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泰晤士河碎尸谜案

发布时间:2018-05-2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河面惊现被肢解的浮尸,好不容易确定了死者的身份,不料“死者”竟活生生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当警察一筹莫展时,几只瞎眼猫却意外地解开了——
  
  泰晤士河碎尸
  
  卡里斯是泰晤士河畔一家水上游艇店的老板,许多初来伦敦的游客,都喜欢租他的快艇沿着泰晤士河岸游览风光。
  
  今天卡里斯起了个大早,他的十几艘游艇都用缆绳系在岸边,他照例跳上每条船,检查各个零件操作是否灵活,并给油箱加满油。正干得满头大汗,眼角隐约看到远处水面上有个黑色物件,在水里一浮一沉,等飘到跟前,原来是个包裹严密的袋子。卡里斯皱着眉,嘟囔着用竹竿捞起来,准备放进垃圾箱。可那袋子太沉了,足有七八十斤,他一时好奇,就解开了袋口,随着一股腐臭气冒出,卡里斯“啊”地晕倒在艇上……
  
  不久,几辆警车呼啸而来。袋里是一具被肢解成碎块的尸体,由于严重腐烂,验尸官费尽周折,还是无法将死者完整拼凑出原来模样。经过仔细检查,警方只知道死者是一名50至65岁之间、棕色头发的老年女性。由于袋子里没有任何能证明死者身份的物件,警方只得提取了死者的DNA,然后发出了失踪人员的认尸通告。
  
  一个月过去了,尽管有许多人前来辨认过尸首,可经DNA比对,死者与他们毫无关系。
  
  半年过去了,案件毫无进展。警局压力很大,最后找到了经验丰富的老干探乔治·西蒙。
  
  西蒙绰号老猫,他善于从犯罪现场中毫不起眼的细节入手,抽丝剥茧、层层推敲,从而发现凶手的蛛丝马迹。西蒙接手案子后,首先从尸体腐烂程度上,确定死者是被谋害于发现尸体的一周之前,但从尸身残留的痕迹上,还可以看出凶手在抛尸之前,曾经将死者藏在冰箱里,这个时间大概为两至三天。这说明,尸体最多在河里漂浮了四五天,根据当时的河水流速,西蒙推算,尸体应是在上游的哈灵顿附近被人抛下河的。哈灵顿区有十几万人口,西蒙调出了最近该地区失踪人员名单,但经过比对,无一符合死者特征。
  
  西蒙也感到案子棘手起来,他一次次来到停尸间,仔细检查冰柜里的死者,甚至一根毛发都不放过,可仍旧一无所获。
  
  探访豪斯太太
  
  这天,西蒙再次来到停尸房,在冰柜前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仍是失望至极。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突然停电了,五分钟后,电力恢复正常。管理员进来说:“抱歉,是短路。”没想到西蒙却满眼放光,兴奋地大叫:“我终于找到突破点了!”原来,就在刚才的黑暗中,西蒙发现死者有两片手指甲竟然发着微微的荧光。
  
  西蒙刮下指甲上残存的粉末,经化验,发现死者生前曾经抹过带荧光粉的指甲油。这种牌子的指甲油很快被找到,但是仅仅凭一瓶指甲油,如何破案呢?
  
  这难不倒西蒙。他首先确定,这种牌子的指甲油价格昂贵,一般家庭的妇女很少使用,这就排除了一部分人;这种油还有个缺点,涂抹后不易清洗,而且还有股淡淡的怪味,有钱的贵妇也不太喜欢,由于销售不好,工厂两年前就停止了生产;而这种油最后生产的一批曾大量积压,最后销售商没办法,只好全部捐献给了福利机构。这种油的保质期是两年,工厂恰好是两年前停产的,这说明死者使用的油很可能是从某个福利机构获得的。
  
  西蒙走访了各个福利机构,发现这种指甲油年轻人不喜欢,年老的又讨厌它发出的怪味,大都还堆积在仓库里,只有一家叫“爱猫者协会”的机构,曾经把这作为礼物,赠送给那些收留流浪猫的好心人。让西蒙兴奋的是,爱猫者协会就在他怀疑为抛尸点的哈灵顿地区。
  
  爱猫者协会提供了一份名单,上面是接受指甲油礼物的人的姓名、住址和身份证记录,焦点最终落到一个叫豪斯太太的身上。豪斯太太五十多岁,寡居多年,棕色的头发,并住在哈灵顿地区的河边;最关键的是,经常来协会收养流浪猫的她,最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出现了。
  
  年龄、头发颜色、居住地点、失踪时间……一切完全吻合。“一定就是她!”西蒙赶紧带上人手,直奔豪斯太太家。
  
  豪斯太太租住在一套小公寓的505房间,西蒙敲了半天门,里面毫无动静。西蒙哑然失笑:豪斯太太已经被害,家里怎么会有人呢?正当警察想破门而入时,门竟然打开了,露出了一张面色阴沉、目光阴鸷的老女人的脸:“你们找谁?”
  
