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无价的芬芳

发布时间:2018-03-2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也算不上故事,不过是我记忆中一个小片段,比芝麻大点。
  
  那天,母亲刚进家门就喊我:“正宗芝麻饼,快过来尝尝。”我纳闷,平时母亲不管买了什么好吃的,都是悄无声息地放茶几上。今天咋了,一个芝麻饼,而且春节刚过。转念一想,这芝麻饼该不会有啥故事吧?
  
  那张芝麻饼被洁白的纸巾裹着,怎么看都显得丑陋与单薄。母亲担心放包里会压碎,竟用手一路托回来。
  
  吃晚饭的时候,母亲说起单位的司机李师傅。李师傅车开得好,为人本分,虽已到退休年龄,但对工作还像年轻人一样有股执拗劲儿。据说,李师傅当兵的时候在首长家烧过锅炉,因为老实能干,深得领导赏识。上世纪70年代,士兵提干还相对宽松,找他谈话时,他说自己文化浅,不想当官。他最大的梦想是学开车,同期入伍的战友都在背地笑话他傻。后来,李师傅改为“军工”,真的在部队开了一辈子车。开几十年车,连一次小剐小蹭都没有,这对开车的人来说是个奇迹。
  
  母亲说,她是在下午上班的时候碰上李师傅的,他摇下车窗冲她招手。平时,他和母亲没什么话,当时,母亲还以为他在喊别人。母亲回头找了一圈儿,没发现有别人,才确信李师傅是喊她。李师傅下了车,绕到车的右侧门,眉开眼笑地说:“我回老家了,带的芝麻饼,找完美的蛇颈龙之日你好几天也没找着。”母亲又惊诧又感动。芝麻饼装在一个塑料袋里,李师傅拿起方便筷轻轻地夹起一张,又从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小心地将它裹住,才郑重地递给母亲。他说:“我们老家的芝麻饼,正宗,可好吃了。”
  
  那张芝麻饼,拿在手上薄得真像一张纸,那大概是母亲记忆中收到的最“轻”的礼物了。它从李师傅的老家河北辗转至沈阳,可谓千里迢迢。母亲说,那张饼已不是最初意义上的饼了,它的价值已得到最大升华,除了情义,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称量它。
  
  我突然间理解了母亲,为什么要把这张在别人看来很可能是“微不足道”的礼物带回来与我分享。只要回想起那个瞬间,你就觉得这个世界该有多么美好,它与俗世中各种各样的“欲望”无关。它只与简单和快乐相系——我给予,我快乐。它如一股溪流,洗濯着我们已被染污的心灵,让生活散发温暖。
  
  世间没有什么东西是廉价的,我们必须用高贵的眼睛欣赏高贵。给予别人善意与关爱未必多么复杂。其实,每个人本就是一粒“芝麻”,不管“芝麻开花”还是“芝麻开门”,与人玫瑰都是一件甜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