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发展“上下线”

发布时间:2018-03-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天,劳务市场上来了个奇怪的老板。
  
  这老板五短身材、头大耳阔,戴着一副黑漆漆的墨镜,拎着一麻袋沉甸甸的东西,立即被打工仔们围了个严严实实。
  
  老板把麻袋往地上一扔,发话了:“我一不看学历、二不看证书,只有一条:这麻袋谁最后抢到了,就到我那里上班。包吃住,每月三千块,年底还有奖金!”
  
  众人一听,一片哗然,这工资可真高!这招工的办法也真新鲜!不就是抢个麻袋吗?这有啥难的!转眼间,劳务市场里你争我抢,那条沉甸甸的麻袋被众人抢来夺去,绊人、假动作、扫堂腿、变速跑、神龙摆尾……什么招数都用上了,激烈程度不亚于世界杯足球赛。麻袋里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大概有一二百斤,抢到的人抱也不是,扛也不是,很快又被另一个人抢走。那神秘老板只是默默地看着,连连摇头。
  
  王猛和赵闯是一个村子来的表兄弟,脑子还算活络。王猛低声冲赵闯嘀咕几句,赵闯点点头,向麻袋挤去。两人一个从左,一个从右,很快把住了麻袋的两端。赵闯嗓门大,一声大吼:“起!”把众人吓得一愣神。这工夫,王猛和赵闯已经合力把麻袋抛上了天空。
  
  一二百斤的麻袋,砸下来那还得了?众人赶忙后退,空出了一块场地。只见赵闯又是一声吼:“接!”王猛和赵闯又同时举起双手,稳稳地接住了麻袋。众人再想争夺,王猛和赵闯已经牢牢把住麻袋两端,瞪大了眼睛,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神秘老板这才露出了微笑,他不紧不慢地拍着巴掌,说:“好!就你们俩了!明天到我那里上班。”
  
  第二天一大早,王猛和赵闯收拾得干干净净,按照地址来到了一座大门前。这大门装饰华丽,气势不凡,上写着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永安殡仪馆”。咳!原来是这种地方啊!不过好在工资不低,王猛和赵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那神秘老板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嘴里叼着一根火腿肠粗细的雪茄烟,脖子上挂着条比铅笔还粗的金链子,自我介绍说姓刘,以后管他叫刘老板好了。
  
  王猛上来就问:“刘老板,您招我们俩干啥活啊?咱事先说好了,违法犯罪的事情咱可不做!”刘老板吸了口雪茄,悠悠地吐出个烟圈,摇摇头,摆摆手,说话了:“放心吧,你们要干的活儿,不偷不骗,轻松简单,只有一条:要眼明手快。我看你们俩有把子力气,头脑灵活,干这活再合适不过了。”
  
  刘老板拨了个电话,来了个小眼睛的老司机张师傅。刘老板把王猛赵闯两兄弟交代给张师傅,吩咐几句,便让他们开工干活去了。
  
  张师傅一边走,一边冲王猛赵闯夸耀自己,说当初他也是个穷打工仔,跟着刘老板才三年,都已经在城里买房了。听得王猛赵闯眼睛都亮了。说话间,三人来到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前,车头上挂着黑纱白花,原来是殡仪馆的运尸车。
  
  张师傅发动汽车,让王猛赵闯在车里坐好,不许抽烟不许乱说话,养精蓄锐准备干活儿。不一会儿工夫,张师傅的手机响了,他“噢、噢”几声,放下电话,回头冲王猛赵闯眨眨眼,说:“来活儿了,待会儿动作快点啊!”
  
  面包车很快来到了一个车祸现场,一辆小轿车撞死了一个骑电动车的人。医生刚刚宣布那人已经死亡,交警也在现场做好了记录。王猛赵闯按照张师傅的吩咐,把尸体装进了袋子,正要往车上抬,又一辆写着“福寿殡仪馆”的面包车飞快驶来,“嘎吱——”一声停在了尸体旁边,从车上冲下来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二话不说上来就抓住了王猛赵闯手中的黑色袋子。
  
  王猛赵闯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刘老板让他们抢麻袋,是“岗前培训”啊!这还有啥说的?两人充分发挥了配合默契的特长,很快就从两个壮汉的手中夺回了“胜利果实”。张师傅早就发动好了汽车,王猛赵闯一上车,他马上狠踩一脚油门,面包车像是插上了翅膀,把两个壮汉和另一个殡仪馆的面包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初战告捷,刘老板大为高兴,把两个红包放进了王猛赵闯的手里,张师傅也得到了一份。偷偷打开红包一看,乖乖!每个人都有整整两百元!
  
  回到公司安排的宿舍,三个人要来酒菜,大喝起来。
  
  几杯酒下肚,张师傅意味深长地望着王猛赵闯说:“你们知道咱们今天给公司带来了多少创收?”王猛赵闯一齐摇头。
  
  张师傅伸出六个手指头:“这个数!”王猛吃惊地问:“六千?”张师傅点点头说:“城里可不比你们乡下,六千还是最基本的费用。俗话说得好,活人不会在死人面前讨价还价,碰上家里有钱的,花个几万都是很平常的!”王猛赵闯这才回过味来。王猛又问:“那刘老板可赚不少钱吧?”张师傅笑笑,又摇摇头:“你们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刘老板是发财,可那也得上下打点,安排好‘线人’才行。”
  
  赵闯又傻了,自言自语道:“这‘线人’是什么人?”还是王猛反应快,一拍大腿,说:“我明白了,从出车祸到我们知道消息,这中间可不就是‘线人’的功劳?”张师傅摸摸赵闯的脑袋瓜,伸出了大拇指。
  
  喝了几杯酒,张师傅又说话了:“你们是只知‘上线’,不知‘下线’啊!”王猛对张师傅是彻底服了,赶紧点上烟,倒上酒,请他赶紧说。张师傅满意地呷了口酒,又说起了这其中的门道。原来,殡仪馆去找尸体,需要“上线”通风报信;但火化以后,卖墓地的“下线”就需要向他们“打点打点”了。
  
  赵闯彻底愣住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这世道,发‘死人财’还有这么多门道,真他妈邪门了!”
  
