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清宫缉毒案

发布时间:2018-03-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宫中禁烟本是好事,可皇后却因此得罪了贵妃、太后,就连一向主张禁烟的道光皇帝也毫不领情。可怜的皇后究竟做错了什么?
  
  一、皇后禁烟
  
  道光十九年冬日的上午,大雪初晴,紫禁城上下一片雪白,干枯的树枝上寒鸦乱噪,储秀宫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储秀宫的主人玉妃笑容满面,正在招呼客人。
  
  突然外面有人高声吆喝道:“皇后娘娘驾到!”玉妃不由得吃了一惊。玉妃近年圣眷不错,最近又刚生下一位公主,正巧百天时赶上她的生日,皇上破例许她办个小型宴会,还准许娘家人进宫朝贺。要知道道光皇帝一向反对铺张,皇后的生日宴都难得办一次,还只赐了每人一碗面,所以皇后听说玉妃的事心里不舒服已经有几天了。
  
  本来没指望今天皇后会来,可是此时突然驾临,让玉妃的心不由得悬起来。
  
  玉妃抢步到门前迎接皇后,赔笑道:“劳动姐姐大驾,真是罪过。”皇后脸上淡淡的,只顾往里走。
  
  正说着,外面进来两个命妇,身后跟着的仆妇抬着大小箱子,堆在院中。原来是玉妃的哥哥刑部员外郎玉全派夫人送礼进来。
  
  皇后走到箱子前看了看,玉夫人忙跪下回话道:“臣妾知道皇上皇后一向俭朴,不敢送厚礼,可是又怕委屈了娘娘,所以都是臣妾家人亲手缝制的衣物。”皇后翻了翻,果然都是些衣服,布料也很寻常,没有过分华丽之物,她点头道:“难得皇上对妹妹恩宠有加,果然是争脸儿啊!”一句话说得玉妃心里忐忑不安,赔着笑说:“院子里风大,姐姐进屋吧!”
  
  这边玉妃使眼色,宫女们就把箱子往屋里抬。谁知皇后见状,一甩手,又回到院中,指着箱子说:“别动,外面送进来的东西,要查清楚。”
  
  玉妃本来还耐着性子,一见皇后这样就有些撑不住脸面了,冷冷地说:“今天是妹妹的好日子,姐姐赏脸能来,妹妹感激不尽。这入宫的东西进午门时就已经查验过了,姐姐还是百般挑剔是为什么呢?”
  
  原来道光皇帝登基以来明令禁止鸦片,皇后钮祜禄氏夫唱妇随,也在宫中大兴禁烟。今天早上皇后接到钟粹宫大总管姜有为的线报,玉妃的娘家人要借送礼的机会把鸦片带进宫来,如果现在不查,鸦片混进深宫中,就如大海捞针了。她一横心,一咬牙,说道:“我接到线报,这箱子里藏了鸦片,打开来验一下吧。”
  
  此言一出,院子里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如何是好。玉妃的脸先是一白,又是一红,掏出绢帕,捂着脸哭道:“皇上啊,臣妾只能一死才能明了这份心,你看看,这是怎么作践人呢!”
  
  这时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兰秀已经带人上前,三下五除二就把箱子都掀翻在地,姜总管率先出手,拿过斧子,几下把箱底就砍出一个洞来。果然箱子底下有夹层,众人的心都吊了起来。
  
  可是等把整个箱底都卸下来,皇后就失望了,箱子底虽然都有夹层,却都是空空如也,没有一件东西。姜总管也傻眼了。
  
  玉妃一直静观其变,见状登时哭声更大了,皇后一时也有些慌了手脚。大宫女兰秀是皇后的心腹,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忙过来把乱扔在地上的衣物又看了一遍,这些衣物都没有异样,不可能藏了东西。突然看着玉妃的鞋,兰秀的心念一动。玉妃是个很爱美的女子,把花盆鞋的木底挖空,放进香料,再钻几个小眼,走起路来步步留香,可是玉妃娘家送来的鞋底没有镂空,拿起来明显还要重一些。
  
  兰秀想到这里,抢步上前拿起一双掉在地上的鞋,把鞋底用力一扭,从鞋跟处就断开了,原来鞋里面还是空心的,不同的是填的不是香料,而是鸦片膏。玉妃见状,脸都吓白了,扎着手不知所措。
  
  皇后长出一口气,把脸一板,正色说道:“玉妃娘家人私传鸦片,触犯大清刑律,着内务府依法查办吧!”
  
