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鼓王之魂

发布时间:2018-05-2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死人在地下敲鼓
  
  刚到南镇落下脚,李晓光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打听鼓王的事。鼓王在南镇算是名人,他家世传的制鼓、击鼓技法无人能敌。鼓王的轶事给南镇的居民们提供了许多谈资,不过大家说得最多的,总是鼓王与外人斗艺,三天三夜没停响,敲坏鼓槌后,鼓王干脆用双手直接击鼓,一直击到血流不止胜了比赛,鼓王名气由此大振。
  
  南镇的人建议李晓光去找鼓王的后人罗玉奇,此人很好找,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镇子东头街口处,总会有个老头手提酒瓶经过,往镇子外走,他就是罗玉奇。于是李晓光便守在那里,果然发现了罗玉奇,并一直跟着这个老头走至离镇子一里路外的墓地。到了那儿,罗玉奇拧开酒瓶,把满满一瓶酒倒出一半,给坟墓里的老爹鼓王享用。然后,他自己就一边喝着剩下的半瓶酒,一边坐下想心事。
  
  李晓光走上前,问他在干吗。罗玉奇平淡地回答:“我在等鼓声响起。”
  
  李晓光大惊,问:“死人在地下也会敲鼓么?”
  
  罗玉奇依旧点头,神情淡然。然后,他向李晓光讲述起来,自言自语一般,语气平静。
  
  原来鼓王安葬以后,一共响起过两次鼓声。第一次,是在某年的一个夏天,当时午睡的人们刚起来,就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鼓声。罗玉奇也听到了,这种鼓点他再熟悉不过,于是他循着声音来到了墓地,发现鼓声源自于父亲的坟墓。这时候,鼓声已经愈来愈急,那声音,居然震得罗玉奇太阳穴隐隐作痛。而此时,听到动静的南镇人也全都赶了过来,面对此情此景,众人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鼓声还在继续,依旧用一种“通通通通”的节奏有力地响着。
  
  大家都觉得这鼓声不同寻常,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这个时候,就连正在开挖小煤窑的工人们,也都闻声赶了出来,聚集到墓地。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闷响,伴随着这声闷响,鼓声戛然而止。
  
  被派去查看的人回来时,个个表情惊异,犹如在大白天撞见了鬼一般。他们说:“小煤窑出事了,刚才整体塌方,洞口现在已经被封得死死的了!”众人再一点数,刚才在巷道内的人,现在全在外面,一个也不少。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这奇异的鼓声吸引他们出来,那么,现在他们都已经在地下与鼓王相见了。
  
  死去鼓王的名声因此再次大噪,南镇人虔诚地在他的墓前供上了许多好烟好酒,并烧香祭拜。尤其是罗玉奇,他在父亲墓前整整坐了一个星期,可是想破脑袋也没能想出其中的玄机来。当初父亲的墓地是他老人家自己挑选的,谁也不许参与。而在下葬时,罗玉奇还曾四处看过,也没有发现父亲的墓与别人有所两样。
  
  几年后,鼓声离奇地再次响起。那是一个下着暴雨的夜里,南镇的人都在熟睡。听到惊天的鼓声,没人愿意从床上爬起来去看稀奇,南镇处于山区,离大河远着呢,就是发洪水,也淹不到南镇这块地方来,那还能有什么让人担心的呢!可是鼓点节奏越来越强,令每个躺在床上的人都无法安生,他们跳了起来,并围到了一起。很快地,镇里人就决定,派出几个代表去四处查看,而其余的人,全都转移到了地势比较平缓空旷的地带。
  
  几个代表未走出多远,一股强大的泥石流席卷而下,将镇子西南部冲刷掉了一个角。次日清晨大家前去查看,发现有一二十间屋子全部被泥石流埋在了下面。鼓王真是救命的活菩萨啊!南镇人对鼓王的神奇魔力更加崇敬起来。
  
  鼓王的秘笈和秘密
  
  从这以后,罗玉奇却添了一块心病,他总觉得,父亲的墓有点怪异,而且他在心里还感觉,鼓声一定还会再响起来。于是他开始执拗地坐在鼓王的墓前等起来,并一边思考着父亲在世时的样子,他固执地认为,父亲走时,一定还有话没有给自己交代完。
  
  听到这里,李晓光大致明白了,他问罗玉奇:“鼓声再也没有响起过,是吧?”
  
  罗玉奇点点头,他来这儿等鼓声,已经等了有好几年了,可是鼓声却再也没有响起过。两个儿子请他去省城住,他都不愿意,就死守在这儿。罗玉奇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无法在临死前解开父亲留下的这个谜团,那样他将会死不瞑目。
  
  李晓光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他突然问:“那你就没有动过‘看一看’的心思吗?”
  
  听到这话罗玉奇吓了一跳,手一抖,酒瓶掉在了地上,他明白李晓光所说的“看一看”是指掘墓,他问李晓光:“你是做什么的?”
  
