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张不开口的美食家

发布时间:2018-03-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这菜不能吃
  
  苏天龙是天江市的传奇人物,十五年前,他在西山上买下了十几条荒沟,然后成立了一个垃圾回填公司。当他掏到了第一桶金后,便开始进军地产业,几番打拼,终于成为天江市的首富。
  
  现在,苏天龙开始进军餐饮业了。可天龙餐饮集团旗下的那些酒店虽然装修得富丽堂皇,食客却是寥寥,苏天龙也是纳闷,便请教本地餐饮界的高人,那高人告诉他,想要酒店兴隆,必须得请廖爷帮忙宣传一下。
  
  廖爷是天江市最有名的美食家,当年在电视台主持的美食节目深受欢迎。可三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廖爷突然封刀归隐。
  
  苏天龙便去请廖爷出山,可是三顾茅庐,廖爷依然不为所动,他对苏天龙说道:“老朽老矣,你另请高明吧!”
  
  苏天龙当然没这么容易放弃,经过他的运作,廖爷身旁的小保姆也成了他的眼线。这天苏天龙正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酒店赔钱的报表发愁呢,桌子上的手机响了,电话正是那小保姆打来的。小保姆偷偷告诉他,廖爷明天要到西山生态园。
  
  第二天天不亮,苏天龙就驱车赶到了西山,早早地等在了路口。8点刚过,廖爷坐着出租车就到了。
  
  苏天龙立刻举着遮阳伞,满脸笑容地迎了过去,嘴里还一个劲地说道:“廖爷,真是巧遇呀!”
  
  廖爷看着对自己大献殷勤的苏天龙,也没办法,只得随他跟着。
  
  这一跟,就从早晨跟到了中午。眼看到吃饭的点了,廖爷就对跟屁虫似的苏天龙说道:“苏老板,看你也辛苦,中午这顿饭我请了!”
  
  西山生态园里开有一处农家乐,廖爷点菜求质不求量,要了一个奶汁肥王鳖,还有一个蜂蜜狗肉煲。
  
  不大一会儿工夫,两道菜就上桌了,看着那两道清香扑鼻的菜肴,廖老爷子眼睛瞪得溜圆,好像盘里的菜和他有仇似的。
  
  苏天龙小心地说道:“廖爷,难道这菜不对味吗?”
  
  廖爷“砰”地一拍桌子,吼道:“不是不对味,而是这两道菜根本就不能吃!”
  
  农家乐的老板姓金,他正在厨房里做菜,听到廖爷的吼声,急忙跑了出来。他看着瘦成了一把骨头的廖爷,不满意地说道:“老爷子,我做的菜怎么不能吃,你给说说看!”
  
  廖爷一捋胡子,不紧不慢地说道:“金老板,你先讲讲这两道菜的制作过程吧。”
  
  奶汁肥王鳖用的是鄱阳湖的马蹄鳖,这种鳖腹色青白,肉嫩胶浓,再采用奶汁佐味,冰糖提鲜,炭火风炉细细煮炖,熟后汤醇胶浓,肉质酥烂,裙边滑润,不仅味道绝美,还有滋阴补阳的作用,实属一道食补俱全的佳肴。
  
  蜂蜜狗肉煲更不得了,它是精选南韩的肉狗,外加长白山的槐花蜜精制而成。这道菜制成后,狗肉鲜红,艳赛花瓣,狗肉底下,再衬上绿绿的山辣,黄黄的榨菜,白生生的豆芽和紫色的香茄,实属一道“色、香、味、意、形”俱佳的上乘之作。
  
  廖爷听完金老板的夸夸其谈,指着这两道菜说道:“咱们先不说这两道菜做得滋味如何,咱们单说这两道菜的原料问题!”
  
