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保健人生

发布时间:2018-05-2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张丰年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到大城市闯荡,一直找不到啥好工作。后来老乡介绍他去了一家专卖保健品的公司,这下张丰年可算是如鱼得水了!为啥?因为张丰年为人热情,长相憨厚,特别容易博得老年人的好感,因此业绩上升得非常快。
  
  这天,张丰年盯住了一个姓王的老头,这老头七十多岁,身体硬朗,住在一幢独栋别墅里,显然家里很有钱。老王自己有私人账户,足够开销,最关键的是老王性格倔,脾气大,在家里有绝对的权威,张丰年曾亲眼看到,有一回,老王训斥了儿子整整十分钟,儿子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老王把企业交给了儿女,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虽然啥也不缺,但十分寂寞。张丰年一天到晚泡在老王家里,陪老王聊天、下棋,甚至还学会了看纸牌。老王喜欢回顾自己的艰辛创业史,讲到睡桥洞啃凉馒头,张丰年的眼里就饱含泪水;讲到竞争对手卑鄙无耻,张丰年就满脸通红,攥紧拳头;讲到终于克服万难成功创业,张丰年更是激动得跳起来,崇拜无比。老王从没有这么酣畅淋漓过,张丰年趁机提出认老王为干爹,老王满口答应,两人从此就以父子相称了。
  
  标题
  
  很快,张丰年把公司里最贵的产品成套地带给老王。一开始他还说是送给干爹的,但老王一看价格,哈哈大笑道:“你那点工资哪能买得起这么贵的东西?有这份孝心就够了,钱当然是干爹出!”就这样,张丰年在老王身上拿到的提成,比原来服务七八个老人还多。
  
  老王的儿子小王对这一套当然是很清楚的,不过他也没什么办法,一来对他们家来说,这点钱还不算什么;二来他忙于生意,陪不了父亲;最主要的是他怕父亲,从小到大,父亲都是家里说一不二的顶梁柱。
  
  不过眼看着家里的保健品越来越多,钱也越花越多,关键是那些保健品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小王觉得还是要想想办法。他有生意人的精明,很快就想出了一个不得罪父亲的办法。
  
  小王主动约张丰年吃饭。之前,张丰年被太多老人的家属骂过了,他沉着冷静地准备了一番,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想到,到了饭店,小王竟十分客气,对他以兄弟相称:“弟弟,我比你大几岁,既然你认了我爸当干爹,那么我也不能不认你这个弟弟。”
  
  张丰年心想:笑里藏刀,这个家属不好对付。但他脸上却不动声色,站起来鞠了个躬,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哥。”
  
  小王笑着点点头说:“弟弟,哥知道你做保健品推销这一行也是为了生活,何况你不推销,也有别人推销,所以我不反对你推销。不过你比我更清楚,这些保健品其实效果一般,对老爷子的身体没多大好处,有一些不合格的产品甚至对身体有害。所以我提个建议,你就别再给老爷子推销保健品了。我算过,目前你卖保健品最多的一个月,是卖给老爷子两万块钱产品,能拿五千块提成,对吧?”张丰年也不隐瞒,点头称是。
  
  小王继续说:“这样,我每个月给你五千块,你就相当于拿到提成了。保健品就别再卖给老爷子了,你还可以拿去卖给别人嘛。”张丰年一听,觉得很划算,满口答应。
  
  接下来,张丰年拿着这份固定收入,果然不再向老王推销了,而是去开发新客户。但老王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见他来得少了,就打电话找他,问他有没有新的保健品。张丰年盘算了一下:若要花长时间陪伴老王,开发其他客户也没精力,反正小王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干脆两头都吃。于是,他又把保健品卖给了老王。
  
  很快,小王发现父亲仍然在买保健品,就质问张丰年,张丰年振振有词道:“我不卖给他,也会有别人卖给他的。他一直找我,我总不能玩失踪吧?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用每个月五千块让我远离干爹,等他跟我疏远后,你就不再给我钱了,到时,我不是哭都找不到地方?”
  
  小王苦笑着说:“看来我低估你了。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我有个办法能让你相信。”
  
  当天晚上,小王回到家,当着张丰年的面,郑重地说:“父亲,这个干弟弟我很喜欢,他替我尽了孝,我也很感激他。为此我希望您能立个遗嘱,房子是不能给他的,但您私人账户里还有三百多万,我是这么想的,等您百年之后,您账户里剩下的钱就归干弟弟吧。”
  
  老王见儿子这么通情达理,十分欣慰,自己确实也离不开张丰年,便满口答应。张丰年喜出望外,不知道小王为啥忽然这么大方,但飞来横财不能不要,于是三个人到公证处公证了遗嘱。为了让张丰年放心,小王还特意加上了一句:该钱财在老王过世前,只能由老王使用或用在老王身上,小王不得私下转走。
  
  自从老王立了遗嘱,张丰年就不再让老王买保健品了,毕竟,老王的钱相当于是他的钱了。不管公司出什么新产品,张丰年一概说没用,副作用大。老王十分信任他,自然就不买了。这样一来,公司不干了,他们开除了张丰年,派另一个人去推销,但张丰年说不好,老王哪会买?去了好几个销售人员都失败了。不但这家公司,还有很多其他公司,统统都被张丰年挫败了。小王也觉得十分省心,再也不用担心父亲被忽悠了。
  
  张丰年没了工作,干脆陪着老王同吃同住,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财产。他告诉老王,生命在于运动,天天去公园跑步锻炼,这是最省钱的招数。老王天天跟着他跑,果然也跑得红光满面。
  
  老王身体越来越好,张丰年心里却直打鼓,看老头这架势,啥时候才能没啊?老头一直活着,天天在花钱,自己的财产可就越来越少了。
  
  不过要说动歪心思,张丰年可不敢,万一老头出啥意外,小王肯定把他列为第一怀疑对象,所以他只能耐心等待。
  
  在張丰年的陪伴下,老王平安快乐地又活了五年。
  
  在八十岁这一年,老王病倒了,进了医院抢救后,医生说病人年纪大了,病势凶猛,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张丰年表面难过,心里却乐开了花,他算过,老王的账户里至少还有两百万,自己马上就是有钱人了。
  
  这时,小王走到张丰年面前说:“弟弟,医生说老爷子快不行了,咱俩说说钱的事吧。”
  
  张丰年一愣:“什么钱的事?那是我的钱,跟你没关系吧。”
  
  小王看了张丰年一眼,说:“当然有关系!现在,救活老爷子是不可能了,但医生说,可以用设备维持老爷子一周不断气。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医生用最贵的设备和最好的药,而且这并不违背遗嘱,这每一分钱都是花在老爷子身上的。”
  
  张丰年心知不妙:“你这是损人不利己!”
  
  小王点点头说:“没错!我明确告诉你,我不差这两百万,但就这样让你把钱拿走,我不甘心。你利用老爷子对你的信任,让他来对付我们家属,这让我很恼火。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在这一周内把钱全贡献给医院;二是我给你三十万,作为你这五年来陪伴老爷子的补偿。如果你同意,现在就宣布放弃继承遗嘱,我马上给你钱;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让医生用药了,也算你孝敬干爹了。”
  
  张丰年听得目瞪口呆,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