒地开了火,一边射击一边破口大骂,不用说,叛军那边随即还以颜色,双方一时枪声大作,大街再次变成了地狱。
  
  突然间枪声都停了下来,因为原本仰面朝天一动不动的老伊布慢慢蠕动了一下、又一下,他在地面上的每一次蠕动都扯动了双方士兵的心,大伙目瞪口呆地看着,以至于忘了手中的枪,直到老伊布缓缓站了起来。他的腿部鲜血直流,不过老命还在,那名叛军军官这回没有再次开枪,因为士兵刚刚向他解释了来龙去脉,此时他心情复杂。
  
  腿上这一枪显然让老伊布元气大伤,他脸色苍白浑身哆嗦,好不容易拾起喇叭喊道:“我还没有完成我的心愿,所以我不想现在就死,可我不知道能否找到我的萝莎了,不当面向她求婚我死不瞑目,所以各位,有哪位好心人请帮我叫一下我的萝莎,对不起,我想我支撑不了多久了……”
  
  街那边的掩体后立即有人大声喊叫起来:“我知道萝莎家在哪儿,我这就去叫她来,老伊布,你一定要挺住!”
  
  老伊布的血流得更多了,他的身体越发摇摇晃晃,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但是他仍然拖着腿向那边继续走着,一路上血迹斑斑,这时哪怕有人出来给他止下血也好啊,实际上双方士兵已有不少人按捺不住,想冲上去救治老伊布。
  
  谁知就在这时双方部队都接到了通知:谈判随时有可能破裂,作好战斗准备!
  
  那名叛军军官立即向老伊布大叫道:“不要再往前走了,否则……”
  
  是的,一旦接到开火命令,老伊布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有人叫了起来:“伊布,我来了!”
  
  老伊布浑身一哆嗦,他一抬头,啊,是萝莎!萝莎梦幻般出现了!
  
  眼前的萝莎满头银发一丝不乱,一身白衣,嘴唇上还抹了淡淡的口红。她深情地凝视着她的伊布,不管不顾地跑上街中心,喊道:“伊布,是你吗?我终于等到你了!我不是又在做梦吧?”
  
  此刻街两边鸦雀无声,泪光中只见老伊布吃力地跪下那条流血的腿,双手递上那朵分外娇艳的玫瑰,说:“萝莎,原谅我年轻时的鲁莽,现在,嫁给我好吗?”
  
  萝莎朝前几步,伸手接过玫瑰使劲地点头,就在这时双方士兵接到了开火的命令,一时间枪声大作,子弹呼啸纷飞。
  
  枪林弹雨中老伊布紧紧拥抱着他的萝莎,但是,他们安然无恙,所有的子弹全从他们的头上心有灵犀地飞过,像是在为他们喝彩、燃放满天最绚烂的焰花。
  
  士兵们不敢违抗命令,可谁还不会把枪口朝向天空吗?他们一边射击着一边破口大骂:“让这该死的战争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