  正在这时,突然后面有人说话:“今儿个是玉妃的好日子,怎么还审起案来了?”一看来人,皇后有些发蒙,原来来人正是当今皇太后。太后并不是道光皇帝的生母,可是在他登基时出过力,所以道光皇帝对太后十分敬重,平时百依百顺。宫中禁烟一事,特意嘱咐不让太后知道,就是怕吸鸦片多年的她不能禁掉,又因此受了委屈。今天皇后本来是想拿玉妃个把柄除掉异已,没想到惊动了太后,这事就有些麻烦了。
  
  玉妃正好抓到救命稻草,扑到太后的面前哭诉起来:“臣妾让娘家人私带鸦片进来,不是为了自己,本来就是想孝敬太后的啊!”
  
  皇后一听就气了,怒道:“你拉上太后做挡箭牌,以为我就不敢治你了?”
  
  玉妃理直气壮地说:“太后明察,我生下小公主刚满百天,因为乳娘不好,一直是自己哺乳,怎么会吸鸦片?”这句话说得皇后哑口无言,可是又不甘心,正想对策,没想到太后发难了,她问道:“皇后,宫中在禁烟?这事怎么哀家一点都不知道呢?”
  
  皇后支支吾吾不知怎么解释时,偏这时道光皇帝过来了,见此情形十分气恼,安抚了一下太后,又不许处罚玉妃,独独冷落了皇后。皇后不甘心,还想再说什么,皇上已经扶着太后的鸾驾回宫去了。
  
  二、太后戒烟
  
  皇后本来以为这次能讨好皇上立个大功,没想到热脸贴了冷屁股,而且从这日以后,皇帝一直冷落自己。宫中的事本是如此,一着失宠就猪狗不如,皇后也不过如此,眼见着自己的威望一日不如一日,连小妃嫔都敢蹬鼻子上脸的,皇后气不打一处来,平日里也总是对着宫人发脾气。
  
  总管姜有为因为上次的事失宠,找个过错就被撤了总管之职。没出几天,不知怎么触了霉头,被打了一百大棒,平日里小太监多恨他仗势欺人,这一百棒下手不轻,抬回房中已是奄奄一息。兰秀本来跟姜有为是菜户,就是宫女和太监私下结的夫妻,自从姜有为搭上皇后的车,就不大理会兰秀了。如今他落了难,兰秀念及旧情,坐卧不宁,趁着月色溜到他的房中。姜有为这时已经气息奄奄,一见兰秀就拉着她的手说:“可惜我负了你,以后给自己留条后路吧,现在皇后大势已去,你别再为了忠心把命搭进去,这些主子本来就没拿咱们当人,用过就扔过墙去,连块破抹布都不如!”说完眼睛往上一插就气绝身亡了。
  
  兰秀也不敢哭,默声回房,静坐思量起来。再说皇后,为了再笼络皇帝的心,只有在太后处下工夫,每日早晚请安。太后听说宫中禁烟的事以后,下决心也要戒烟,为宫中人做个好榜样。可是她抽鸦片多年,又加上年老体衰,戒烟哪有那么容易,几天下来就形容憔悴,鼻涕眼泪不止,痛苦万分。皇上见状,心疼不止,跪下叩请太后抽烟。皇后虽然气太后和皇上对自己无情,可是毕竟太后是自己的亲姑姑,自己这个皇后还是她给争来的,只是因为一宫难容二主,两个人才有了矛盾,现在眼见着自己造成的后果,也有些害怕。
  
  折腾了一段时间后,太后的烟终于戒掉了,皆大欢喜。皇上对皇后也消了气,偶尔过来住一夜,皇后的心总算安定下来,暗中继续收权重树自己在宫中的地位。
  
  这一日正是太后的生日,皇上皇后率后宫众人,早早来到太后的宫中助兴,场面十分温馨。皇后早就给太后准备了一件特殊的礼物:当年太后有一只小京巴,最爱的,可惜老死了,这次皇后特意命人寻来一只跟原来那只毛色相仿的,养在自己宫中,就等今天来献。
  