  西蒙忙问:“请问,豪斯太太住在这里吗?”老女人打量着西蒙:“我就是豪斯太太,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大家大吃一惊,豪斯太太还活着!这样一来,西蒙费尽气力地调查、推理,就全被否定了,死者另有其人。
  
  大家十分沮丧,向豪斯太太致歉后,转身默默朝楼梯口走去。不料没等进电梯,就听豪斯太太房里传出了“嘭”一声闷响。西蒙赶紧返回,大声敲门:“豪斯太太,你没事吧?”豪斯太太打开门,很不高兴地问:“你们还有什么事?”西蒙说他听到她房里有奇怪的声音,没等他说完,豪斯太太便“呯”地关上了门。但就在这一刹那,西蒙已经看清了房里的一切。
  
  下楼后,大家都叹息,说白忙了一场。可西蒙却说:“那倒未必。”他说,刚才在关门瞬间,他看到房里有七八只猫,其中有只猫摔在房间的地板上,正在抽搐挣扎。有人说:“这不稀奇,豪斯太太就是个喜欢收养野猫的人。”
  
  西蒙摇头说,爱猫者协会的人曾说过,豪斯太太不但爱猫如命,而且有洁癖,但是他刚才看到,豪斯太太房间里杂乱肮脏,还散发着猫的大便臭味;每只猫都脏兮兮的,瘦骨嶙峋。最古怪的是,豪斯太太见到猫摔倒,竟然无动于衷,这难道是一个爱猫的人吗?
  
  难道这个人是假冒的?大家觉得有古怪,于是两个警察又返回了楼上。不一会儿,两人下来摇头说:“那人的确是豪斯太太,她有身份证,而且模样与证件上的照片一致。”
  
  线索就这样断了吗?
  
  没眼珠的猫
  
  西蒙凭借职业的敏感,总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头,可到底哪里不对头呢?
  
  不久,一个叫约翰的新房客住进了豪斯太太的隔壁公寓。约翰很少出门,整天藏在阳台的窗帘后,窥视着豪斯太太的一举一动一家老小向前冲电影版。不错,这人就是西蒙。
  
  经过观察,他发现豪斯太太整天窝在家里,窗帘紧闭,极少出门。但是每当夜深人静,他常常听到豪斯太太房里传出“嘭嘭”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第二天,西蒙悄悄掐断了豪斯太太家的有线电视天线。不一会儿,豪斯太太的电话就打到了公寓管理处。西蒙化装一番,背着工具箱,敲开了豪斯太太的门。进去后他假装一边检查线路,一边用眼角观察着四周。这时,怪事发生了:房间里的一只猫弯腰,朝空中一跳,跳到半空,却一头撞到墙壁上,然后“嘭”的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奇怪!猫跳的方向明明什么都没有,可看那只猫的架势,仿佛那里有一张桌子,它想跳到桌子上一样。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只猫摔在地上。西蒙明白了,夜里的怪音就来自那些猫。可是为什么它们要往墙壁上撞呢?它们都疯了吗?仔细一瞧,西蒙倒吸了口冷气:原来那些猫都没有眼珠子,全都是瞎猫。
  
  西蒙退了出来。
  
  一个土坑现天机
  
  当晚,雾气笼罩伦敦城。西蒙吃完晚餐后,需要回警局取窃听器,他要更好地监视那个古怪的老妇人。虽然雾气弥漫,看不清道路,但是按照习惯,他从警局后门进去,上楼一拐就是他的办公室,这条路他走了无数遍,就是闭着眼也不会走错。但没料到的是,就在他习惯性地迈步走进后门时,突然一脚踏空,陷进了白天刚挖的一个准备栽树的坑里。
  
  西蒙一惊,正想爬出来,但是就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他的大脑一闪,他不禁大叫:“有了!”
  