  这个马蹄鳖重有四五斤,可是看它鳖甲上的生长纹,它只是一个两岁龄的小鳖而已,它为啥能长得这样大,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激素给催肥的。还有这奶汁,金老板图方便,用的是小天使袋装纯奶,这种奶最近被检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工商局已经明令禁止销售了。
  
  之前农家乐的服务员在往外丢垃圾的时候,廖爷已经看到了大量用过的小天使奶包装袋,常饮这种奶,是会得肾结石的!
  
  廖爷的一席话,只讲得金老板的一张脸成了猪肝色。
  
  廖爷用手指着蜂蜜狗肉煲,嘲讽地道:“南韩的狗肉?这纯属是被本地狗贩子用三步倒毒死的土狗,然后再加了苏丹红,狗肉才会呈现这种吓人的红色!”狗肉煲中的四样配菜,全都是不地道的东西,山辣、榨菜和香茄全被色素浸泡过,而豆芽那么白,是经双氧水处理的,这样的东西药老鼠还成,让人吃,跟服毒一样!
  
  廖爷讲完话,一甩袖子,便离开了农家乐。苏天龙也急忙跟了出来,他一边擦冷汗,一边说道:“廖爷好眼力,不然我们可被他们给害惨了!”
  
  苏天龙摸着“咕咕”作响的肚子,提议开车载廖爷到他的天龙餐饮城去吃饭,廖爷摇了摇脑袋,然后往山里一指说道:“苏老板如果有胆量,不妨陪我去吃一样保证干净无污染的野味吧!”
  
  二、危险的两道菜
  
  廖爷认识一个姓李的果农,这个老李在西山经营着一大片苹果园,果园里的苹果不仅个大形正还美味可口!
  
  廖爷曾经领着电视台的人,到老李的果园里做了一期用苹果做佳肴的节目,节目播出后,老李果园的苹果立刻成了畅销货,老李为了感谢廖爷,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请他吃一顿水蜂子鱼。
  
  水蜂子鱼是一种不上台面的土鱼,就生活在果园旁边的一道山溪汇聚成的水潭里。这种鱼的脊背上生长着一列毒刺,人一旦被毒刺刺到,胳膊红肿,神偷联盟真比被马蜂子蜇了还要难受。
  
  今天廖爷出门前,早早地就给老李打了一个电话,老李已经用网兜抓了几十条水蜂子鱼,静等廖爷上门呢。
  
  苏天龙老家在农村,他年轻的时候下河摸鱼,曾经被水蜂子鱼蜇伤过,害得他大病一场,今天一听说要吃水蜂子鱼,当场脸被吓白了。
  
  廖爷得意地说道:“水蜂子鱼虽然有毒,不过清除掉脊背上的毒刺,然后再用山里独有的几味中药解毒后,就可以食用了。”
  
  老李陪着廖爷和苏天龙说话,老李的媳妇就到后面做鱼去了。不大一会儿,一盆奶汁般的浓浓鱼汤便被端了上来。
  
  苏天龙尝了一口,舌尖立刻汹涌着阵阵的鲜香味,不由得精神一振。
  
  廖爷喝罢鱼汤,瞧着汤盆里的水蜂子鱼,感慨道:“现在也只有这种带毒的东西没有被作假……可是我发现今年的水蜂子鱼体形似乎变小了?”
  
  老李点了点头,说道:“去年西山搞开发,山溪的上游新建了一座有机茶园,也许是环境有变,这鱼儿才没有去年长得大吧!”
  
  两个人吃喝已毕,廖爷说道:“我听说那座有机茶园的绿茶很不错,咱们去买上一些,回家品茶去!”
  
  苏天龙嘿嘿一笑道:“廖爷,您真会选地方,我喝的茶叶就是在那片茶园里买的!”
  
  苏天龙和廖爷在老李的指点下,沿着逶迤的山溪直奔茶园而去,可是,两个人还未到茶园,就被一阵刺鼻的农药味呛得直咳嗽。
  
  苏天龙看着廖爷紧皱的眉头,来到茶园后,急忙问茶园的经理那农药味是怎么回事,那个经理将脑袋晃成了货郎鼓,道:“我们可是绿色茶园,怎么可能用农药呢!”
  
