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丢失的羊

发布时间:2018-06-1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天清晨,魏家庄的李凤玲打开大门,突然发现一只大绵羊从她家门前经过。本来她对这只绵羊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绵羊拐了个弯直接向她家门前的菜地奔去。
  
  李凤玲一见,立刻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朝大绵羊扔了过去,石块不偏不斜一下砸在了大绵羊的屁股上。不过,由于大绵羊的皮毛很厚,被石块一砸虽然吓了一跳,但大绵羊看了看,仍然朝菜地里奔过去。
  
  这下李凤玲没别的办法了,只好从地上摸起一根木棍来,一边挥舞着,一边大声喊叫着,去赶大绵羊。大绵羊在她的恐吓下终于沿着街巷跑开了。李凤玲怕它再回来,一直撵到很远才罢休。
  
  回到家里,李凤玲忙起家务来,很快就把这事忘记了。没想到,到了大半晌的时候,李凤玲忽然听到街巷里有人呼唤羊的声音。她出去一看,就见街邻王翔瘸着一条腿走过来。看到她,王翔直接问道:“嫂子,你可看到一只大绵羊了吗?”接着,王翔向李凤玲说了这只大绵羊的样子。
  
  李凤玲心里一惊,王翔找的羊正是她撵走的那只。无奈之下,她只好向王翔说了自己早晨撵羊的经过。王翔责怪地看她一眼,一声不吭朝前又寻找起羊来。
  
  到了中午,一个坏消息传来,王翔在庄里庄外全找遍了,他家的羊就是不见踪影,他家的羊丢了。李凤玲的丈夫林山回来了,李凤玲给林山说了这事,丈夫埋怨道:“你呀你,咋办这样的糊涂事呢?羊来吃菜,你撵撵就算了,把人家的羊赶那么远,你看看,找不到了吧,人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还不知怎么恨你呢!”
  
  丈夫的话说得李凤玲心里沉甸甸的,正纠结呢,忽听街巷那边传来了哭闹声。李凤玲和丈夫奔出家门,一看,是王翔夫妻俩在吵架。原来,王翔的大绵羊丢了,王翔埋怨媳妇翠玲夜里没关好羊栅栏门,翠玲反过来说王翔没把大门关好,结果夫妻二人怨来怨去,后来竟动手闹起来。翠玲一怒之下回了娘家,并扬言,要和王翔离婚。
  
  李凤玲和林山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从王翔家劝架出来,林山又埋怨说:“你看看,这下麻烦了吧,倘若因这只羊他们夫妻真离了婚,咱一辈子也别安心了!”这话说得李凤玲心里也像坠上了一块石头。
  
  黄昏的时候,林山用一辆电动三轮驮着一只大绵羊,进了王翔的家。王翔正在屋里抽闷烟,听到院里有响动,立刻出来看。他一眼看到那只大绵羊,眼瞪得像牛铃般大,呆呆地竟说不出一句话。
  
  电动三轮车停在了院里,林山对正在发呆的王翔说:“兄弟,你家那只大绵羊不是被我家凤玲给撵没了嘛,我从外乡弄了一只还给你,省得你心里像压座山。我知道,你家日子过得有些难,丢只羊,你和弟妹很难过……”林山说着,就开始从车上往下赶羊。
  
  这时,王翔瘸着腿过来了,不解地问道:“林大哥,你这羊是从哪里弄回来的?”林山答道:“是从南乡我一位远房表亲家弄回来的,他也是位养羊户。对了,你问这干吗?”
  
