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前窗.后窗

发布时间:2018-03-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前窗和后窗,就像电影里的长镜头,忠实地记录下两起命案的经过,杰克探长也由此捕捉到了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
  
  前窗
  
  一、谋杀转播
  
  美丽的艾琳小姐有两位追求者,一个叫维克多,一个叫约翰。维克多是个不出名的舞台剧演员,虽然英俊倜傥可是没钱;约翰是个富家子,从小生活优渥,养成了吊儿郎当的大少爷作风。两个年轻人都很爱艾琳,而艾琳左右为难,不知道自己更喜欢谁。
  
  艾琳的住宅与约翰家隔了一条大街,从二楼卧室的前窗望出去,艾琳正好能看见约翰父亲——林顿先生的书房。当林顿先生拉开窗帘坐在书桌前时,艾琳站在自己的窗户前,能将他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林顿先生是个古董商,他经常坐在明亮的灯光下,仔细鉴赏自己收藏的珍宝。日子一久,艾琳养成了隔着前窗观察林顿先生的习惯。
  
  这天深夜,艾琳睡得正熟,忽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打电话的人是维克多。维克多似乎喝醉了,在电话那头嚷嚷着要立刻见到她。艾琳生气地挂了电话,没多久她的门铃响了。艾琳打开门,喝得醉醺醺的维克多正站在大门外。
  
  “艾琳,我爱你!”维克多大声宣布。
  
  维克多的声音太响了,艾琳怕他把周围的邻居都吵醒,无奈之下,她只能让这个醉汉进屋。维克多歪歪斜斜地走上二楼,来到艾琳的卧室,唰地拉开窗帘,对着夜空嚷嚷:“外面的月亮多圆多美丽啊,艾琳,快来看月亮!”
  
  艾琳生气地不去理会他,维克多便自顾自对着月亮大声朗诵起爱情诗篇来。
  
  “发完酒疯你可以走了,维克多先生!”艾琳坐在床头恼火地说。
  
  突然,维克多停止了背诵,他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窗户,惊叹道:“从你这里望出去,林顿家的书房就像一个灯火通明的舞台,唔,让我看看老林顿在干什么。他拿着放大镜在看一个古董钟,书房的门打开了,约翰走进书房,他大声说着什么,好像在和他父亲吵架……天哪,他顺手抄起什么东西,朝他父亲的后脑勺砸过去,林顿先生趴在书桌上,一动不动了……”维克多仿佛在现场转播一场球赛,他的声音越来越激动,他的醉意也似乎被吓醒了。
  
  艾琳急忙奔到窗户前,她看到了可怕的一幕:林顿先生趴在书桌上,他的太阳穴流着鲜血,而他的儿子约翰呆若木鸡地站在他的身后,手上拿着一尊青铜塑像,衣襟上沾满了鲜血……
  
  二、真假宝石
  
  “这么说,你们目睹了约翰杀死他父亲的全部过程?”杰克探长坐在维克多和艾琳面前,记录下他们的证词。
  
  “当时我坐在床边,维克多站在窗户前,他看见林顿先生在灯光下用放大镜看着什么东西。”艾琳说。
  
  “他在看什么?”杰克探长追问。
  
  “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古董钟。”维克多不假思索地说。
  
  探长点点头:“当凶手用青铜塑像砸老林顿时,也碰到了古董钟,那个钟完全被砸碎了,书桌附近洒了一地的细瓷碎片。”他说着叹了一口气:“可惜啊,这可是很值钱的仿八音盒古董钟,是当年英国送给中国皇帝的礼物,林顿先生当天才买回家呢。不过,约翰否认他杀死了父亲。”
  
  “我们看见约翰走进书房。”艾琳小声说,虽然约翰身上有很多毛病,但当艾琳想到约翰居然是个凶手,她的心就有一种绞痛的感觉,她希望这不过是一场噩梦,“我看见约翰站在明亮的灯光下,手里拿着凶器,身上还有血迹……”
  
