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最后一段视频

发布时间:2018-06-0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火爆出位的相亲秀,本是郎“财”女貌的时尚游戏。这冒冒失失的“农二代”,凭什么抱得美人归?
  
  某电视台一档婚恋交友真人秀栏目《完美邂逅》正在现场直播,潘婷婷就站在台上属于自己的号码后面,和别的美女一起,像审查犯人一样,看着一个个年龄不一、背景迥异的男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今天,已经有三个男生上台,但只有一个领走了心仪的女生。潘婷婷有点站不住了。她不是口齿伶俐的人,常被主持人问得面红耳赤,其实,她来参加这个节目也是被母亲逼的。年近三十的女儿,还整天宅在家里,可把老妈急坏了。
  
  “有请下一位男生!”随着主持人高亢的话语声,音乐响起,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走上台来。
  
  “大家好,我叫周永军,农民工二代。谢谢。”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节目开播这么久,还没有一个人上来就说自己是“农二代”的!机敏的主持人赶紧打圆场:“按理说,我们的父辈也大多是农民,我也算是一个‘农民工二代’。”即便这样,代表场上美女“看好”的红气球,还是接二连三传来爆破声。
  
  “潘婷婷,你为什么留着气球?你喜欢这个男生吗?”
  
  主持人的问话让潘婷婷的脸立即红了。她支支吾吾:“没有啊,反正,再看看吧。我觉得,如果因为他是‘农二代’,就选择放弃,也太势利了。”周永军远远地给潘婷婷鞠了一躬。
  
  按惯例,第一轮气球戳破后,场上美女要看一段视频,了解一下这位男生的基本信息。视频一播,大家都愣了。画面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在工地上干活,浑身泥土。画外音说:&l船长哈洛克dquo;这是我的爸爸,今年63岁,正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其实,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尽快找一个女朋友,尽快结婚生子,好让我爸爸因为要管孩子,不再去工地干活了。”
  
  这下,观众席里炸开了锅,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结婚的理由那么多,但不让爸爸去工地打工这个理由也太雷人了。
  
  主持人刚想说话,又有几个气球爆破。
  
  主持人问:“别人都是介绍自己的优势,什么车子啦、房子啦,你怎么把老父亲弄上来了?弄上来就弄上来吧,还把结婚的理由说成这样,能不让女孩子伤心吗?”周永军低下头:“没办法,我不能说服我爸。我曾经想过很多办法,让他不要去打工,可爸爸说,不干活心里憋得慌……”
  
  台下掌声一片。
  
  主持人看了一下美女们面前的红气球,说:&l船长哈洛克dquo;现在还有三个红气球在飘。下面再看一段视频。对了,在看视频之前,我先透露一下,这段视频后还有最后一段视频,但只有当周先生牵手成功才能观看,否则,最后一段视频就成了秘密。”
  
  大屏幕上,周永军穿着工作服在车间里忙活,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过了一会,画面中的周永军抬头道:“我现在太忙,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车间工作,我想找一位孝顺、会持家的女孩,助我一臂之力……”
  
  一个美女问:“周先生,你为什么只字不提你的收入?”
  
  “这很重要吗?”
  
  “当然,我们要看看,嫁给你,是吃肉还是喝汤。”
  
  周永军想了想说:&l船长哈洛克dquo;这个,我一下子还真说不上来。”
  
  周永军话音刚落,又听到了气球的爆破声。
  
  主持人看了一眼,场上还有两个气球飘着,是潘婷婷和另一个美女的。
  
  “我还是要问你,潘婷婷。”主持人微微一笑,“你为什么还在坚持?”潘婷婷这回好像镇定多了,对着话筒说:&l船长哈洛克dquo;可能我和别人看法不同吧。我不喜欢男生一上来就说自己多有钱,好像我们是嫁给钱似的。当然,我不否认嫁给一个富人可以少奋斗几年,也不反对姐妹们有一个好归宿,但我还是觉得,人生在世,钱不是最重要的。现在,像周永军这样又孝顺又诚实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台下又响起了掌声。
  
  主持人问另一个美女为什么留着红气球,那美女说:&l船长哈洛克dquo;我想看他最后一段视频!”
  
  “只为这个?”
  
  “我拿不准。我想先看看,要等看到他最后一段视频再定。”那美女笑着说。
  
  “如果是这样,你可能就没机会了。因为这段视频,要等和小伙子牵手成功后,去小伙子的车间看。”
  
  “那不好意思了!”那美女说着,戳破了自己头顶的气球。
  
  最后,现场只有潘婷婷还挂着气球了。主持人激动地说:&l船长哈洛克dquo;根据节目规则,台上剩一个红气球,表示速配进入最后环节。周永军,现在是你表态的时候了。愿意,就带着潘婷婷小姐去你的车间看视频;不愿意你就自己回去独自欣赏。”周永军毫不犹豫地说:&l船长哈洛克dquo;我愿意。但我想问一下,潘小姐有驾照吗?”潘婷婷点点头。周永军走上前,将一串车钥匙交到潘婷婷手里。旁边一个美女立即做晕倒状,更多的美女大张着嘴,看着周永军牵着潘婷婷的手走出演播大厅。
  
  走到电视台大门外,周永军指着一辆红色跑车:“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潘婷婷用手捂住嘴,惊讶地说:&l船长哈洛克dquo;不会吧?你不是说你是‘农民工二代’?”“没错啊!”周永军笑笑,“不过人可以有双重身份,我既是‘农民工二代’,又是企业老板,这,没问题吧?”
  
  随后,周永军告诉她,这些年,他身边不乏美女,但还没有一个能成为他事业的帮手。那些女生,说得最多的就是让周永军陪他们去买首饰和时尚用品。周永军并不是心疼钱,而是觉得,一个钻进钱眼的女人,是不能和他同甘共苦的。没办法,他只好玩了一把“酷”,走上了这个“真人秀”舞台,在陌生的美女面前,大胆寻找自己的真爱。本来,他来时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因为他隐瞒了自己的优势,只把自己的劣势呈现在美女们面前。果然,一见他是“农民工二代”,大部分美女都戳破了头顶的红气球。只有他第一眼就有好感的潘婷婷留到了最后,这是周永军想都不敢想的结果。
  
  “对了,你不是想让我看最后一段视频吗,在哪里?”潘婷婷好奇地问。
  
  “这就去!你就跟在我车后。”周永军说着,上了另一辆黑色轿车,摁了一下喇叭,驶出了电视台大院。潘婷婷发动红色跑车,紧紧跟在后面。
  
  一个小时后,两辆车先后驶进一个厂区大门。他们在一个很大的车间门前停下,周永军领着潘婷婷往里走,途中,所有人都对着周永军毕恭毕敬地叫“周总”。走进车间,周永军带着潘婷婷上了一个高台,指着一派忙碌景象的车间说:&l船长哈洛克dquo;看吧,这就是最后一段视频。”
  
  “这个公司是你的?”潘婷婷四下望望,好奇地问。
  
  “不,这只是我公司的一个车间。像这样的车间,我有十几个。一般嘉宾都要说自己收入的,我现在补充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月薪应该说多少,但我的总资产现在已经上千万了。”周永军说完,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潘婷婷的手就往外走。潘婷婷说:&l船长哈洛克dquo;干什么去?”周永军说:&l船长哈洛克dquo;去工地接我爸爸回家抱孙子。”
  
  潘婷婷立即羞红了脸,但她没有否认。她知道,这一天不会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