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神秘的快递包裹

发布时间:2018-03-1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天中午,王强正在工棚里和工友们吃午饭。这时,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快递小哥过来问:“哪位是王强?”王强很意外,忙说:“我就是,有事吗?”“有你的快递。”快递小哥说完,将一个包得方方正正的小纸箱递了过来。
  
  “这是谁寄来的呢?我没有网购啊!”王强很纳闷,签完了字,把包裹接到手中想看一下到底是谁寄来的,可包裹上并没有写发件人的名字和地址。王强想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想要问一下快递小哥的时候,快递小哥已经骑车走远了。
  
  王强想,先打开包裹看看里面装的是啥东西,反正是寄给我的,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电话,这不会有错。于是,饭也顾不上吃了,他当着工友们的面把这个神秘的小纸箱打开了。
  
  剥开里面的白色泡沫包装,小纸箱内赫然出现他那部丢失了二十几天的手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惊喜之余,王强越发糊涂了。这真是件让人难以琢磨的稀奇事。工友们也议论纷纷,各抒己见。这包裹能准确无误地寄到王强手上,证明捡到王强手机的肯定是熟人。而王强的手机就是在工地附近丢的,更确定了这个推测。但是,他为什么不直接还给王强,非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寄个包裹过来呢。有人说:“估计捡到手机的那个人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所以通过快递把手机给你送回来了。”大伙一想,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王强认真地对大伙说:“手机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这种拾金不昧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我得好好感谢人家才是。”
  
  这时,工友徐福才说:“既然人家不愿意留名字,说不定有什么隐情,咱们就别再追究了。手机失而复得,那可是件高兴事,不如今晚我请大家去旁边的大排档吃一顿。”大家一听有好吃的,兴奋地嚷嚷起来,就不再谈论手机的事了。
  
  那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其实,这其中的确是另有隐情……
  
  在工地的农民工基本是各个屯三三两两相约一起出来打工的村民。因为他们觉得身处在嘈杂、陌生、离家遥远的大都市里,同一个屯的彼此之间熟悉、信任、有安全感,一旦有点啥事,互相还有个照应。徐福才和王强就是同一个屯出来的工友。他和王强在屯里是近邻,住前后屋。两人以兄弟相称,关系比别的工友更近一层。两人下班后经常聚最后一个男人 合集在一起喝酒,晚上睡一个寝室的上下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关系非同一般。
  
  徐福才是施工队的安全员,有一天,他在检查工作时,发现楼道里有一个智能手机,捡起来一看是王强的。因为这个手机他太熟悉了。这本来是一件寻常小事,把手机还给王强就完了。可是,徐福才看左右没人,鬼使神差般把手机藏在衣兜里,要拿回家给媳妇用。
  
  徐福才干活是把好手,在工地上,他就像个领头羊,脏活累活抢着干,而且还善于动脑筋,干啥都有门道,工友们都挺喜欢和他一起工作。可是,他有个缺點,就是小气、贪婪。比如下班后和工友们一起上市场溜达,他本来什么也不买,却故意走到卖炒瓜子的摊位前问老板:“瓜子好吃不?”老板热情地介绍:“好吃,新炒的,个个都满仁,不信你尝尝。”他抓起一把就尝,但是最后也不买。上理发店剪头发,本来剪一次要十元钱,可他就带九元钱,剪完了故意在身上这翻那找,然后装作很难为情的样子对理发师说:“哎呀!对不起,我忘带那么多钱了,下回再补上吧!”理发师很无奈,只好收九元钱……
  
  也许是因为他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甚至不择手段投机取巧,往往因小失大,得不偿失。虽然他很能干,但家里的日子过得并不比别人宽裕多少。
  
  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徐福才自从藏了王强的手机后,经常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因为在工地这个大家庭中,工友们就像亲兄弟一样,谁家有了困难,大家各尽所能,无私地给予帮助。前几天王强年迈的老母亲得了急病住院,住院费还差五千元钱。工友们你三十元他五十元的,一夜之间就给凑够了。过后王强要还钱给大伙,没有一个人要的。这事对徐福才的触动极大,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反思,他觉得自己做人与工友们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藏匿王强手机的事,一想起来就感到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于是他决定要把手机还给王强。可是怎么还呢?这却是个难题。他想了很久,直接给吧?不行,因为当时王强问过他,他说没捡着。现在又还给人家,嘴怎么张,还要脸不?偷偷地放在王强行李底下?也不行,这不是给其他两位室友栽赃吗?最后,他想到了送快递的方式,于是就出现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把手机还给王强后,徐福才心里舒了一口气,决定从此以后要改掉贪小便宜的毛病,堂堂正正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