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窗外的大树

发布时间:2018-06-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在85岁那年,离开办公室,回到家中一间小书室,看报、看书,写杂文。
  
  小书室只有9平方米,放了一顶上接天花板的大书架,一张小书桌,两把椅子和一个茶几,所余空间就很少了。
  
  两椅一几,我同老伴每天并坐,红茶咖啡,举杯齐眉,如此度过了我们的恬静晚年。小辈戏说我们是两老无猜。老伴去世后,两椅一几换成一个沙发,我每晚在沙发上屈腿过夜,不再回到卧室去。
  
  人家都说我的书室太小。我说,够了,心宽室自大,室小心乃宽。
  
  有人要我写“我的书斋”。我有书而无斋,我写了一篇《有书无斋记》。
  
  我的坐椅旁边有一个放文件的小红木柜,是旧家偶然保存下来的遗产。
  
  我的小书桌面已经风化,有时刺痛了我的手心;我用透明胶贴补,光滑无刺,修补成功。古人顽石补天,我用透明胶贴补书桌,这是顽石补天的现代翻版。
  
  一位女客来临,见到这个情景就说,精致的红木小柜,陪衬着破烂的小书桌,古今相映,记录了你家的百年沧桑。
  
  顽石补天是我的得意之作。我下放宁夏平罗“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裤子破了无法补,急中生智,用橡皮胶布贴补,非常实用。
  
  林彪死后,我们“五七战士”全都回北京了。我把橡皮胶布贴补的裤子给我老伴看,引得一家老小哈哈大笑!
  
  聂绀弩在一次开会时候见到我的裤子,作诗曰:“人讥后补无完裤,此示先生少俗情!”
  
  我的小室窗户只有一米多见方。窗户向北,“亮光”能进来,“太阳”进不来。
  
  窗外有一棵泡桐树,20多年前只是普通大小,由于不作裁枝整修,听其自冲霄楼然生长,年年横向蔓延,长成荫蔽对面楼房十几间宽广的蓬松大树。
  
  我向窗外抬头观望,它不像是一棵大树,倒像是一处平广的林木村落,一棵大树竟然自成天地,独创一个大树世界。
  
  它年年落叶发芽,春华秋实,反映季节变化;摇头晃脑,报告阴晴风信,它是天然气象台。
  
  我室内天地小,室外天地大,仰望窗外,大树世界开辟了我的广阔视野。
  
  许多鸟群聚居在这个林木村落上。
  
  每天清晨,一群群鸟儿出巢,集结远飞,分头四向觅食。
  
  鸟儿们分为两个阶级。贵族大鸟,喜鹊为主,骄据大树上层。群氓小鸟,麻雀为主,屈居大树下层。它们白天飞到哪里去觅食,我无法知道。一到傍晚,一群群鸟儿先后归来了。
  
  它们先在树梢休息,漫天站着鸟儿,好像广寒宫在开群英大会,大树世界展示了天堂之美。
  
  天天看鸟,我渐渐知道,人类远不如鸟类。鸟能飞,天地宽广无垠。人不能飞,两腿笨拙得可笑,只能局促于斗室之中。
  
  奇特的是,时有客鸟来访。每群大约一二十头,不知叫什么鸟名,转了两三个圈,就匆匆飞走了。你去我来,好像轮番来此观光旅游。
  
  有时鸽子飞来,在上空盘旋,带着响铃。
  
  春天的燕子是常客,一队一队,在我窗外低空飞舞,几乎触及窗子,丝毫不怕窗内的人。
  
  我真幸福,天天神游于窗外的大树宇宙、鸟群世界。其乐无穷!
  
  不幸,天道好变,物极必反。大树的枝叶,扩张无度,挡蔽了对面大楼的窗户;根枝伸展,威胁着他们大楼的安全,终于招来了大祸。一个大动干戈的砍伐行动开始了。大树被分尸断骨,浩浩荡荡,搬离远走。
  
  天空更加大了,可是无树无鸟,声息全无!
  
  我的窗外天地,大树宇宙,鸟群世界,乃至春华秋实,阴晴风雨,从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