  李晓光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转过头来,问:“作为鼓王的后人,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那本秘笈的事么?”
  
  罗玉奇摇摇头。
  
  李晓光说道:“你真以为你父亲的鼓王之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么?告诉你,当年他和人斗艺获得鼓王的尊称,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我爷爷!
  
  “你父亲号称鼓王,没出名前,他四处学艺,把南镇以外方圆几百里会敲鼓的人都求访遍了,而当时,附近最有名的鼓手,乃是我家爷爷李响。在你父亲刚准备去向我爷爷讨教鼓艺之时,发生了一件事。当时,正值战乱,兵匪横行,尤其是我爷爷所处的鹿城,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守城的县长倒是个好官,他把鹿城的壮汉都集中起来进行训练,组织成敢死对,以对抗那些兵匪们。可是这些兵匪全是些鬼精,他们专挑夜深人静的时候来袭,此时大家的防备之心最为松懈。为此,头疼不已的县长让大家献计献策,找个能够在兵匪们来时的第一时刻令大家有所警觉准备的好办法。”
  
  “于是我爷爷便动起了脑筋,在他手里,有我们李家传下来的一本制鼓秘笈,几夜不眠不休之后我爷爷瞪着血红的眼睛,制作了一面奇异的大鼓,他让县长把这面鼓放在了城门的高处,还说了这种鼓的特异之处。
  
  “果然,鼓刚放好,当天夜里,一伙兵匪来袭,那面鼓就发出了震天的响声,一听到这声音,大家马上起来抵抗,兵匪们未及下手,就只能仓皇退走。
  
  “这面鼓立下了大功,县长亲自给我爷爷发了嘉奖令,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这面神奇的鼓,是用特殊的原料蒙的鼓皮,只要有一丁点风吹草动,它就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来。所以,这面鼓就成了鹿城的保卫者。当你父亲知道这件事后,马上来了兴趣,他前来找我爷爷学艺,而且还带了个名叫青娘的女人,你父亲说她是自己的表妹。也不知怎么搞的,我爷爷就和这个叫青娘的女人搞在了一起,而且爱得神魂颠倒死去活来。也就在这时,你父亲悄悄偷走了我爷爷那本制鼓秘笈,等到我爷爷发现时,已经晚了,他已经被那个女人掏空了身子,他这才知道,青娘并非你父亲的表妹,而是他从青楼花钱雇来的!”
  
  所以,在罗玉奇猛龙怪客父亲指名要和李晓光爷爷斗鼓艺后,李晓光爷爷已经不如以前了,当罗玉奇父亲成为鼓王之时,他已吐血而死。而那本秘笈,现在一定就深埋在这座墓下,而李晓光此番前来,并不是算旧账的,他希望和罗玉奇联手,找回那本秘笈。
  
  听罢事情原委,罗玉奇的表情变得很复杂,他只说让自己好好想想,然后就转身向南镇走去。李晓光看到,罗玉奇的背,突然间竟佝偻许多……
  
  罗玉奇这一回去,好几天没有再到父亲的墓前来。事实上,他对那本秘笈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可是李晓光的话,彻底粉碎了父亲在他心目中的神圣地位。几天的工夫,罗玉奇就苍老了一大截!当他再一次提着酒瓶来父亲的墓地时,他吃惊地发现,几天没有来,父亲的墓被人动过了!
  
  转而一想,罗玉奇便明白过来,他无比愤怒地回了镇上,去找李晓光,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在。不等罗玉奇说什么,李晓光倒先开口了:“是我干的,不过我比较奇怪,你父亲的墓中,竟然什么也没有,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罗玉奇大怒,却一时不知拿对方怎么办才好,他看到李晓光所住的旅店里人来人往,突然感觉有点奇怪,平常的时候,南镇没有这么多的人来。李晓光顺着罗玉奇的目光看去,笑着解释:“这些人都是冲我来的,你没听说吗,我到南镇是来收购一种只有南镇的地下才产的野生植物——羊绒菌,这种东西能卖大价钱,现在外面的所有山坡上,都是南镇的人,看来你还真没有注意。”
  
  罗玉奇这才想起来,这两天南镇的空气中,多了一种怪怪的味道。他不无讥讽地对李晓光说:“看样子你是两手准备,总会有所收获,对吧?”
  
  李晓光故作真诚地笑笑,说:“你何不也入伙呢?我这正需要人手帮忙。”
  
  罗玉奇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他脑子中,还藏着父亲的谜,他得解开这个谜,要不他没法安睡。
  
  神秘的鼓声敲醒人心
  
  这天夜里,失眠了许久的罗玉奇,竟然睡得很香,就在睡梦中,他忽然听到了一阵悠长的鼓声,这声音飘荡在南镇的上空,久久不肯散去。罗玉奇一下子就惊坐了起来,没错,真的是鼓在响,罗玉奇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父亲的墓前。已经有许多人聚集在那儿,其中当然也有李晓光。大家都面色惊惶,小声猜测着会发生什么怪事。
  
  一直呆到天亮,人越聚越多,鼓声也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可是不少人去了镇上又返回,并没有发生任何怪异之事。这时候,有人说话了:“鼓王这回失灵了吧,分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呀!”
  
