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不能忘了你

发布时间:2018-06-0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什么恩,让总书记都接见过的英雄母子十年不懈寻找一个小贩?什么怨,让这个小贩见了英雄母子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卑鄙,你不是人”!
  
  1。县长急电
  
  江南多雨。梅花镇的雨更多。就在一个暴雨如注的清晨,镇长张志海被一阵紧接一阵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你快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宋德虎到你们镇!”来电话的是刘县长。这样的天,县长亲自来电话,莫不是出了什么重大事情?
  
  张志海一下子蒙了,脑子飞速地旋转,可怎么也想不起这宋德虎是哪方领导,又为什么非要赶在这么个鬼天气来梅花镇。看张志海没回话,刘县长火了,声音提高了八度,吼道:“张志海,你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不过,这、这宋德虎是……”
  
  “混蛋!你看不看书,读不读报?宋德虎是咱们省的英雄,总书记都接见了的,你——”
  
  张志海的汗“刷”地冒出来了。天,总书记都接见了,这宋德虎得是多大的官呀,但是我怎么就不知道呢。电话那头,刘县长补充道:“你他妈就知道整天搓麻。听好了,宋德虎,就是前几天上了‘新闻联播’的那个特级飞行员。”
  
  张志海这才有点印象,噢,大伙聊天时好像说过,有个空军试飞员在飞机出故障的危急时刻,沉着冷静,硬是把飞机安全着陆了。为国家挽回了好几个亿的损失和很多重要的试验数据。可是,他上我们梅花镇干什么来?
  
  想归想,张志海没敢怠慢。匆匆穿上衣服,胡乱撸了两把脸,就急着出门。他要赶快布置,不能耽搁。就这时,手机响了,又是刘县长:“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叫盛国强的?立即找到他!宋德虎要见他!”
  
  盛国强?对,这个人,张志海是太熟悉了。这盛国强是农贸市场一个卖瓜子的。不过,他的生意比别人的都好,因为他的瓜子炒得特别香,现炒现卖,生意火得不得了。只不过这个人脑筋特木,不论是谁,都不能白吃他的瓜子。不论对工商所的,对市场管理员,还是对他这个堂堂镇长,这盛国强都是不给钱不让吃。张志海后来听人说,这个盛国强是有些来头的。十几年前,他曾经是外县一个工商所的所长,也是跺跺脚地皮儿就颤三颤的主儿。后来呢,盛国强因为犯错误被撸了职务,轰回了老家梅花镇。犯的什么错?据说是受贿收了小商贩的几斤瓜子。
  
  这盛国强不仅“底儿潮”,还是个刺头。一直为他瓜子的事儿到处喊冤,不断地申诉,死活要讨个“说法”,连北京都去过。张志海来梅花镇三年了,上边批转下来的盛国强的上访材料就有好几份。
  
  可张志海不明白这盛国强和宋德虎是什么关系,连刘县长都要陪着下来,而且……莫非这宋德虎大雨天的跑梅花镇就为了找盛国强?
  
  2。刺头小贩
  
  事不宜迟,张志海边往农贸市场赶,边给手下的人打电话。赶到农贸市场的时候,市场负责人老齐却摇摇头,说都三天了,没见盛国强的影儿,别是上西天了吧。张志海没心思开玩笑,手一挥,说:“带我上他家!”
  
  好不容易找到了盛国强的家。这是一座简易楼,盛国强家住底层。等叫开门,道明了来意,那盛国强却道:“我不认识什么宋德虎。”说完,“砰”地关了门。
  
  张志海火了,冲着屋里叫道:“盛国强,这是县里省里布置下的事儿。你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盛国强开开门,露出半张脸,冷冷地说:“爷是长大的!不是吓大的!”
  
  一句话把张志海噎得差点背过气去。在梅花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用这个口气和他说话。张志海正琢磨怎么办,巷子口突然传来汽车喇叭声:天,刘县长一行到了。
  
  张志海忙跑过去,和县长一起的还有一个穿军装的,不用说,就是那个特级飞行员宋德虎了。那宋德虎搀扶着一个老年妇女,十有八九是他妈。张志海跑到刘县长面前,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热情地对大伙说:“都准备好了,请领导注意地上滑啊。”边说边给手下人使眼色,让他们再去敲盛国强家的门。
  
  小巷不长,可这一行人在雨天里走得很慢。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张志海才大概搞清这事的起因。原来,当年盛国强在外县当工商所所长时,对宋德虎一家有恩,人家知恩图报,可是找了多少年找不到他。前天,宋德虎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又提起这事,说找不到当年的恩人,这辈子心里都不踏实。还是记者有办法,几个小时就搞定了盛国强的行踪住址,也才有了今天的行动。
  
  3。陈年恩怨
  
  又来到盛国强的家。盛国强虽然出来了,但脸上的表情十分愤怒。刘县长快步上前,大声地说:“盛国强同志,你好啊!”说着伸出双手,要和盛国强握手。可盛国强根本不给面子,弄得刘县长一双手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只是在自己身上搓来搓去。
  
  宋德虎上前,敬了个军礼,说:“叔,还认识我吗?”
  
  盛国强眯眼看了看,又摇摇头。那老年妇女激动地上前,一把扯住盛国强的衣服,说:“盛所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在电影院前卖瓜子的呀。”
  
  闻听这话,只见盛国强浑身颤抖了一下,脸上的肌肉像被电击了似的,一下子扭曲了。他恨恨地盯着这老年妇女,也就是宋德虎的妈妈,一字一句地吐出:“你——卑鄙!你不是人!”
  
  见面的气氛立时突变。空气也仿佛凝固了,只听见雨水“刷刷刷”的声音。
  
  别说张志海,就是刘县长也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大伙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说什么好。还是宋妈妈打破了僵局。她仍是扯着盛国强的衣服,声音颤抖地问:“盛所长,我们母子找你,找了十多年,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们,我问你,我怎么卑鄙了?”
  
  盛国强什么也不说,只是扭转脸,看着楼道里泛着潮气的墙,一口一口地喘粗气。
  
  突然,宋妈妈“扑通”一声给盛国强跪下了,但是她嘴里仍在说:“你说!你得给我说明白。”
  
  刘县长要搀起宋妈妈,可是老人家就是不起来。刘县长随口说:“怎么回事儿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