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找病根儿

发布时间:2018-04-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长记性
  
  天津卫有句歇后语,苏先生的膏药——有病找病根儿。今儿,我就给大伙儿讲讲这个歇后语的由头。
  
  苏先生是苏氏正骨第五代传人,在东马路开了家正骨诊所。苏先生为人挺怪,甭管是谁,找他看病,一律收七块大洋诊金,因此得了个绰号,叫苏七块。
  
  一天早上,徒弟刚把诊所门板卸下来,“咣当”一声,就闯进来仨人,一水儿的黑衣黑裤,一看就知道是不能惹的混混。其中一个混混说:“苏七块呢,马三爷找他有事儿!”
  
  徒弟一听,知道来人是黑旗队的马三爷,麻利儿把苏先生叫了过来。见到马三,苏先生不慌不忙地问:“三爷,找我苏某有何贵干啊?”马三爷嘛话也没说,从兜里掏出七块大洋,往桌子上“咣当”一扔:“苏七块,今儿脚行的王四一准儿来找你看病,听好了,绝不能给看利索了,给他长点儿记性。诊金我先付了!”
  
  苏先生愣了一下,问:“嘛记性?”
  
  马三“嘿嘿”一笑:“他要是胳膊折了就让他伸不直,腿断了就让他瘸着腿儿。如果出了岔子,你这诊所就甭再挂牌了!”说完,带着俩混混扬长而去。
  
  徒弟找人一打听才知道,马三爷今儿和码头脚行的王四爷在芦庄子约战,他几天前就放了狠话,要废掉王四的一条腿。徒弟回来告诉了苏先生。苏先生听后,叹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这天后晌,一辆胶皮车停在了诊所门前,几个汉子架着一个疼得龇牙咧嘴的人撞进了诊所,苏先生闻声立马出来问:“怎么啦?”
  
  一个汉子回答说:“右腿被人打折了。”苏先生“哦”了一声:“是脚行的王四爷吧?”汉子点头说是。等他们把王四扶到了里屋的床上,苏先生就把众人支到外面等着。过了好一会儿,里屋传出了一阵哭爹喊娘的叫声。
  
  半个钟头后,苏先生拿着药方出来,让徒弟抓药。抓好药后,徒弟叮嘱王四说:“四爷,伤筋动骨一百天,一定要养够日子。”一个汉子连忙拿出诊金,苏先生却说:“已经有人付了。”
  
  王四一听,愣住了:“谁付的?”苏先生回答:“马三。”王四气坏了,冲手下吼:“愣嘛愣,还不赶紧给苏先生付诊金!”汉子急忙掏出了七块大洋,放在了柜台上。
  
  等王四走后,徒弟心里不踏实,问:“先生,您真给王四长记性了?”苏先生瞪了他一眼:“多嘴。”
  
  又一出
  
  第二天,马三大摇大摆来到了诊所,问:“苏七块,给王四那小子长记性了吗?”苏先生正在看病,没搭理他。他觉得没趣儿,撂下一句:“那咱们就仨月后见!”走人了。
  
  一百天后,马三没来,王四却瘸着一条腿,带着一帮脚行的扛大个儿,堵住了诊所门:“姓苏的,麻利儿滚出来,老子的腿为嘛成这样了,要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非砸了你这破诊所!”
  
  徒弟吓坏了,慌忙去叫苏先生。可苏先生却像嘛事儿也没有似的,说:“慌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在这时,马三忽然带着一群混混赶来了,幸灾乐祸地瞅着王四那条瘸腿说:“王四啊,你这腿怎么瘸了啊?”
  
  王四气得鼻孔里直冒烟儿:“姓马的,甭在爷面前装嘛大尾巴鹰。咱俩的事没完!”马三却“嘿嘿”一乐:“王四,实话告儿你。你这条瘸腿儿,是我让苏七块给你长的记性。看来你这一百天算是白过了,半点儿记性没长啊,有种冲我来啊,欺负苏七块算嘛本事?”
  
  王四一听,气炸了:“原来是你小子在背后使的阴招啊!”说完,一招手,一帮扛大个儿就呼啦围了过来。马三手下的混混也不示弱,立马迎上前来,看架势一场恶战就要开打了。
  
  “住手!”只听有人喊了一嗓子,大伙儿回头一看,是苏先生。他走出诊所门,不软不硬地说了一句:“二位,你们想在我诊所门口打架,我不拦你们。但是,我丑话说在前,要是有缺胳膊断腿儿的,对不住,甭进我的诊所门!”
  