  探长看着记录本说:“约翰说他走进书房,进门时他只看见父亲的背影,他大声和林顿先生说话——为了婚姻问题,近来他一直在和父亲闹别扭,约翰激动地说了半天,最后发觉情形不对,他的父亲一动不动的,就走过去仔细一看,这才发现父亲头靠在血泊里,已经死了。约翰吓慌了,茫然间他顺手拿起桌上的青铜塑像,他的身上也因此染上了血,他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仆人们听到响动跑进书房。”
  
  “这当然是彻头彻尾的谎言。”维克多不屑地说。
  
  “是的。”探长表示同意,“拙劣的辩护词。警方搜查了林顿先生的收藏品,原先放在书房玻璃柜里的一颗蓝宝石不见了,警方也查到约翰陷入了经济上的困境,他欠了一大笔债,为了抵债他打算偷走父亲的蓝宝石,没想到被父亲发现了,两人随之起了争执,约翰一时失控打死了父亲。”
  
  “听上去很合理。”维克多说。
  
  “你们找到那颗蓝宝石了吗?”艾琳问。
  
  探长摇摇头:“约翰否认他偷过蓝宝石,但这不重要,那颗蓝宝石是赝品,真正的蓝宝石藏在银行的保险库里,约翰真是白忙乎一场。”
  
  深夜,某家赌场灯火通明,赌场的后厅是一个非法的销赃窝点,一个头戴礼帽围着长围巾的男人悄悄走进后厅。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递到坐在吧台边的老板手中。
  
  “看看这个能值多少钱?”他压低了声音。
  
  老板打开了盒子,璀璨的蓝色幽光在盒中流转,仿佛在一瞬间照亮了老板的脸,他赞赏地拿起那颗巨大的蓝宝石:“这么大的蓝宝石可真难得,真正的斯里兰卡蓝宝石,你真走运,伙计!”
  
  围着长围巾的男人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老板,你开个价吧,我需要现金。”
  
  “明白,现金交易,这是我们的老规矩。”老板眨眨眼,“不过交易之前,我还得让专家再鉴定一下宝石。”
  
  男人的语调又变得焦躁不安:“好吧,让他快点出来。”
  
  老板朝吧台后做了个手势,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吧台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微笑地看着那个目瞪口呆的客人,接过老板递给他的蓝宝石,“是真货!”他用专家鉴定的口气说道。
  
  三、耳听为虚
  
  “我们在黑市里蹲守了三天,终于找回了蓝宝石。”探长对艾琳说。
  
  “那个戴围巾的男人是约翰的同伙?”艾琳不确定地问。
  
  探长摇摇头:“那个男人与约翰无关,可你认识他,他是你的一位老熟人,演员维克多。”
  
  艾琳惊得合不拢嘴。“这不可能!”她大声喊道,“案发当夜,维克多就在我的卧室里,我们一起目睹了案发的经过。”
  
  “目睹案发经过的是维克多,而不是你,小姐。”探长用礼貌的口气纠正,“你说你当时坐在床边,听着站在窗边的维克多向你做案发现场的实况转播。”
  
  艾琳还想再说什么,可她咽了一口唾沫,不吭气了。
  
  “想想维克多进屋后做了什么,他拉开您卧室的窗帘,站到窗前,喋喋不休地说着有关月亮的傻话,他说他看见老林顿坐在灯光下,拿着放大镜仔细欣赏他的古董钟。‘古董钟’一词引起了我的怀疑,根据收藏品清单上的描述,林顿先生刚得到的那只古董钟的外形就像一只八音盒,透过前窗远远观看的维克多怎么可能一眼断定,那就是一个钟呢?这证明维克多一定近距离见过那个八音盒形状的古董钟。维克多缺钱,他为了搞到钱几乎发疯。当天他进入林顿先生的书房,本打算偷走蓝宝石,不料被林顿先生发现,两人起了争执,维克多就抄起桌上的青铜塑像杀死了林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