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最好的偏方

发布时间:2018-03-2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两位身患乳腺癌的母亲,用了同一个偏方后,效果却大相径庭。难道这个偏方是假的?
  
  一、母子情深
  
  上大学的时候,我的下铺是老五,一个秀气的小伙子。
  
  第一天晚上,大伙儿就被他吓了一跳。睡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声惊醒了,仔细一听,哭声是从下铺传来的。我跳下床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老五发了好一会儿愣,突然抽泣着说:“我想妈妈了。”我听到有人用被子蒙着头在笑,我自己也只能竭力忍住才没有笑出声来。
  
  从此,“你今天想妈妈了吗?”成了我们宿舍相互调侃的口头禅。老五听到了,知道我们在取笑他,脸红红的不说话,但他这个想妈妈的毛病并没有什么改变。此后的很多个夜晚,我们都曾听到过他的哭声,只不过他用被子捂住了头,声音很小,再加上我们已经知道了原因,再也不当回事了。不过,大家在背地里都有些看不起老五,觉得他有点娘娘腔。
  
  老五几乎每天都给他妈打电话。他打电话的方式很特别,拨了号,听到通了,就放下话筒,真正通话每周只有一次。我问他怎么这样打电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长途电话很贵。所以我跟我妈约定,只要通了就好了,我妈看到号码就知道是我打的,算是每天报个平安吧。”我心底有些愕然:不就是上个大学吗?这母子俩,有这必要吗?
  
  一到放假,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旅游的旅游,多数人并不急着回家,但老五每次都是急匆匆收拾东西回家,理由只有一个:老妈在家等着。大伙儿都有些好奇,老五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让儿子如此牵挂?
  
  大三的时候,我们终于见到了老五的母亲,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普通家庭妇女。打扮得很素净,话不多。提了一大袋苹果,一落座就给大家削苹果,说这苹果是她特意从家乡带来的,很甜。尽管大家都说不用客气,但她坚持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削了一个,说是感谢大家对老五的照顾。最后一个苹果,她给了老五,老五把苹果递到母亲嘴边:“妈,你咬一口。”看到母亲咬了一小口,老五才把苹果放进自己嘴里,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母子俩这样做的时候非常自然。但看到这一幕,大伙儿都有些不自在。好在这时候有人敲门,还没等开门,一个人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看见来人,我不由得吃了一惊,那竟然是我妈!
  
  看到我惊讶的神情,也许是怕我不自在,老妈说:“我可不是特意来看你的,我是出差路过这座城市,顺便来看看。”
  
  我妈大小是个干部。她见多识广,性格开朗,很快就和大伙儿熟了。中午,老妈请大伙吃饭。桌子上欢声笑语。只有老五和她妈,坐在一旁窃窃私语。老妈走的时候,我要去送她,正好老三约我去打球,老妈潇洒地挥了挥手:“不用你送了,去打球吧!”我也就笑笑说:“那我不送了啊。”老三在我耳边说:“还是你像个男子汉,不像老五,成天黏着他妈,好像还没长大似的。”
  
  老三是我们宿舍公认最有男子汉气概的人。可是大四的时候他请我们喝酒,三杯下肚,突然号啕大哭起来,大伙儿一问,原来是失恋了。大学里,因为失恋而哭是很正常的事,算不得丢人。大伙儿都安慰他:“老三,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老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那边老五又哭出声来。大伙儿吃了一惊,莫非他也失恋了?忙又凑过去安慰他,老五好一会儿才说:“我想妈妈了。”大家都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尴尬。脾气火爆、喝得半醉的老三气不打一处来,吼道:“老五,我今天哭,是纪念我谈了四年的伟大的爱情,你怎么又把你那套婆婆妈妈的事拿出来?你都二十大几的人了,天天把想妈妈了挂在嘴边,丢不丢人?”
  