  从此以后,王猛赵闯兄弟俩在刘老板的公司卖力地干了起来。果然,工资每月三千,按时到账。年底的时候,刘老板又给两人发了很大一笔奖金。算了算,加上平时的红包,这一年下来,兄弟俩每人都足足赚了五六万。
  
  王猛赵闯早就想在城里买套房,把各自的老婆孩子接过来享享福了。拿到钱后,两人立即来到一家新开盘的楼盘售楼处。结果一问价格,两人又彻底傻眼了。虽说,刨去吃喝和寄回家里的钱,今年每人都攒了五万多,但比比房价,两人的钱加起来竟然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没办法,两人只得悻悻地往公司走。走着走着,王猛拍拍赵闯的肩膀,大声喊起来:“老弟,我们也要有自己的‘线人’啊!不管是‘上线’还是‘下线’,一个都不能少!不这样的话,咱猴年马月才能买得起房啊?!”两人回到宿舍,又仔细合计了一番,定下了详细的发展“线人”计划。
  
  又是一年下来,王猛赵闯算上发展“线人”挣来的钱,加上去年攒下的钱,每人都有小十万了,心想这下终于够买房的首付了吧?结果到售楼处一问,又一次失望而归。房价又涨了!现在他们两人的钱加起来,也就够买一间厕所!
  
  很快到了春节。刘老板忙着四处请客送礼,和他的“上线”搞好关系,又忙着四处吃喝拿要,和他的“下线”打成一片,那叫一个忙活!王猛和赵闯也不闲着,更加卖力地发展着他们自己的秘密“线人”。
  
  这天,王猛和赵闯刚进公司大门,一辆面包车忽然停在了他们面前,张师傅从车窗中探出头来,急匆匆地对他们说:“正找你们呢!快点上车吧!来活儿了!”两人不敢怠慢,赶紧上了车。
  
  面包车轰鸣一声,很快冲出院子,左冲右突,硬是在车流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引得周边的小汽车不住地鸣喇叭。王猛赵闯坐在车上,双手紧紧抓住扶手,眼睛都直了,心想这次肯定是个大活儿吧!
  
  一眨眼工夫,面包车已经来到了一处车祸现场,一辆大卡车翻在地上,一辆小轿车被撞得七零八落,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子下面一大摊血。张师傅猛然一脚刹车,面包车一个神龙大摆尾,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不巧的是,“福寿殡仪馆”的面包车早就到了,两个黑脸壮汉熟练地给尸体套上袋子,就要往车上抬。王猛赵闯急了眼,大喝一声,来不及开车门,一前一后,直接就从车窗中跳了出来。
  
  真是“冤家路窄”!那两个壮汉一见是王猛赵闯,眼睛都红了,挽着袖子就要上前打架。
  
  王猛赵闯互相对了下眼神,心领神会地冲了上去。眼看就要交手了,王猛赵闯却纵身向旁边一跳,绕过两个壮汉的正面,飞快地冲向了那条黑色的袋子。
  
  两个壮汉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哇哇叫着就向黑袋子抓去,哪知道手中一空,袋子已经不翼而飞了。再一看,王猛赵闯已经把袋子稳稳地抛向了后面,如今正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去接袋子。
  
  “调虎离山”、“空中飞人”、“双人接袋”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王猛赵闯默契得就像是一个人。不仅在场的群众看傻了,连那两个壮汉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忍不住都要拉上这两兄弟去喝一顿、拜师学艺了!
  
  接住了袋子,王猛赵闯就往车上抬,忽听得袋中发出很大的声音:“唉呀妈呀,摔死我了!”这不活见鬼了?吓得两人“啪”的一声把袋子扔到地上去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半天,回过神来的赵闯对王猛说:“哥呀,我听着这声音挺熟啊!”王猛赶紧打开袋子。能不熟吗?原来袋子里装的是他们的刘老板!
  
  刘老板这两天忙着东奔西走,喝了点酒,还自己开车,结果就出了车祸,直接从车中被甩了出来,又晕了过去。后来被王猛赵闯又抛又摔地一番折腾,人就活了过来,酒也醒了大半。
  
  见是王猛赵闯,刘老板啥都明白了,他又气又急,脸色苍白地伸手指着王赵二人,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赵闯却立即掏出手机,打起电话来:“喂,是王哥吗?我这里有个大老板,刚刚车祸死的,不过现在又活了,你看好处费嘛……”
  
  王猛不甘示弱,直接抓住了刘老板的手说:“刘老板啊,我马上给你联系全市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专家给你会诊,你看怎么样?”
  
  赵闯赶紧也拉住刘老板的另一只手,抢着说:“刘老板啊,我已经联系好了,这家医院马上就派教授级的专家来,包您立即就好!”
  
  刘老板看看左边的王猛,又看看右边的赵闯,翻了翻白眼,直接气死过去了!
  
  王猛赵闯愣了不到半秒钟,又立即争抢着打起了电话,几乎同时说道:“喂,是天堂陵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