  一见小京巴儿,太后果然眉开眼笑,乐得抱在怀里。可是小狗却不安分,东嗅一下,西拱一下,最后挣出太后的怀抱,在龙床上跳了两跳,床头的桌上有个供瓶,被它撞翻在地,打了一个粉碎。
  
  瓶子碎在地上,众人的眼都直了,那一包一包散落的,不正是鸦片?太后的脸色骤变,长叹一声,把双眼一闭,说了一句:“哀家累了,都散了吧。”
  
  皇上脸色铁青,率众出了宫门,劈头盖脸就把皇后一顿训,什么置皇家天威不顾,不守孝悌,几大罪名压得皇后支撑不住,跪地痛哭。皇上直接下口谕,以后宫中事宜皆由皇帝亲理,这就等于把皇后的权力全部收回了。
  
  三、一杯药酒
  
  皇后回到宫中一病不起,皇上不闻不问,她的心也寒了。这日皇后略觉身上轻松些,叫兰秀扶自己起身梳洗。
  
  兰秀忙过来服侍,待看镜中人,不由得心酸,叹道:“这只几日,皇后就瘦多了。”
  
  皇后看着镜中淡淡一笑道:“哪用争这些了,只怕再这样下去,命都不是我的。”说得兰秀垂下泪来,正这时,有宫女进来,刚跪下没等说话,后面已经进来一群人。
  
  原来是太后带着众妃嫔来探病的,这可是出乎皇后的意料,她忙起身想跪,太后一把扶住她,口中啧啧叹息:“可怜见儿的,几天没见瘦成这样,皇后,你就是心事太重了,你一心为了皇上,这大家都是知道的,不过你的脾气是倔了些,把性子软软,哄哄皇上就好了。”皇后本来对太后满腔怒气,听这番话才知是错怪了好人,不由得泪流满面。太后掏手帕替她擦拭,又叫后面的宫女道:“把哀家给皇后带来的药酒拿过来,这是我亲手泡的,最补气养神,皇后喝一杯吧。”
  
  皇后看到酒杯人就清醒了很多,虽然太后来示好,可是不能不防。她招手叫兰秀过来,笑道:“太后赐的酒,快热来给我喝。”
  
  兰秀不由分说从宫女手中接过,拿到后面热好了送来。皇后这下放心了,心知兰秀一定已经把酒换掉,便接过来一干而尽。太后见了一笑,说道:“你好好休息吧,不要胡思乱想了。”说完带众人离开。
  
  这一折腾皇后也累了,让兰秀扶着躺下,不知怎么头挨到枕上就觉得天旋地转,心里慌慌的。她急忙招兰秀过来,想问话,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兰秀微笑着替她掖好被角,轻声说:“刚主子喝的酒就是太后送来的,太后的一番心意,主子就领了吧。”说完放下垂帘往外走,嘱咐小宫女道:“主子累了,别打扰她,让她好生睡一会儿吧。”
  
  皇后用力瞪大眼睛,想叫兰秀回来,可是身上软软的动弹不得,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腹会跟太后一条心来害自己。在弥留的时刻,她突然明白了,禁烟难并不是单纯的禁烟问题,这里面交织的是大清国上上下下的矛盾,她只是这张网上小小的绳结。
  
  第二天一早,皇后钮祜禄氏被发现已经仙逝于钟粹宫。道光皇帝大恸,厚葬皇后,追加封号孝全皇后,太后更是悲痛欲绝,可是药酒的事,却没有人提及。
  
  钟粹宫的大宫女兰秀,在皇后下葬的第二天就上吊自尽了,带着她的秘密,永远地埋葬了。其实钮祜禄氏被接进宫的第一天,兰秀就出现在她的身边,就是太后安插的眼线,只是一直等待时机而动。直到皇后和太后出现矛盾,她这枚棋子才派上用场。
  
  京巴儿是太后授意兰秀训练的,闻到鸦片味就会翻找,故意用这办法让皇上下决心冷落皇后。后来送酒,更是利用皇后对兰秀的信任。
  
  兰秀心里也明白,皇后死了,她也将随之殉葬,太后是不会让她这个证人活在世上的。还是姜有为说得好,在这些主子面前,他们不过是用过就扔的抹布。
  
  她含笑踏上小凳时想,至少老家的爹娘有人养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