  廖爷根本不信这套鬼话,他四处一找,在茶园旁边那道山溪旁看到了一处新土的痕迹,找来铁锨一挖,里面竟埋着十几个曾经装有高毒农药的塑料瓶。
  
  原来这片茶园里的小茶树最近正闹蚜虫,低毒的药液喷了好几次也不见效,没有办法,茶园的经理只有命人偷偷地喷洒了一遍高毒的农药。
  
  农药瓶子中残余的农药通过土层,渗到了溪水里,最后有毒的溪水又流到养殖水蜂子鱼的水潭。廖爷气得一跺脚道:“怪不得水蜂子鱼病病歪歪,原来它喝的是农药水!”
  
  茶园经理一看廖爷揭了他的老底,吓得一头冷汗,一个劲地对廖爷打恭作揖,求他代为保密。廖爷根本不理这个丑态百出的经理,他气呼呼地领着苏天龙,沿着那条山路直奔山下而去,可是走到半路,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山路遇雨,泥泞难行,廖爷走着走着,身子突然一个踉跄,苏天龙连忙伸手去扶,可自己也失了重心,两个人“哧溜”一声,滑落到了路边的一道深沟里。
  
  三、啥也不能吃
  
  廖爷和苏天龙一起滑落沟底,两个人都成了泥猴,所幸都没有受伤。廖爷看着狼狈至极的苏天龙,苦笑道:“苏老板,不是我这个美食家不帮你,你也看到了,现在的东西真的是让人不敢张嘴呀!”
  
  廖爷一辈子醉心美食,可是最近几年他却发现,随着色素、激素、农药和一些有毒的食品添加剂的大量使用,过去那些美味都变成了有毒的食品,廖爷一气之下,这才封刀归隐,自己给自己退休了。
  
  苏天龙也想表白一下自家酒楼的食材干净,可是仔细一想,他又闭起了嘴巴,那种不负责任、毫无底气的话还是免谈了吧。
  
  苏天龙搀扶着廖爷,想要重新登上沟顶,可是两个人没走几步,廖爷却一声惊叫,他在横倒沟底的一棵死树干前站住了。死树干生满了青苔,上面还生有一种火柴棍长的小蘑菇。这种蘑菇被雨水一浇,颜色竟比牛奶还要白,一簇簇地生在一起——竟是剧毒蘑菇鬼伞!
  
  鬼伞蘑菇中含有一种神经麻痹毒素,这种毒素对人是致命的,可是如果将水蜂子鱼的毒刺加到水里,然后再混合七八种解毒的中药材和鬼伞蘑菇一起蒸煮,就能将蘑菇中的毒素破坏掉,不过这得真正的行家操作才成。鬼伞蘑菇的毒素一旦经过妙手处理,就成了绝顶美味的食材,用其煮汤,比水蜂子鱼汤更美味!
  
  廖爷采了一口袋鬼伞蘑菇,然后和苏天龙一起,一瘸一拐地回到了老李的果园。就在他们准备熬汤的时候,屋内的电视机开始播放本地新闻——
  
  廖爷刚听到第一条新闻,就“啊”的一声站了起来。原来市林业局发现种在西山垃圾回填沟附近的树木竟大部分都枯死了,怀疑是沟底有毒的垃圾渗出的毒素所致。
  
  廖爷听到这里,手里的鬼伞蘑菇“啪”的一声,全都掉落在了地上。
  
  廖爷今天的落沟处,便紧靠着苏天龙当年的垃圾回填沟,那棵生满蘑菇的死树,一定是被地下的垃圾毒死的,鬼伞生在枯树干上,蘑菇的菇体内自然也满是垃圾毒素了!
  
  苏天龙看着地上的毒蘑菇,一张脸变得比蘑菇还要白。
  
  廖爷回到了天江市,他联合苏天龙找到了电视台,他下定决心,要准备做几期关于绿色安全食品的节目,人类想要生存,要发展,总不能以自身的健康为代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