  王翔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是不是从一个叫耿四的养羊户那里买的?”林山吃惊道:“你怎么知道?”王翔紧张地又追问道:“他有没有告诉你这羊的来历……”“告诉了呀,”林山张口说道,“他说这羊也是今天才从集市上买回来的,他和卖羊的人还有过一面之交,他姓王,瘸了一条腿……”
  
  “啊……”林山的话还没说完呢,王翔就惊得大叫起来,“这羊……”
  
  “林山,听说你把羊买回来了,我过来看看。”随着王翔的话音,李凤玲突然迈着“咚咚”的脚步从外面闯了进来。一眼看到院里站着的那只大绵羊,她不由得惊叫起来:“啊,这只羊找回来了……”
  
  林山呆呆地站立着,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就听李凤玲继续说道:“这真的是我赶跑的那只羊哩,你看这个头这体形,对了,尾巴有一半是黑色的,当时撵羊时我就纳闷过,这羊尾巴怎么会是这样……”
  
  听李凤玲如此一说,王翔的脸“唰”的一下涨红起来。他正尴尬着呢,林山这时忽然也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追问道:“对了,听凤玲这么一说,我忽然也记起来了,我那位耿四兄弟说的卖羊人是不是就是你呀,王翔兄弟……当时他好像说出的就是你这名字,我由于急着把羊运走,没把这话放在心上,现在想想这事还真有猫腻……”
  
  说到这里,林山用咄咄逼人的眼光直视着王翔,王翔的脸窘得像个紫茄子,他支支吾吾道:“唉,这羊就是我在找的那只……”“什么,这羊真是你的?”林山一听差点叫起来,“你自己把羊卖了,然后又回来装模作样地找丢失的羊,王翔兄弟,你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呀?”
  
  王翔知道这事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了,只好如实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王翔做人有些不厚道。前几年他在外干活时砸伤了腿,落下了残疾,至今走路都一瘸一拐的。由于无法再出去干活了,王翔就在家养起了羊,日子一直过得有些艰难,便总是想法子占别人的便宜。
  
  这天早晨,王翔正站在自家屋顶上,看见远处自家的一只大绵羊被邻居李凤玲给撵跑了,他立刻想到了一计:借这只大绵羊敲诈李凤玲家几个钱。因为这几年,李凤玲的丈夫林山承包了村里的沙河鱼塘,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王翔早就羡慕得要命。正好,机会来了。
  
  王翔知道,他家那只大绵羊被撵跑后,一定会到村南坡去啃草,因为平常他经常到那里去放羊。他骑着电动三轮车悄悄去了后,果然发现那只大绵羊在悠闲地啃草。他把羊唤到跟前,摁在地上,然后掏出麻绳捆起来,放到车上便驮着去了南乡的集市,以一千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耿四的养羊户。
  
  王翔悄悄回来后,又大张旗鼓地找起羊来。他想,知道羊是李凤玲撵没了,这林山起码也得赔他个几百元钱。为了制造声势,他还特意回家和媳妇翠玲闹起来,只是万万没想到,这翠玲竟当了真,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更让王翔想不到的是,这林山没赔他钱,却跑到南乡远房表亲家买羊来还他,而这只羊恰恰又是他卖掉的那只。他知道,倘若自己不承认,事情早晚也有穿帮的那一天。无奈之下,他只好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林山听了王翔的叙述,真是气得要命,不由得批评道:“王翔兄弟呀,做人还是厚道些好,你看你演的这一出,算个啥呀,就为了拿点钱,费这心思做这丢人的事,也难怪翠玲妹子给你闹!”
  
  王翔被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嘴里嗯嗯啊啊的,也不知嘟囔啥。林山却不管不顾,末了又说一句:“反正羊我给你弄回来了,接下来事情咋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翠玲妹子那里我可警告你,赶快去请,去晚了可是夜长梦多……”
  
  林山说完扭头叫李凤玲走了,王翔呆呆地站着,还像个木偶。眼看着林山和李凤玲要走出院门了,王翔突然叫道:“林山大哥你等等……”说着,他瘸着一条腿疾步赶过去,涎着脸说道,“林山哥,你放心,你买羊的钱我会给你送过去的……”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又乞求道:“还有,这真相,你们能不能别告诉我家翠玲呀,她那性子……”
  
  看着林山夫妻俩点头走了,王翔这才如释重负地闭上眼,重重地呼出一口气。