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一碗蘑菇汤

发布时间:2018-04-2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陌路投宿
  
  丁扬波是城里的一名青年教师,这天,他开车和新婚不久的妻子胡茜茜去乡下玩,不料傍晚要开车返家时,车却出了故障。丁扬波摆弄了一会儿没修好,天又飘起了小雨,他无奈地和妻子商量了一下,打算在附近找个地方借住一宿,明天再修。
  
  两人撑着伞走了半个小时,看见山脚下有个村庄,让人觉得诧异的是,整个村庄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也没有灯光。丁扬波领着妻子左转右转的,只见这里到处是断壁残垣,几乎家家的大门和窗户都被拆走了,只剩下黑咕隆咚的房架子还矗立着。
  
  好不容易看见村东头有些亮光,走近一看,是一个低矮的小平房。丁扬波上前“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笃笃笃”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敲了敲门,很快出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丁扬波把因车坏了要借住一宿的请求讲了,那妇女忙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你俩不嫌弃的话尽管住,我姓庞,你们叫我庞大婶好了。”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说着话,庞大婶将两人引进了自己住的东屋,丁扬波和胡茜茜发现,这屋子非常简陋、陈旧。庞大婶说,老伴儿早已去世了,儿子在外地打工,眼下就她一个人住。说这些话时,庞大婶神态黯然。
  
  丁扬波询问为何村里尽是些空房架子,庞大婶说,这地方去年春天就接到了乡政府的搬迁通知,说是这儿容易发生泥石流,有危险,到今年春末时节村里人都已陆续搬离了,如今就剩她还未搬。说到这儿,庞大婶表情有些伤感,看来是故土难离。怕勾起庞大婶的伤心事,丁扬波赶紧岔开了话题。
  
  过了一会儿,庞大婶说去西屋收拾一下,出去了。趁这工夫,胡茜茜小声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我怎么感觉这庞大婶有点怪。”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丁扬波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是有点别扭!”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两人一阵嘀咕,想离开,但见外面天愈来愈黑,雨越下越大,出去一时也找不到歇息的地方,只好将就住下来。丁扬波心里觉得纳闷儿,全村的人都搬走了,庞大婶怎就不搬?一定是位难缠的主儿!
  
  丁扬波和胡茜茜被庞大婶安排在西屋,两人到屋里一瞧,这西屋和东屋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西屋布置得像个新房,沙发、床,还有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无一不是崭新的。小两口不由面面相觑,丁扬波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看来,这间房一定是庞大婶为她儿子准备的婚房!”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呆了一会儿,胡茜茜一捂肚子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我感觉有点饿呢,我去问问庞大婶有没有吃的。”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说着她就去了东屋。
  
  庞大婶听说胡茜茜还没吃饭,一脸歉意。胡茜茜问有没有现成的,庞大婶忽然一拍脑门说,灶里煨着两个红薯,可能熟了。说着,她就到了灶间,俯身掏出两个热乎乎的红薯递给了胡茜茜。接过红薯的时候,胡茜茜忍不住问道:“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庞大婶,我俩住的屋,肯定是您儿子和儿媳的新房吧?”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哪知庞大婶一听,神色突变,竟然哭了,弄得胡茜茜赶紧说声“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对不起”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溜回屋去。
  
  半夜怪事
  
  回屋后,胡茜茜把刚才的事跟丈夫讲了,丁扬波也觉得这事很蹊跷。两人吃罢红薯,可能换了环境,躺在床上谁也睡不着。过了好一阵子,胡茜茜听见外屋有动静,好像有刷锅的声音,不知这么晚了,庞大婶还要干什么。胡茜茜撩起门帘,透过门上的玻璃往外一瞅,见庞大婶洗了些蘑菇下到锅里煮。一会儿的工夫,一股沁人心脾的蘑菇香味儿飘散开来,胡茜茜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小声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真香呀!”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丁扬波知道媳妇馋了,自告奋勇地说是出去讨一碗来。
  
  丁扬波开门出去,片刻后又一脸沮丧地回来了,自言自语地嘀咕道:“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这老太太,真抠门儿,不舍得给直说得了,却愣说那蘑菇有毒,咱俩不能吃!哄三岁孩子呢,她吃得咱俩就吃不得了?”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胡茜茜知道他是面上挂不住,就安慰了几句:“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算了,人家能让我们住一宿就不错了,别得寸进尺。”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话是这么说,可两人不争气的肚子“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咕咕”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直叫,特别是丁扬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半晌,他听外屋没动静了,就起来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了,不一会儿,只见他喜滋滋地端了碗蘑菇汤回来了,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算是运气,锅里还剩了些,茜茜,你喝吧。”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胡茜茜刚才就馋得不行,两个红薯两人根本就吃不饱,眼下她也顾不得斯文了,端起碗来就喝。这蘑菇汤喝到嘴里甜津津的,有股清香味儿,她喝了几口,递给丁扬波,丁扬波却摇了摇头,说不爱喝。其实,他是心疼老婆,自己舍不得喝。
  