  王四一听,冲着马三叫起了板:“好。冤有头债有主,明儿芦庄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敢Phoenix the Warrior吗?”马三哈哈大笑:“怕嘛?谁要是不来,就是大姑娘养的!”一群人终于散了。
  
  这天晚些时候,王四一瘸一拐进了诊所,亮出了一百块大洋:“苏先生,明儿我要卸了马三一只胳膊,接下来的事,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这是我替他付的诊金。事儿要办成了,咱俩的事就算了了。不然的话,走着瞧!”
  
  苏先生微微一笑:“上次你已经付了。”王四听后,冲着苏先生一抱拳:“那就有劳了!”拿起大洋转身就走了。
  
  徒弟却一脸的惊恐:“先生,您怎么答应他了呢?要是让马三知道了,一准儿来找您的麻烦!”没想到,苏先生却说:“怕嘛?来了再说。”
  
  徒弟还是有点担心:“这俩主儿会不会没完没了啊?”
  
  苏先生呵呵一笑:“这还不好说,有病找病根儿。”徒弟似懂非懂“哦”了一声,关了诊所门,回家去了。
  
  事了了
  
  第二天,王四纠集了脚行全部的扛大个儿,愣是把黑旗队的人打了个落花流水,还真把马三的一只胳膊给卸了。马三被手下拉到了苏先生的诊所。
  
  马三进了里屋后,嗷嗷叫了半个钟头后,出来就嘛事儿没有了。临走时,他让手下付诊金,苏先生却说:“甭付了,王四早就付了。”马三心里“咯噔”一下。
  
  在家养了百天后,马三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胳膊抻不直了,一准儿是王四在报复。马三气疯了,带着兄弟去找王四报仇。没想到的是,王四早就撂下了话,他在苏先生的诊所那儿候着呢!
  
  马三立马赶到了苏先生的诊所。王四正坐在门外的椅子上晒太阳,一照面儿,他就说起了风凉话:“马三,这么早就来找苏先生,是不是胳膊没好利索啊?哈哈!”
  
  马三火了:“姓王的,你他妈是站着撒尿的爷们吗?”王四哈哈一乐:“那你呢?难道你就是站着撒尿的爷们?我告儿你,爷受了嘛罪,你也得跟着受一回!知道这叫嘛吗,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是不服气,今儿就上芦庄子,跳油锅,上刀山,随你挑!”看样子,这回是要玩大的了!
  
  忽然,诊所的门开了,苏先生站在了门口:“我说二位,你们在天津卫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大清早就在大街上呛呛,是不是有失身份啊,有嘛话进来说吧!”王四听后,起身走了进去。马三一看,只好跟着来到了诊所。
  
  苏先生把门一关,不等两人开口,就先说上了:“苏某只问二位一句话,你们的病根儿还想不想治好啊?”两人一听这话,你瞅着我,我看着你,都点了点头。
  
  苏先生微微一笑:“很好,但我有个条件。二位打来打去的,结果呢四爷的腿瘸了,三爷的胳膊也抻不直了,依我这个局外人来看啊,打成平局了。从今往后,二位要是就此罢手,这落下的病根儿我就给你们祛除了。要是不行,接着上芦庄子去,那儿是三不管,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打伤了送我这里来,我是来者不拒,但我不能打包票,会不会留下嘛后遗症。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啊?”
  
  王四点头答应了:“我听苏先生的。你呢,三爷?”马三一听王四都这样称呼自个儿了,还能说嘛,也表示同意。
  
  苏先生立马叫徒弟拿来两贴膏药,在煤油灯上烤热了,分别贴在了王四和马三的伤处,说声:“明儿要是不见好,二位就来砸我的招牌,苏某绝无怨言!”
  
  第二天,王四的腿果真不瘸了,马三的胳膊也伸屈自如了。他们乐坏了,雇人敲锣打鼓,一前一后给苏先生送来两块匾。马三匾上的字是:妙手回春;而王四的呢,是正骨骨正。
  
  打这天起,马三和王四照面后,相互一拱手,客客气气,马三爷长王四爷短的,跟说相声似的。
  
  天津卫闲人多,就在茶园子里议论上了。有人说,是苏先生的人品好,知道马三和王四会没完没了打下去,就故意给他们留了一手,然后好言相劝,俩人才算和了解。当然了,苏先生的膏药是好得没话说,不然的话,马三和王四真成了废人,谁会答应啊?有人却不这么认为,说王四和马三瞧病时,苏先生就和他们挑明了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劝他们握手言和。当然了,病根儿是他让马三和王四装出来的,相互给足了面儿。至于苏先生的名声呢,好办,两剂膏药一贴,俩好就变成了仨好,皆大欢喜。
  
  这话是真是假,谁也搞不清楚,只有他们仨知道。但是,打这以后,天津卫就有了这句歇后语,成了苏氏正骨的免费广告,无人不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