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烧不掉的证据

发布时间:2018-06-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杀人焚尸,雨洗现场,小地痞自以为神鬼难觉。公检法完全瘫痪的年代,一担白炭芝麻,如何复原——
  
  故事发生在1968年的秋天。省法医所所长王克到山崖村去看望老战友阮财旺,不想阮财旺却已被公社民兵抓进了“监狱”。
  
  王克是被下放到林全镇劳动改造的。接到通知乘车到达林全镇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王克怕一旦到公社报到之后,再请假外出就不方便了,于是想趁自己还没有报到之前,先到山崖村去看看老战友阮财旺,晚上就住在他家,正好叙叙旧。
  
  阮财旺是解放军解放南阳时从国民党部队反水过来的,王克是随军南下的学生军。他们被分配在一个连队里。全国解放后,王克转业到省城工作,阮财旺复员回农村。二人一别就是十五年。
  
  天黑时,王克才在山崖村找到阮财旺的家。门里门外解释了好长一阵子,王克才被一个姑娘让进屋里。姑娘叫阮凤霞,她是阮财旺的女儿。阮凤霞告诉王克,她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她是跟着父亲长大的。父女相依为命,从没有与人结过冤仇,可是,就因为她的父亲当过国民党的兵,就经常受批斗。
  
  前不久镇中学的一个教师突然失踪了。镇中学教师失踪的第二天,她的父亲去山上砍柴时,意外地发现有人将一个人的尸首抬到柴堆上进行焚烧。他认出其中的一个是镇上有名的无赖陈四,也是一个红卫兵小头目。当下断定,被焚烧的尸首很可能就是失踪了的教师,这些人一定是先杀人,再焚尸,销毁罪证。于是,阮财旺柴也没有砍,就悄悄地跑下山,向镇革委会报告了情况。镇革委会接到报告后,立即派遣民兵连,由阮财旺引路找到了焚尸地点。
  
  在指认的焚尸地点旁边,陈四等几个人正在对着酒瓶野餐。当民兵连长盘问他们在山上干什么,陈四说,我们不是正在野餐吗?民兵连长说有人看到他们在那里焚烧尸体,陈四嬉笑着说,连长你看,我们这不是在吃火烧黄羊肉吗?怎么变成人肉了?接着,就指着阮财旺大骂,说是不是你个反动东西在诬陷老子们?
  
  无凭无据,陈四没抓成。当天晚上,阮凤霞的父亲阮财旺却被民兵抓走了。
  
  第二天,阮凤霞到镇上四处打听才知道,父亲已经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原因是,有人看到是他谋害了镇中的教师,为了转移视线,逃脱罪责,就诬告陈四等人在山上用火焚尸,嫁祸于革命群众和红卫兵小将。
  
  阮财旺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她阮凤霞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反革命分子的狗崽子。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父亲对她说过,她知道父亲是冤枉的,但她一个弱女子,又是在那个公检法被砸烂了的年月里,她能找谁去为父亲伸冤呢?
  
  听到这里,王克压制住自己的愤怒,问阮凤霞说:“孩子,你知道他们焚尸的地点吗?”
  
  “知道。父亲被抓后,我到山上找过。”
  
  “能确认吗?”王克又问。
  
  “地点错不了。我问过我爹。”阮凤霞肯定道。
  
  “好。明天你就领我到山上去看现场。”
  
  为了阮财旺的清白,王克决定暂时不去管委会报到,等抓到真正的杀人凶犯之后,再说自己劳动改造的事。
  
  县里和公社两级的公检法单位都被“砸烂”了,像阮财旺这样的冤案找谁呢?这时王克忽然想到,他在省城时就听说,现在人民公社一级也实行了军管,各级都有军管会,上个月单位里老张那个当兵的二儿子张铁,听说就是到林全镇支边来了,说不定张铁这孩子就在林全镇军管会哩。
  
  王克到林全镇公社里一问,张铁不仅在林全镇军管会,而且还是军管会的主任。王克把阮财旺的案子一说,张铁问王克,您能拿出证据吗?
  
  “能。”王克果断地说,“但是,证据在现场。你能不能把事情闹大点儿,多动员些群众到现场看热闹,让陈四他们亲自指认烧烤黄羊肉的地坡儿,动作越大,找到证据后罪犯越是无法抵赖。”
  
  省城来人亲自到山上找失踪教师尸首的消息,像长了翅膀迅速地传遍了整个林全镇,跟着上山看热闹的人不计其数,当然,看热闹的人群中,也夹杂着陈四等人。因为他们想,尸首早已成灰了,前天又下了一场雨,连死人的骨灰都被雨水冲走了,我看你上哪儿找尸首去!
  
  一路上,让看热闹的人们不明白的是,省城来的那一个老头手里什么也没有拿,倒是有两个管委会的解放军每人挑了一副担子,但不知担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看热闹的群众想,也许是什么先进仪器吧,不然,这老头又不是本地人,空着手咋能找“人”呢?
  
  人群在山上转了一阵之后,来到一处密林深处的一块光秃秃的山坡上停了下来。那里的地皮有一处明显被火烧过。张铁问陈四:“那天你们烧烤黄羊肉,是在这个地方吗?”
  
  陈四心一惊,顺手指着山坡的上边道:“好像是在上边那个地方。”
  
  “不。应该是在这个地方。”王克指着干裂的地皮突然说,“你看这地皮,是明显刚被火烧过不久的。”
  
  听到王克的话,陈四更没底了,这老家伙怎么知道是这个地方?但转念一想,反正什么也没有了,想你也找不出什么东西来。于是就说:“也可能是这个地方。我记不清了,就算是吧。”
  
  “我是问你能确定吗?”王克说。
  
  “我们就是在这里烧烤的黄羊肉。怎么着了?”陈四不怀好意地说。
  
  要的就是这句话,王克听了立刻对张铁说:“张主任,把东西拿过来。就是这里了。”张铁摆摆手,两个解放军战士把担子挑过来,担子的竹篓里装的是当地烧制的白炭和芝麻。王克让张铁派人从山上捡来干柴,摆放在烧干壳了的地面上,然后,又把白木炭整齐地摆放在干柴上,然后叫人生起火来。
  
  山高风大,转眼之间,火势呼呼往上蹿。过了半个时辰,王克开始把竹篓内的芝麻一把一把地撒向燃烧过的地面……
  
  半晌,王克又命人将地面的芝麻轻轻扫去,这时奇迹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人体图形在地面上显露出来。
  
  火烧过后,地面怎么会显出人形呢?
  
  面对惊愕的人群,王克道,发生这种情况,看似奇怪,其实很正常。这里出现的是一个人的影子,说明这里曾经躺过一具尸体。这个被害人是谁呢?他就是镇中学失踪的那个教师。现在,这位教师的尸体怎么会显形呢?因为罪犯在焚尸时,人体内的脂肪熔在了地面上,冷却后便凝固了。虽然经过了一场大雨,但油脂不会被雨水所化,继续残留在地面的土壤里。现在用火一烧,地面温度升高,土质里的油脂被熔化了;这时撒上芝麻然后轻轻扫去,有油脂的地方将芝麻粘在地上便呈现出人形来。所以说,杀害镇中学教师的凶手不是阮财旺,而是谎称吃烧烤黄羊肉的陈四等人!
  
  在王克解释地面人影为何会出现的道理时,张铁已下令解放军战士将陈四等人缉拿。面对铁的证据,陈四等人最后不得不低头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