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虫师

发布时间:2018-03-1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皇陵陵管郭普阳肩负着防治松毛虫害的职责。他将以养殖松毛虫为生的西门东纳入帐下,究竟是何用意呢?
  
  一、养虫
  
  明嘉靖年间,北京城西北约五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天寿山。这里就是明成祖以及后来明朝七位皇帝的龙眠之地。
  
  天寿山下,有一个古樟镇,这个镇子虽然不大,可是每到四月十八日,方圆几百里的捕鸟人都会云集在镇子中,然后向天寿山的陵管郭普阳出售自己捕捉到的杜鹃鸟。
  
  本地最大的鸟贩子叫古老三,家住天窑镇,距离天寿山足有两天的车程,五天前他便命仆人们赶着七八辆马车,早早地来到了古樟镇。
  
  古老三来到了镇东客栈,客栈的老板柳林一见老主顾驾到,急忙满脸堆笑,迎了出来。
  
  古老三和柳林寒暄几句,道:“柳老板,咱们还是按老规矩办,一百两银子在您的客栈包住五天如何?”
  
  柳林呵呵一笑道:“行!客栈的鸟房,我都为您准备好了!”
  
  古老三的七八辆马车上,载着大大小小一共三百多只鸟笼子,这些鸟笼子里面,装着他一冬天捕到的三千多只杜鹃鸟。
  
  天寿山上,遍布十几万棵护陵松,为了防治松毛虫害,皇陵的陵管郭普阳会在每年的四月十八日,亲自领人来到古樟镇,然后精心挑选几千只杜鹃鸟,放归护陵松林,让这些以松毛虫为食的杜鹃鸟,代替人工,护林抓虫。
  
  郭普阳出手阔绰,他以一两银子一只的高价收购杜鹃鸟,引得鸟贩子们趋之若鹜。
  
  古老三住店五天,柳林要精心地给那些笼子里的杜鹃鸟准备饲料。只有经过了精心喂养的杜鹃鸟,才能叫声响亮,体态轻盈,最后被郭普阳一眼相中。
  
  柳林当着古老三的面,取出了给杜鹃鸟喂食的两种精料,一种料是炒熟的苏子拌麻油,另一种精料是切条的新鲜牛肉。
  
  古老三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柳老板辛苦你了!”
  
  柳林看着古老三,踌躇着说:“古老板,今年有一个新情况,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您……”
  
  原来,两个月之前,古樟镇来了一位异人,此人名叫西门东,是个虫师。
  
  西门东来到了古樟镇后,租了一家农户的房子,建成暖房,然后就在火炕上开始孵化松毛虫的虫卵,经过两个月左右的饲养,他那批松毛虫已经长得有筷子头粗细了。
  
  西门东将松毛虫孵化出来的消息,告诉了镇内三四家建有鸟房的大客栈,人都道——居移气,食移体,杜鹃鸟再怎么吃苏子和牛肉,也没吃松毛虫生得鲜活。
  
  古老三听了,惊讶地说:“还有这等高人,赶快领我去看!”
  
  西门东今年四十多岁,生得獐头鼠目,一双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他的暖房就在镇西,暖房内温度很高,好像到了夏天一样,再往墙角的一排木架子上看,那上面一个个的笸箩里,放着松枝,松枝上,爬满了一只只肥硕的松毛虫生在幼子
  
  古老三看着那一个个猛吃松枝的松毛虫生在幼子,高兴得直拍手:“西门先生,您的松毛虫生在幼子我全都要了!”
  
  二、买鸟
  
  西门东的松毛虫生在幼子可不便宜,全部买下要两百两银子。古老三一咬牙,痛快地交了银子,然后便将这批松毛虫送到了柳林客栈。
  
  古老三的杜鹃一见鲜活的松毛虫生在幼子,一个个疯吃疯抢,体重猛增,毛羽也像是水洗似的,逐渐透亮和明艳了起来。
  
  一转眼,就到了四月十八,三五十个鸟贩子都把自己的杜鹃鸟鸟笼摆到了长街之上。古老三这次却姗姗来迟,他的手里只提着一只高档的红木鸟笼,鸟笼中,装有一只体形硕大、叫声欢快的杜鹃鸟。
  
  辰时刚过,郭普阳骑马领着近百名的护陵兵来到了古樟镇。郭普阳个子高大,狮鼻虎目,一把乱糟糟的大胡子特别显眼。
  
  郭普阳骑马从街头走到街尾,走到古老三的身边,一勒马缰,忽然停住了。古老三年年都来卖杜鹃鸟,他们两个早就认识。
  
  郭普阳狐疑地问:“古老三,今年你怎么只拿来了一只鸟?”
  
  古老三跪地施礼后说:“郭爷,我的鸟都在柳林客栈中放着呢!”
  
  郭普阳盯着古老三笼中那只鲜活的杜鹃鸟,忽然明白了:“先去柳林客栈,如果你的杜鹃鸟果真好,爷就给你全包了!”
  
  郭普阳刚来到柳林客栈的外面,便听到了“叽叽喳喳”欢快的鸟叫声,待他看到那三千只又蹦又跳的杜鹃鸟,兴奋地一扬马鞭说:“好,只有这样欢实的鸟,才能抓虫,这些鸟,我全买了!”
  
  古老三接过一张三千两的银票,一个劲地表示感谢。郭普阳走到古老三身边,低声问:“这个时候刚过了冬天,正是杜鹃鸟又瘦又小的时候,你怎么能将他们养得如此鲜活?”
  
  古老三不敢撒谎,只得将西门东养虫的事情说了一遍。郭普阳一摆手,对古老三命令道:“带我去见西门东,这可是人才呀!”
  
  西门东正在暖房中收拾行李准备回家,古老三领着郭普阳来到了暖房,西门东刚刚给郭普阳行了一个礼,就听郭普阳吼道:“将这个妖人给我带回陵管营!”
  
  西门东被两个如狼似虎的陵兵给捆了起来,他扯开嗓子大叫道:“郭爷,我冤枉,我可不是妖人呀!”
  
  郭普阳的四名亲兵将一个劲喊冤的西门东带走了,古老三不知道是福是祸,吓得满头冷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郭普阳不理古老三,领着手下又返回了鸟街,他将杜鹃鸟买足后,就直接回到了陵管营。洗漱一番,此时天色已暗,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厨师给他做的酒菜。
  
  郭普阳对门口的亲兵吩咐道:“将妖人西门东带上来!”
  
  那两名亲兵领命而去,不大一会儿,西门东便被推进了郭普阳的帐篷。郭普阳指着西门东的鼻子吼道:“你在古樟镇饲养松毛虫,莫非是想荼毒皇陵的护陵松吗?”
  
  西门东跪在地上,一个劲地辩解,郭普阳听到最后,显得有些不耐烦,说:“将他的绑绳解开,吃完饭后,我就立马送他上路!”
  
  三、放虫
  
  郭普阳的桌子上共有十多个菜,而且每道菜都做得色香味俱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