  一碗蘑菇汤垫底儿,胡茜茜总算没有饥饿感了,很快,她就睡熟了。丁扬波却睡不着,他趴在被窝里,玩起了手机。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正玩着,就听身边的胡茜茜忽然“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咯咯咯”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地大笑起来,他吓了一跳,再一看,胡茜茜醒了,坐在床上,笑着瞅屋顶,用手指点着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一个、两个、三个,哈哈哈,七个小矮人全来了!”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看这情形,可能是做噩梦了,丁扬波赶紧轻轻扶住胡茜茜的双肩,安慰她,想让她继续睡,可胡茜茜却又突然缩起双臂,惊呼道:“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天啊,来了个戴红帽子的巨人,手里还拿根狼牙棒,他举起来了,救命啊——”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丁扬波紧搂着胡茜茜,连声安慰。他知道妻子平日里爱看动画片,可还从没见她做噩梦,怕她吓坏,急忙摇晃着她,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醒醒,茜茜,你在做梦!”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可胡茜茜却浑然不觉,又一头扎进丁扬波的怀里,打着哆嗦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蜂,马蜂,好多马蜂飞过来啦——”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可片刻之后,她又嘻嘻哈哈地手舞足蹈起来。坏了!丁扬波猛然明白过来,妻子这不是做噩梦,是中了邪啦!这屋子难道不干净?这可咋办?他忽然想到东屋的庞大婶,赶忙奔过去敲门,连声呼叫,里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丁扬波也顾不得许多了,用力一推,闯了进去,却见屋里点着根粗大的蜡烛,朦胧中庞大婶穿戴整齐,蜷缩在炕头双目紧闭,竟在“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嘿嘿”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地边乐边叨咕,怎么叫也叫不醒。本来,丁扬波以为庞大婶年纪大有经验,自己来问一问她怎么办,可看到这一幕,他更害怕了,活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怪异的事情。容不得丁扬波再犹豫,他赶紧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报了警。
  
  因祸得福
  
  在等待的过程中,丁扬波头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你想啊,那个屋里妻子一惊一乍,这个屋里庞大婶喋喋不休,弄得丁扬波都要崩溃了。好不容易等到警车冒雨赶来了,一位警察进屋一看这情况,就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怎么像吸了毒的样子,她吃了什么东西没有?”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丁扬波这才想起那蘑菇汤来,赶忙告诉了警察,警察一听,生气地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胡闹,这是蘑菇中毒了,赶紧送医院!”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这几位警察帮着丁扬波,把两位患者送到了最近的乡医院,挂了急诊。一位值班的大夫一看庞大婶,就失口说道:“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这不是庞大婶吗?她已经两次吃毒蘑菇中毒入院了,后来那次她说过再不吃了,这怎么又吃了!”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等到患者用上了药,病情渐渐稳定下来,这位大夫才跟在场的丁扬波和几位警察讲了庞大婶的事。这个庞大婶命挺苦的,丈夫早亡,身边就一个独子在外地打工,不幸的是,前几年庞大婶的独子在外地出了交通事故,死了,就剩下庞大婶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庞大婶思子心切,天天以泪洗面。从前年夏天开始,她服用了当地的一种毒蘑菇,中毒后已经两次被同村人送到这里来治疗。当时大夫问她为什么吃毒蘑菇,她竟说是想念儿子和老伴儿,吃了这种蘑菇后能见到他们。经医院化验,这是一种致幻蘑菇,可以使人产生幻觉,虽然要不了人命,但发作起来挺吓人的。后来经过大家的劝说,这庞大婶已经一年多没吃毒蘑菇了,这次可能是丁扬波和胡茜茜前来借宿,刺激了她,让她又想儿子了,才煮蘑菇汤喝,没想到还害了胡茜茜。
  
  第二天早上,胡茜茜醒了过来,一睁眼就见丈夫面容憔悴地坐在自己面前,她有点懵懂,还不知自己怎么住到医院了,听了丁扬波的解释,她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就问:“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庞大婶没事吧?”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一听问庞大婶,丁扬波就有些怨气,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她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她也真是的,要不是她弄那毒蘑菇做汤,你也不会住到医院里!”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这怨不得别人,”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胡茜茜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人家庞大婶又没想让咱俩喝,都是我嘴馋,唉,这庞大婶真可怜,快去看看她怎样啦!”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丁扬波知道妻子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看电视剧都要陪着流泪的,赶紧答应着去了。
  
  一会儿,丁扬波兴冲冲地回来了,他告诉胡茜茜,庞大婶也醒了,知道了自己获救的经过,还连声道谢呢。丁扬波打算去趟庞大婶的家,昨晚走得匆忙,有些随身带的物品落在庞大婶家的西屋了;再说,抛锚的车还在道上扔着呢!他安顿好了胡茜茜,给昨晚救了他们的警察打了个电话,道了谢后,说自己想去一趟庞大婶家,拿遗落的东西,不知行不行。哪知电话那头警察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拿不回来了,你们三人真命大呀,今天凌晨四点多,山上下来了泥石流,整个村子都消失了!”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
  
  丁扬波听了,站在那儿愣住了,半晌才对病床上的胡茜茜说:“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其实,是庞大婶救了咱俩呀,幸亏你喝了那碗蘑菇汤哩……”78/52:希区柯克的洗澡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