  老五好一会儿没吱声。突然端起一大杯酒一饮而尽,红着眼睛说:“我知道为这事大伙儿都有些看不起我,可我真没觉得想妈妈丢人。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我出生后不久父亲就过世了。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这二十几年,我们母子俩是相依为命走过来的。就在我上大学前,我妈被查出患了乳腺癌,医生说情况很不好。我不知道我妈哪一天会离开我,我总是担心有一天我回家,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屋子里静了下来。老三的酒也醒了大半,他拍着老五的肩膀,大着舌头说:“别担心,不就是乳腺癌吗?我姑姑也是这病,吃一个偏方吃好了,回头我把那偏方给你。”老五兴奋得两眼放光:“真的?我相信偏方。我小时候胃不好,吃不下东西,我妈就是用偏方给我治好的。怕我吃了出问题,那些药,我妈每一样都先尝过……”老五说着,泪又下来了。
  
  二、真假偏方
  
  老三那偏方到底有没有效?毕业后,为了工作奔波,我也就把这事忘了。直到有一天,我接到老妈的电话,说她被查出了乳腺癌,而且到了晚期。我犹如听到睛天霹雳,瞬时呆住了!
  
  在我的印象里,老妈是风风火火永远不老的,她退休了,和一群老头老太太成天扭秧歌打太极。隔三岔五打个电话,她偶尔会说想我了,但又强调不要太挂念她,她身体很好,不用我操心。毕业后,我换了好几个工作,也曾经混到有房有车,也曾经想把老妈接来共同生活,但为了更大的房子和更好的车子,我又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把妈妈接来同住的愿望也就始终没有实现,没想到——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偏方,多方查找,终于找到了老五的电话,忙打电话给老五。电话那一头,老五兴奋地说:“那个偏方真的有奇效,你来你来,我把方子给你。”
  
  我急忙赶去老五家。这些年来,我们同宿舍的哥们大多混得不错,比如老三,现在是身家过亿的大老板了。听说老五先是进了一家收入丰厚的外企,但因为要外派出国,他不想离开母亲,所以辞职了。为这事我们还惋惜了很久,现在也不知道他生活得咋样。
  
  老五热情地接待了我。他开了门,指着沙发上的老太太自豪地说:“看,我们家老太太多精神。”的确,十几年过去了,老太太除了脸上多了些皱纹,头发有点花白,变化并不大,很难让人把她和癌症病人联系起来。老人家还认得我,和我热情地握手。
  
  老五家房子不大,但布置得很温馨。角落里有老人的健身器材,也有小孩的玩具。看到这个家,我不由得有些感慨,我奔波了这么多年,除了银行里那笔不多的存款,连个家也没有!
  
  我一坐下来,就急着问偏方的事。老五一边削苹果一边说:“这个偏方的确好,我妈这些年来一边做化疗,一边照这个方子服药。病情得到了控制,前年我带她去检查,你猜怎么着,癌变的组织消失了!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神奇吧?”
  
  老五削了个苹果给我,又削了个给他妈。老太太咬了一小口,递给了老五,老五接过来吃着,脸上露出了孩子似的笑。我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拿了偏方,我急急地赶回已经两年没回的家。老妈神色憔悴,我说:“妈,你的头发白了。”她说:“想你想的。”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出乎我的意料,那个偏方最终没能挽回母亲的生命。半月后,母亲去世了。伤心之余,我也很想不通。我打电话给老三,说起了偏方的事,“偏方?什么偏方?”老三一开始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终于想起来了,却说:“那是当年我喝醉了,随口安慰老五的。我姑姑当年是用过这方子,可也并没有治好她的病,她早些年就去世了。没想到老五后来一直追着我要这偏方。没奈何,我就给了他,这世上哪有能治癌症的偏方啊!”
  
  难道这个偏方是假的?我当初病急乱投医,盲目相信了老五,竟给自己的母亲吃了假药?
  
  我拿着那个偏方去询问一个相识的老中医,老中医仔细看了,点头说道:“这个方子用了乳香、没药、雄黄、麝香,这些药都具有消瘀散结止痛的功能,最后用陈酒送服,能加快药效。的确是个针对乳腺癌的不错的方子,至少具有一定的辅助疗效吧。”
  
  这么说这个偏方是真的了?可是他为何能治好老五的母亲,却对我的母亲毫无疗效?我一时糊涂了。
  
  回到乱七八糟的家里,没留神被地上一个袋子绊了一下,我开灯一看,红红的苹果滚了一地。我愣了一下,好半天才想起这是老五让我带回来的,说是这些苹果都是他精挑细选的,可以每天削一两个给老人吃。可是我一回到家就忙着带母亲求医问药,早把这事给忘记了!
  
  我突然间想起了老五给母亲喂苹果的情景,也许,浓浓的亲情、精心的照顾才是最好的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