  西蒙马上下了命令:“立即逮捕豪斯太太,她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豪斯太太被带到了警局,她大哭大叫,抗议警察无端逮捕她。“你真的是无辜的吗?”这时西蒙走进来,紧盯着她的眼睛。豪斯太太眼里露出一丝慌乱,可仍旧大喊:“当然,我又没有犯罪,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撕下你的假面吧,豪斯太太,不,也许我该称呼你另外一个名字,是吗?”西蒙说。
  
  “豪斯太太”先是一阵惊愕,随即无辜地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一点都不明白。”
  
  西蒙一拍手,不久,警察带进一个医生模样的男子,男子看了“豪斯太太”半晌,点头肯定地说:“不错,半年前就是她在我的诊所做的整容手术。”
  
  “豪斯太太”一听,立即面色惨白,瘫软在坐椅上。许久,她才一脸沮丧地问:“警官先生,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假冒的?”
  
  西蒙笑了:“这都是那些瞎眼猫的功劳啊!”他说,按照他的推理,泰晤士河里的浮尸应该就是豪斯太太,但是豪斯太太的公寓里怎么又出现了一个活的豪斯太太呢?这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自己推理错了,要么是公寓里的那个是冒牌货。于是他乔装改扮,住进了豪斯太太隔壁,经过几天观察,他发现“豪斯太太”的破绽越来越多。他了解到,真正的豪斯太太爱干净、善良、开朗,喜欢收养流浪猫,并且爱猫如命;可如今的“豪斯太太”虽然模样丝毫不差,却懒惰、肮脏,整天不出门,行为古怪,最重要的是,她对猫异常冷漠。
  
  而每晚那些瞎猫撞墙的声音更让西蒙疑惑,那些猫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这种疑惑随着他跌入土坑里,才豁然明白:他曾经读过一本介绍猫科动物的书,书上说,猫是记忆力超群的动物,尤其是家养的猫,它们能记住主人屋子里的家具布置状况,这样即使它们失明后,或是在黑夜里,仍然能在这些家具之间奔跑跳跃。但是猫同样有弱点,就是主人一旦改变屋子里的家具布置,失明后的猫就会记忆错乱,仍旧按照以前的记忆,跳上沙发,或是从桌子跳到书橱。可这时沙发桌子书橱已经改变位置,失明的猫当然要碰壁了,可倔强的猫,仍旧按照习惯一次次尝试错误的路径,也就一次次碰壁。时间一长,猫就会患上抑郁症、绝食,直到死亡。
  
  “如果我猜得没错,在那些猫失明之后,你一定改变了房间里的布置。我乔装维修工看了一下,原来你丢弃了房间里的一台电冰箱,而冰箱的位置你又放上了沙发,沙发的地方则挪上了碗柜。一切布置全都打乱了,那些猫当然就到处碰壁了。可你为什么要丢掉一台冰箱呢?根据调查,那台冰箱只购买了几个月,如果是质量出现问题,你完全可以退货,为什么要丢弃呢?”西蒙目光如炬,“唯一的解释就是,你杀害了可怜的豪斯太太,将她碎尸后装进了冰箱里。然后你以冰箱出现故障为由,雇人将冰箱抬进了你的车子后备箱,途中,你将冰箱丢进了河里。我猜得没错吧?”
  
  “豪斯太太”浑身颤抖,不甘心地说:“你的这些怀疑只是推断,不能作为证据!”
  
  西蒙笑着说:“要真正的证据,当然有。我一怀疑你,就立即提取了你的指纹,输入电脑后发现,你的真名叫莱丝丽,是个家政人员。你曾经为豪斯太太做过保姆,由于你的身材、声音、面部轮廓与豪斯太太有些相似,豪斯太太十分喜欢你,因此你知道她的所有秘密。最重要的是,我查到你在半年前偷偷做过整容手术,因此我马上找到了帮你整容的医生。”
  
  莱丝丽脸色惨白,西蒙接着说:“忘了告诉你,昨天有人在河里打捞出了一台冰箱,里面还有你的指纹和豪斯太太的血迹。现在,你还想狡辩吗?”
  
  莱丝丽呆了,许久,她发出了悲惨的哀号声。原来,莱丝丽是个好吃懒做的人,还滥赌。一次她在赌场上输得倾家荡产,为了还赌债,她想到了富有、寡居的豪斯太太。她做过豪斯太太的保姆,知道她没有亲人,除了那些猫,没人在乎她的死活。于是她就像西蒙所推理的那样,杀害了豪斯太太,然后整了容,冒充起了豪斯太太,自己整天不出门,模样身材又与豪斯太太极为相似,这一切竟然瞒过了周围所有人。但豪斯太太养的那些猫太讨厌,它们瞧莱丝丽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与仇恨,莱丝丽其实很讨厌猫,只是为了不被人怀疑,才留下它们。为了逃避猫们那仇视的眼神,她残忍地把所有猫的眼珠都剜了出来。没想到,就是那些失明的猫,最终揭发了她的罪恶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