  大家纷纷同意了这一看法,转身想要回去,可罗玉奇却拦住了大伙儿,让大家再等等,毕竟,鼓声还没有停,鼓王一定在警示着什么!
  
  李晓光大声笑起来,摊开双手说道:“这还用说么,南镇太平无事最好不过了,难道你是在期盼南镇发生点什么祸事,好证明你父亲的神力吗?”
  
  罗玉奇无法回避,可还是硬着头皮请求大家别走,万一真的有什么坏事,能避开也好啊!大家想想前两次的灵验,觉得反正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害处,就都留了下来。
  
  一个小时后,鼓声停住了,依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大家就都回去了,该干啥干啥。罗玉奇没有走,他无法相信父亲的鼓声会没有意义,思忖了很长时间后,他终于咬着牙做出了一个非常的举动,找了把铁锨,挖起了父亲的墓。闻讯赶回的李晓光慌忙进行阻止,可是罗玉奇的眼神却直直地盯在墓地上,任凭谁劝都不行。
  
  看着这一切,李晓光大气也不敢出,他静候在旁边,生怕罗玉奇会弄出什么闪失来。而此时,那些走得迟一些的南镇人,也都回转围拢来。
  
  罗玉奇没有从父亲的墓碑处下手,而是将范围扩大了一圈,从周边开始挖。
  
  一连挖了四五个小时,墓前一派可怕的寂静,只有罗玉奇挖掘的声音。就在猛不丁间,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炸响起来,这声音直灌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有不少围观的人跳了起来,匆忙回了镇上,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罗玉奇依旧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还是在继续挖着!
  
  很快地,消息就过来了,镇上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这个民风纯朴的小镇,以前从没有出过这类事件。可现在,因为收购羊绒菌的事,两名男子大打出手,为争夺一块坡地上的羊绒菌,一个将另一个用石头活活给砸死了!谁让这种羊绒菌的收购价格那样诱人呢!刚才的警笛声,是因为有人打了报警电话,警察闻讯赶过来了。
  
  听闻消息的人唏嘘不已,李晓光有点呆不住了,他突然有种恐慌感。可是这边已经挖得差不多的墓,答案即将揭晓,他又心存希望。
  
  半个小时后,墓地的一圈完全被挖开了,这时,罗玉奇已经挖不下去了,因为,一圈土下面,全部被罩上了石板。这一下,众人的眼光都直了,他们纷纷走了过去,给罗玉奇帮忙,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些石板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当所有的石板被完整揭开,裸露在众人眼前的,竟是密密摆了一圈的鼓!有人不小心将土块掉落到鼓皮上,那鼓马上就发出了大得吓人的声音。
  
  李晓光已经完全失态了,他扑了过去,用嘶哑的声音喊道:“就是这种鼓,我爷爷当初给县长造的,就是这种鼓,一点细微的动静,它也会发出巨大的回响。”
  
  罗玉奇并不说话,他只是一圈又一圈地绕着这些鼓在看,在想,终于,他想明白了,挥手让众人安静,说道:“我来解释清楚,我父亲这样做是借鉴了李晓光爷爷的做法,他将这些特制的鼓深埋在地下,并用石板架起一个空间,因此,当附近地下有比较大的声音传出之时,这些鼓便会感应到,从而发出巨响警示。虽然这一次只是发生了凶杀案,但我想,这也是鼓王在提醒南镇人,不要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就忘记了我们南镇世代相传的古风,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的和平相处!”
  
  罗玉奇这话一说完,就晕倒在地上,他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大家把罗玉奇送到了医院,在医院的几天里,他听到了好几件事:李晓光停止了对羊绒菌的收购,离开前还给了那位因斗殴而死的人的家人一笔钱。而那些从父亲墓地里发现的鼓,则被送到了鹿城的文物馆。不过有一件事罗玉奇没有和李晓光说,当年父亲的确是向李晓光的爷爷李响学过艺,但他没有卑鄙到用一个妓女来迷惑李响,那个妓女是李响自己找的,为此,李家人还狠狠地责打过李响,并将他驱逐出了李家门,所以,他制鼓的那些绝技,没有向李家人传下去。这些,是罗玉奇自己去了鹿城,找了当年的许多老人证实了的。至于那本秘笈,找不找得到,都已经没有人再去关心了,罗玉奇心想,只要父亲的鼓声震响了这些人的灵魂,他老人家也就能含笑九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